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一十八章 尔虞我诈

第两千两百一十八章 尔虞我诈

  “嘿嘿,我觉得你说反了,如果我作为你的导师,那么作为学员的你,就应该接受导师的任何安排,即便是错误的处罚,你也必须接受,如果你不是我的学员,那么我就更不需要有任何顾及的处罚你,难道不是吗?”

  东熬说话的同时,手劲不由得加大了几分。

  关山樰露出一丝笑意,虽然与白晨接触不多,可是白晨的秉性,她大致上摸透了。

  这小子基本上对谁都没客气过,对谁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的这种性格,对谁都能得罪。

  “怎么样,小子,现在害怕了吗?”

  “你这里很干净。”

  白晨突然说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话,东熬和关山樰都莫名其妙,没明白白晨在说什么。

  “你这里连一只死鱼死虾都没有,你能忍受一个死人吗?”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巨人有很严重的洁癖,虽然看着粗犷无比,可是不管是他的身上,还是他所住的这片湖泊,都干净的无法形容。

  一般的湖泊岸边,多是烂木漂浮,可是这里却一点烂木都没有,明显是有人特别的收拾过。

  “对了……你有没有感觉手上热热的?”

  “什么?”

  “我想告诉你,我尿你手上了。”

  “什么……”东熬立刻就松开了白晨,手放到面前嗅了嗅,果然有一股味道。

  “我要杀了你……”东熬暴怒的吼道。

  白晨立刻就躲到岸边,果然,东熬到了岸前就停下了脚步。

  白晨顿时笑了:“原来你不能出水。”

  东熬气恼的看着白晨:“你过来!”

  “你当我傻吗?”白晨笑呵呵的看着东熬:“我就在这岸边建一座屋子,就住这里了,天天就跑这里方便,我看你受得了受不了。”

  “你敢!”东熬怒不可遏的吼道。

  “东熬导师。不用担心,学院又不是他家的,并不是他想去哪里建房子。就能去哪里建房子的。”

  听到关山樰的话,东熬这才稍稍消了一点气。可是看向白晨的目光,还是非常的不善。

  “我明天就找十个人过来,每个人在这方便一次,我就给他一枚银沧币,我看你还怎么在这里住。”

  东熬的火气噌的又升了起来,这小子是不气死他誓不罢休。

  虽然明知道是在气自己,可是东熬还是控制不住怒火。

  “怎么样,是不是很生气?”白晨笑嘻嘻的看着东熬。

  “石头。对待自己的导师,就是这种态度吗?”关山樰立刻就绑着脸说道。

  “我看他也没打算收我做他的学生,当然就没必要尊重他了,再说了,难道你带我来有安什么好心吗?不就想着我和他发生冲突吗?”

  “好!我收你做我的学生,你过来。”东熬强忍着怒火,他就看白晨敢不敢接近他。

  “有什么好怕的。”白晨立刻就走到了湖边,面对着身材超过五米的东熬。

  “你现在不怕了?”

  “我一肚子的污秽肮脏,满脑子的卑鄙无耻,你怎么对我。我就十倍奉还。”

  东熬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显然。白晨的这句话对他的确很有杀伤力。

  东熬转头看向关山樰:“你们人类是不是都是这么的卑鄙?”

  “不,仅限这个小子。”关山樰也想不到,这小子能把这么不要脸的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看来自己先前都是小瞧了他,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东熬的弱点。

  当然了,说是弱点有些过了,应该是他的习惯。

  一个湖泊寄居者,居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洁癖症患者。

  湖泊寄居者属于异族,不过不是北方异族,而是十方诸国土生土长的种族。

  只不过湖泊寄居者数量很少。而且在很久远以前,曾经和人类发生过战争。导致湖泊寄居者的数量更是少的可怜。

  大部分湖泊寄居者都居住在远离人类聚集地的地方,他们生活在湖泊、河流之中。

  还有一个分支近亲则是居住在大海之中。名为踏浪者。

  湖泊寄居者平常都居住在水里,藏身在淤泥之中,可是东熬却与他的族人截然不同,不但与人类接触,而且还非常的爱干净。

  “小子,虽然你通过了学院的测试,可是我这里还有一个测试,在日落之前,我要你在湖里抓到十条与你一样大的鱼。”

  “你要死的还是活的?”白晨问道。

  “死活不限。”

  “任何方法都可以吗?”

