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零六章 不可挡

第两千两百零六章 不可挡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顺着白水沧弥的目光望去,看到了坐在窗边的白晨。

  “回去告诉皇族苍家,与白水家为敌,就是与我为敌。”

  众人听到白晨的话,都在猜测着这个孩子所代表的势力。

  能够说出这么狂妄言词的人,背后应该也是一个不简单的势力吧?

  “小子,你算什么……”

  那个奴隶贩子本只打算说两句狠话,然后好摸清楚这个小孩子背后的势力,再回去复命。

  可是,他的话没说完,半个脑袋就不见了。

  白晨从楼上窗口跳了下来,众人都有点担心这种高度,会把这个小孩摔到。

  不过白晨却轻轻的落到地上:“看起来我们应该立刻启程,我希望我的酬劳还在。”

  白水沧弥的大伯白水隆盛疑惑的看着白水沧弥,又看向白晨的背影,低声咕噜道:“沧弥,他是谁?”

  “白水家的希望,也有可能成为白水家的噩梦。”

  白水家的人,全都带着迷茫的目光,看着在雨中渐行渐远的身影。

  渐渐的,白水家的队伍跟上了白晨的脚步,心中彷徨不安,对于未来也充满了恐惧。

  毕竟,带领着他们踏上归途的,只是一个小孩子。

  他们对这个孩子的信心,远没有白水沧弥那么强大。

  终于,他们所需要面对的第一个敌人出现了。

  皇族苍家的人,而带领着这支队伍的是白晨的老朋友,苍冥。

  雨中的苍冥目光凝重,上次他们分别之时,也是这般的倾盆大雨,这次的相遇,依然是倾盆大雨。

  白水家的族人,已经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大战。

  白水沧弥惊疑的看着苍冥,这个女人不就是不久之前在山洞里避雨之时遇到的那个女人么。

  白水沧弥记得。当时她自称是黑山的门人,如今怎么会变成皇族苍家的人?

  “苍冥,你敢阻拦我的脚步吗?”白晨看着不远处的苍冥。

  “小神医,这本不应该是你该插手的事情。这是氏族的争斗。”苍冥看着白晨的目光充满了谨慎。

  她不愿意与眼前的这个孩子为敌,可是如果这时候退让,那么对于苍家的威望将会是严重的打击。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的,这件事与你们皇族没关系,滚开!不然的话。明天大奥国就会改姓。”白晨没有半点的退让意思,反而态度强硬,甚至是带着欺辱的语气。

  白水家的族人,全都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

  这个小家伙的话未免太狂妄,太欺负人了吧?

  他到底是什么家族的人?

  他们家族怎么会养出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

  这种话说出口,那么就等同于不死不休的局面。

  哪怕苍家忌惮他背后的势力,也无法在这时候退让。

  “小神医,你毕竟只是一个人,你不可能一个人面对一个国家,一个政权。”

  “的确。我是一个人,没有势力,没有靠山,可是我却能够让任何人,任何势力惧怕我。”

  “除了神谕之外。”苍冥冷笑道。

  她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这次支持白水家内乱的势力,就是神谕。

  而且不同于以往的那种只是倾向性的支持,这次对白水家的支持,而是派遣了大量的高手,完全超越了白水家本该有的十倍力量。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结果。

  老太爷一脉的子嗣,面对神谕的强势干涉,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苍冥相信,即便是眼前的这个孩子。也不可能与神谕对抗。

  “神谕吗?原来是神谕。”

  白晨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帮我传达一句话,我让神谕最好把所有的力量都调遣来,不然的话,他们倾注的努力,都将化为乌有。”

  苍冥都已经忍不住发笑了,这个小家伙不只是狂妄。简直就是无知。

  他根本就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你不配。”

  苍冥的话音刚落,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热浪袭来。

  苍冥忍不住回过头,却见到自己带来的千人队伍,正在被蒸发,他们的死亡非常的突然,没有任何的征兆,连同他们的坐骑一起,在瞬间被某种力量蒸发。

  一千人只是一瞬!全军覆没……

  苍冥的脸色变了,骇然的看着白晨:“你都做了什么?”

