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零五章 落魄的白水家

第两千两百零五章 落魄的白水家

  “真可怕啊。”

  发出这样惊叹的,并不是只有白水沧弥三人。

  在战场之外的另外一边,白水天生同样发出这样的惊叹。

  春秋易同样站在白水天生的身边,目光沉着而冷静。

  火树银花的确非常的惊艳,甚至可以说的壮观。

  不过,这并没有激起春秋易的太多震惊,春秋易依然冷静的看着战场:“派出一个殉道者。”

  不同于殉难者,最强也不过是紫袍神品。

  殉道者最弱也有真实幻象的境界,不过白水天生的身边也就招到几个。

  如果凭他的身份,根本就不可能召到殉道者这种级别的手下。

  如果不是春秋易的那块令牌的话,白水天生听到春秋易的命令,不禁犹豫起来。

  “大人,那个小子的实力很强,再派出去,恐怕会……”

  “恐怕会是送死是吗?”春秋易瞥了眼白水天生。

  白水天生连忙低下头,不敢与春秋易的目光接触:“那个小子的那个技能,的确很惊世骇俗,不过那是一种群攻的技能,对单体的伤害其实并不高,如果他想凭借那个技能伤害到一个真实幻象级别的强者,那无异于异想天开。”

  春秋易的眼光确实非同一般,一眼就看出了火树银花的特性。

  “白水天生,你既然即将成为神尊者,那么你将来的成就,绝对不只是局限于地品,哪怕你天赋仅限于此,神谕依然有办法让你突破天赋的限制,可是眼光却需要你自己来完善。”春秋易带着几分教训的语气说道:“在强者的世界中,单体攻击的破坏力,必然不会太高,因为力量的高度集中,而群体攻击,单体伤害也会有限制。就如那小子刚才的技能一样。”

  “大人,难道就没有范围又大,伤害又可怕的攻击方式吗?”

  “有,当然有。不过那需要更为庞大的力量,而且从消耗的力量以及收益来说,远远不及单体攻击逐个释放的收益来的大。”

  白水天生点点头,大致上能够明白春秋易的讲解。

  “不过,这次的损失似乎有点大。”

  “殉难者要多少就有多少。根本就不值得惋惜。”春秋易淡然说道。

  白水天生心中暗自腹议,自己当初获得十个殉难者的时候,还高兴了许久,可是春秋易却把成百上千的殉难者牺牲不当回事。

  要知道刚才牺牲的殉难者的数量,可是超过了一千个,而且其中还有高级殉难者几十个。

  这么庞大的力量,甚至超过了大奥国的强者阶级的数量。

  换做是白水天生自己,是绝对无法承受这么庞大的牺牲的。

  “大人,不如多派遣几个殉道者出去?这样把握会更大一些。”

  “不用,派遣一个出去。只是试探,不管成功与否,我们都要撤离,真正的攻击,等到我调遣来更多的殉道者再说。”春秋易的语气颇为豪气。

  不过他的身份,的确有这个资格。

  殉道者对于神谕来说,同样是要多少有多少。

  缺点就是成品率太低了,一百个里未必能有一个成功的殉道者。

  不过制造殉道者的办法,却是很简单,不存在数量上限。

  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人,同样可以源源不绝的制造出殉道者。

  白水天生派遣了一个殉道者出去,那个殉道者与白晨的交手,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前后不过一刻钟,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可以说是有点虎头蛇尾,白水天生看到这个结果也有些失望。

  不过春秋易却一点都失望,他觉得已经大致上猜出了白晨的实力。

  “大人,现在就撤退吗?那小子持续战斗这么久,应该有很大的消耗吧?”

  春秋易摇了摇头道:“他的实力远不止于此。想靠目前的人手耗死他,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耐心点,成为上位者的首要条件就是耐心。”

  白水天生不甘心的点点头,跟随在春秋易的背后离去。

  白晨扫去了手上的血迹,回到了白水沧弥三人的身边。

  白水沧弥的脸色凝重,他们三个已经看到了白晨与后来出现的那个强者的战斗。

  她是第一次看到,居然有人能够在白晨的面前成果那么长的时间。

  虽然白晨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可是却也让白水沧弥感到担忧。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二爷到底获得了谁的支持,居然能够派遣出这种实力的强大战力前来阻截他们的脚步。

  “石头,我们是否需要从长计议?”白水沧弥问道。

  “不需要,为什么要从长计议?”白晨不解的看着白水沧弥。

  “对方的势力明显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他们今天能够派遣出这么多人,难保下次就不会……”

