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荒兽

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荒兽

  即便已经过了第一个石室,可是众人的心思还在那个石棺上。

  很显然,那个石棺给人的心理暗示非常的明显,这在白晨看来,其实就是简单的精神催眠。

  不过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这种简单的精神催眠,已经具有很强的功效。

  突然,后面传来一声沉闷的咆哮,这声音顺着通道传来。

  三人都不由得向后看了眼,黑玄的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不管是苍冥的七彩小鸟,还是白晨的疾空飞鼠以及大蛇,全都露出恐慌之色。

  “这是什么东西的声音?”

  “很像的荒魔。”黑玄说道。

  “荒魔?这又是什么幻兽?”众人不解的看着黑玄。

  “黑山上就有一只荒魔,被禁锢在黑山的最深处,是唯一一种无法缔结幻兽契约的兽类,而且它们会攻击所有的幻兽和幻兽主人,它们是一切幻兽的天敌。”

  “你确定那个声音是荒兽?”

  “我不确定,因为我也就见过一次荒兽。”

  “走,不管后面是什么都别在这里停着,这里太狭窄了,不适合战斗。”白晨说道。

  众人立刻加紧脚步,心中惶惶不安。

  没多久,四人又来到一个石室,这个石室比先前那个略大一些,中间同样摆放着一个石棺。

  而后面的通道中,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众人全都感觉到心跳加速,一个身影缓慢的从通道中出来。

  那是一个人!黑玄和苍冥都认得这个人。

  “铁幽!”苍冥惊呼道。

  黑玄的脸色却无比的沉重:“不对,他不是铁幽……他已经不是铁幽了。”

  “什么意思?”

  “他变成了荒兽!”黑玄凝重的说道。

  铁幽的脸色非常的古怪,皮肤下不断的有东西蠕动着,显然是被什么东西占据了躯壳。

  “黑玄,占据他躯壳的东西,就是荒兽吗?”

  “应该没错,以前黑山上,就有一个同门,因为意外而被荒兽占据了躯壳。也和他现在一模一样。”

  “那要怎么对付?”姬凤问道。

  “荒兽无法被杀死,只要被它们接触过的幻兽,它们就会模拟出克制的属性,以及战斗方式。”

  “它属于什么品级的实力?”

  “它没有品级。不管多强的幻兽,它都能够模拟,如果与它战斗是在无品级的幻兽,它所表现出来的就是无品级的,如果是如你那般的真实力量境界。那么它同样能表现出真实力量的境界,哪怕是更强大的幻兽也一样。”黑玄说道。

  “那如果幻兽的主人与它接触呢?”白晨问道。

  “如果幻兽的主人以自身的力量与它战斗当然没问题,可是没有幻兽的力量,人类是无法战胜它的。”黑玄凝重的说道:“而最关键的是,它无法被杀死。”

  “主人,您看怎么办?”姬凤看向白晨。

  “我先试一试。”

  白晨拍了拍疾空飞鼠,疾空飞鼠很不情愿的跳到白晨的手心。

  然后冲着白晨叽叽叽的叫着,似乎是在向白晨抗议。

  白晨指向被荒兽占据躯壳的铁幽,下令道:“去。”

  疾空飞鼠是无法违背主人的命令的,只能跳到地上。三两步,三两步的往前跑。

  一直跑到了荒兽的面前,然后瑟瑟的面对着荒兽。

  荒兽低下头,抬起脚就朝着疾空飞鼠踩踏去。

  疾空飞鼠立刻避开踩踏,动作还是挺快的。

  疾空飞鼠冲着荒兽一使劲,嘶——

  荒兽的裤管突然裂开,这就是疾空飞鼠的裂空能力。

  可惜,疾空飞鼠实在是太弱了,连荒兽的皮毛都没伤到。

  疾空飞鼠突然跳起来,顺着荒兽的裤管向上攀爬。而荒兽立刻从铁幽的皮肤下钻出许多的细小的触手,疾空飞鼠爬到哪里,那些细小触手就跟到哪里。

  不过疾空飞鼠动作还是极其的敏捷,一路向上左突右进。居然一直都毫发无伤。

  嘶嘶——

  荒兽身上的衣服和皮肤突然炸裂,将它的真身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

  那是一个全身上下全都是细触手的生物,全身都在蠕动着,非常的恶心。

  疾空飞鼠也在刹那间飞跳开,就在这时候疾空飞鼠的后脚被几条细触手卷住。

  疾空飞鼠回头使出裂空能力,那几根触手立刻就被撕裂断。

  白晨嘴角勾勒出一丝弧线。疾空飞鼠惊慌的跳到白晨的手上。

  它的后脚上还缠绕着断掉的触手,那些触手还在不断的蠕动着。

  白晨伸手将触手扯下来,黑玄立刻惊呼起来:“完了,你的荒兽与它接触到了。”

  白晨看了眼黑玄:“那又怎么样,难道我的幻兽也会变成荒兽?”