  “我只是告诉你,不管我配不配与神谕为敌,都不是你能够插嘴的,如果你觉得大奥国内,或者你们皇族内,有谁能够阻止的了我,那么我不介意让你们皇族一起被蒸发。”

  “我会帮你传达的!你等着吧……狂妄的小子。”苍冥调转马头,丢下了一句狠话,却像是逃跑一样的离去。

  白水家的人,都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白晨。

  他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看到苍冥带来的人,居然在瞬间被蒸发。

  也许这个小子,真的可以吧……

  可是,当他们想到苍冥的话后,想到他们所需要面对的是神谕,他们刚刚升起的希望,就被雨水浇灭了。

  “石头,对方是神谕……难道是那个消息传出去了?”白水沧弥担忧的说道。

  “这没什么,即便这个消息没传出去,我原本也打算自己把消息传出去。”

  “为什么?”白水沧弥实在是不明白,这个孩子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因为我想看看真正的神灵,如果神灵真的存在。”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也许把神谕的人杀的足够多,就可以将他们所信仰的神灵引来。”

  白水沧弥的脸色苍白无比,也不知道是因为冰冷的雨水,还是被白晨的话吓到了。

  一直以来,世上所传说的关于神赋者,对于神赋者的形容都是疯狂而且嗜血,完完全全是邪恶的化身。

  从前白水沧弥对此传闻还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觉得这个传闻不过是神谕抹黑神赋者的舆论攻势而已,可是现在她开始有点接受这个传闻。

  这个孩子还这么笑。就能够说的出这么疯狂的言词。

  白晨带着白水家的人,已经来到了大奥城的城门前,风雨中大奥城的城门紧闭,似乎是在拒绝白晨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白晨抬起头。看向高大的城墙,这座饱经风霜的城池,也曾经阻挡过许多强敌的攻伐。

  “怎么办?”白水沧弥问道。

  “我说过,任何人任何物都不能阻挡我的脚步。”白晨淡然说道:“阻挡我的脚步的一切,都要被毁掉。”

  白水沧弥知道。就凭那道城门,显然是阻挡不了白晨的脚步。

  不过她显然是误会了白晨的意思,白晨所指的并不是那个城门,而是整个城墙。

  白晨双手斜斜的一抓,隔着千米的距离,就像是在抽一块桌布。

  城墙也像是被掀起的桌布一般,扭曲、变形、崩溃、坍塌……

  一片废墟组成了一条通往城内的康庄大道,只是,白晨还未走到城内,一个人阻挡在了白晨的面前。

  作为大奥国的国柱。山海一方势必要出来。

  因为这里是大奥城,大奥国的国都,他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怀疑眼前这个孩子的实力。

  可是他同样知道白水家发生了什么事,白水家的府邸里,现在被什么人占据着。

  如果这时候他们见面的话,那么大奥城很可能将要被摧毁。

  山海一方毫不怀疑这个小家伙拥有一城之力!而且显然也不止是一城之力。

  “山海一方,你不该阻止我,除非你也想与我为敌。”

  “小神医,我希望你和神谕的战斗不会波及到无辜者。”

  “可以。我可以确保我不会波及任何无辜者,不过我不能确保对方会不会升起屠杀平民。”

  山海一方让开了一条路,有白晨这句话的保证就足够了。

  白家人再次踏入了大奥城,在这风雨中踏着崎岖的路。

  神谕。这个名字始终如噩梦一样挥之不去。

  大奥城内的大家族都听说了,刚刚被贬为奴隶的白水家族人又回来了。

  可是具体到底是什么情况,却没有人知道。

  而这时候白晨已经带着人,来到了白水家的原址,只不过如今白水家的府邸,却挂着相如的牌匾。

  任何一个白水家的族人。都对这个姓氏深恶痛绝。

  白晨推开了大门,大门内是一片宽广的广场,数不清的白袍人、紫袍人挤在广场上。

  白水天生和春秋易就站在最前方,在他们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老者。

  白晨看到白水天生的时候,还有些意外:“你没死啊?”

  “你以为我会那么容易的死掉吗?”白水天生对于自己的逃生颇为得意,在看到对方的惊讶表情还有语气的时候,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的确很容易。”白晨指头一扫,一片雨滴就如弹幕一样射出去。

  白水天生的表情在瞬间凝固,而他的身上已经布满了窟窿:“你看,就是这么容易。”

  “天生!”白水天生身边的老者看到自己的孙子突然惨死,瞬间惊怒的叫起来。

  春秋易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晨:“神赋者,你确定要与神谕为敌吗?”

  “不,选择成为敌人的不是我,而是你们。”

  “只要你成为神的信徒,放弃罪恶的力量,神可以赐予你更强大的力量。”

  “骗鬼呢。”白晨嗤笑道:“还不是你上头爬神赋者再次挑战你们以及神的权威。”

  “就凭你?”春秋易冷笑道。

  “有何不可?”(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