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八十八章 迷墓

第两千一百八十八章 迷墓

  “喂,小白脸,你的属性和我有点重合了。”白晨突然开口道。

  “什么?”白骨有些转不过弯,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孩子。

  “意思就是说,你是多余的。”

  多余的!?白骨在瞬间暴怒起来:“我不是多余的!”

  随着白骨的暴怒,他身边的白骨妖兽也随着嘶牙咧嘴的扑向白晨。

  只是,白骨妖兽还未扑到白晨的面前,青面兽已经从天而降,砸的白骨妖兽粉身碎骨。

  白骨愣了一下,却像是没有受伤,一般幻兽被杀,主人也会受到严重的反噬。

  可是白骨妖兽被青面兽一击碾压至死,白骨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创伤。

  白骨大喝一声,白骨妖兽的那些骸骨突然飞到白骨的面前,然后不断的组合在他的身上。

  转眼之间,白骨就成了一个奇形怪状的由白骨组合成的怪物。

  青面兽嘴里喷出一口青色毒气,毒气沾染到白骨,白骨立刻就被化为酸液。

  青面兽的毒可是具有强烈的腐蚀性,白骨失去了骸骨依仗,终于喷出一口鲜血,眼中渐渐的失去神彩,青面兽的巨爪横扫而过,血雾挥洒而出。

  战斗结束的很快,非常非常的快!

  即便对手是白骨,可是他所面对的却是一个凌驾于天品,甚至凌驾神品之上的存在。

  所以失败是理所当然的,苍冥和黑玄对此并不感到意外。

  毕竟两者的差距太大了,天品和真实力量境界,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够讲道理的差距。

  白晨倒是颇为意外的看了眼白骨渐渐被融化的尸体,淡然道:“这是个疯子,真正的疯子。”

  “主人,这种小角色,值得您如此的评价吗?”

  “比他强的人,我见的多了,可是一个能够对死亡无畏无惧的。却是少之又少。”

  姬凤则是完全无视白骨,她以前就听说过白骨的一些事情,不过如今的她,已经不需要去记住这个人。一个被他的主人培养成疯子的可怜人而已。

  死对他来说,并不是惩罚,而是解脱。

  “主人,融若死了,可是列王墓的线索也断了。我们还继续寻找吗?”

  “没有断。”白晨看着地面:“就在我们的脚下。”

  “脚下?”

  白晨指着地下:“让青面兽掘开这地下。”

  青面兽立刻听从白晨的命令,开始在白晨所指的地方刨土。

  青面兽的效率还是很高大,和白晨所知道的最大的掘土机也丝毫不差,就那么十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挖掘出了一个十几米的大坑。

  不多时,一个掩埋于地下的石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石板似乎是遮挡着一个入口,黑玄和苍冥的肾上腺素骤然激增。

  “十方为王,帝东为令。”

  石板上刻着这么几个字,不过随着青面兽一爪子挠过,石板已经被粉碎了。露出了后面黑森森的入口。

  白晨直接就进入通道中,姬凤连忙跟上白晨的脚步。

  黑玄与苍冥对视一眼,再看看周围,火势已经即将蔓延过来,如果不进入里面,恐怕他们就要葬身火海之中。

  白晨发现,在这通道的两边石壁上,居然刻着摩诃文。

  这个发现让白晨大感惊奇,白晨所去过的世界,似乎全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比如说龙类的存在,又比如说摩诃文。

  “这是异族之文!?”姬凤惊呼起来。

  白晨侧头问道:“什么异族之文?你说这上面的文字吗?”

  “是啊,主人,您不知道吗。这些异族之文,据说这世界上只有很少的人能够认知,曾经有人怀疑是北方异族的文字,不过后来证实,异族之文即便是北方异族,也是几乎无人认知。至于十方诸国,更是找不出一个认识这些异族之文的人。”

  “主人,还是不要观看了,这些异族之文具有某种神秘的力量,看的太多,会让自己的意识陷入混乱,曾经有许多人试图破解这些神秘的异族之文而精神错乱。”

  “放心吧,我认识这些文字,这些文字上的力量对我无效。”白晨淡然说道。

  姬凤、黑玄和苍冥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小子认识异族之文?

