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零四章 敌众我寡的战争

第两千两百零四章 敌众我寡的战争

  白晨的脚步很急,白水沧弥三人也只能紧跟着白晨的脚步。

  他们也害怕,如果二爷的人真的把家里收藏了数百年的那颗幻兽卵送给别人的话,那会发生什么事。

  如果放在以前,白水沧弥倒是很乐意将这个鸡肋送给别人。

  可是现在不同,因为那枚不知名的幻兽卵,已经被预定了。

  “还有多久到大奥城?”白晨坐在兽马上问道。

  “两天的路程吧。”

  原本将近八天的路程,如今只用了四天,就已经走完大部分的路程。

  白晨想了想:“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快要天黑了。”

  “石头,不继续赶路吗?还有一个时辰才天黑。”

  “不了,也不差这一个时辰。”

  白水沧弥疑惑的看了眼白晨,前几日的路程,不到天黑,白晨都不会提出休息。

  今天怎么会提早就休息?

  “山雷,你去准备一些晚餐,白水东,你去扑一些干草。”白水沧弥分配任务道。

  她当然不会多余的给白晨分配任务,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的白晨。

  今天的白晨,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白水沧弥走到白晨的身边:“石头,你有什么事吗?”

  白晨回头看了眼白水沧弥,摇了摇头。

  白晨虽然没有给予白水沧弥答案,可是白水沧弥还是从白晨的眼神里看到了。

  一定有事情发生,而且这件事很可能即将要发生。

  “是敌人吗?”

  “是战争。”白晨说道。

  “战争?哪个国家的?”

  “属于我的战争。”

  白水沧弥显然是不明白白晨的意思,不过白晨的话,显然不会是空穴来风。

  这是白水沧弥第一次看到,白晨表现出‘焦躁’。

  “石头,你在害怕什么?”

  白水沧弥看到白晨回过头,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她。

  那双眼睛里散发着的不是恐惧,而是一种莫名的东西。

  “我只是发现,与你的合作,需要动用更多的力气。”

  “你现在后悔了?”

  “不。只是这点程度,远没有让我妥协或者后悔的地步。”

  夜晚的荒原上风有些急,吹拂着火堆,发出嚯嚯的呼啸声。

  “今晚不需要你们守夜。都去休息吧。”白晨对三人说道。

  三人都感觉太阳打西边出来的,虽然现在是晚上……可是明天早晨的太阳,一定是在西边的。

  要知道前几日的白晨,从来不会做任何粗活,向来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休息的时间,比任何人都要准时,更不要说守夜了。

  可是今天白晨居然让他们不需要守夜?

  这不是太阳西边出来,那什么才算是?

  “今晚会有一点吵闹,应该会持续很久。”白晨回答道。

  “石头,是有敌人吗?”

  “是。”白晨没有否认。

  “那我们更不可能袖手旁观了。”白水沧弥觉得,自己也该出点力。

  白晨摇了摇头:“你们参与不进来,这已经不是个人的战斗,已经上升到了战争的层面。敌人很多很多,如果你们不想给我添麻烦的话,不要离开露营的范围。”

  “观战呢?”

  “尽量不要太接近,不然的话可能会有危险。”白晨回答道。

  “观战都会有危险?”

  白晨突然甩了一下手,手掌划过三人的面前,像是带着凌厉的刀锋一样。

  只是,三人都没感觉到什么伤害,疑惑的看着白晨。

  突然,他们听到背后传来沙沙的声音。

  三人同时回过头看向后方,却见后面成排的树木倒下。所有的断木都是齐高,怕是有数百棵之多。

  而他们还看到,在那成排倒下的树木之中,还有许多被斩断躯体的人。

  三人的身体僵硬。愕然的看着白晨。

  “他们已经来了。”

  那是一群白衣长袍的人,身上衣服印着一个奇怪的符号。

  成片倒下的树木,也让更多人暴露出来。

  虽然白晨已经表现出了惊世骇俗的力量,同时也在瞬间夺走了他们数十个同伴的生命,可是这些人的眼里,却没有丝毫的退却与恐惧。

  “我记得有一种幻兽。能够释放出如同刀子一样的风,石头这招像不像那种幻兽?”白水沧弥说道。

  “的确很像跨空兽,可是跨空兽只是黄品幻兽,石头那一下挥击,威力恐怕已经是神品了。”

  白晨已经迎着那些人过去,三人还在犹豫,是否要接近一些。

  最终白水沧弥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同时约束白水东和山雷,让他们不要过去给白晨添麻烦。

