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九十九章 反击

第两千一百九十九章 反击

  公输悼玩命的狂奔着,他终于理解了当时画师尧的感受。

  三天跑到大奥城,如果有一匹强健的兽马的话,没日没夜的逃,倒是有这个希望。

  可是人怎么可能做的到?可是即便是做不到公输悼也要拼。

  死亡固然令人恐惧,可是更让人恐惧的是等待死亡。

  公输悼只能自己给自己打气,可以的,自己一定可以的。

  他根本就不明白,白晨从未打算让他活。

  只不过是折磨他的身心,没有什么比这更有趣的了。

  远远的,一个队伍过来,公输悼看到了那个队伍的大旗,白水。

  一匹快马疾驰而来,公输悼认出了那匹兽马上的人,白水天生。

  二爷的子嗣,大奥城公认的天才。

  年纪轻轻已经拥有与自己相当的实力,而他最可怕的还是他的幻兽,阴影兽。

  “公输悼,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这里?”公输悼却还在跑,他已经精疲力尽了可是他不能停下来。

  白水天生调转马头又追上了公输悼的脚步,挡在他的面前。

  “公输悼,我在与你说话,难道你听不到吗?”

  “天生少爷……不要过去……不要再过去了……白水沧弥的身边有一个怪物……”

  “怪物?你给我说清楚。”

  白水天生不依不饶的纠缠着公输悼:“你的人呢?不要告诉我,你带着那么多人出去,全弄丢了……”

  “死了,都死了,那个怪物太可怕了……”

  公输悼一想起那个孩童,寒易便从脚底板升起。脚步又加快了。

  只要一放慢速度,他就感觉到死亡在逼近。

  身后就像是有死亡的阴影在向着他吞噬过来,白水天生眯起眼睛。

  “跟我回头。我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怪物。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不要……不要,我不回去……我不回去,那个怪物是不可战胜的。”

  白水天生冷哼一声:“这可由不得你。”

  公输悼拔腿就跑,可是他的脚步突然一沉,身体像是陷入了泥沼之中一样。

  公输悼低头一看,自己却是陷入了阴影之中,半个身体都陷入其中。

  “白水天生,放开我。快放开我……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这可由不得你。”白水天生落在地上的阴影中,伸出一个脑袋,那就是阴影兽,隐藏于阴影之中。

  白水天生从不畏惧任何人,他最好的一次战绩就是与一个神品强者交手,虽然战败了,可是同样是给神品强者留下了伤口,所以他有骄傲的资本。

  他觉得阴影兽是最强大的幻兽,没有之一!

  当然了,他也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现在的实力,真的可以天下无敌。

  他只是觉得白水沧弥不可能招揽到什么真正的强者,如果她真能招揽到凌驾于白水家之上的强者。根本就不需要畏首畏尾。

  白水天生知道自己的爷爷的身份,他也支持爷爷的计划,光复曾经的家族,曾经的姓氏。

  因为只要他还顶着白水的姓氏,那么他就要被白水家的嫡系压制,不管自己的天赋有多出众,他都难以出手。

  只有换上了曾经的姓氏‘相如’,他才能够成为嫡脉。

  而且如果是以他的理念的话,他觉得应该直接将白水家的老太爷杀了。留着他只会夜长梦多。

  不过自己的爷爷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不想背负骂名。虽然这么做很像是掩耳盗铃。

  实际上二爷对老太爷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是做了几十年的兄弟。

  而且老太爷和太老太爷对二爷不薄。所以二爷其实一直都很犹豫。

  真正鼓动二爷行事的,其实是二爷的子嗣。

  白水天生就是其中一个,正如许多大家族的子嗣一样。

  白水天生一直都觉得,自己应该是站在的那个男人。

  当然了,就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他的确是有这个资格。

  公输悼被阴影‘吐’了出来,身上蒙上了一层黑色的物质。

  这是阴影兽的特殊能力,只要被阴影吞噬的人,都会被它控制,至少是无法违背白水天生的命令。

  “老老实实的带路。”白水天生自信的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不管你遇到的是什么怪物,我都会让他变成我的傀儡。”

  ……

  白水沧弥一行四人,向着大奥城前进。

  白晨从白水沧弥的口中知道了,大奥城白水家的初步情况。

  拥有白水嫡系或者赐姓的,如白水东和白水山雷这样的,大概有两百人左右。

  而二爷的嫡脉大概有六十人,已经占据了白水家三分之一的实力。

  不过最关键的是二爷本身是个天品强者,原本还有太老爷制衡,可是太老爷中了暴虐之牙的毒后,一直处于发狂之中,所以白水家中就失去了制约二爷的人。

  “石头,你有什么计划么?”白水沧弥问道。

  “直接回到白水家中,所有的反对者反叛者杀掉就是了。”

