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零一章 神赋者

第两千两百零一章 神赋者

  “能回答我的问题吗?什么是神赋者。”

  白水沧弥有些躲避白晨的目光,脸色露出勉强的笑容。

  “主母,我也想知道什么是神赋者,是很特别的人吗?”山雷好奇的问道。

  白水沧弥看向白晨:“其实神赋者的意思就是,天赋很好的人,接近于神灵的天赋。”

  “嗯,没错,或者说是神一般的天赋,这就是神赋者。”白水东说道。

  “是吗?”白晨看了看白水沧弥,又看了看白水东。

  白晨的目光实在是太有侵略性了,白水沧弥和白水东的眼睛都不敢接触到白晨的目光,全都低着头躲避着。

  白晨皱起眉头:“神赋者应该不是什么太隐秘的事情吧,我觉得我可以打听的到。”

  “别,石头,你不要随意打听,很容易被人盯上的。”白水沧弥大惊的阻止道。

  “那你们就告诉我,什么是神赋者。”白晨不满的说道。

  “我们没骗你。”

  “可是却隐瞒了最重要的内容。”白晨反驳道。

  “好吧,我告诉你。”白水沧弥深吸一口气:“反正你也不是真正的神赋者,应该不会被他们盯上……”

  “所谓的神赋者,其实就是能够学习幻兽的能力,要知道幻兽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也可以说是幻兽之神赋予的,可是人却可以学习这种能力,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白水沧弥说道。

  “可怕?为什么?只是学习幻兽的能力,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可怕的。”

  “难道这还不够吗?这是在挑战神的领域,如果有一个人学习到了足够多的幻兽的能力,甚至可以去挑战神灵。”白水沧弥激动的说道。

  “事实上。在很久远的传说中,就曾经出现过神赋者挑战神灵的传说,所以神赋者也被称之为弑神者。”

  “这世上有没有神灵都是两回事。更何况这种不知道真假的传说,哪怕是有。难道就因为有一个人很可能变得强大,而去将之抹杀?如果是敌对势力的确有这个可能。”

  “普通的势力和人,当然不会去管这种事,可是你要知道,这世上可是有许多的信仰,那些信徒可不希望,一个神赋者去挑战他们的神,甚至是杀死他们的神。”

  “那就是说。如果我是神赋者的事情传出去的话,那么就会引来信徒的追杀?”

  “还好你不是,如果你解释清楚的话,那么不会有太大的麻烦,神谕的那些人,不会贸然与你这样的强者为敌。”

  “如果说学习幻兽的能力,其实不难。”白晨淡然说道,白晨目前遇到的大部分幻兽,白晨都可以施展出同样的招式。

  而且是以更加强大的方式展现出来,只是白晨的这句话。却是让白水沧弥和白水东心头一颤。

  惊骇的看着白晨,因为他们突然记起来一件事。

  白晨的幻兽,只是一只幼生的疾空飞鼠。以正常人的能力角度来说,幻兽与主人是存在共同联系的,只有幻兽越强,主人才能够越强大。

  可是疾空飞鼠的实力,明显连品级都没有,更与强大扯不上关系。

  这种层次品级的幻兽,是不可能提供给白晨多少力量的。

  那么白晨的力量来自何处?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他是学习了幻兽的能力!所以他才会变得这么强大,强大的匪夷所思。

  想明白了这件事后,白水沧弥和白水东的脸色都变得非常的恐惧。

  白水沧弥甚至开始后悔了。与白晨扯上关系。

  而此刻在阴影世界中,白水天生已经快要窒息的时候。阴影兽突然将他拖走,逃离了白晨的范围。然后在一个隐蔽的地点回到现实世界。

  白水天生几乎以为自己真的要死在阴影世界,要知道阴影世界除了那种黑色物质之外,没有任何的东西,更没有空气。

  要不是他的幻兽是阴影兽的话,恐怕他就真的要死在阴影世界。

  白水天生放出了一个信号,一个不属于白水家的信号。

  然后他开始在原地等待,等了大概三个时辰,一个诡异的声音出现在白水天生的耳畔。

  “是你放出的信号?”

  “是我,你是谁?你人在哪里?”白水天生不安的寻找着声音的主人。

  “停下你的脚步,先告诉我,你的身份。”

  “我是神谕的新成员,等级神使徒,我是白水天生。”

  “你为什么放出信号?”

