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九十四章 软饭王

第两千一百九十四章 软饭王

  白水沧弥在听说苍冥给她的线索后,不顾倾盆大雨,冲向大昭岭。

  可惜,她又一次扑了个空,随后赶来的白水东和山雷,也帮着她寻找,却一无所获。

  再一次希望后的失望,白水沧弥在雨中病倒了。

  “该死。”白水东连忙冲上去,扶起白水沧弥:“主母,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山雷也围上来,担心的说道:“主母被雨淋病了。”

  “唉……主母这些日子来都是忧心忡忡,一直都承受着那么大的压力,这几番折腾,就算是铁人也要病倒。”白水东脸色凝重的说道。

  “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先送主母回那个山洞避雨,你拿着这些钱去前面镇子上找一辆马车,如果可以的话,就找个医生。”

  “哦,好好……”

  白水东抱着白水沧弥回到山洞,黑玄和苍冥已经离开了,他们先前出去的时候,留在山洞里的行囊,没有被碰过。

  白水东打开行囊,翻出了一个被单,给白水沧弥盖上。

  “水……水……”

  白水东听到白水沧弥的呼声,立刻翻找自己的水囊,却发现水囊已经空了。

  白水东连忙跑出去打水,好不容易雨水集满了水囊,白水东匆匆的进来,却见不远处又来一个人影,却是一个小孩的身影。

  白水东和那小孩就在雨中那么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愕然的看着对方。

  “咦,是你?”

  白晨惊讶的看着白水东:“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的?你不是在那个荒野上的城堡住的吗?”白水东疑惑的看着白晨。

  “出来玩。”白晨进入了山洞,看到了山洞内躺着的白水沧弥。

  “她怎么了?”

  “主母被雨水淋病了。”白水东迟疑的看着白晨:“对了,我记得你有一个女奴的是吧?她没和你一起出来吗?”

  “你忘记了么,那个女奴是我买来教我识字的,你们走后没两天,她也走了。”

  “哦……你是一个人出来的?”白水东失望的问道。

  原本他怀疑,眼前的这个孩子就是寸头山小神医,可是想一想。似乎又有些不合情理。

  因为他从山雷还有后来的苍冥、黑玄的口中确认过,寸头山小神医的身边有一个实力很强的女人,而且那个女人的年龄在二十岁以上。

  而当初这个孩子的女奴年纪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而且如今这个小孩又说。他是一个人出来的,那个女奴也早已离去。

  如果非要说重合的特征,那就是这个小子的年纪与寸头山小神医相近,也都会医术。

  “我帮你看看她的病。”白晨上前说道。

  “好,谢谢。”白水东点点头。

  对于白晨的医术。白水东还是很相信的。

  白晨提起白水沧弥的手腕,查看了一下白水沧弥的身体。

  高烧,不是什么大病。

  “主母的病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操劳过度,再加上淋雨,所以发了点高烧,这个是我自己做的药丸,每一餐都给她服下一颗,明天这时候就好了。”白晨说道。

  当初白水东也见过白晨治病,每次都是拿出这些药丸。

  就在这时候。白晨的怀里钻出三个小脑袋,疾空飞鼠、大蛇还有黑猫。

  黑猫就是那只荒兽,不过如今它已经完全被白晨驯服了。

  白水东看到这三只小家伙,心中更加失望,寸头山小神医的幻兽如果只有这种程度,根本就不可能与四皇一战。

  毕竟白水东的想法还是比较传统,觉得幻兽的实力决定了主人的实力。

  白晨拍了拍黑猫的脑袋:“去抓两只幻兽,我肚子饿了。”

  黑猫很顺从的跑出山洞,转眼就消失了。

  “石头,你要去哪里?”

  “没有决定去哪里。就是出来游历的,走到哪里算哪里。”

  “不如去大奥城怎么样?”

  “大奥城距离这里还有多远?”

  “十天的行程吧。”

  “我听说大奥城有武器大师是吧?”

  “怎么?你要学习武器幻化吗?”

  “嗯,最好还有盔甲大师。”白晨说道。

  “石头,我觉得如果你想要更好的发展。最好是去幻兽学院学习系统的武器、盔甲幻化。”

  “为什么?”

  “首先是大奥城的武器、盔甲大师,他们并不见得就愿意接受一个无名小子的求学,其次就是他们所擅长的幻化并不见得就适合你,而幻兽学院的导师也许在实力上不如那些人,可是他们的教学水平一定在武器大师、盔甲大师之上。”

  “那就去幻兽学院看看,入学有什么要求吗?”