  “你自己看,你的幻兽已经被它读取了弱点。”

  只见荒兽的身体开始出现变化,变成十几只猫科动物的外形,可是它们的身上还是被细触手覆盖。

  “然后呢?只是这点程度而已?这十几只的野猫,难道能够威胁到我们吗?”白晨不解的问道。

  “你的那只疾空飞鼠暂时来说,威胁还不大,可是它们可以兼容一切的幻兽能力,而且幻兽实力越强,它们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就越强,分裂出的个体也会越强。”

  白晨手上放着那几条从疾空飞鼠的脚下扯下来的触手,这些触手没过多久,就已经失去了活性,变成了普通的毛发。

  白晨大概已经明白了这种荒兽的机理,这种荒兽应该是类似于千面,不过不同于千面是单细胞生物,荒兽应该是多细胞生物,而它们具备了学习和简单的思考能力。

  这种能力与章鱼类似,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改变身体组织。

  千面能够寄居在宿主的身体中,然后鸠占鹊巢,而荒兽则是模仿对方的细胞特性,然后暂时进化出优于对方的细胞结构。

  “那就不让它接触到更多的幻兽能力。”白晨将疾空飞鼠藏到衣服内,然后大步的走上前,一脚踹在荒兽变化出来的野猫身上。

  那些由荒兽变化出来的野猫,发出野猫的尖叫声,被白晨踹飞一只,其他的立刻就分散逃开。

  “额……”

  众人全都愕然,姬凤看了眼黑玄,脸上写满了不屑。

  这就是他口中说的,可怕的荒兽吗?

  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哪里有他说的那么可怕?

  白晨的手中多了把军刀,将那只被踹飞的野猫一刀劈开,然后刺中野猫体内的一个**。

  “这个荒兽不是杀不死,这应该就是它们的要害,不过如果它们的实力强大,所分裂出来的要害也就越多,所以感觉上是杀不死,其实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可怕,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它们没有模仿出抵抗火焰力量的时候,把它们拿到火上烤一次,它们基本上就死的差不多了。”

  白晨回身又是一扫,两只野猫连同着它们的**,一起被白晨斩碎。

  三下五除二,十几只野猫就剩下了一只,白晨一把抓住那野猫。

  让他失望的是,这荒兽并不能模拟幻兽以往的生物的细胞。

  而它们只能通过幻兽与它们接触后残留下来的细胞进行模拟与进化,也就是说,近距离接触才有效果,想要除掉荒兽,最好的方法就是能量攻击,当然了,是在它们还未进化出相应的抗性之前。

  想想也是,如果这荒兽真的有黑玄说的那么可怕,那么这世界早就被荒兽占据了,自然界不可能进化出这种完全没有弱点的物种。

  “这只荒兽你还不把它杀掉?”黑玄对荒兽还是非常的敬畏的,白晨回来的时候,他主动的退让几步,不想太接近荒兽,免得荒兽从白晨的手中挣脱,对他造成误伤。

  “主人想要做什么决定,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姬凤冷哼道。

  黑玄的脸都黑了,可是又无可奈何,毕竟姬凤的实力太强,他在姬凤的面前,实在是抬不起头。

  “有什么好怕的,只要它不能接触到幻兽,它就是个空架子,看着吓人,其实也就那么回事。”白晨耸耸肩道。

  “铁幽到底哪里招惹到的荒兽,如今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

  “应该就是第一个石室的那个石棺里吧。”白晨说道,同时将目光落到中间摆放着的石棺。

  黑玄和苍冥不由自主的退开了几步,畏惧的看着中间的石棺。

  “主人,这个石棺里还藏着一只荒兽?”

  “谁知道呢,不如我们打开看看?也许还有意外的惊喜。”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我们别自找麻烦了。”黑玄可没有白晨这么的粗神经。

  当然了,主要还是黑玄对荒兽的畏惧,潜移默化的认为荒兽的可怕。

  看起来白晨轻松的解决,可是黑玄所知道的,禁锢在黑山山腹中的那只荒兽,可比眼前的这只可怕的多。

  其实姬凤也知道,荒兽不可能如白晨说的那么简单,之所以看起来简单,不是因为荒兽弱,仅仅只是因为白晨太强了而已。

  即便是换做是她,恐怕也不敢说绝对能战胜荒兽。

  “如果这列王墓里,只有这些石棺的话,那我想这里实在没什么好玩的。”白晨失望的说道。

  “奇怪了,十王墓怎么会有荒兽存在的?”黑玄也是满脸的困惑。

  “除非这不是十王墓,而是一个陷阱。”(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