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二千二百二十章 又起冲突

第二千二百二十章 又起冲突

  “吕门候、吕门青,你们哪里找来的小子?你们和他有仇?”

  吕门候和吕门青从见到这人后,脸色就没好转过,一直都阴沉着脸。

  “都灵度,我们的事与你无关,快点给我们办理任务登记。”

  都灵度的脸上始终带着嘲讽,看了看白晨:“小子,你真要和这两个废物混在一起?”

  白晨皱起眉头:“你很啰嗦,快点登记任务。”

  都灵度的脸上顿时露出不快,绑着脸道:“没看我正忙着么,等着。”

  “等多久?”

  “等我心情好了。”

  “多久?”

  “小子,你是想捣乱吗?”

  “捣乱的是你。”白晨同样不爽的回应道。

  “吕门候、吕门青,你们赶紧把这小子拉走,免得我动手。”都灵度不满的看着两人。

  “石少……我们要不明天再登记……明天其他人值勤的时候。”

  “不,我现在就要登记。”白晨倔强的回应道。

  吕门候和吕门青看向都灵度,眼神里带着几分畏惧。

  很显然,他们以前是吃过都灵度的苦头的。

  白晨感觉,在这幻兽学院中,所有人都充满了恶意。

  白晨抬起头看向都灵度:“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给不给我们登记任务?”

  “没空。”都灵度依然如故的回答道。

  白晨突然跳起来,一把抓住都灵度的衣领,用力将都灵度拉出了座位。

  都灵度整个人掀过桌子,摔在地上,抬起头带着愤怒的目光看向白晨:“小子,你找死。”

  只是。都灵度说完这句话,白晨已经举着椅子,当头砸在了都灵度的脑袋上。

  都灵度惨叫一声。白晨手上的椅子已经粉碎了,只留下一条椅子腿。

  “现在有空吗?”白晨问道。

  “小子。你死定了!!!”

  白晨手上的椅子腿直接砸在都灵度的脸上,都灵度又是一声惨叫,同时也反应过来:“救命啊……杀人呐……”

  很快,周围就开始有人跑过来,来的是两个导师,其中一个就是关山樰。

  “住手!石头,你干什么!你发什么疯?”关山樰怒喝的喝止了白晨粗暴举动。

  “关山导师、石阙导师,这个小子……这个小子疯了。他要杀我……他要杀我……”都灵度连滚带爬的跑到两个导师的背后,脸上血淋淋的,一脸怨恨的看着白晨。

  “两位导师,其实我那是自卫,是这家伙看我一个小孩子,要勒索我积分,我当然不愿意,然后就发生了冲突,结果他没打过我。”白晨随手丢掉手上沾了血的椅子腿。

  信口雌黄,白晨最拿手的把戏。当然了,他也相信,自己的话不可能取信于关山樰。不过这也只是自己找的借口而已,至于关山樰信不信那不重要。

  “胡说八道,关山导师事情不是这样的。”都灵度一脸委屈的反驳道:“不是这样的。”

  关山当然不会相信白晨的话,对于白晨的行径,她也早就烂熟于心。

  “都灵度,为什么他会动手打你?”

  “我怎么知道是为什么,这个家伙就是疯狗,他就是疯狗,莫名其妙的动手打我。”都灵度委屈的说道。

  他当然不会在两个导师面前说。是因为自己为难他们三个登记任务,如果这事被传出去了。那么自己的临时职务就要被取消。

  对于都灵度对白晨的称呼,关山樰倒是非常的认同。

  疯狗!这个小王八蛋就是一条疯狗!

  见到谁就咬谁。今天自己就被咬了一口,也让自己的名声大损。

  反而是关山樰身旁的石阙辛不明白白晨的性格,有些倾向白晨,毕竟白晨的年龄还是很有可信度的。

  一个小孩子和一个少年打架,很容易就让人倾向小孩子。

  所以白晨才会说,年龄是他最强有力的武器。

  关山樰埋怨的看了眼都灵度,都灵度的话显然也不尽详实,如果都灵度不把事情的起因说出来,那么很容易再次被这家伙脱身,而且如果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把事情闹大的话,那么舆论一定是倾向白晨的。

  关山樰看向吕门候和吕门青,两人的性格较为懦弱,所以她打算把两人当作突破口。

  “吕门候、吕门青,你们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们敢说谎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你们这辈子也别想成为高级学员。”

  白晨轻描淡写的扫了眼两人,吕门候和吕门青浑身一个冷颤,相较于关山樰的警告,他们两个更加惧怕白晨。

  “两位导师,事情是石头说的那样。”

