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二十六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两千两百二十六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白晨倒是走的很干脆,只剩下尛孙太阿等几个人,瘫在任务处的门口。

  关山樰对于尛孙太阿倒是毫无同情,尛孙太阿凭着他以前的行径与恶名,所以他被人抢的消息要是传出去,绝对不会有人报以同情,拍手称赞到还差不多。

  关山樰只不过是气他不争气,自己原本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希望他能给那小子带去一点麻烦。

  谁知道,尛孙太阿没把白晨怎么样,反而把自己搞的丢了半条命。

  “那小子的歹毒程度,你还留着一条命就算走运了,没事别去找他复仇之类的。”关山樰警告道。

  “这不是尛孙太阿吗,这是怎么了?”

  关山樰抬头一看,原来是将遂和他的学生,百里杉正冲着尛孙太阿嘲笑着。

  将遂可以说是幻兽学院里,最知名的导师之一,他的四个学生全部都在高手排行榜上,所以这也导致他成了所有学员仰慕的对象,每个学员都希望成为将遂的学生。

  就比如说百里杉,他曾经是一个普通学员,还被尛孙太阿勒索过一次,后来成了将遂的学生后,实力突飞猛进,成为有数的高手。

  百里杉也是尛孙太阿的死敌,不过自从百里杉成为将遂的学生后,就没和尛孙太阿动手过。

  将遂与关山樰相互点点头:“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将遂虽然看不惯尛孙太阿,可是作为导师,他不能参与到学生之间的争斗中去。

  虽然他曾经向院长提过意见,不过院长觉得,尛孙太阿这种人的存在,能够提高学院内的生存压力。

  对于这种观点。将遂也无法否认,毕竟他的学生百里杉就是最好的证明。

  关山樰看了眼尛孙太阿:“去勒索人,结果没成功。被人打了一顿,积分也被对方抢光了。”

  将遂和他的四个学员全都不敢置信的看着尛孙太阿。尛孙太阿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尛孙太阿,你不会去招惹高手榜前十了吧?”百里杉都忍不住可怜起尛孙太阿,不得不说,此刻的尛孙太阿实在是太凄惨了,凄惨的百里杉都不忍心。

  尛孙太阿抬起头,愤怒的看了眼百里杉,最后又低下头。

  看着曾经横行霸道的尛孙太阿落的如此凄惨的境地,百里杉不免升起几分复杂的心情。

  他曾经想过亲手报仇。可是如今尛孙太阿居然被别人打败了。

  “不是高手榜上的学生,不过那家伙可比高手榜上的人可怕的多,手段简直就令人发指。”

  将遂发现,关山樰说这番话的时候,居然是带着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将遂不免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学生,能让关山樰有这种情绪。

  “哦?我倒是想知道那个学生的手段。”

  “那小子把他收集的变异体眼珠,全都塞到尛孙太阿的嘴里去了,而且还想要把尛孙太阿的皮扒了,是真的想扒皮。”

  一听关山樰的话。四个学生不由得退后一步,脸上露出嫌弃与恶心的表情。

  不过,将遂的注意力却不在这里。而是带着几分惊讶:“你是说,那个学生收集到变异体眼珠吗?”

  “是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他居然收集到了不少变异体的眼珠,将遂,不得不说,你的学生遇到了劲敌,那家伙的实力应该可以进入高手榜前二十名。”

  “关山樰,说来我们也是刚从黑死地出来的。可是在黑死地,我们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什么奇怪事?”

  “我们无意中闯入了深层区域。遇到了变魔体。”

  关山樰的脸色惊变,不过随后又稍稍的平静下来:“以你的实力。只要不是被围攻,遇到一两只变魔体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不过如果要保护这些学生,估计就要费不少力气了。”

  “问题就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两只变魔体,而且其中一只还偷袭了我们,当时我以为要出现伤亡了,可是却被人救了。”

  “被人救了?这有什么奇怪的吗?是谁?会在深层区域出没……似乎学院里的导师最近没有人进入那种深度吧。”

  “最奇怪的事情就是,我们也不知道是谁救的我们,在变魔体偷袭我们的瞬间,有人袭击了那只变魔体,将它打跑掉,可是这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露面。”

  “你的意思是说,有一个人在你的面前掩盖行踪气息,还能够在你的面前出手,帮了你们却始终没有被你们发现?”

  “对。”将遂点点头:“如果这个人不是有特殊的能力,那么肯定有真实力量的实力。”

  “在黑死地那种环境,哪怕是真实力量,应该也不容易发挥吧?”

