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九十八章 身心的毁灭

第两千一百九十八章 身心的毁灭

  公输悼开始后悔自己所下达的命令,这个命令就像是让他的手下去死一样。

  当那些死士散开的瞬间,死亡之花也在瞬间绽放了。

  几个最先移动的死士,身体突然扭曲成麻花,然后又有几个身体被切片。

  几个人的嘴里开始往外喷血,大量的血。

  还有几个人的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像是有什么重物在锤击敲碎他们的骨骼。

  又或者突然自然起来,又或者是窒息而死。

  还有的人则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样,身体不断的被某个奇点吞噬。

  这里就像是在演示死亡的百科全书,无数种残忍的死亡方式,在这里上演着。

  而那些死士的尸体渐渐的化为沙砾,随风飘扬散去,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痕迹。

  这种可怕的景象,只持续了几十息的时间,所有的死士已经全都死绝了。

  只剩下公输悼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整个村庄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在公输悼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他第一次来到这个村庄时候的景象。

  朴实的村民在田野间劳作,孩童在溪边玩耍嬉闹,几只村狗在追逐,一个老人上前来问他是否要休息。

  可是转瞬间,所有的景象全部湮灭,只有一具具的尸体在向着他靠近。

  公输悼知道这些都只是幻象,可是他忍不住恐惧起来,又后悔起来。

  自己为什么要杀光那些村民,他们只是不相关的人而已,他们根本就与外界没什么接触,更不可能泄漏消息。

  公输悼后悔的是自己的决定而招致的灾难,而不是因为杀人而犯下的罪孽。

  那个怪物太多管闲事了,那些人与他有什么关系。

  转眼之间,将三百多个死士残忍屠杀,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人该做的事情,能做的到的事情。

  他根本就不应该去怜悯一群普通人!

  远远的过来两个人。公输悼认出了其中一个人是白水沧弥。

  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孩童,一个看起来年纪很小的男孩。

  白水沧弥的眉头紧锁,她知道白晨的实力很强,不过这样的接近这样。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毕竟白水东和山雷还是对方的手中。

  可是,让她感到疑惑的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不,有一个人……

  白水沧弥看到了公输悼。可是除了公输悼之外,这里没其他人。

  难道公输悼知道自己要来?

  “石头,这里发生了什么?”

  “一场噩梦,一场属于这里村民的噩梦,还有凶手的噩梦。”

  白晨淡然说道,白水沧弥不明白白晨的意思。

  白水沧弥知道公输悼,公输悼曾经是一个很强的杀手,不过后来被招来到白水家,一直受到重用,而且还由他培养不少死士。这些死士也一直都是由公输悼统领。

  昨晚画师尧带的那些杀手,就是公输悼的手下。

  可是为什么这里一个死士都没有?

  也不见画师尧,难道画师尧把人都带走,又去执行什么任务了吗?

  白水沧弥心中虽然惊疑,不过也稍稍的松了口气。

  只要这个小孩在身边,面对区区一个公输悼,还是不成问题的。

  白水沧弥还不知道,此刻的公输悼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战斗力。

  他早就已经被吓破胆了,双腿发软的站在原地。

  他甚至不敢动一个脚步,他怕自己只要动一下。也会如那些死士一样惨死。

  白水沧弥和白晨到公输悼的面前之时,公输悼还是没任何的反应,只是用怨恨的目光看着白水沧弥。

  白晨直接从公输悼的身边过去,推开后面的门:“白水东和山雷就在里面。”

  白水沧弥从打开的房门看到了白水东和山雷。她疑惑的看着白晨:“石头,你怎么知道他们在里面?公输悼怎么了?”

  “他,他做了一场噩梦。”白晨微笑的说道。

  公输悼一个冷颤,惊疑的看向白晨。

  “是你?是你?你就是那个怪物?”公输悼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孩子,这个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的孩子。

  “怎么?是不是看到我真实的年龄感到很意外?”

  “石头,你对他做了什么?不对……你一直都没离开我的身边。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这就是强者与弱者之间的区别,而我的强大,是你所无法理解的,我想这位公输悼先生,应该最为深刻的感受过了吧。”

  “真的是你?”

  公输悼再次召唤出白毛兽,他仿佛看到了希望。

  当未知的敌人出现在眼前后,他反而不再那么害怕了。

  这小子只是背后搞鬼厉害,未必实战就有多强!

