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一十七章 欺骗

第两千两百一十七章 欺骗

  “等等……”司南巽追上了白晨的脚步:“你为什么要对付关山樰?你们之间有很大的仇怨吗?”

  “不,我们没有仇怨,只不过是彼此打了一个赌。??.?`”白晨微笑的回答道。

  “打赌?”

  “她想要将我赶出幻兽学院,一个月的时间里。”

  “她这么做太过分了吧。”

  “她太骄傲了,骄傲的女人是不知道什么叫做过分的。”

  “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司南巽认真的看着白晨。

  “你问的是哪句话?”

  “难道你前面说过的话里,还有假话吗?”

  “当然没有,怎么可能,呵呵……都是真的。”

  就在这时候关山樰追了过来,当她看到白晨安然无恙的站在地上之时,心中的怒火在瞬间爆出来。

  本来她心中还有点惭愧,自己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居然还和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让这个小孩子兵行险招,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

  可是当她看到白晨一点伤都没有的时候,再也无法克制怒火。

  “小子,我要杀了你!”

  “等等……关山。”司南巽突然叫道。

  “让开,司南巽,这里没你的事。”

  “关山,我喜欢你。”

  司南巽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瞬间就让关山樰愕然的愣在原地,张着嘴看着司南巽。

  “什么?你说什么?”

  “我……我喜欢你。”司南巽鼓起勇气的看着关山樰,不过相比起第一句话的时候,气势要稍微的弱上一些。

  “司南巽,你没事吧?”关山樰愕然的看着司南巽。

  “唉……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白晨长叹一声:“关山导师,你还不知道吧,司南导师一直都在默默的关注着你,一直到今天,他才鼓起勇气,把心里话都说出来。”

  “这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关山樰彻底的糊涂了,愕然的看向白晨。?.??`

  “当然与我没关系。我只是作为旁观者而已,司南导师,送你一句话,爱就疯狂。不爱就坚强。”

  关山樰是彻底的糊涂了,司南巽?

  他喜欢自己?

  对于司南巽,关山樰是没太深的印象,他与她只是点头交,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关山樰也从未想过。司南巽会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司南巽是普通的导师,自己是高级导师。

  从身份上来说,他们就门不当户不对。

  等等……

  这事会不会有什么诡计?

  关山樰的目光转向白晨,白晨正笑盈盈的看着她。

  果然是有诡计!

  难道司南巽也被他收买了吗?

  他是打算用美男计?

  不对,司南巽就是个榆木脑袋,不过以自己以往对他的了解,司南巽太憨厚了,不可能会与这小子合作对付自己,自己与他无仇无语,他不可能会对付自己。

  那么有可能是司南巽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喜欢自己。

  看来本姑娘的魅力还是有的……

  不过这小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关山樰的目光不由得转向司南巽,司南巽双目坚定并且炽热的看着关山樰。

  关山樰连忙移开目光,转而怒视白晨:“石头,你又搞什么鬼?”

  白晨耸耸肩,摊开手道:“我能搞什么鬼,这是一个无果的告白而已,你伤了一个仰慕者的心。”

  司南巽木讷的转过头看向白晨,白晨同样转过头看向司南巽:“看什么看,我的确是骗了你。”

  司南巽身形晃了晃,整个人在瞬间都变成了灰暗。

  “对不起……”司南巽失魂落魄的迈着步伐。摇摇晃晃的离去。

  看到司南巽的落魄样子,关山樰眉头微微拧起,隐隐有些不忍。?.?

  “小子,你为什么要把不相干的人拖进来。你要对付我就对付我,为什么要去欺负一个老实人?”关山樰怒喝道。

  “我以为你已经足够了解我了,了解我的阴险狡诈,了解我的不择手段。”白晨微笑的回应着关山樰的质问。

  “你会毁掉他的。”关山樰胸口起伏不定,显然已经怒到了极点。

  “嗯,从此以后。他会一蹶不振,永远的消沉不起,他就像是一个傻瓜一样被我愚弄,然后又被你拒绝,真是一个可怜的人,可悲的故事。”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打击一个不相干的人,对你有什么好处?”

  “对我没好处,就是觉得他是一个笨蛋、废物,一无是处,平庸之极,偏偏又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只是在告诫他清醒过来,让他彻底的明白,他配不上你。”

  关山樰召唤出幻兽,这次她是真的动了杀念。

  杀掉这个小孩,杀掉这个混蛋!

  “怎么了?动了恻隐之心了吗?奇怪了……他有什么好可怜的?”