  “是不是太粗糙了?”白水沧弥皱了皱眉头。

  毕竟她以前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习惯了勾心斗角,彼此的交锋也多是在背地里动手,而不是真到真刀的干仗。

  所以一时之间,对白晨的计划,并不是那么的认同。

  “粗糙?你现在还有心思管是不是粗糙?如果按照你的想法,和对方耍心机,对方也不会和你玩阴谋,因为他们觉得现在已经胜券在握了,绝对的力量是不需要任何的阴谋诡计的,可是一旦他们意识到,你掌握着比他们更强大的力量,那么他们势必要与你玉石俱焚,当然了。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拖着你家的老太爷一起死,或者拿他当人质,逼你就范。”

  白晨淡然说道:“而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快刀斩乱麻。杀他个血流成河,反而是最简单的平息家族内乱的办法。”

  “那……那就听你的吧。”白水沧弥还是有些犹豫。她毕竟是觉得,大家都是一家人,并不一定要拼的你死我活的地步。

  而且白晨毕竟是一个外人,让他来动手,给人的感觉反而是她勾结外人。

  白晨似是看透了白水沧弥的想法:“你把他们当亲人,他们却把你当仇人,仁慈并不是施舍给敌人的,用平和的手段化解你们白水家的危机的确可以。不过你没那个能力。”

  白水沧弥低下头,没有继续说话。

  “其实大部分人只是屈从于二爷的压力,他们未必就有背叛白水家的打算,而且还有人不知道二爷的真实身份,毕竟这件事也只有少数人知道。”

  “对那些墙头草如何处置,是你的事情,我不想插手,你只要告诉我,谁该杀谁该死。”

  白晨本就没打算大开杀戒,毕竟大部分人都只是随大流。他们本身是没有忠诚的,他们所忠诚的只有自己,谁强势他们就倾向谁。

  走了一下午的时候。正当众人准备休息之时。

  前方过来了一个队伍,白水家的队伍。

  为首的人白水沧弥认得,白水天生。

  一个狂妄自大的家伙!

  可是又不得不承认,白水天生的确是一个天才。

  当年有一个神品强者去白水家做客,出于礼貌与后辈切磋。

  结果遇到白水天生,虽然赢了切磋,可是却丢了一个不小的脸面。

  虽然白水天生输了切磋比试,可是白水家内却是欣喜若狂,觉得白水天生是个可造之才。

  白水天生带着他的队伍。赶到了白水沧弥的面前。

  “沧弥姐姐,我是二爷派来。特意来迎接姐姐的。”白水天生的脸上流露出虚伪的笑容。

  嘴上说着是来迎接的,可是从他带来的这些人来看。他们的来意不善。

  白晨看到了公输悼的身影,他骑乘着一匹马,身上被黑色的物质覆盖着。

  “我有手有脚,不需要你来迎接。”白水沧弥底气十足的说道,白晨就在她的身边,她也一点不虚白水天生。

  “沧弥姐姐,您这样的态度,恐怕我很难向二爷交代。”

  “二爷始终是二爷,他还没资格对白水家指手画脚,更何况是你。”白水沧弥淡然说道。

  “看来沧弥姐姐是准备一意孤行了,那我只能得罪了。”

  白水天生冷笑一声:“给我将沧弥姐姐请过来,小心点!别下太重的手。”

  “大胆,白水天生,你打算造反不成?”白水东立刻喝斥道,与山雷两人站了出来,挡在白水沧弥的面前。

  “白水东,这是我的家事,不要以为得到了赐姓,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奴才始终是奴才,这还轮不到你插嘴。”

  白水天生的目光落到山雷的身上,他看到了山雷的金属手,心中想着,这个人应该就是公输悼口中说的怪物吧。

  “天生,你这是打算公然叛变吧?”白水沧弥的语气冷了下来。

  “呵呵……白水沧弥,都到这份上了,你还在那自以为是,比起我这个外姓,你这个早已嫁给外人的女人,也已经不是白水家的人了,你我彼此彼此,谁都没资格说谁。”

  白水沧弥虽然已经嫁人了,正常来说的确不是白水家的人,可是她与画师尧的婚事并不是外嫁,而是入迎画师尧入赘。

  “那就是说,你已经承认了你要舍弃白水家的姓氏了是吧?”

  “难道你现在还觉得白水家的姓氏,有多值钱吗,只要你死之后,白水家再无一丝希望。”

  白水沧弥的目光渐冷,转头看向白晨。

  白晨代替白水沧弥走到前面:“是他一个,还是所有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