  “只要你有本事,任何方法都可以。”东熬点点头道。

  白晨咧嘴笑起来:“简单,我下毒。”

  “不用测试了,算你通过。”东熬立刻改口道。

  原本还想小小的刁难一下这小子,可是这小子的阴险程度却是远超自己的想象。

  以这小子的性格,如果真的让他姬旭测试下去,他真的会在这里下毒。

  “东熬导师,这小子就交给你了,我要走了。”关山樰说道。

  待到关山樰离开后,东熬看了眼白晨:“小子,你可以滚蛋了。”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上课?”

  “你真的以为我会给你上课吗?”东熬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我可不会给你上课,我需要睡觉。”

  “你这是在耍我吗?”

  “就当作是我在耍你吧,至于你的报复,我可不在乎,这片湖泊这么大,我可以找任何一个地方栖息,你哪怕找一百个人,也不可能把整个湖泊污染了。”

  白晨是相当的恼火,歹毒的计策不是没有,想把整个湖泊污染远比东熬想象中的简单的多。

  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孩从远处过来。

  “导师,你怎么出水面了?他是谁?是你的新学生吗?”

  东熬看到女孩,脸上立刻就露出笑容:“不认识。跟我来吧。”

  东熬伸出手,女孩站到东熬的手掌上,东熬护住女孩就向着湖泊的中心走去。不一会就沉入湖中。

  白晨眯起眼睛,看着湖水。湖水开始出现漩涡,从一个小点,然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不多时,就看到东熬正护着那个女孩,惊慌失措的从湖面上升。

  一边逃一边的大叫着:“该死,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漩涡?”

  “这叫做罪有应得。”白晨露出灿烂的笑容。

  “小子。是你搞的鬼,是不是?”东熬愤怒的看着白晨。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白晨耸耸肩,调头就走。

  “小子,你给我回来!”东熬大怒:“软玉,去拦住他,去把他拦住。”

  那个叫做软玉的女孩,立刻从东熬的手掌跳下来,三两步冲到白晨的面前。

  “站住,东熬导师让你站住,你听不到吗?”软玉双手叉腰。冲着白晨叫喝道。

  白晨看向东熬,又看了看软玉,水汪汪的眼睛就像是要哭出来一样:“你想伤害我吗?”

  “我没有……”软玉立刻就举足无措。回头求助的看着东熬:“导师,怎么办?”

  “软玉,不要被这小子的外表骗了,这该死的小子,难道你看不见他都做了什么吗?”

  “那不是我做的,你觉得我有能力做到那种事情吗?”白晨一副要哭的样子,满脸的委屈。

  东熬和软玉都露出迟疑之色,湖面上的那个大漩涡,少说也有百米直径。如果说是人为的,那这个人的实力要强到什么地步?

  按理来说。这个小孩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

  可是,东熬接触到白晨的目光瞬间。突然看到白晨眼角透露出的皎洁之色,立刻就把所有的疑虑打消了,就是这小子干的!

  “你叫软玉吧?我叫做石头。”白晨抹了把干泪:“我不应该来的,我一路乞讨来到大奥城,几经周折终于打听到了幻兽学院,结果遇到那个叫做关山樰的女人,我通过了高级测试后,她向我要钱,我没钱给她,她就把我推下楼……看没摔死我,就把我叫到这里来,和那个家伙串通,要淹死我,还好我跑的快……不然的话就死在他的手上了。”

  软玉满脸的惊骇,转头看向东熬,不久之前,她也听说了这件事,关山樰把一个小孩子从宿舍楼天台上推下来,原来就是眼前的这个孩子。

  “导师,他说的是真的吗?”

  “骗子骗子,软玉,你不能相信这个小骗子的话,他都是骗人的。”东熬怒了,可是他实在是不善言辞,再看到软玉那愤怒的目光,更加的不知所措。

  “导师,我再也不要你教我了,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软玉就像是比东熬更受打击,满脸的梨花带雨,含着泪就要离开。

  “等等……小子,我答应你了,我答应你了,你现在是我的正式学生了,你快阻止软玉。”

  白晨立刻拉住软玉,同时看向东熬:“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骗我?”

  “石头,我不要他当我的导师,你也不要……”

  “我是真的,我是认真的。”

  “好吧,软玉,我刚才撒谎了,他什么都没对我做。”白晨很坦然的回答道。

  “石头,你不用委曲求全。”

  “没有啊,你真以为关山樰那个蠢女人能算计到我吗?该是我算计她还差不多。”

  “你……”

  “我也是在利用你。”白晨笑容灿烂的看着软玉。

  “你……”

  “软玉,你看吧,这小子就是这种人。”

  白晨看向东熬:“你又想反悔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东熬目光闪烁,他现在真的有点忌惮这小子。

  这小子真的是坏到了骨头里,什么事都敢做,什么话都敢说,三言两语,差点就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糊弄的与自己断绝关系。(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