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九十二章 后患

第两千一百九十二章 后患

  寸头山小神医?

  黑玄和苍冥都露出不解之色,因为他们实在是没听说过这个名号。

  先前这个小孩子就说过他来自寸头山,当时苍冥与黑玄都还以为,这小子是故意瞒报来历。

  可是如今大国柱山海一方居然也认识这个小孩,而且还说出了他的来历。

  那就说明寸头山是真实存在的,不过最让黑玄与苍冥不明白的是,这件事难道这个小子能够解决?

  还是说在他的背后另有他人能够解决?

  “你知道我?”白晨略显意外的看着山海一方。

  “老朽不才,见证过您与四皇的一战。”

  白晨收回目光,看向黑蛋:“那个黑蛋里面是什么东西?”

  “孽兽,帝东皇帝所制造的怪物,一种闻所未闻的可怕幻兽,具备着人的智慧,野兽的嗜血,帝东皇帝当年为了统一十方,将孽兽制造出来,然后放置在当时的东海国的疆域内,孽兽出生后,就开始了屠杀,不断的屠杀,一直杀到东海国一个活人、活物都没有,然后又回归混沌。”

  黑玄和苍冥虽然有过怀疑,可是如今听到山海一方的确认,心头还是巨震。

  “孽兽是真实存在的?”苍冥忍不住问道。

  山海一方点点头:“是的,是真实存在的,这个列王墓其实很早就已经被皇室知道了,可是皇室一直没有进行探索,就是因为担心会释放出去帝东皇帝留下的可怕怪物,如今看来,这个担心是正确的。”

  “你对这个列王墓很熟悉吗?”白晨好奇的问道。

  “当然熟悉,在十方诸国内,有不少的传承都来自帝东皇帝,我也不例外,我的祖先曾经是帝东皇帝的家臣,而我们虽然已经不再属于帝东皇帝,可是却要弥补帝东皇帝所犯下的罪孽。避免帝东皇帝所制造的恐怖,再次危害十方诸国。”

  “可是我听人说,还有书上记载的,帝东皇帝应该是一个大英雄吧。他一统了十方诸国,平定了战乱。”

  “他才不是什么大英雄,他是一个魔王,一个拥有着无上权威,以及无人可敌的力量。肆意屠戮,施行暴政的魔君,任何反对的声音,都会招致他的报复与毁灭,而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位,为了提高自己的力量,帝东皇帝也在不断的以匪夷所思的手段,制造出一个个的怪物,这个孽兽就是其中之一,凶残成性。它的存在就是为了杀戮。”

  山海一方非常熟悉帝东皇帝,白晨从他的口中知道了另外一个版本的帝东皇帝。

  邪恶,残暴的君主!山海一方看着黑蛋继续道:“黑祸血灾,都是帝东皇帝所制造的,他开启了罪恶的大门,将灾祸蔓延十方诸国,不过这还不是他最为邪恶的,最为邪恶的计划还在后面,那就是这只孽兽,这简直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它有什么特性吗?”

  “聪明。它擅于学习。”

  咔嚓——

  黑蛋中伸出了一只手,一只人类的手。

  那只手将蛋壳扯掉,然后抓入蛋里,一点点的啃食掉。

  不多时。大半个黑蛋的蛋壳已经被它吃掉,里面露出了一个女人,全身都被粘稠的液体覆盖着,身上还有一些没有被皮肤的物质覆盖,可以看到它的身体内部。

  它的目光扫过现场的每个人,最后将目光落在白晨的身上。它流露出了恐惧与敬畏的眼神。

  白晨眯起眼睛,从这个孽兽的反应来看,它的确非常的聪明。

  因为它懂得恐惧,一只懂得恐惧的生物,却又懂得学习的生物,的确是非常的可怕。

  “你要杀我吗?”孽兽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充满了令人怜惜的气质。

  白晨点点头:“因为你不该存在。”

  “我既然已经存在,那就说明我有存在的理由。”

  “你存在了,是你有存在的理由,而我说你不该存在,是因为你比我弱,而恰好我要杀你。”

  “你在畏惧我!你在畏惧我会变得比你更强大。”

  白晨开始走向孽兽:“你的确很聪明,懂得利用人的骄傲,可惜这并不能避免你的死亡。”

  孽兽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它现在想要逃走。

  它相信,只要自己能够逃走,那么总有一天,它会变得比眼前这个人类男孩更加强大。

  因为它有着所有人都无法企及的能力,学习。

  这也是它最为强大的武器!

