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一十五章 针锋相对

第两千两百一十五章 针锋相对

  吕门候和吕门青鼻青脸肿的在白晨的宿舍里里外外忙碌着,白晨则是搬来一张椅子,在天台上吹风休息。番□茄小说网  w`w`w-.`.>

  两人是越做越是不甘,可是打是打不过的,他们两人的幻兽召唤出来,也一样被赤手空拳的白晨打的满地找牙。

  他们倒是想要反抗,可是怎么反抗?

  他们也住在这栋楼内,这小子要是想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哪里都跑不了。

  “石少……好了,都打扫好了。”吕门候来到天台上,对白晨说道。

  “哦,是吗。”

  白晨回到自己的宿舍,那些多余的床铺已经被搬出去了,只留下一张床铺,也都已经铺设好床榻被褥,屋内也已经打扫的很干净。

  白晨摸了摸下巴:“还不错,就是单调了一点,我下午回来之前,希望你们能够给我弄点家具来。”

  吕门候和吕门青的嘴角都抽了抽,心中暗自恼火。

  这小子真的是得寸进尺,可是以他们的秉性,又是敢怒不敢言。

  “走,吃饭去。”

  两人的脸色又是一黑,这饭钱毫无疑问,又要他们出钱了。

  “哥,你那还有钱吗?”

  “有个屁的钱,早就被这小子搜光了,刚才被褥床套的钱,都是用积分换的。○  番茄小说网  `.-com”吕门候轻声咒骂着。

  “石少,不如我们弄点食物,自己做吧?学院内的饭堂东西太贵了。

  ”吕门青满脸堆笑的看着白晨。

  “怎么做?又没厨具。”

  “厨具有,厨具有,我们住的宿舍有厨具。”

  “你们难道以前也自己做饭做菜?”白晨惊讶的看着两人:“你们两人应该不缺钱吧?”

  两人哭丧着脸:“谁说不缺钱,学院内的消费太高了,什么都要钱,而且比起外界贵了十几倍还多,一顿饭都要一两枚银沧币,我们哥俩每个月家里也就给二十枚金沧币,这饭钱也就勉强够,可是在学院内还不止这吃喝的花销。”

  “那就是说。刚才我抢了你们的全身家当,你们这个月已经没钱咯?”

  “还是有些其他的办法的,我们好歹也是在学院里混了一年多,两人积攒了一百多积分。一点积分换一枚金沧币。”

  一点积分换一枚金沧币,一百多积分那就相当于一百多金沧币,这对普通人家来说,简直就是巨款。

  “哇,你们还真有钱啊。”

  “石少。别开玩笑了,这积分换金沧币,是绝对的亏本买卖,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换。”

  “很亏吗?”

  “当然亏,猎捕到十只黄品幻兽,才换一点积分,而这十只幻兽放到市场上,至少也能换来几枚金沧币,如果单从市场上的价值来说。▽◇番茄☆小说☆网  w-w`w`.`学院积分和金沧币的价值就差了几倍,可是兑换率却是1:1。”吕门候说道。

  吕门青又补充道:“还有,积分可不只是兑换金沧币那么简单,还能够换取一些资源,这才是积分最有价值的体现。”

  “哦?什么资源?”

  “比如说一点积分就能够在回声之室里待上一个时辰,回声之室的地面是用回声石铺设的,在回声之室内冥想修炼精神力,比外界冥想修炼精神力都要快上数倍。

  ”

  “还有还有……”

  吕门青和吕门候你一言,我一语,滔滔不绝的介绍积分的作用。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大量的弄到积分?”白晨又问道。

  “有,不过那需要足够的实力。”吕门候说道。

  “学院的积分系统多有漏洞,只要找到漏洞,又有适合的门径。就能够大量的刷积分,就拿前几年,学院颁布了一个寻找花粉藤的任务,结果因为没有设置上限,而有一个学员正好在学院的百山里现了一大片的花粉藤,从而刷了数万的积分。不过后来这个任务就被封了,而后的寻找幻兽或者物品的任务,都会设置数量上限,当然了,到现在也还有一些任务漏洞,不过想要依靠这个漏洞刷分是很困难的。”

  “比如说呢?”

  “比如说在黑死地里,就禁锢着大量的魔尸和魔尸兽,杀死五个魔尸或者魔尸兽,将它们的眼珠带回来,就可以换取一点积分,这是没有上限的,而且黑死地里的魔尸和魔尸兽数量数以百万计,根本就杀不完,可以这么说,只要有实力,那么想要多少积分都可以。番茄△□☆小△說網.`w`.`c`om”

  “这黑死地又是什么地方?”