  “我发现了神赋者!”

  寂静,那个藏于黑暗中的人沉默了许久,这才缓缓的开口:“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我非常的确定,是一个小孩,六七岁,他是神赋者!不会有错的。”

  “你应该知道,如果在这种事情上你谎报的话,那么你乃至你的亲人,都将受到株连。”

  “我很清楚,我明白的,我没有说谎,那个小孩是真正的神赋者,他很强大,强大的有些不可思议,如果他不是神赋者,是不可能在那种年龄,就有那份实力,而且他还学会了我的幻兽阴影兽的能力,可以穿梭于阴影世界和现实世界,而且他将我和我的手下,全部拖入了阴影世界,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幻兽是阴影兽,恐怕我也将会死在阴影世界之中。”

  “很好,如果你的情报没有问题,在确认神赋者的身份后,你将能够提升三.级。”

  白水天生大喜过望,如果自己在神谕的地位能够提升三.级,那么这个身份甚至超过了白水家现在的地位。

  知道神谕的人并不多,可是知道的人,却都知道神谕有多可怕。

  白水天生能够加入神谕,还多亏了当年那个打败他的神品强者,正是因为他的介绍,自己才能够成功神谕的新成员。

  而加入神谕,同样有着非常苛刻的条件,那就是在十八岁之前,成为地品强者。

  成为地品强者,在家族内能够成为重要的人员,投效君王也能够获得高官厚禄乃至贵族身份,即便是狩猎会或者佣兵会这样的势力,同样也会有着许多的优待条件。

  可是放在神谕,却只是初级的神使徒这个身份。

  这在外人看来,或许是近乎于羞辱一般的待遇。

  可是,对于任何一个获得这个身份的新成员来说,却是无上荣耀。

  因为能够成为神谕的新成员,那就意味着对神谕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已经知道了神谕到底有多强大。

  可以这么说,十方诸国能够这么多年的不受北方异族的侵扰,神谕的存在功不可没。

  如果没有神谕的话,不用三天,北方异族的强者就要越过边境,不出三个月,就有异族入侵,不出三年,十方诸国是否还存在,都是个问题。

  这是对外的威慑力,对内的影响力则是更大,而这种影响力,完全是体现在军政上的。

  还有神谕麾下的无数信徒,这些信徒可不是神谕的成员,可是正是因为这些信徒的数量,让神谕的任何一个指令,都被奉为神的旨意。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神谕只是一个宗教组织,可是知道内情的人,却知道神谕的任何命令,都是不容置疑的。

  白水天生就是这样,他为自己的身份感到荣耀。

  他也为自己即将获得的身份感到激动与兴奋,神使徒,神使者,神行者,神尊者,神恩使者,神谕使者,神子!

  这一个个的名讳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耀,而自己即将获得连升三级,获得神尊者的地位。

  那可是能够与君主直接对话的地位,就算是白水家的家主老太爷,恐怕也不可能直接与君主对话。

  白水天生已经开始为自己将来所获得的地位而幻想起来,在他走神之际,突然想起来周围还有一个身份地位不明的人,在暗中窥觑着自己。

  如果自己这时候表现的失态,很可能直接被他抹杀。

  毕竟在自己没有获得认可与晋升之前,高级对低级是有裁决与处决的权力的。

  “敢问您是哪位大人。”

  “春秋易,至于我的身份,等你获得神尊者后,勉强有资格知道。”

  白水天生心中更加欢喜,对方的身份既然这么高,那就不用担心偷走功劳。

  而且如果能够与这个春秋易拉上关系,那么自己的未来,更能够平步青云,一飞冲天。

  “易大人,请问小人还有什么能够效劳的?”

  “把那个神赋者的资料交给我,其他没你的事,关于你的功劳,我自会处理。”

  “易大人,小人对那个神赋者的情报也多有欠缺,只是第一次见他,而这个小子却是心狠手辣,还望大人千万谨慎。”

  春秋易倒是多看了眼白水天生,他以为白水天生这种少年得志的人,会带着一股子的傲气,却没想到他还懂得提醒自己。

  “我知道了,神赋者自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神赋者,既然他身负罪孽,那么净化这罪孽的根源,便是神谕的使者们最为重要的任务,这些肮脏的神赋者,只有用他们的血,才能洗刷万年之前被玷污过的荣光。”(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