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零二章 春秋易

第两千两百零二章 春秋易

  那段历史是真实存在的,万年前的那场战争。

  作为失败者的人类已经忘记了,可是作为胜利者的神灵却记忆犹新。

  在神灵漫长的生命周期里,一万年并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每个神灵都有许多个一万年,可是在他们经历过的那些一万年里,绝对没有这个一万年那么的混乱与恐惧。

  曾经站在天的最高处,俯瞰着的人类,有朝一日居然会向他们发起挑战。

  虽然,最终他们胜利了,可是却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从那以后,神灵就开始休养生息,同时开始剿灭那些试图颠覆神权的人类,那些可憎的弑神者。

  不过神灵必须保持自己高高在上,不为侵犯的威严,所以弑神者是明显的冒犯之意。

  于是,那些挑战者又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神赋者。

  神谕也由此所成立,一万年前虽然也有信仰,也有宗教,不过那时候并没有一个完整的组织,那时候人类信仰神灵,更多的是自主的祈祷与仪式。

  可是自从那场战争之后,神灵便组建了神谕。

  一个专门用来避免再次发生的战争,同时也是针对神赋者的宗教。

  只要发现了神赋者,那就立刻抹杀,避免神赋者成长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这世上的人类很多,天才也很多,可是其他类型的天才,绝对没有神赋者那样具有威胁。

  而神赋者不止是威胁到神灵,甚至威胁到这个世界的其他人,其他种族。

  比如说当年的那场战争,神赋者并不是为了推翻高高在上的神灵,而是试图取代神灵的地位。成为新的神灵。

  春秋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着白水天生的背影,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一个孩子!一个神赋者。也许我应该去试探一下他。”

  春秋易是一个神谕使者,他这样的神谕使者在神谕之内。一共六个人,地位仅次于神子。

  他也是少数几个,知道神谕的真正作用的人。

  神赋者并不是一定要抹杀,只要神赋者愿意接纳神谕,成为神的使者,不但可以被赦免罪孽,还能够获得神的恩赐。

  春秋易的身体化作一道流光,在黑暗中掠过一道曲折的弧线。飘忽的出现在一个小镇上。

  很快,春秋易的容貌就开始改变,装束也发生了改变。

  短短的十几息的时间,春秋易已经伪装成了一个乞丐,身上肮脏破烂,身上全都是污垢,披头散发着,曲卷在地上,脸上毫无血色无神,就像是已经忍受了多日的饥饿。

  夜幕下的镇子。街头毫无人影,只有远处过来的一行队伍。

  正如白水天生给予的情报,三男一女。而其中那个小男孩,就是他的目标。

  “都这么迟了,早知道应该在野外找个地方露营,而不是赶着来这个镇子。”白水东说道。

  “也不知道镇子上的客栈还有没有开门。”

  四人在经过春秋易身边的时候,白水沧弥看到了那个乞丐,眉宇间流露出短暂的犹豫,然后丢给春秋易所化身的乞丐一枚金沧币。

  “主母,您的先知鹌又给您提示了吗?”白水东开着玩笑。

  对于当初白水沧弥在遇到白晨的那个小镇中,丢给白晨一枚金沧币。白水东记忆犹新。

  他也觉得,那可能是白水沧弥这辈子做过的最明智的选择了。

  如果没有那枚钱币。也许他们不会有后来的际遇。

  谁又能想的到,这个孩子会成是一个绝世高手呢?

  白水沧弥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只是突然想给他一枚金沧币。”

  白水沧弥不是烂好人,她也知道自己能帮的了一两个,可是绝对不可能帮得了所有人。

  而她做这种善事,也只是随心所欲,有时候帮有时候不帮,没有特别主观的原因。

  白晨是她唯一一次具有目的性的施舍,而后她也不止一次的施舍钱财给乞丐。

  白晨看了眼这个乞丐,这个乞丐原本是窝在角落睡觉的,不过还是被金沧币落到面前时候的声音惊醒了。

  乞丐带着激动的心情,抢夺一般的抓紧金沧币,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白水沧弥露出感激之色。

  白晨突然笑了起来:“你又做了一个很不错的投资。”

  “什么?”白水沧弥疑惑的看着白晨。

  “没什么。”

  “这个乞丐有问题吗?”

  “他刚才在睡觉,然后被声音吵醒,可是他在得到金沧币后,却能够第一时间知道是谁丢给他的钱,你觉得这是直觉还是巧合?又或者是早有图谋?”

