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一十六章 歹毒

第两千两百一十六章 歹毒

  ();  关山樰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走吧。”

  “去哪里?”白晨问道:“我还没吃饭。”

  “去见你的导师。”关山樰说道:“如果你现在不去的话,那么我只能向上面报告,你拒绝去见自己的导师。”

  “我也会去跟你的上级说,你没和我说,而且我还会添油加醋的说。”

  “你到底要不要去见你的导师?”关山樰再一次恼怒起来。

  吕门候和吕门青都有些诧异,要知道在学院内,关山樰的恶名可谓是如雷贯耳。

  对于那些不听话的学员,她更是毫不手软,时常听说谁谁因为不服管教,被关山樰扫地出门。

  最近两年,更是少有人敢挑战关山樰的威信。

  如今这个小孩,居然能和关山樰斗的平分秋色。

  不,不只是平分秋色……这小子已经用他那云淡风轻的态度占了不小的便宜,反观关山樰,频频被激的暴跳如雷。

  “要,不过不是现在,我还没吃饭。”

  “那就快点。”

  “你不请我吗?”

  “凭什么?”关山樰冷笑着看着白晨。

  “你们两个过来一下。”白晨对吕门候和吕门青勾了勾指头。

  两人走到白晨的面前,突然白晨向前一推,两人的身体失衡,向后踉跄两步。

  “小心……”关山樰惊呼的叫道。

  可是为时已晚,两人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身体已经向着天台的边缘仰去。

  突然,白晨伸手一抓,将两个身体已经倾出天台的人双手抓住。

  同时微笑的看向关山樰:“如果这时候我放开他们两个,然后把消息传出去,是你推他们下去的,你说会有人相信吗?”

  关山樰咬着牙:“你不敢!!”

  白晨向着边缘走了一步,吕门候和吕门青的倾斜角度更大,两个人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

  “为了一顿饭,你真的打算杀了他们?”关山樰愤怒的看着白晨。

  “不只是一顿饭,还是对你的打击。”白晨微笑的说道:“而且他们本来就是你派来的,所以对我来说。一点都不觉得可惜,更不会内疚。”

  “这栋楼不够高!他们未必摔的死!”关山樰咬着牙看着白晨:“如果他们没摔死,那么死的就会是你。”

  “即便他们没摔死,我依然会说,你威胁他们说谎。在众人的眼里,我只是小孩子,是不可能干出这种事的。”白晨得意的看着关山樰。

  “该死的家伙,你赢了,把他们拉回来,我请客就是了,一顿饭!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关山樰气急败坏的吼道。

  “我不信你,把你的钱袋丢给我。”

  “小子,你不要太过分。”关山樰的确是想着,等白晨把人拉上来的时候。立刻就反悔。

  反正在她想来,白晨既然能够未曾做出这么恶劣的事情,那么她即便反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就是这么过分。”白晨的笑容始终是那么的灿烂。

  “给你。”关山樰目光闪烁着,将钱袋丢给白晨,等白晨把吕门青和吕门候拉上来后,自己再把钱袋抢回来。

  白晨将两人拉了回来,然后捡起钱袋。

  “哟,钱不少嘛。”

  “现在,把钱还给我。”关山樰召唤出了她的幻兽。她对眼前这个阴险狡诈,不择手段的小子,已经到了容忍的极限。

  这个小子的行径恶劣,简直就是最奸诈最歹毒的恶棍。

  白晨向后看了眼:“看起来这里下去。的确摔不死人。”

  关山樰的脸色再一次变了,脸上变得无比的惊恐、慌乱,仿佛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白晨的身体向着天台边缘外倾去,关山樰惊叫起来:“不要……你这疯子……”

  关山樰冲上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她只看到白晨那带着胜利者一样的笑容。正在向着她远离。

  吕门候和吕门青吓得面无血色,关山樰冲到天台边缘,看到白晨正坠到地上,大字型摆在地上,周围血淋淋的。

  关山樰心头一沉,死了?

