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一十二章 狠话

第两千两百一十二章 狠话

  “如果我不给呢?”白晨转头看向门卫。

  钱是小事,不过白晨可以把钱施舍出去,却不能被人勒索。

  “不给?不给就别想进。”门卫是看白晨一个小孩子,看着挺好欺负的。

  哪怕是他告诉父母,自己也不用怕,这里可是幻兽学院,即便是那些大家族,也未必能够影响的到这里。

  更何况是一个小屁孩,就算与他父母说,也未必说的清楚,晾他的父母也不敢来这里闹事。

  “你知道这十枚金沧币,我就能找到高级刺客,让你死上十次吗?”白晨可不会与这个门卫讲理。

  如果这个门卫开始的时候,稍微收敛一点,没那么露骨,白晨还未必会这么厌恶他。

  可是他完全是把自己当小孩子欺负,那自己更没必要与他讲理。

  门卫的表情顿时凝固了,立刻怒喝道:“这里是幻兽学院!”

  “到时候你与我雇佣来的刺客说这里是哪里,看看他们敢不敢在这里行凶。”白晨冷笑道。

  门卫还真没想到,这区区一个小孩子,居然敢说出这种话。

  而且还是当面说,完全就是肆无忌惮。

  “你……你是谁家的小孩!?我去告诉院长去,我要让他给你和你的父母教训。”

  “你可以去试试看,只要见到你们院长,我就换个态度就是了,跟他说你想敲诈我,还想要污蔑我,看看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一个小孩子。”

  “你知道吗,上次有个人挡了我的路,我就带着人,趁着夜色的时候。把他拉到野外里,堵住他的嘴,然后隔开他的手腕。让他一点一点的流着血,好几个时辰才死掉。还有一个店家,就是去他那吃了一顿饭菜,不过是忘记带钱了,那家的掌柜死活不让我走,后来我一把火烧了那家店,还有一次……”

  白晨的脸上充满了邪恶的笑容,还有不属于孩童的狰狞。

  门卫脖子都被冷汗打湿了,他原本就欺负对方小孩子。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小孩子可比一般的大人还要凶残狠毒。

  白晨一步步的逼近着门卫:“你刚才说想要我过路费是吧?我就怕你有命赚,没命花!”

  “这……这……玩笑,我刚才是在和你开玩笑。”门卫退缩了,这个小孩惹不起,不能惹。

  “玩笑?我可不觉得玩笑,你就好好的等着吧。”

  白晨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而且还是向里走。

  门卫已经吓得面无血色,连忙追上白晨的脚步:“小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好说?好说什么,等过几****让人把你请到我的府上的时候。我们再好好说,我家院子里那几株红缨今年都没开花,可能又要补充一点养分了。”

  门卫心头更是惊恐,他不知道什么是红缨,可是听着像是要把自己埋了当养分的。

  “小兄弟,在下一时糊涂,多有得罪。”

  “哦。”白晨头也没回,依然自顾自的走着。

  “小兄弟,你看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说是不是?”

  “哦。上次那几个被活埋的一家人,在我填埋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和我说的。”

  门卫已经手脚冰凉了,不会刁难了一个小孩子。就要闹的家破人亡吧?

  “小兄弟……”

  “你再挡我的路,今晚我就带人找你。”

  白晨眉头一皱,门卫连忙让开路,可是现在他是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小少爷,您是来办理入学手续的吧?不如在下带您过去怎么样?”

  白晨瞪了眼门卫:“那还不快带路,磨蹭什么。”

  “是是是……”

  门卫现在哪里还有半点嚣张,低眉顺耳的,完全就是一副奴才的样子。

  在幻兽学院内走了一阵,门卫指着前面的一个屋子:“小少爷,那里就是报名点,需要缴纳一枚金沧币,然后里面的那个导师会给你一份表格。”

  白晨进了屋子,里面是一个女人,挺漂亮的,年龄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看到白晨进来,微微抬起头:“来报名入学的吗?”

  “是。”

  “两枚金沧币。”

  “不是说只要一枚吗?”白晨皱起眉头问道。

  难道是个人都想要在自己的身上敲诈一笔钱?

  “我说两枚金沧币就是两枚。”女导师理所当然的说道。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我缺钱了。”女导师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白晨眯起眼睛:“这是一枚金沧币,把表格给我吧。”

  “我说了,要两枚。”女导师将白晨丢在桌子上的金沧币收入了自己的口袋里。

  “你知道我是谁吗?”

