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零八章 计划内?

第两千两百零八章 计划内?

  白水沧弥看着二爷,二爷也在看着白水沧弥。

  二爷从未想过,身份的对调居然来的如此之快。

  原本他以为白水天生带来的盟友,已经可以让他无谓任何敌人。

  可是他还是没有料到自己的这个孙侄女,居然同样带来了她的盟友,而且比起神谕更加的可怕。

  至少神谕的到来没有杀过人,可是白水沧弥带来的这个盟友,不止是疯狂,而且嗜血。

  而现在,二爷知道他的那些孩子孙子的命运,全都掌控在白水沧弥的手上。

  只要白水沧弥点点头,那么自己的子孙,都将会成为这场争斗的牺牲品。

  白水沧弥闭上眼睛,她在压下自己心中的仇恨。

  在短暂的平静后,白水沧弥摇了摇头:“二爷,带着他们离开吧。”

  二爷低下头没有说什么,白晨看了眼白水沧弥,嘴角微微勾起。

  这场雨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带着几分悲壮。

  曾经完整的家族,如今却被精确的分割成两个部分,一边是白水家,他们刚刚挣脱了对方施加在他们头上的枷锁,而另外一边,他们却从胜利者的宝座上被踹下来,虽然没有性命之忧,可是他们却要开始属于他们的苦果。

  其实如果不是二爷做的那么过火,也许事情不会沦落到这境地。

  有因才有果,如果当初二爷顾念一点这些家人的感受,而不是把他们当作货物一样,将他们卖给奴隶贩子。也许现在会是另外一副光景。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放过他们。那么这件事就此结束。我也不想看到报复之类的事情发生,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白晨看着白水沧弥。

  如果不是二爷家的那些妇孺怀中抱着的婴儿,动了白晨的恻隐之心,白晨是不愿意干涉的。

  而且白水家的族人,如果要报复这些失去了根基的人,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白水沧弥点点头,看向几位长辈:“大伯、二伯,你们都约束一下其□□,他人。”

  几位长辈虽然心中颇有怨恨。可是白晨开口的话,他们也不愿为此而惹怒白晨。

  毕竟,他们已经明白了这个孩子的可怕。

  “你们家的老太爷呢?”

  白水沧弥这才想起来,她这次请白晨回来的主要目的。

  “大伯,老太爷还在那里吗?”

  大伯点点头:“还在,就算是二爷也拿老太爷没办法。”

  “神谕的那些人也没辙?”白水沧弥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似乎二爷不愿意神谕的人插手这件事。”

  白水沧弥皱了皱眉头,转头对白晨道:“我带路。”

  白水沧弥将白晨带到了一个地下通道,当白晨进入地下通道的时候,白水沧弥发现。白晨身上的衣物已经开始蒸干。

  对于白晨的种种匪夷所思,白水沧弥也已经见怪不怪。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样一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人培养出来的。

  哪怕他是神赋者,可是即便是神赋者,如果没有人培养,也不可能如此强大。

  这个通道看起来像是地牢的入口,很长,很深,并且蜿蜒曲折。

  在蜿蜒的通道尽头,是一扇铁门。

  白水沧弥打开了铁门,白晨突然一把拉开白水沧弥。

  白水沧弥只感觉到可怕的声浪呼啸而来,紧接着整个地牢都开始颤抖起来。

  这铁门的内部是一个巨大的深井,下方一片黑暗。

  白晨探头向下看了一眼,虽然深井下一片黑暗,可是白晨依然能够看的见百米下的那个人影。

  整个深井的墙壁是精钢铸造的,不过在较低的位置,全部都是爪痕。

  看的出来,全部都是那位白水家的老太爷的杰作。

  “石头……老太爷……老太爷还有救吗?”白水沧弥担忧的问道。

  哪怕现在赢得了内部的权力争斗,可是白水家的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反而变得更加的棘手。

  毕竟老太爷和二爷都是天品的强者,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所以白水家可以保持稳定。

  可是如今老太爷疯了,二爷被驱逐了,那么失去了天品强者坐镇。

  虽然不至于覆灭,可是家族的大量产业都会受到冲击。

  而产业受到冲击,就意味着资源会被限制,就无法培养出下一代的天品强者,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一旦白水家陷入这个恶性循环中,那么白水家就会从一流家族变成二流家族。

  白晨坐在深井边上,观察着下方的动静,那个披头散发的老怪物。

  那个白水家的老太爷,同样向上观望着,一副犹如野兽般的表情,凝视着白晨。

  “我听说你家的这位老太爷,是去抓捕暴虐之牙,然后被暴虐之牙咬伤的吧?”