  白晨多说一句话,关山樰的杀意就强上一分。

  其实不是关山樰喜欢司南巽,是司南巽喜欢关山樰。

  当时关山樰从楼上冲下来的时候,司南巽看到关山樰的目光里,带着的是爱慕。

  白晨的欺骗,让司南巽鼓起勇气向关山樰表白。

  “你这种人怎么明白人的情感?”关山樰冷哼道。

  “你要杀我?你难道要食言吗?不要忘记我们的赌约,你如果动手杀我,那就输了,而作为赌注,你就要听命于我。”

  “听命一个死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关山樰一步步的走向白晨。

  “你知道吗?如果我赢的话,我就会命令你做一件事。”

  “你永远没机会命令我了。”

  “我会命令你接受司南巽。”白晨笑着说道。

  关山樰的目光闪烁,脸色复杂。

  她同情司南巽,可是对司南巽却没有太多的感情。

  关山樰隐隐感觉,白晨的目的并不是那么单纯。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关山樰收起幻兽,身上的杀气已经敛去。

  “你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为什么会毫无伤?不对……你先前的脚摔断了,为什么现在一点伤都没有?”

  白晨抓住自己的左臂,咔嚓一声,把自己的左臂扭断。

  关山樰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白晨已经扭曲的手臂:“你做什么?”

  白晨左肩抖了抖,手臂随着摆了摆,骨头已经重新接上,将手臂重新修复。

  “你看。这不就复原了么。”

  “看来你并不相识我想象中的那么脆弱,至少我所见过的六岁的小孩里,没有哪个小孩能够做到你这种事情。”

  白晨耸耸肩:“拖延了这么久,该带我去见我的导师了。”

  “你确定没问题吗?”关山樰审视的看着白晨。

  “你现在算是在关心我吗?”

  “我只是怕你死的太早了。”关山樰冷哼道:“你的那位新的导师,可没有那么好对付。也许你会真的受伤。”

  “看来这就是你的底牌了吧,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关山樰看了眼白晨转身就走,白晨跟上关山樰的脚步。

  “我的那位导师很特别吗?”

  “他是个高手。”

  “高手?你应该不会好心的给我安排一个高手作为导师吧?”白晨怀疑的问道。

  “当然不会。”

  关山樰带着白晨来到了一片湖泊前,周围什么都没有。

  白晨纳闷的看着关山樰:“关山导师,你不会是打算将我带到这里来,然后沉入湖底吧?”

  “如果我想要杀了你,早就动手了……虽然我的确想杀了你。”

  关山樰重重的哼了声,朝着湖面方向喊道:“东熬导师。”

  “在湖上吗?”白晨疑惑的看着关山樰,这湖面面积倒是不小,可是却一个影子都没有。这么大的面积,她叫的到人么?

  就在白晨疑惑之际,湖面下突然慢慢的浮起一块石头。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长的像是石头的东西……

  那个东西慢慢的伸出水面,白晨看到了那个东西,居然是一个脑袋,只不过脑袋上覆盖着岩石。

  这个脑袋的主人慢慢的从水面下站起来,一个高大的身躯出现在湖面上,这个人的身高至少有五米以上,脑袋上没有头。只有嶙崎不平的岩块。

  这不是一个人类……

  “东熬导师,这里有个小子,他想要成为你的学员。”关山樰看着东熬说道。

  “学员?这只是个小孩,你确定要让他成为我的学员吗?”东熬问道。

  “当然。这是他自己的决定,而且他通过了测试,你觉得怎么样?”

  东熬转头看向白晨,伏下身子,脑袋凑近了白晨:“小子,你确定要成为我的学生?”

  “这就看你的决定了。”白晨耸耸肩道。

  “可爱的小家伙。不过我更喜欢你成为我的食物。”东熬咧开嘴,露出满嘴的獠牙,伸手将白晨抓在手中,然后凑到嘴边。

  白晨不为所动,东熬也只是故作姿态,在将白晨放到嘴边后,就没了动作。

  “你不害怕吗?”

  “你演的真假。”白晨吐槽的说道。

  “东熬导师,这小子的胆子很大。”

  “有多大?”

  “我们认识的第一天就结仇了。”关山樰毫不掩饰自己与白晨的恩怨过节。

  “果然很胆大,居然敢和关山导师结仇。”

  “需要我为你修理他吗?”

  “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当然很高兴。”关山樰笑着说道。

  白晨开口了:“如果你接受我作为你的学生,那么你为了一个外人而毫无缘由的处罚自己的学生,那么你就没资格作为一个导师,如果你不接受我作为你的学生,那你又凭什么处罚我?”(未完待续。)xh:.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