  “就算是苍族的皇子,我也一样收两枚金沧币,更何况是你一个毛头小子。”女导师说道。

  这个女导师显然不是门卫那种级别的,胆大心黑手狠,就连皇子都敢勒索。

  “苍族的皇子算什么,今天我还去见了皇帝,他在我的面前也没敢说这种话。”

  “呵呵……你以为你是谁?皇帝是你想见就见的吗?”

  “我爹是神谕的人,今天我去皇宫的时候,顺手杀了一个拦路的王八蛋,你们皇帝也没敢说什么。”

  女导师脸色微微一变,神谕!?

  这小孩的父亲是神谕的高层?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还真惹不起。

  神谕都是一群怪物,犯不着为了这点小事,就与这小子杆上。

  “拿去拿去,真晦气。”女导师不满的将一张表格丢给白晨。

  “高级表格,这表格还有分高级和低级的吗?”白晨问道。

  女导师撇撇嘴,却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问你话,你耳朵聋了吗?要不要我让下人把你耳朵割下来?”

  女导师脸色恼怒,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沉吟了半饷:“高级表格是分配给高级导师的审核,低级表格都是那些普通的学生,他们所配给的导师也是普通导师,你要高级导师还是普通导师?”

  白晨这才收回目光,开始填写表格。

  女导师看了眼白晨,眼中满满的恨意。

  “填好了,是不是带我去见导师了?”白晨将表格递给女导师。

  女导师看了眼表情:“你的姓氏怎么没写?石头?这算什么名字?”

  “不方便透露。”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跟我来。”女导师站起身带着白晨去了后方一座大房子。

  推开大房子的大门,里面有许多的隔间,女导师推开第一个隔间的门。

  白晨正要跟进去,女导师突然探头出来:“在外面等着。”

  白晨只能顿住脚步,女导师关上房门,隔间内一老头在那昏昏欲睡的样子。

  “宁冬副院长,醒醒,有人要进行高级测试。”女导师用脚踢了踢老头的椅脚。

  副院长睁开眼睛,还是一脸的睡意:“什么人这时候来做高级测试,真是麻烦。”

  接过女导师的表格,看了一眼:“石头?六岁?关山樰,你确定测试者六岁?”

  “是六岁。”关山樰点点头道。

  “开什么玩笑,高级测试那么危险,一个六岁的小屁孩捣什么乱。”副院长将表格拍在桌子上。

  “是他要求的,我也没办法,反正规矩就在那,对方要测试,你要不要给他测试,那是你的事。”关山樰淡然说道。

  副院长眯起眼睛看着关山樰:“关山樰,不会是对方得罪了你,你故意误导的吧?”

  “老家伙,你这是在污蔑我,信不信我告到院长那里去。”

  副院长撇撇嘴:“好了好了,让他进来。”

  关山樰是院长的女儿,他们父女两的性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都是一样的恶劣,副院长也不愿意自找麻烦。

  关山樰打开房门,对门外的白晨道:“进来。”

  白晨进入房间后,副院长看着白晨:“你要进行高级测试?”

  “还要测试吗?我还以为只要给钱就可以了。”

  “给钱也可以,五千金沧币,你有吗?”副院长道。

  “没有,那就进行测试吧。”

  幻兽学院虽然是培养幻兽的主人实战的地方,不过也是一个非常功利的地方,除非是真正的天才,不然的话,一切都是向钱看。

  也正因如此,所以这种氛围从上到下,全都被影响到了。

  白晨进来遇到的门卫,就敢向他伸手勒索,然后是关山樰也是如此。

  不过他们都比不上副院长,开口就要五千金沧币,其实原本只要五百金沧币,就可以免掉测试的。

  “你有多少钱?”副院长问道。

  “既然不用钱就能够入学,为什么要花钱,我就选择测试。”

  “行,小子你有种。”副院长也不再多言,听着这小子的口气,就知道他是怎么得罪关山樰的。

  一旁的关山樰冷笑,似乎是等着看好戏一样的态度。

  副院长又把白晨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外面:“进去,带三只幻兽出来。”

  “要死的还是要活的?”白晨问道。

  副院长和关山樰都觉得好笑:“你要是能带活的出来,那算是你的本事。”

  “哦,那就是死活不限是吧?”

  “小子,你考虑清楚了,里面的幻兽最弱也有地品。”关山樰眯起眼睛提醒道。

  “哦。”

  关山樰眉头一拧:“要是对付不了,就使劲的拍门,我们就会在外面把房门打开。”(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