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九十五章 恩怨

第两千一百九十五章 恩怨

  “你是个失败者,而且是个无能的失败者,你想靠着女人来成功,结果发现自己的目的无法达成,转而投靠自己妻子的敌人,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能的男人,甚至我觉得你是否有资格称之为男人,都值得商榷。”

  画师尧的手在抖,不是因为他在恐惧,而是因为愤怒。

  哪怕是在他最耻辱的那一刻,他也没有如此的愤怒。

  可是这个男孩,却将他剥的精光,将他的无能公之于众。

  “怎么?敢做不敢认吗?你想要依靠背叛自己的妻子获得成功?别傻了,哪怕今天你成功的谋害了自己的妻子,然后呢?你背后的人真的会扶持你吗?你只是一个弃子,当你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后,你就会像是一只臭虫一样被人丢弃碾碎,让我猜一猜,在你背后的那些人之中,应该有一个人是专门监视你的吧。”

  白晨的笑容里充满了嘲弄与讽刺,画师尧此刻只觉得无地自容,白晨已经将他最后一块遮羞布彻底的扯掉。

  他就像是一个小丑,即便是他背后的那些杀手,他都感觉到了嘲讽的目光。

  “杀!杀!杀!!”画师尧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石头……”白水沧弥想要叫住白晨,她不想让白晨牵扯到这其中来。

  她不觉得白晨在这里能够让自己的丈夫回心转意,她只希望自己能够一力承担。

  那些杀手冲了上来,他们的身形突然消失,毫无征兆的消失。

  “是隐蜂!”白水沧弥提醒道。

  白水沧弥的话音刚落,只见白晨的双臂突然向前伸出,然后又向下一摁,空气中传来两声惨叫声,明明他手上什么都没有,却有鲜血溅射出来。

  白水沧弥不是第一次见到白晨动手,她知道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孩童,实际上有着比自己更强大的实力。

  可是她还是无法相信。这个孩子能够解决现在的危机。

  不过现实却让她大跌眼镜,白晨的动作毫无规则的动着,每一次的挥动手脚,都会带来血溅四方。都会带来惨叫声。

  白晨的动作在十几息后停了下来,地上开始显现出那些杀手……那些杀手的尸体。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果然只有废物,才会和废物联手。可是……”白晨摇了摇头:“可是废物终归是废物……”

  画师尧的面容惊骇,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钻出这个小子,那些杀手的尸体,个个都是死状惨绝。

  要知道,这些杀手可全部都是拥有隐蜂幻兽,是可以进行短暂的隐身的。

  每个人都是高明的杀手,他们擅长与任何的敌人作战。

  可是为什么,一个小孩子却见他们杀的溃不成军?

  “杀……”

  一道旋风呼啸而过,画师尧看到了那个孩子。带着一股狂风,狂风卷起飞溅的鲜血,惨叫声此起彼伏。

  只是那么一瞬,世界仿佛清静了,画师尧忍不住回过头,看到那个孩子正站在洞口。

  雨水打在他的身上,将他身上的血腥冲刷掉。

  他的手中还提着一颗头颅,就那么的站在那里。

  白晨随手丢掉这颗头颅,向着山洞内进来。

  白晨的身上散发着青烟,原本已经被雨水打湿的衣服。正在被蒸干。

  “明白了吗?无能者,失败者!”

  白水沧弥的心脏像是在瞬间被拽住了一般,又惊又喜的看着白晨:“石头……你……你是寸头山小神医?”

  白晨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如果没有第二个寸头山小神医的话,你说的应该就是我吧。”

  逃!画师尧想也不想。转身就逃出山洞,可是脚下一滑,让他摔在了泥泞里。

  画师尧狼狈的爬起来,他发现自己摔在一具尸体上,不,应该说他是摔在一个尸体堆里。

  他背后的那个人。为了这次任务的顺利,让他带来了上百个杀手。

  可是,此刻他们全都成了尸体,在这雨夜之中,被雨水冲刷着。

  难道……

  难道只是那一瞬间?

  那一瞬间,这上百个训练有素的杀手,就这样永远的沉寂在了黑暗中?

  那个贱女人到底哪里找来的怪物?

  难道她早就已经知道了?

  所以她找来了那个怪物吗?

  画师尧的思绪已经完全混乱了,他只知道逃,逃的远远的……

  白水沧弥看着画师尧逃走,可是白晨却没有追杀的念头。

  “你……你就这么放他离开?”

  “他是你丈夫,你真的要我当着你的面,将他杀了吗?”

  “他不是我丈夫!”白水沧弥的脸色沉了下来。

  她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女人,她从小就生长在白水家,她所接受的教育,让她懂得如何分辨敌人与朋友。

  从画师尧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他们之间就不再有关系。

  她对画师尧有的只有憎恨!