  “那是连接着地面的一个地下溶洞世界,数千年前是一个地穴人种族的栖息地,后来魔尸和魔尸兽入侵,导致地穴人种族灭绝,全都化为了魔尸和魔尸兽,而因为特殊的环境,导致许多魔尸和魔尸兽都化为了熔岩魔尸,它们甚至可以在岩浆内移动。”

  “吕门候、吕门青!”

  就在这时候,关山樰来了,看到两人居然和白晨相安无事,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阴沉着脸看着白晨。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关山樰质问道。

  吕门候和吕门青一看到关山樰,立刻就流露出惶恐之色。

  不过关山樰很快就现两人鼻青脸肿,似乎是被人揍过,眼睛立刻就落到白晨的身上。

  “吕门候、吕门青,你们两个是不是被人打了?谁打的?学院里是禁止打架斗殴的,告诉我,我来替你们讨回公道。”关山樰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目光始终紧紧的盯着白晨。

  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吕门候和吕门青不由得看向白晨。

  他们的确是想说,可是又怕关山樰对白晨的打击力度不够,到时候白晨反过头来找他们麻烦,那就得不偿失了。

  “没……没有,我们自己摔的。”吕门候低着头道。

  “是是,我们是自己摔的。”

  “自己摔的?自己摔的能摔成这样吗?不用怕,不管是谁打的你们,我都会为你们讨回公道的。”

  咔嚓——

  白晨手握着的床头金属护杆突然被捏的扭曲,白晨立刻惊呼起来:“关山导师,你们的这个床架子质量也太差了,我就捏了一下,居然就坏掉了。”

  吕门候和吕门青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这小子分明就是在警告他们两个。

  这金属的护杆,随手就能捏曲,这要是捏在自己身上的骨头上,那还不捏的纷纷碎碎。

  两人立刻就收起心思,吕门青对关山樰道:“关山导师,是我们两个切磋的时候没有分寸,不小心把对方打成这样的。”

  “真的?”关山樰心中气恼,这两个胆小鬼,就不能鼓起一点勇气吗?

  白晨笑盈盈的看着关山樰:“关山导师,我午饭还没吃过,我们是不是一起吃?”

  “怎么?你要请我么?”关山樰心里寻思着,如果白晨说请客的话,自己绝对要吃穷他。

  “真不要脸,还要学生出钱,难怪嫁不出去。”白晨的话越来越小声,可是即便是最后一句话,关山樰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你说什么?”关山樰立刻就有点失去理智了,这可是她的一个心病。

  她如今都已经二十八岁了,可是依然没嫁出去,绝对算的上大龄女青年。

  要说她的条件,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论天赋,她在二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天品的强者。

  论背景她的父亲则是幻兽学院的院长,她自己还是一个高级导师,收入更是不菲。

  要说长相,虽然不是倾国倾城,可是也是貌美如花。

  可是为什么就是没一个男人愿意和她相处?

  “没说什么,没说什么……”白晨连忙摆手,嘴里依然说着不中听的话:“真是兔耳朵,这么小声还听的到,估计这老女人也就这点长处了。”

  关山樰明知道这小子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可是她就是有气也没地方撒。

  “石头,你最好祈祷着有一天不会落到我的手上。”

  “我就怕你的手不够大,撑不住我这尊大神。”白晨针锋相对的回应道。

  “小子,莫要逞口舌之快。”

  “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年纪小,你最大的依仗就是年纪大……”白晨说完,又忍不住掩嘴偷笑。

  “你……”关山樰已经快要气的吐血。

  “听说过一句话么?”

  关山樰没有回答,因为她相信,从这小子嘴里说出来的话,绝对不会是好话。

  白晨笑盈盈的看着关山樰:“胸再大也大不过未来,腿再长也长不过时间,抓紧时间吧,要不了两年,你就明白这句话的了,对任何女人来说,三十岁……是一道坎。”

  关山樰已经气的要失去理智了,吕门候和吕门青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

  这么毒的话都说的出来,而且还是当着关山樰的面前说的。

  不管对他是什么感情,这小子绝对堪称勇士。

  “你要记得,你现在是学员,而我是导师,我要对付你,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就凭你吗?不是我小看你,手段太低劣了。”说完,白晨忍不住看了眼身边的吕门候和吕门青,这两人都是关山樰派来对付自己的,可惜一点作用都没挥,反而被自己当奴才使唤。

  “小子,你算是真的惹火我了。”

  “当你控制不了别人的嘴巴,你只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是我对你的忠告。”白晨耸耸肩道。

  “不如我们就来一场赌约如何?”

  “来,我正好闲得无聊。”

  “我要你在一个月内就滚出幻兽学院。”

  “赌注呢?”

  “如果谁输了,就听命于对方。”

  “行。”(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