  “没什么要求。只要你交得起学费。”

  “这倒不是大问题。”

  黑猫抓了两只不小的幻兽回来,一只给黑猫、疾空飞鼠和大蛇当食物,另一只白晨则是宰杀之后烤了。

  天色渐渐的黑下来,山洞外的雨还在下着。

  白水东有些着急:“怪了,这么久了,山雷怎么还不回来。”

  如果按照路程,山雷这时候应该早就回来了才对,可是这都过去半天时间了,山雷还是没回来。

  白水东不禁担心起山雷的安危,白水东看着火堆旁边的白晨。

  “石头,我出去一会,你能帮我照看一下主母吗?”

  “哦,你要去多久?”

  “一两个时辰吧。”白水东说道。

  “行吧,你去吧,不过天都已经黑了,外面还在下雨,恐怕多有不便,你自己多加小心。”

  “好,麻烦你了。”

  白水东担心山雷,山雷的实力虽然比他强,可是太淳朴了,应敌经验又太少,白水东担心山雷会遇到什么麻烦。

  白水东匆匆的离去,只是他前脚刚走,白水沧弥就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白水沧弥的脑袋昏昏沉沉着,看到白晨的时候,明显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石头?是你吗?”白水沧弥在尝试揉眼之后,发现自己并未眼花,更加的疑惑。

  “是我,很意外吗?”

  “的确挺意外的……山雷呢、白水东呢?”

  “白水东出去找山雷了,我正好在这里避雨,遇到了你们。”

  白晨稍微解释一下,白水沧弥已经明白过来,而她在看到白晨的时候,也有那么一丝的希翼,可惜这个念头在她的脑海中,也不过是存在了三秒钟。

  “你肚子饿了吗?”

  白晨将一份烤肉送到白水沧弥的面前,白水沧弥接过烤肉,便吃了起来。

  山洞外的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突然,山洞外传来一些脚步声。

  白水沧弥放下烤肉,眉头微微皱起:“石头,似乎有人来了。”

  “是敌人。”白晨说道。

  “敌人?你怎么知道?”

  “他们的人数很多,可是却没有立刻进入山洞,而且全都在外面拿出武器,召唤出幻兽,明显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应该是冲着你来的。”白晨又看了眼山洞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山雷和白水东应该已经发生意外了。”

  白水沧弥的脸色变得凝重:“你是说白水东和山雷都出事了?”

  “希望我的猜测是错误的。”

  这时候,山洞外的人终于进来了,清一色的黑衣蒙面,个个手持冰冷的刀锋,鱼贯的进入山洞之中。

  疾空飞鼠最是胆小,立刻就缩回了白晨的怀中。

  大蛇和黑猫则是警惕的看着这些不速之客,白水沧弥则是做好了作战的准备,不过在看到这么多的杀手之时,她的心中已经绝望了。

  “沧弥。”突然,黑衣杀手之中,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白水沧弥无比熟悉的声音。

  一个白水沧弥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声音,这个声音是白水沧弥同床共枕的那个人,那个她原本以为可以执手一生的人。

  “画师!是你吗?画师?”白水沧弥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眼睛,泪水已经模糊的眼睛。

  那个被白水沧弥称之为画师的杀手,摘下了面罩,那是一张沧桑的面容,却又不可否认的温和,眼中也满是柔情。

  这个人就是白水沧弥的丈夫,画师尧。

  “为什么?”白水沧弥激动之下,心口一痛,呼吸都变得无法顺畅。

  画师尧叹了口气:“因为你太多事了,在你出行之前,我就一直在劝你,不要去,不要去……可是你偏偏不听我的劝。”

  “我是问你为什么!”白水沧弥怒吼道。

  “因为我不喜欢这样的身份,入赘白水家,当你们白水家的上门女婿,我想要的是重振画师家。”

  “如果你不愿意,你可以拒绝当初的亲事……”白水沧弥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丈夫会因为这个原因而选择背叛。

  “这不奇怪,他是个骄傲的男人,一边又想要借助你,借助你白水家来完成他振兴自己家族的使命,可是另一方面,他就觉得入赘白水家是对他的羞辱,哪怕这个决定是他自己的选择,他依然把这份耻辱当作是你们白水家赋予他的,甚至是你赋予他的。”白晨讨厌这个男人,讨厌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人。

  一方面吃着软饭,一方面却要背叛自己的妻子。

  画师尧咬着牙,脸色有些阴沉的看着白晨。

  白晨看了眼白水沧弥:“你选男人的眼光,真是差。”(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