  在画师尧的家族败亡的时候,自己没有嫌弃他,而是依照多年前长辈的约定,与画师尧成婚。

  白水沧弥从未在乎过画师尧的身份,而且她从未让画师尧受到过任何的羞辱。

  白水沧弥不觉得自己有对不起画师尧的地方,可是画师尧却背叛了她,背叛了白水家。

  这是不能被原谅的背叛,白水沧弥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所以画师尧必须死!

  “帮我……杀了他!”白水沧弥阴沉着脸色。

  “当然,我也没打算放过他,不过在这之前,需要先把山雷和白水东救回来。”

  “你知道他们在哪里?”白水沧弥立刻想起来,白水东和山雷也失踪了,他们很可能也被画师尧抓起来了。

  “我不知道,不过那个家伙知道。”按照白晨的习惯,那种男人根本就不可能留着他的性命。

  “你不是放走了他吗?”白水沧弥不明白,难道这时候他还能找的到画师尧吗?

  “我从未放走他,他以为他逃走了,其实他只是一条扯着绳子的狗,自以为已经逃脱。实际上只要轻轻的拉动绳子,他就回回到原地。”

  白晨转过头,看向白水沧弥:“坐下吧,和我说说你家里的事情。”

  白水沧弥深吸一口气。强自静下心来。

  对她来说,这本不是令人逾越的事情,甚至是不光彩的。

  丈夫背叛了妻子,作为一个大贵族,白水沧弥只想把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杀掉。杀人灭口。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的丈夫画师尧,他是一个落魄家族的继承人,我嫁给了他,不过他选择的是入赘,我从未逼迫他,现在想来,他当初的选择,就已经有所预谋。”

  “就凭一个赘婿,应该无法在白水家掀起什么风浪吧?”

  “就凭他一个当然不可能做到什么。可是他却暗中勾结二叔公,这些杀手应该就是二叔公给他调遣的。”

  “那就是说,你的那位二叔公也是背叛者?”

  “他……他不算背叛者,因为他一直都在与老太爷争夺白水家。”

  白水沧弥的想法在白晨看来很奇怪,因为在她看来,自己家族内斗,就不算是背叛,而画师尧这个外人的行为则属于背叛。

  “家族内斗,可以以这种自相残杀的方式进行的吗?”

  “如果老太爷没有受伤的话,二叔公也不会动用这些力量。虽然他们一直在争来争去,可是内部还是相对的和平,不会彼此拔刀相向。”

  白水沧弥顿了顿,又道:“可是自从老太爷受伤之后。二叔公就开始发难了。”

  “这么说来,你家里老太爷受伤,不是二叔公动的手?”

  “不是,老太爷是去抓捕幻兽的时候受伤的,他是中了幻兽的毒,暴虐之牙咬伤的。”

  “暴虐之牙?是什么幻兽?”

  “怎么说呢。成年的暴虐之牙能够成长到天品,而暴虐之牙咬伤的人则会中毒,伤者会陷入疯狂之中,见人就咬,老太爷就是被暴虐之牙咬伤的,如今一直被禁锢在主宅之中,家里已经找了许多的医生大夫,却一直都没能治好老太爷,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老太爷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白水沧弥的目光低沉,隐隐有悲色流露:“如果老太爷这么去了,恐怕我们白水家将会彻底的覆灭。”

  “你们白水家应该算是大氏族吧,就算一个顶级的存在去世会带来动荡,可是也不至于让家族完全覆灭吧?”

  “正常来说当然不可能,可是问题就出在二叔公的身上。”

  “说来说去,还是你的那位二叔公有问题。”

  “其实他本不是白水家的人,这事都过去了六七十年,当初他是白水家敌对家族的子嗣,而后那个家族被白水家覆灭,而二叔公就是太老太爷抱养的,不过这件事知道的人极少,如今二叔公这一脉的子嗣已经发展出了几十个人,他自己也知道了这件事,近年来,太老爷还发现二叔公与那个已经覆灭的家族有些联系,似乎打算重振那个家族,如果这时候太老爷去世的话,那么那么二叔公必然会独掌大权,他要振兴曾经的家族,所动用的一定是白水家的资源,到时候白水家的人,必然会被他屠灭。”

  “这是你们白水家的事情……”

  白晨坦然的说道,这其中谁对谁错,白晨不予置评,也没办法去评论。

  当然了,主要是这件事与白晨无关,所以白晨不想去参合。

  “在我们白水家里,有一枚很特别的幻兽卵,数百年未曾孵化,石头,我可以将这枚卵作为酬劳。”

  白晨眼前一亮:“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白晨毫不掩饰自己的见钱眼开,立刻就转变了态度。(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