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九十七章 死亡狂潮

第两千一百九十七章 死亡狂潮

  公输悼不明白,所有人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第一个人死掉的时候,已经发出的警告。

  虽然所有人都感觉到诡异,可是每个人都觉得,只要悉心防备,还是可以避开死亡的。

  然后是第二个人的死亡!

  公输悼身边的亲信,毫无征兆的暴毙。

  然后是闹心的一个晚上开始了,公输悼和所有的手下在第二天的时候,发现有十几个人暴毙了。

  可怕的传言甚嚣尘上,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个传言。

  他们都是白水家训练出来的死士,他们都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可是他们理想状态是死在敌人的手中,却不是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

  公输悼做了很多的防备,可是依然无法阻止死亡。

  虽然这种情况非常的诡异,可是公输悼相信,这是有人在暗中搞鬼。

  公输悼知道,这个人一定就是白水沧弥的底牌。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阻止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家伙既然没有正面交锋,那对方的实力应该不足以将自己的人全部消灭,只能偷偷摸摸的杀人。”公输悼心中猜测着。

  对了,白水沧弥在家里的时候,一直都是宽厚待人,所以家里的下人都很尊敬她。

  如果自己以山雷和白水东的性命相要挟,白水沧弥应该会妥协吧。

  公输悼对自己的计划还是挺有信心的,立刻让手下去把山雷和白水东带过来。

  两人都不知道昨晚的事情,被带到公输悼面前的时候,心中猜测着是不是又想从他们的身上打听什么消息。

  山雷和白水东是被关在一起的,所以昨晚白水东教了山雷许多事情。

  山雷也知道自己因为冲动,泄漏了许多消息。

  所以白水东告诫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少开口,或者干脆就不开口。

  只要不开口,那么公输悼就什么消息都得不到。

  山雷也很有信心。信誓旦旦的看着公输悼,他觉得今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表现。让白水东看看,自己也懂得应付公输悼。

  不过,白水东发现今天的气氛与昨天不同。

  这个不大的房间里,居然塞了这么多人。

  白水东不由得有些鄙视公输悼,自己二人都被锁住了,用得着这么如临大敌的姿态吗?

  “白水东,我承认白水沧弥的底牌,的确很吓人。难怪你的态度那么强硬。”

  白水东心中诧异,他听不明白公输悼话里的意思。

  难道他是故意诈自己的吗?

  可惜,公输悼如果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也许会被气死吧。

  不过既然是公输悼自己送上门的,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白水东嘴角一勾:“怎么?吃到苦头了吧。”

  “我要你写一封信。”

  “不好意思,我不识字。”白水东果断的拒绝道。

  “你找死!”公输悼心中恼火,立刻就沉下脸色:“给他点颜色。”

  站在白水东身边的两个死士,突然抓住自己的脖子,开始使劲的掐着自己的脖子。

  “你们干什么?”公输悼心头一颤,他发现那个怪异的事情又发生了。

  这两个手下又出现了自杀的现象。可是他却什么都阻止不了。

  白水东和山雷也被这情况唬住了,这算什么?

  他们自残,以此来告诉自己。他们很残忍吗?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那两人把自己的脖子扭断了,尸体噗通的扑倒在白水东和山雷的身边。

  公输悼愤然起身,愤怒的看着白水东和山雷。

  “白水沧弥,你不要太过分!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他们吗?”

  白水东和山雷更加的困惑,这两人明明是自杀了,怎么这笔帐也要算在自己的主母头上?

  而且他在这里说话,难道能传的到主母的耳朵里吗?

  “你要是再敢杀我一个人,我就立刻杀了他们!”公输悼怒吼道。

  嘶嘶——

  突然。站在旁边人群里的两个死士,毫无征兆的提起刀锋。在自己的脖子上重重的一抹,尸体倒在地上。

  “东哥……他们这是干什么?”山雷小声的嘀咕着。

  白水东也被弄的懵逼了。他是真的傻眼了,别说山雷了,他自己也搞不明白。

  公输悼这是在吓唬自己?