  白水沧弥皱起眉头,白晨刚才的这番话,完全没有避开这个乞丐。

  不过被白晨这么一说,她也不由得审视起乞丐,可惜,她并未发现这个奇怪有什么特别之处,与大部分奇怪一样,虽然感激却唯唯诺诺。

  “你确定他有问题?”

  “我确定他有问题。”

  众人停下脚步,白水沧弥露出一丝警惕,又问道:“冲着我们来的?”

  “八成的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白晨看了眼乞丐:“不要这么的紧张兮兮,还有两成是我猜错了,如果我猜错了,你们这样的态度,估计能把他吓出病来。”

  “他的实力如何?”白水沧弥问道。

  “看不出来,就跟普通人一样。”

  众人松了口气,既然白晨看不出对方的实力,那么可能对方真的是普通人。

  这种人就算真如白晨所说的是针对他们来的,最多也就是打探消息,而不是专门负责刺杀的。

  而他们现在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打探消息,毕竟有白晨这么一个保障,无所谓对方是什么人。

  “不过依我看,这个乞丐应该是个高手,有可能是我所见过的,最强的高手。”

  白水沧弥更加的困惑:“为什么你看不出他的实力,却又说他是你遇到过的最强的高手?”

  “难道就因为你看不出来,所以你觉得他强?”

  “不,仅仅是因为直觉。”

  春秋易开始后悔自己的这个角色定位了,也许换一个角色,也不至于现在这么尴尬的处境。

  是直接揭露自己的身份?还是继续装作人畜无害的乞丐?

  “算了,我们走吧。”

  白晨突然甩头就走,三人都有些愕然,看了看春秋易,又连忙跟上白晨的脚步。

  “就这么放过他吗?”

  “不然呢?试探他?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动手。”

  “这怎么可以,如果你的猜测是错误的呢?”

  “如果给这个乞丐一枚铜沧币要他十根头发,你觉得他会愿意吗?”白晨问道。

  “肯定会愿意。”山雷毫不犹豫的说道,不要说这个路边的奇怪,就连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那如果给他一枚金沧币,条件是在他的手上划一刀呢?”

  “应该不会愿意吧?”

  “如果是十枚呢?”

  “如果是十枚金沧币的话,我也愿意啊。”山雷再次说道。

  “是啊,所以完全可以拿这个测试这个乞丐。”白晨回头看了眼春秋易。

  十枚金沧币,这就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更不要说是对一个乞丐而言。

  也就是说,如果这个人真的是白晨口中的高手,那么他绝对不会容忍别人用十枚金沧币,换这一刀。

  如果他真的是乞丐,那么就一定会接受,甚至他还会祈求多来几刀。

  白水沧弥看了眼白水东,白水东接到白水沧弥的目光,已经打算回头去试探了。

  “别去了,我猜的没错,他的确是个高手,我们走吧。”

  “什么?都没试探过,你现在怎么会这么肯定?”

  “这还不简单,他的肌肉绷紧了,明显是打算动手了。”

  白晨看了看春秋易:“作为一个高手,却畏首畏尾的,真够丢人的,而且最丢人的还是被当场揭穿,你现在的颜面要放在哪里?”

  春秋易低着头,没有去接触白晨的目光,白晨继续说道:“你现在的心里一定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动手?还是继续伪装下去?动手的话,就违背了初衷,毕竟你最初只是为了试探我们,而不动手,就要忍受着羞辱。”

  其他三人都不禁怜悯起这个乞丐了,他们已经相信了白晨的话,这个人是一个高手。

  偏偏遇到了白晨,如今还有接受着白晨这么肆无忌惮的羞辱。

  终于,春秋易猛的站起来,恼怒的看着白晨,双手竖捏着那枚金沧币,然后双指一点一点的合拢,渐渐的,这枚金沧币已经被捏成了一条线,没有因此变形。

  白水沧弥、白水东和山雷全都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高手!

  而且是深不可测的高手,这个其貌不扬的乞丐,居然只凭借手头的力道,将这金沧币就这么压缩成一条线,这种力道已经非人的存在了。

  这已经不是力道可以形容的,本身的线性面积不变,而改变了物体本身的体积,这种能力可比地球上的冲压力更加的强大,毕竟改变的是物体的密度。

  “石头,现在怎么办?是战是退?”白水沧弥紧张的凑到白晨的身边,低声问道。

  “都不需要,直接走就是了,他是为了挽回面子,所以故意在我们面前露一手,这一手的确是挺漂亮的,可惜他自己也费去了七八分力量,现在和他动手,那是在欺负他。”(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