  厮杀开始了,双方都没有任何的交流。

  他们不需要多余的言语,血就是他们最好的交流方式。

  白晨就像是入羊群的狼,这些杂鱼并不能阻止白晨的脚步。

  远远的看着白晨在夜色下模糊的身影,三人都露出一丝担忧。

  因为白晨已经杀了很多人了,非常非常多的人,可是敌人却没有减少。

  那些人似乎一直隐藏在荒原旁边的树林里,而且还在源源不绝的往外冲。

  “那些人的实力好弱。”白水东说道。

  “不,那些人一点都不弱,他们全都是地品的高手。”白水沧弥皱着眉头说道:“那些人统一的不止是服装,还有他们的幻兽以及实力,全部都是剑狩兽。”

  剑狩兽是一种人形幻兽,不过并没有五官,只是一个椭圆形的脑袋,双臂也没有爪子,只有尖锐锋利的剑锋,下身同样没有脚,而是尖尖的物质,漂浮在自己的主人身边。

  剑狩兽是一种没有任何潜力成长性的幻兽,它们幼生期很短,只有半年左右。然后就会进入成年期,实力就会稳定在地品,可是它们的寿命很短暂,最长也不超过十年。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几乎没什么人会使用剑狩兽当幻兽。

  剑狩兽可以进行低空飞行,而它们就像是幻兽里的剑客一样,不断的侵袭着白晨,试图对白晨造成威胁与伤害。

  可惜,到目前为止。它们和它们的主人并没有带来任何的收获,反而是白晨,不断的屠杀着这些人与幻兽。

  “石头杀了多少人了?”白水沧弥问道。

  “大概有两百人了吧?这些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白水东的声音有些发颤。

  “四百三十八人。”山雷说道。

  正当三人说话的时候,有几个服饰相似,可是颜色却是紫色的紫袍人出现了。

  这些紫袍人的实力,明显要比那些白袍人强大许多。

  他们全都是从天而降的加入战局,他们的幻兽也很一致,全部都是领空飞枭,一种长着翅膀的幻兽,不过领空飞枭却是三栖幻兽。它们能飞也能游,同样也能跑。

  不过它们也有缺点,它们没有能量攻击形势,只能够进行肉搏。

  当这些紫袍人和他们的幻兽加入战局后,局势就变得更加的激烈。

  白晨始终都是以纯粹的肉搏与他们交战,白晨的心境非常的平静,这种程度的战斗,还不足以激起他的战意。

  白晨的四肢,都像是绝世凶器一样,每一次的挥拳与甩腿。都能够带来极大的伤亡。

  可是这些不速之客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仅凭这种方式的屠杀,显然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才能够结束战斗。

  而白晨看到了。有些人在接近白水沧弥三人。

  白晨猛然一吸空气,紧接着一声狮子吼发出。

  刹那间,狮子吼所产生的破坏力,就像是小型核弹所产生的冲击波一样,所蔓延过去的人,全部都在瞬间被炸成粉碎。

  而远在数百米外的三人。虽然没有与冲击波正面接触到,可是同样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轰的头晕目眩。

  白晨身形一闪,在原地消失了,下一瞬出现在白水沧弥三人的面前。

  三人抬起头看着白晨,双手还捂着耳朵,显然是对白晨先前发出的那声巨响,还心有余悸。

  “石头……”

  白晨没理会三人,现在可不容他分心。

  白晨掌心对外,刹那间……

  整个夜空都像是变了!

  无数的红色光点出现在白晨的面前,数以万计的光点,密密麻麻的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一瞬,所有人都痴呆的看着这惊世骇俗的一幕。

  他们甚至忘记了战斗,这一幕实在是太美了,美的令人窒息。

  在白晨的面前出现的红色光点,就像是汇聚成了一颗火光组成的参天大树一样。

  火树银花!不管是外观形态还是色彩,都足以称之为惊世骇俗的奇景。

  可是,在这美轮美奂的景致下,所隐藏的却是致命的杀伤力。

  当白晨的掌心向前推出去的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眼前的火树晃了晃。

  然后那棵火树上的果实从天而降,哗啦一声,千万计的火球,覆盖着洒向面前的战场。

  所有的一切,都在刹那间荡然无存,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被泯灭。

  不管是人还是幻兽,他们所面对的不只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景色,同时也是这世界上最致命的技能。

  同时他们所面对的敌人,也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

  火树银花的威力其实不大,可是架不住量多,那些紫袍人的实力,倒是对几个火树银花的火球不在乎,可是如果再多十倍的火球呢?

  如果是一百倍的火球呢?

  就算是他们也要被轰成碎片,而火树银花绝对能够将战场来来回回的扫荡十次一百次。

  毕竟这战场的敌人远没有真正的战场那么庞大,可是火树银花所产生的火球数量,却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