  “白水沧弥!算你狠!杀了他们!给我杀掉他们两个,我就不信……”

  就在公输悼一声令下之时,所有的死士同时拿出刀,他们没有去看向白水东和山雷,而是朝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这房间里几十个死士,在转眼之间,全部死绝了。

  只有三个人还活着,公输悼、白水东和山雷。

  可是三人全都被这一幕吓到了,就算是白水东和山雷,都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突然,房门被推开了,又是一个无头尸体,他的手里捧着一个头颅走了进来。

  “好玩吧?噩梦的滋味如何?”

  公输悼的手脚冰冷,明知道是敌人搞的鬼,可是未知与绝望,还是让他感到了恐惧。

  公输悼咬着牙,他很想现在就杀了白水东和山雷,可是他没有那个勇气,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还有令人绝望的恐惧。

  “你到底是什么人!?”公输悼咆哮道。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放屁,有种就滚出来!”

  公输悼放出了自己的幻兽,公输悼可是地品高手,他的幻兽也是稀少的白毛兽。

  白毛兽可穿过任何的物体,只有能量攻击才能够击伤它,不过因为快绝的速度,所以即便有敌人拥有能量属性的攻击,也很难捕捉到白毛兽的位置。

  而白毛兽最为强大的一点就是,它的白色体毛就脱离飘荡在空气中,这些白色体毛一旦脱落,就会因为能量攻击而引发爆炸。

  也就是说,一旦敌人采取能量攻击,那么这些围绕在敌人周围的白色体毛就会发生连锁的爆炸。

  “出来啊,和我堂堂正正的打一架!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是吗?你真的不怕我?”

  公输悼发现自己的双手无法控制,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那些手下为什么会自杀了。

  他们并不是自杀,他们是被人控制了身体。

  公输悼开始掐住自己的脖子,那种野蛮又无迹可寻的力量,让公输悼感觉到了绝望。

  公输悼只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的失去知觉,可是又什么都做不了。

  突然,公输悼突然发现那个看不见的控制力消失了,公输悼连忙放下手,身体却是虚脱的跪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有未知力量所带来的恐惧,让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哈哈……好玩吧?是不是很好玩……”

  那个无头尸体举着头颅,那个头颅在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怪物……”公输悼鼓起勇气,命令白毛兽攻击那个尸体。

  白毛兽转瞬间就将那个尸体撕成碎片,就连那个头颅也被拍碎。

  可是那个尸体刚刚处理掉,一旁的一个尸体却站了起来,快要扭断的脖子挂着脑袋,脖子上还在渗着血。

  “你都找不到我,怎么杀我?而我要杀你,却是轻而易举。”

  那具尸体突然将手中的刀投掷向公输悼,公输悼一时没躲开,手上被开了一道口子。

  公输悼被吓惨了,白水东和山雷同样被吓得不轻。

  特别是白水东,他非常清楚,这根本就不是白水沧弥的底牌。

  如果白水沧弥有这种可怕的底牌,他们怎么可能落到这地步?

  他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幻兽,什么能力可以让人自杀,然后尸体还能复活,而且还会待为传达那个人的声音。

  这绝对是禁忌一般的力量,单单是想一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我认输……我认输了……我退出白水家的纷争……或者……我我可以加入白水沧弥的这边。”公输悼终于放弃了对抗,他实在是被折磨的快疯了,不是**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折磨。

  这个看不见的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也太变态了,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一个性格扭曲的怪物……

  “不,不好。”

  “为什么?难道你不明白,我只要效忠白水沧弥,那么局势就能够逆转。”

  “因为我讨厌你……讨厌你们这些人,我要把你们都杀掉,然后将你们的头颅放在这个村庄的村民墓前,你们谁也逃不掉。”

  “你……你是这个村子的人?”

  “不是,不过那又如何,我就是讨厌你们!”

  公输悼目光闪烁着,没有再和那个‘人’交流,走出房间。

  自己的手下此刻都集中在门外,虽然没有人说话,可是公输悼看的出来,他们的眼中闪烁着的恐惧之色。

  他们本是死士,可是如今却在恐惧死亡。

  而这一切全都来自那个怪物,那个看不见的怪物。

  公输悼目光一闪,大声下令道:“所有人听命!逃,用你们所有的力量,逃离这里……分散的逃脱。”

  公输悼希望,这些手下能够帮他吸引那个怪物的注意,然后给他创造逃跑的机会。(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