  “没必要,就算他们下次派出更多人,同样杀掉就是了,我倒是想看看,他们到底能派出多少人,多少的高手。”

  白水沧弥可没有白晨这么强大的自信,就如敌人对白晨的未知而感到的恐惧一样,白水沧弥摸不透对方的实力,也感到忧心忡忡。

  “放心吧,就算是神灵,我也能把他宰了。”

  轰隆隆

  白晨说出这番话的瞬间,天空中闪过一道惊雷,却是把白水沧弥吓得够呛。

  她还以为是白晨的话,冒犯了神灵,而遭致的警告。

  白晨同样对这道惊雷感到意外,不过在探查后发现,这只是正常的惊雷,而且马上就要下雨了。

  再者说,即便真的是人为的也不足为奇,根本不需要神灵,一些强者也可以制造一个这样的霹雳闪电。

  后半夜后,就开始了刮风下雨,白晨等人也无法继续在荒野上露营,只能找了个山洞遮挡风雨。

  第二日的天气更加的恶劣,众人看这风雨没有停歇的意思,只能冒着雨前进。

  随后的两天时间里,一直都是顶风冒雨,原本两天的路程,走了快三天,终于赶到了大奥城附近的城镇,距离大奥城也只有几个时辰的路途。

  白晨决定在城镇中歇息,明天再去大奥城。

  到了这时候,白水沧弥反而不急了。

  毕竟在外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该着急也着急过了,也不在乎这么一时半刻的。

  雨越下越大,白晨坐在客房的窗口上,看着街头稀稀疏疏的路人。

  突然,一支队伍出现在街头上,这些人老老少少,每个人的手上都戴着镣铐,连成一条线,从这些人的衣着来看,他们以前的身份应该挺尊贵的,看起来有几百人之多。

  还有几个看起来像是奴隶贩子的人,在路边驱赶他们。

  风雨中,有人摔倒在地上,不过得到的不是同情怜悯,而是无情的鞭笞。

  突然,有人冲到了街头,白晨看到了白水沧弥和白水东,以及山雷。

  白水沧弥拦住了这队伍的去路,她的脸色非常的惊怒。

  “小妹!大伯、二伯……你们怎么……”

  “沧弥,你……你怎么回来了?走!快走……”

  这些人就是白水家的人,很显然,白水家已经变天了。

  这些人看到白水沧弥的到来,没有一点的欣喜,反而充满了失望与不甘,还有担忧。

  “快走啊!”

  “原来是白水家的大小姐,桀桀……”一个驱赶着队伍的人,笑嘻嘻的走上前来。

  “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白水沧弥,你何必明知故问呢,这些人都是我的货,是你家二爷卖给我的。”

  “山雷!给我杀了他!”白水沧弥怒火中烧,风雨也无法熄灭她心头的狂怒。

  她没想到,二爷居然这么狠,哪怕他真的舍弃了自己的姓氏,可是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后辈,就算在这场内斗中,白水家的这些人失败了,最多驱逐就是了,何必这样的羞辱他们?

  “白水沧弥,你想干什么?你可知道我的背后是谁?”那人怒喝道,似乎一点都不怕白水沧弥。

  “沧弥,走啊!我们输了……你快走啊!!”白水沧弥的大伯大叫道:“他们是皇族沧家的。”

  “皇族沧家!他们既然借了这买卖,那就是撕破脸皮,既然不给我们白水家面子,我何必再给他们面子。”白水沧弥毫不退让的说道。

  “哈哈……白水家?现在还有白水家吗?”

  啪

  山雷已经用他的铁拳,砸在了这个奴隶贩子的脸上。

  “敢这么对主母说话的人,死有余辜。”山雷恨恨的叫道。

  “你!你敢动手!?”那人捂着脸,嘴里吐着带血的唾沫,惊怒交加的叫道。

  白水沧弥没有理会奴隶贩子,而是用自己的佩剑,帮她的几个长辈砍断了锁链。

  “沧弥,你这是何苦呢,我们白水家已经输了,现在又惹上皇族苍家。”大伯苦涩的说道,这些人都是白水家的长辈,却一点都没有获救的喜悦。

  白水沧弥的语气非常的冰冷:“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将所有的叛徒铲除,所有挡在我面前的人,都是敌人!就算皇族苍家也不例外。”

  白水沧弥的那几位长辈却是满脸的失落:“你知道二爷现在的势力吗?他的盟友拥有着远远凌驾于白水家的力量。”

  白水沧弥抬起头,看向坐在窗口的白晨:“二爷能够带来的,我也同样可以,而且我所带来的盟友比他更加可怕。”(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