  至少公输悼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白毛兽却像是感受到了白晨的气息,立刻就炸毛一样,惊悚的退后几步。

  公输悼也感受到了白毛兽所传递过来的惊恐,心神在瞬间混乱。

  “你很有勇气,面对我的时候,还敢动手。”

  “小子,少虚张声势!”公输悼似乎觉得自己的声音只要大一点,就能鼓起勇气。

  可是白晨的笑容却像是九幽里的魔王一般可怕,实在是无法明白,一个小孩子的笑容,为什么会如此的恐怖。

  “你见证过许许多多的杀戮,你觉得哪种死亡,最恐怖?”

  公输悼的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画面,他发现所有的死亡都让人感到恐惧。

  “这样吧,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之内,你能到大奥城,我就饶你一命。”

  “三天!?”公输悼的脸色变了变:“根本不可能……”

  “我当然知道不可能,不过那又怎么样?对了……我不允许你用任何的代步方式,只能用你的双腿跑,如果你骑兽马的话,我就让兽马把你吃掉,如果你坐马车的话,我就让马车把你碾死,如果你让人背着你,我就在你的身上压一块石头。”

  “你想耍我?我不会配合你的……”

  “好吧……那我现在就杀了你。”

  白晨的指头指向天空,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阴影。

  公输悼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大山正覆盖在他的头顶上,并且在缓慢的落下着。

  那巨大的山体,散发着无穷的压迫感。

  就算是白水沧弥都感觉到了恐惧,自己到底在向什么请求帮助?

  “等等……等等……我接受……我接受你的提议……”

  “那还不跑!如果一刻钟内,你无法逃出这座山的范围,那么你就永远的留在这座山下吧。”

  公输悼拔腿就跑,白晨看着公输悼的背影,嘴角勾勒出一丝弧线。

  “把人放出来,我们该离开了。”

  “石头,你确定公输悼不会逃走?”

  “他逃不走,也不敢逃走,因为他是个胆小鬼,他不敢去冒险。”

  是啊,他不敢冒险。

  可是就算换做自己,恐怕也会和公输悼一样。

  公输悼有一句话说的没错,这小子是个怪物,不折不扣的怪物。

  白水沧弥进入屋内的时候,看到山雷和白水东,连忙上去打开锁链。

  “主母,您怎么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跟我来吧。”白水沧弥脸色凝重的说道。

  两人出了屋子,看到了屋外的白晨,白水东惊讶的叫道:“石头,你也来了?”

  “石头,你们认识石头?”山雷更加的惊讶。

  白水东诧异的看着山雷:“我们当然认识,反而是你,你为什么认识石头?”

  “石头就是给我安装金属手臂的人啊,难道你们不知道?”

  对于山雷的回答,白水东和白水沧弥的反应截然相反。

  白水沧弥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只有白水东还被蒙在鼓里。

  “石头,你真的是寸头山小神医?”

  “是我。”

  “可是……这……这……我听山雷说,你身边还有一个女的。”

  “我放她出去玩了,就在遇到你们之前。”

  白水东的脸色古怪,半天也反应不过来,这是天意吗?

  “主母,我刚才看到那些死士突然自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公输悼呢?还有其他的死士呢?”

  白水沧弥看向白晨:“你们问石头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里发生的事情。”

  “石头?这件事与石头有什么关系?”

  “石头,那些事情是你干的?那些人是你杀的?”

  “是我杀的。”白晨点点头。

  “石头,你都杀了什么人?你不是一直与我在一起吗?”

  “所有人,除了那个公输悼之外的所有人,全都死了。”

  “那他们的尸体呢?”

  “化为尘土了,这里这么好的环境,留着那些尸体,实在是有碍观瞻。”

  白晨走在最前头:“好了,我们该出发了,我可是对你们白水家的那枚幻兽卵很期待,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石头,我听说你与四皇有过一战,你们为什么会发生冲突?”

  “哦……因为有人找死……”

  白晨随口将他与狩猎会的恩怨简单的说了一遍,三人却听的瞠目结舌。

  不过再一想到这个小子恶劣的性格,也就了然了。

  当初在荒野的古堡中,他就对自己的领地有着非常强烈的占有欲。

  只要没有得到他认可的人踏足古堡以及周边的领地,必然会遭到他的驱逐,甚至是消灭。(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