  “你们胡说,你们本来就一伙的,当然会帮着他说话。”都灵度反驳道。

  “谁告诉你,我们是一伙的?我和他们不熟,一点都不熟,而且今天我们还发生了一点冲突,不信你问关山导师。”白晨笑盈盈的说道。

  关山樰只觉得一阵恶心,这家伙是不把自己拖下水不肯罢休。

  这时候,居然还要让自己帮他作证。

  关山樰气恼的看着白晨,迟迟不肯开口。

  石阙辛看向都灵度:“都灵度,看来我真该给你一点教训,平日你在任务处乱来,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居然还对一个小孩子下手,你可真行啊。”

  “石阙,我觉得也许事情另有隐情,还是不要那么快下结论。”关山樰提醒道。

  不是也许,关山樰是绝对相信,事情不是白晨说的那样。

  “关山,你又不是不知道都灵度平日的行事,以前也就算了,今天既然都把事情捅破了,那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了。”石阙辛还以为关山樰是为了息事宁人,而且以往他就对任务处的几个负责的学员有所不满,所以他打算借此次事情,给都灵度一个教训,也算是杀鸡儆猴。

  “石阙,我是在提醒你,这小子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么单纯。”关山樰忍不住提醒道。

  白晨看向关山樰,脸上立刻就露出不满之色,关山樰居然在这时候拆台,那自己也没必要和她和和气气了。

  “关山导师,今天你把我推下楼,我都不追究了,你还想怎么样,不就是因为昨天没给你一枚金沧币吗。”

  “小子!你……你血口喷人!”

  石阙辛不由得看向关山樰,他今天也听说了这件事,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个孩子。

  他的目光里立刻多了几分怀疑,不断的审视着关山樰。

  “石阙,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也不是外界传闻的那样,回头我再和你解释清楚。”

  “关山导师,你想把事情闹大?好吧,那就闹大吧。”白晨耸耸肩,在任务处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去:“你们去把所有的导师,所有的学员都叫来好了,我让打架评评理。”

  关山樰一听白晨的话,立刻就怂了,没错……怂了。

  现在这事虽说没有闹大,可是依然有许多的学员知道了此事,而且已经被定性了。

  如果这时候再闹大的话,那么自己的名誉算是彻底毁掉了。

  只是,她又不愿意在白晨的面前退缩。

  白晨是有恃无恐,关山樰就没那么自信了。

  “算了算了!这事我不管了,石阙,你来处理吧,我累了。”关山樰气恼的甩手离去。

  石阙辛愕然的看着关山樰离去,又看了看白晨,最后将目光落在都灵度的身上。

  虽然都灵度的样子满惨的,可是石阙辛还是不解气。

  “都灵度,这事不算完,这个临时职务你也别做了,既然你做不了,也不缺你一个。”

  石阙辛的处理,顿时让白晨对石阙辛充满了好感。

  不过等他从关山樰那里知道真相后,对自己的印象肯定会发生逆转。

  都灵度怎么也想不到,明明就是他占理,为什么到头来反而变成了他理亏。

  “石阙导师,怎么可以这样……”

  “这是你自作自受。”石阙辛冷冷的说道,也不管都灵度的怨言,转头对白晨道:“你是要登记任务的吧?想要做什么任务?我来给你登记。”

  都灵度心头慢慢的怨恨,看着白晨的眼睛里,都要喷出火了。

  可是他也明白,现在自己说再多也没用,事情已经被石阙辛认定是自己的过错。

  哪怕自己是被打的那个,谁让对方是个小孩。

  “我要进入黑死地,猎杀变异体。”

  “什么?猎杀变异体?”石阙辛愣了一下:“你没搞错吧?”

  “没有,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每年都有几个学员在黑死地丧命,他们在登记之前,也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结果就是以悲剧收场。”

  “石阙导师,我的家族曾经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给自己压力,再克服压力,才能够得到成长的机会,温室里的宝宝永远都无法走出别人的庇护。”

  “好吧……你有足够的积分吗?”石阙辛知道劝说不了白晨,只能放弃劝说,毕竟黄品任务是任何人都可以接的,自己没资格阻止。

  “我向他们借的。”

  在登记好之后,石阙辛带着三人出了任务处。

  “你叫石头是吧?对于你家族那句话,我还是很认同的,可是我还是要给你一个忠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不要去做超出自己极限的事情。”

  “谢谢石阙导师的教导,我会记在心上的。”

  “希望我给你登记的任务,不会让我自己抱憾,也希望你能平安归来。”(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