  “是。”白水沧弥以前就和白晨说过。

  “你确定要我治好你家的老太爷?”

  白水沧弥皱起眉头,疑惑的看着白晨:“怎么了?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会有后遗症?”

  “不是,因为他是故意让暴虐之牙咬的,为的是依靠暴虐之牙的毒素,刺激自己的潜力,从而突破自己的极限,如果我现在驱散暴虐之牙的毒素,那么你家的老太爷这些日子的苦头就白受了,而且他未必会感激你。”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从未听说暴虐之牙可以……”

  “他的确是自愿的,他被咬伤的上空在手臂上,而从牙印上看,暴虐之牙的体形不小,这种体形的幻兽咬到人,只要幻兽随便一扯,基本上这块肉就算没了,可是你家老太爷手上的伤口却很整齐,就像是将手臂塞入幻兽的嘴里,所以只有牙印,却没有手臂的肉被撕扯的迹象。”白晨推测道:“还有一点,我观察你家族内,没有谁有天品的天赋,而你家老太爷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要去抓捕暴虐之牙?难道只是闲得无聊打猎?冒此风险?”

  “这……这怎么看都有点不可思议……”

  “我想这一切都是你的老太爷计划的,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建造这个铜墙铁壁一样的地牢?”

  “你怎么知道是老太爷建造的?”

  “这还不简单,这个地牢根本就是为了禁锢他自己设计出来的,难道还有其他的什么天品强者吗?如果有需要禁锢的天品强者,那么应该是直接杀掉,而不是关押。”

  白水沧弥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可是,二爷为什么会留下老太爷?难道他是不忍心动手?”

  “当然不是不忍心,他都能把那么多人当作奴隶卖掉,怎么可能会顾念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他所做的就是观察,他想看看老太爷是否真的能够依靠暴虐之牙的毒,成功的突破极限,成为神品强者。”

  白晨想了想,又道:“也许给你家老太爷出主意的,就是你那位二爷,只不过你家老太爷根本就没想到,这一切都是那位二爷精心算计的结果。”

  “那……那老太爷是否能成功?”

  “不知道。”白晨摇了摇头。

  “老太爷有多大的希望成功突破极限?”

  “五成的希望吧,能够撑的了这么久,可见他的希望还是挺大的,不过风险同样存在。”

  “那能否等结果,如果失败的话,你再施救?”

  白晨又摇头道:“不行,我虽然不知道暴虐之牙,可是它的毒素所造成的结果我还是看的出来,这种毒素进入人脑能够分泌一种多巴胺的物质,少量的多巴胺能够产生兴奋的情绪,如果过量的话,则会陷入疯狂,就像是你这位老太爷,而这些日子来,他的脑域内的多巴胺已经聚集到了一定程度,不过还未达到极限,也就是说,他现在还在积攒着‘能量’,这股能量决定了他的成功或者死亡,而这个成功与失败,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要么提前终止这个过程,要么就是让他自生自灭,没可能等他失败了再出手施救的可能。”

  五成!对半的几率,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如果老太爷成功了,那么白水家的危机会彻底过去,而且还能够更上一层楼。

  可是,如果失败的话,那么就如白水沧弥所担心的那样,白水家从此一蹶不振。

  “石头……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吗?”

  “可以啊,我的建议是现在就制止,最为保险。”

  “可是,如果因此老太爷怪我多事怎么办?”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与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他觉得有资格在我面前多嘴,我不介意直让……”白晨看了眼白水沧弥,后面的话没说出来。

  白水沧弥听到白晨的话,更不敢轻易下决定了。

  一旦自己终止了老太爷处心积虑布置的计划,那么老太爷很可能把错误怪到白晨头上。

  白水沧弥自己是无所谓,可是这个小孩可不是好脾气。

  她可不觉得,老太爷能够在他的手上讨到什么便宜。

  “决定了吗?”

  “我还不能下决定,我要去和大伯、二伯他们商量一下。”

  这件事明显不是白水沧弥能够决定的,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孙子辈,上面还有大伯、二伯等几个长辈,要做决定也是老太爷的儿女做决定。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要的酬劳最好快点准备好,我也不想听到幻兽卵有什么意外的话。”(未完待续。)uw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