  关山樰连忙冲到楼下,吕门青和吕门候也连忙跟上脚步。

  冲到楼下的时候,关山樰发现白晨的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学员,还有导师。

  “让开,都让开……”关山樰推开人群,看到白晨正坐在地上,一只脚很明显的扭曲,再看白晨的面孔,脸上写满了惊慌。

  “关山导师,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不要杀我……”

  关山樰的脸都白了,所有的学员和导师,全都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关山樰。

  “你在胡说什么?你想诬陷我把你推下来是不是?你们不要相信这小子……”

  “没有没有……你没有推我下来的,是我自己不小心走路摔下来的。”白晨的脸上带着泪痕:“是我自己摔下来的。”

  “你!你们不要相信这小子的鬼话,他是在演戏,对了……吕门青、吕门候,你们两个可以给我作证,你们告诉大家,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

  吕门青和吕门候接触到众人的目光,脸上充满了为难之色。

  他们不是那么的聪明,可是至少不傻,关山樰现在是病急乱投医,不然的话,以她的聪明才智,不可能看不出来。

  他们现在不说话还好,只要他们开口,那就只能让事情变得更加严重。

  不但没有人相信他们两个的话,反而所有人都觉得两人是故意为关山樰做为证。

  “关山,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现在先把这个孩子送去医治。”一个导师沉着脸说道,看着关山樰的目光里,也带着诸多的不满,甚至还有一丝厌恶。

  不止是他,周围其他人,也都是一样的神色。

  白晨很隐蔽的给关山樰打了个眼神,关山樰更是暴跳如雷。

  可是很快的,理智就将她的怒火压制下去。

  这时候绝对不能动手!绝对不能动手!

  如果这时候自己再动手,那么自己就真的要身败名裂了。

  毒!这小子不是一般的歹毒!

  可以说自己从始至终,都落入他的圈套中,不管自己作何决定,都会被他算计到。

  冷静……冷静!这时候绝对不能乱了分寸。

  如果自己再失控的话,就算自己父亲是院长,自己的名誉也会彻底的毁掉,特别还是自己的名誉本就不佳的情况下。

  不会有人相信自己,不会有人接受自己的解释。

  即便自己有人证,可是即便是人证,此刻也会变成被自己威胁的假证人。

  “关山,还不让开。”那个导师抱着白晨,冲着关山樰叫道。

  “司南巽,你这是什么态度?”

  躲在司南巽怀里的白晨,则是冲着她露出狡猾之色。

  “你要我什么态度,让开,我要带他去看医生,难道你还打算阻拦吗?”司南巽冷冷的看着关山樰。

  关山樰让开了身形,强压着心头的怒火。

  不同于恶名昭彰的关山樰,司南巽在幻兽学院中是有名的大好人,或者说是烂好人。

  而司南巽的烂好人的作风,也让他赢得了大量的赞誉。

  司南巽脚步匆匆,直奔学院外。

  “关山樰好像喜欢你。”白晨对司南巽说道。

  “什么?”司南巽属于单细胞生物,显然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把我放下来吧。”

  “可是你的伤。”司南巽看着白晨扭曲的腿,这可不是轻伤。

  白晨伸手在自己的小腿上摆了摆,腿已经恢复正常了。

  “我在污蔑关山樰,不是她把我推下来的,是我自己跳下来的。”

  司南巽的表情凝固了,错愕的看着怀里的这个小孩。

  白晨脱离司南巽的怀抱,跳到了地上。

  “是不是感到很意外?”白晨微笑的看着司南巽。

  “你……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司南巽愕然的看着白晨。

  “这是我和她的战争,我可以利用其他的导师或者学员,你却不可以。”

  “为什么?”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关山樰喜欢你。”

  “这……这不可能,我和她不熟。”

  “是你与她不熟,可是她在看到你的时候,眼睛散发出的光彩,足以照亮整个星空。”

  “好了,不要把这件事传播出去,不然的话,我会变本加厉的污蔑她的,甚至会让她众叛亲离,你也不想看到这个局面吧。”

  司南巽的目光闪烁,迟迟无法决定,一方面在心中自责先前对关山樰的无礼,另一方面又对白晨的话搅得心乱如麻。

  关山樰喜欢自己?

  她怎么会喜欢自己的?

  她是高级导师,自己还只是普通导师。

  她是院长的女儿,自己却是普通人家的背景。

  她是那么的漂亮,自己是这么的平庸,她怎么会喜欢自己?

  她是天之娇女,自己只是一介凡人。

  那个小子在骗自己……她不可能喜欢自己。

  可是司南巽又不禁陷入纠结之中,如果那个小子说的是实话呢?

  如果她真的喜欢自己呢?

  “你知道关山樰为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未嫁人吗?”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某个木头开窍。”

  “花有再开时,人无再少年。”白晨叹息着离去,留下司南巽定在原地,久久不能言语。(未完待续。)xh:.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