  “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向你做出任何的保证。”孽兽开始退后,一步步的退后着。

  “我不需要任何保证,因为我知道你在比我弱小的时候,一定会遵守承诺。”

  “你是担心一旦我比你强大,就会背信承诺吗?”

  “不,我是担心你自认为比我强大的时候背信承诺。”

  “你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人类都要自信……自大。”

  “比起帝东皇帝如何?”

  “他是个阴险的家伙。”孽兽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他知道你的弱点,所以你并不是看起来的那么无解。”

  “可是你这么骄傲的人,为什么还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证明你自己的强大,也证明我的诚信?”

  “哈哈……”白晨站定脚步,调笑的看着孽兽:“如果你是一个有感情的生物,也许我会相信你,可惜,你是一个没有理性的生物,你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是带着杀戮目的的非自然生物,所以我不会相信你。”

  “你在逼迫我的同时,也会让我产生反抗,你未必一定可以杀死我。”

  “你可以试一试,看看有没有机会。”

  孽兽已经退到了墙角,背靠着石壁,突然地面轰的一声巨响。

  头顶上突然崩裂,碎石黏土开始大量的向下倾泻。

  不过这坍塌的土石并不是往白晨的头顶倾泻,而是将孽兽掩埋。

  白晨就站在原地,看着已经被完全掩埋的地方。

  “你不会想了半天,就想出这么幼稚的逃跑办法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让我失望。”

  白晨捡起一块石子,朝着土堆射进去。

  被射出一个洞的土堆,开始从那个洞里渗出血。

  白晨又捡起一个石子,咻的一声,又射出一个孔。

  “如果你不主动出来,我就把你的身体射成筛子。”

  终于,孽兽破土而出,身上多了两个窟窿,愤恨的看着白晨。

  黑玄和苍冥都露出迷茫之色,这孽兽比传说中的弱太多了。

  不是说它强大无比的吗?

  不是说它凶戾成性,残暴不仁的吗?

  可是为什么完全没看到它可怕的一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少女。

  不断的受到那个小孩子的欺凌。

  “人类,你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的。”

  “不,我不会后悔。”白晨打了个响指,孽兽的手臂突然崩掉。

  孽兽没有露出半点痛苦之色,孽兽的身体与不再是少女的模样,化作一只黑色的怪物,扑向白晨。

  只是,它还未触及到白晨,身上就炸开了无数的血花。

  半个石壁被鲜血染红了,孽兽的躯体无力的落到白晨的面前,它甚至没触及到白晨的衣角。

  “我没有失败,总有一天,我会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能够成为你的噩梦!那一天我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将你施加在我身上的耻辱奉还给你。”

  孽兽现在只剩下一个完整的脑袋,它的躯体就像是破麻袋一样,所有的鲜血都溅射了出去。

  “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希望你不会如我说过的那样,自以为是的强大。”

  白晨微笑的转身离去,孽兽的躯体终于死去了。

  山海一方凝视着白晨:“小神医阁下,它已经死了吗?”

  “不,还没完全的死,那并不是它的真正躯体。”

  “不是它真正的躯体?难道它在孵化的时候,就把真正的躯体藏起来了?”

  “说了你也不明白。”

  姬凤来到白晨的身边:“主人,我们要出去了吗?”

  “嗯,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留念的了。”白晨点点头道。

  山海一方还想要与白晨说些什么,可是白晨没有给他机会,姬凤留下了一道威胁的目光,让他止住了脚步。

  姬凤跟在白晨的身边:“主人,您是可以直接毁掉孽兽的吧?”

  “杀死孽兽很简单,那就是将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毁掉,孽兽所留下的一切痕迹,都会被抹除,可是终有一天,孽兽还是会出现。”

  “主人,您知道孽兽是什么?”

  “嗯,我知道,我它为恶魔,不过我对孽兽不感兴趣,我真正感兴趣的是帝东皇帝,这家伙到底是为了什么,制造出一个恶魔。”

  “这个列王墓会不会是帝东皇帝的墓穴,而不是十方王的墓穴?”

  “也许吧,我不确定,因为我对帝东皇帝的了解太少了,希望我还能够见到他,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主人,您觉得帝东皇帝还活着?”

  “那种祸害,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死掉,你也要快点成长,希望下次你可以独自面对孽兽,更加强大的孽兽。”

  “主人,我想出去游历。”

  “出去游历?”

  “对,我想去北方,去见见那里的强者。”

  “去吧,也许不久之后,我也会去北方,到时候我再去找你,自己小心一点,别太逞强了,这个玉佩给你,如果你遇到性命的危险,就把这个玉佩捏碎,你就不会死。”(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