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九十六章 噩梦开始

第两千一百九十六章 噩梦开始

  画师尧在泥泞的道路狂奔着,那种死亡的气息如影随形。·

  就好像那个小子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一样。

  逃!一定要逃!

  不能在这里停留,那家伙……那家伙是个怪物……

  画师尧几乎已经出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可是脚步却是停不下来,内心的恐惧迫使他不断的奔跑着。

  终于,画师尧看到了千面的一座小村庄,也看到了自己人。

  那些人也看到了画师尧,画师尧招呼也没打,直奔他们的领的屋子。

  画师尧嘭的一声,推开房门,看到自己人的时候,那种幸福的感觉,几乎让他虚脱。

  而那如影随形的恐怖感觉也随之消失,画师尧激动的上前去:“公输悼。”

  公输悼不解的看着画师尧:“画师尧,人呢?我要你杀的人呢?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我让你带去的人呢?”

  画师尧的表情突然凝固了,噗通一声,扑倒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成为永恒。

  公输悼脸色微微一变,上去查看画师尧。

  “死了……累死了……”公输悼的脸色变得有些惊疑:“画师尧带着那么多人过去,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回来,而且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他到底遇到了什么?”

  公输悼满心的困惑,一百多个死士杀手,难道全军覆没了吗?

  奇怪,根据自己的情报,白水沧弥的身边,并没有这种实力。

  难道情报有误吗?

  公输悼疑惑中,对身边人道:“把画师尧的尸体丢出去,和那些村民堆一起烧掉,对了,把那两个人带上来。”

  这个小村子已经鸡犬不留,这是为了行动的隐蔽。

  而且他们这么多人出来,又需要补给。·1ka所以直接鸠占鹊巢,把这村子占为己有。

  很快,山雷和白水东就被带了上来,他们的脸上伤痕累累。看起来没少吃苦头。

  山雷最是不忿,一看到公输悼便大叫起来:“卑鄙小人,有本身放开我,我们公平的一战,鬼鬼祟祟的耍诡计算什么好汉。”

  白水东没有答话。他可不是山雷那种愣头青。

  不过山雷这么的愤愤不平,也是理所当然,毕竟他的实力不弱,可是偏偏遇到的对手是会隐身的,以至于他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应付。

  如果这些杀手不会隐身,就算能够拿下山雷,他们也要损失惨重。

  偏偏他们隐身之后,山雷就彻底的懵逼了。

  看不见的对手怎么打?

  一顿老拳后,山雷就被打的鼻青脸肿。

  要不是公输悼故意留他性命,恐怕他现在已经见阎王了。

  白水东只是看着公输悼:“公输悼。真没想到,你居然也叛变了。”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我并没有白水的赐姓,所以我不是白水家的人,我只是被雇佣的,谁出的钱多,我当然就听谁的。”

  “如果只是钱的话,主母一样可以拿的出来。”

  “不,她已经拿不出来了,如今白水家已经是二爷说的算了。白水沧弥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只丧家犬,一只丧家母狗。”

  白水东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没有接话。

  如果换做以前,有人在他的面前如此侮辱白水沧弥,他绝对会和对方拼命。

  不过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他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越是危险的关头,就越是需要心平气和。

  “你说什么……你敢辱骂主母,我饶不了你……”山雷依然是愣头青的表现。·1一点没收敛。

  公输悼看了眼白水东,又将目光落到山雷的身上。

  “你们看起来深受重用,实际上白水沧弥也只是利用你们两个而已,你们一出事,她就将你们当作弃子。”

  “你放屁,你以为主母与你一样吗?”山雷愤怒的咆哮着。

  “难道不是吗,她明明有实力救你们,可是却对你们不管不问。”

  “你放屁,主母都病了,哪里有能量救我们。”

  “山雷,闭嘴。”白水东恼怒的喝斥道。

  山雷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虽然他的忠心可嘉,可是却实在没有分寸,口无遮拦。

  公输悼微笑的看了眼白水东,看着山雷道:“事实就是如此,你们肯定还不知道,其实白水沧弥的身边,还有一支隐蔽的力量吧,一直就隐藏在身边,可是你们两个却完全不知道。”

  白水东当然知道自家的主母有没有隐藏力量,他根本就不相信公输悼的话。

  不过公输悼这么说,肯定是他的计划出现了问题。

  最大的可能就是派遣去刺杀自己的主母的人出事了,他对主母那边的情况不明,所以才来自己这边探听虚实。

  “哈哈……”白水东突然大笑起来:“看来你终于知道了,怎么样,你以为主母真的没有反击的能力了吗?不要忘记主母的身份,她是白水家的大小姐,你真以为二爷可以那么轻松的控制白水家?太天真了吧。”

  “如果白水沧弥真的有这个能力,何必畏畏尾?”