  “这还不是我们感觉到奇怪的地方,也许是某个学院外的高手混入黑死地内,所以不愿意表露身份,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奇怪就奇怪在,我们在出来的路上,发现了一群被挖掉眼珠的变异体,而那些变异体没有受到除了眼睛以外的任何伤害。”

  “这怎么可能?”关山樰惊呼道。

  “没错,就是这样的反应,当我们看到那些变异体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反应。”

  “你是怀疑,救你们的人与挖掉变异体眼珠的人,其实是一个人?”

  “我的确有这个怀疑。”

  “那你是不是又怀疑,挖掉变异体眼珠的人,与刚才揍尛孙太阿的人是一个人?”

  将遂又点了点头,关山樰陷入深思中:“我觉得这事不大可能。”

  “为什么?”

  “揍了尛孙太阿的那个人,名叫石头,先布论他的实力如何,他的年龄只有六岁。”

  “六岁!?”将遂满脸的愕然。

  “没错,那个小子只有六岁。”

  “尛孙太阿,你被一个六岁的小子揍了?”百里杉幸灾乐祸的看着尛孙太阿。

  尛孙太阿冷冷的反驳道:“就算换做是你。也是一样的结果。”

  “他是哪个导师的学生?”

  “东熬。”

  “东熬?他是高级学员吗?”将遂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随之也就释然,既然能把尛孙太阿弄成这样子。实力肯定不俗:“他的高级测试成绩怎么样?”

  关山樰刚想说那小子是蒙混过关的,可是突然之间。关山樰的脸色慢慢的沉了下来。

  “我和副院长似乎弄错了一件事。”

  “弄错了什么?”

  “那小子的实力。”

  “你们两个都是出了名的眼光毒辣,还有看走眼的时候吗?”将遂意外的说道。

  “实在是结果太匪夷所思了,那小子去测试的时候,我是带着几分意气用事的心态,也只是和他说了最低的通过标准,当时那小子从试炼门出来的时候,正好达到了标准,拖了三只幻兽的尸体出来。而后我和副院长发现,试炼门内死了上百只幻兽,我们当时以为是前一个测试的学生做的,现在回想起来,很可能是估计错误。”

  “上百只?”将遂倒吸一口凉气:“试炼门内的幻兽,最低也有地品实力,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倒是可以做到,你们四个……你们谁有把握做到吗?”

  北宫池、百里杉、苓易丘山和南荣伯都陷入了沉思,最后。南荣伯抬起头道:“我有把握能够猎杀五十只。”

  南荣伯是四个学生中最强的一个,他也是将遂的第一个学生,今年年初刚刚成为天品强者。

  将遂又看向其他三人:“你们呢?”

  “我大概能击败二十只吧。”百里杉回答道。

  “三十只。”北宫池说道。

  “二十只。”苓易丘山回答道。

  “如果你说的那个孩子。真的以一己之力击杀了上百只地品幻兽,那只能说这个孩子的前途不可估量,就算是我也没资格教导他,东熬倒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关山樰苦笑不已,如果将遂知道,自己安排白晨成为东熬的学生,根本就没安好心的话,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可是,关山樰也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那个孩子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弱小。

  他一次次的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很有实力。

  虽说击杀上百只地品幻兽。任何一个导师都能做到,可是却不是每个学员都能做到。

  至少这种实力。至少要在高手榜前十的学员中,才有人能够做的到。

  这也让关山樰感觉到压力,自己真能在一个月内,把那小子赶走吗?

  “一个月后,院长又要组织人手,对黑死地进行清理了,也许这小子可以进入名单中。”将遂意味深长的说道。

  将遂的四个学生却是一副嫉妒或者羡慕的神色,关山樰却陷入了沉思。

  “可能赶不上进度吧,他和第一次见面的东熬,一样是剑拔弩张,他对所有人都是一种态度,比如说如今已经成为他手下的吕门青和吕门候兄弟,他们两个可是差点就死在那小子的手上,我怀疑东熬是否会教他东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可惜了,这样一个天才,不应该被埋没。”

  “如果你与他见过面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对他的观感会在瞬间跌入谷底,他仿佛天生就该与所有人为敌一样。”

  “看的出来,你和他的恩怨很深,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你没听说吗,我今天把一个小孩从宿舍楼天台推了下去。”

  “不会吧?你不是这样的人?难道他真的可恶到这种程度,让你都忍不住将他丢下楼吗?”

  “我没做过,是他自己跳下来的,为的只是诬陷我。”

  “哈哈……我开始有点喜欢那个小孩了。”

  将遂充满了笑意的脸上,他完全能够想象关山樰的那种愤怒源自何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