  “公输悼啊公输悼,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主母要的就是这样,借着这次的机会,让背叛白水家的人自己跳出来,然后逐个的击破,有些人以前不方便杀,毕竟没有真凭实据,可是现在却不同了,自己跳出来作死,那就更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公输悼心头一挑,白水东这说的是自己?还是在说画师尧?

  突然之间,公输悼猛的醒悟过来,不对,白水东这小子在吓唬自己。

  白水家的两个天品强者,就是太老爷和二爷两个人,如今太老爷奄奄一息,根本就不足为虑,正是因为这样,二爷才会在这时候动手。

  白水沧弥哪怕真的隐藏实力,也不可能选择这时候清除异心。

  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实力压制二爷,如果她真的有底牌的话,绝对不会等着二爷难再反击,而是从一开始就逼迫二爷不敢动手。

  这个前后可是有非常大的区别,白水沧弥并不需要有比二爷强的实力,只要有能够威胁到他的底牌,就可以逼迫二爷收手。

  可是一旦二爷动的话,那么就算白水沧弥有比二爷强的实力,二爷也不可能把守,肯定是斗的两败俱伤的结果。

  现在就要搞清楚的是,白水沧弥的底牌是什么,到底到什么程度,自己也好决定是布置陷阱除掉白水沧弥,还是回去禀报二爷。

  白水东当然不指望能够真的唬住公输悼,不过能够让他起疑而不敢乱动,那么他的计划就算成功了。

  突然,房门再次被推开了,公输悼皱着眉头看着闯入的手下。

  “干什么这么慌张?”

  “大人,出……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那个……那个尸体坑……”

  “怎么了?是不是有哪个村民没死?我早就说过,每个尸体都要再补一刀的,不是?难道是有哪个没死的村民逃走了?”

  “不……不是……”那个手下的脸色惶恐无比,目光里带着无比的恐惧。

  “到底怎么回事?”

  “村民……村民的尸体全部……全部消失了……”

  “什么?怎么可能?几百个村民的尸体,怎么可能不见了?而且尸体坑那边有人守着的。”

  “是……是真的……不见了,都不见了,全部变成了我们的人……全部都是画师尧带出去的人……”

  “胡说八道。”公输悼推开手下,冒着雨出了门,跑到那个尸体坑旁边。

  果然,真如自己的手下说的,全部变成了自己的手下,横七竖八的堆砌在坑里。

  公输悼脸色一变,看了眼身边的几个手下:“有没有谁看到,是什么人干的?”

  “没……没有……”

  突然,一道划破夜空的惊雷,照亮了整个夜空,紧接着,尸体坑里的一个尸体动了。

  那是一具无头的尸体,他的手上抱着一个头颅,摇摇摆摆的站起来。

  “噩梦开始了。”那个被无头尸体抱着的头颅,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这个诡异的景象,让公输悼和所有的杀手都炸毛。

  他们从未见到如此可怕的一幕,他们完全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中了魔毒?

  不对,变成了魔尸的人,只要被斩下头颅,就会直接死掉,这具尸体明显已经没有了头颅,而且就算是变成了魔尸,也不可能开口说话。

  那个头颅说完话,尸体便噗的一声扑倒,再没有一丝动静。

  漫长的寂静,所有人都没有开口,因为他们全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一直过了很长时间,公输悼才转动着僵硬的脖子:“你们……你们刚才都看到了吧?你们看到了那具尸体在说话了吧?不是我一个人看到的吧?”

  突然,公输悼看到站在最后面的那个手下,他在做着一个怪异的举动。

  他用刀割自己的脖子,公输悼猛的怒吼道:“你在做什么?”

  那个人抬起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噩梦开始了,这是第一个!”

  这个人话没说完,已经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了,可是却还提在手中:“每个时辰两个人,希望你们能有一个好梦。”(未完待续。)

  ...http://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