  这可是号称无法被理解的符号、诅咒的文字,甚至有传言,这是神的语言,如今白晨居然说他认识这些文字。

  这让三人如何能不惊讶!?

  “主……主人……这上面写着什么?”

  “这是十方王所书写的,在表达他们对帝东皇帝的憎恨,他们是北方的来客,被放逐到了十方诸国这片土地上,他们日夜思念着回到故土,可是帝东皇帝却阻止他们回去,并且毁掉他们回去的希望,所以他们憎恨帝东皇帝。”

  “帝东皇帝不是人类?他是北方异族?”

  “异族是人类对内的宣称,在那些外族的眼里,人类才是异族,一个偏安一偶的族群而已,这上面记载着文字之中,充斥着十方王对人类的不屑,以及对帝东皇帝,他们的父亲所有的憎恨与怨念,非常的沉重,你们虽然看不懂这些文字,可是如果你们仔细的观摩,就会被这种情绪所侵蚀,甚至会发疯。”

  “异族……外族是不是都如同帝东皇帝那么强大?”姬凤带着几分敬畏的语气问道。

  “我也不知道。”白晨耸耸肩道:“不过以我的理解,他们大部分人应该与人类一样,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个体而已,不过基数与族群的数量,一定远远大于人类,所以强者的数量以及所发展出来的文明,也要高于人类。”

  “可是,为什么很少有外族来十方诸国?比如说帝东皇帝这样的?如果这上面所记载的是真相的话。”

  其实并不是没有异族来访,甚至还有一些异族迁移到十方诸国,可是这些族群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强大,而且长的异于常人,所以十方诸国内一直流传着,北方异族都是类似那些族群的异族,实力不强不弱,而十方诸国占据着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土地。

  实际上的真相是,十方诸国只是整个世界很小的一部分,甚至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人类在十方诸国中争来争去的面积,在外族的眼里,可能是毫无价值的争斗。

  “我也不知道。”白晨淡然说道。

  白晨好歹也是看过不少书籍的,可是关于异族的记载却是少之又少,而绝大部分的记载,也多是对异族的贬低。

  让十方诸国的人误以为,他们平常所看到的,听说的那些异族,其实就是所有的异族真实写照,而绝口不提这个世界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庞大,也不提异族其实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强大,甚至是完全凌驾于十方诸国之上。

  不过有一点,的确让白晨非常的疑惑,为什么没有异族强者来访,就算是帝东皇帝这样的,也要隐瞒真实身份,数千年来,也许不止一个帝东皇帝这样的异族强者,可是他们肯定都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而不是以异族的身份,正式与人类接触。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或者是什么禁忌?

  苍冥与黑玄一直跟在后面,没有说话,心中一直在思索着白晨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相信白晨的那些话。

  其实他们也很纠结,一个小孩子能够认识这些异族之文?

  可是考虑到这个小孩背后神秘却又强大的背景,他们又不得不怀疑起来。

  “如果帝东皇帝与十方王都是异族,就算帝东皇帝在世的时候,不允许他们回到故乡,可是帝东皇帝死后,应该没有人能够阻止十方王的脚步了吧?他们又为什么说帝东皇帝毁掉了他们回到故乡的希望?”苍冥提出了自己的疑虑。

  三人都看向白晨,白晨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上面又没写,我怎么知道。”

  越是往里走,里面就越是黑暗,没几步就彻底的没光了。

  就在这时候,苍冥的幻兽,那只七彩小鸟放出不弱的光彩,照亮了周围。

  白晨看了眼这只七彩小鸟,虽然不知道这只七彩小鸟是什么品种,可是潜力绝对非比寻常。

  众人继续向内走去,终于来到了一间石室,石室中央的高台安放着一口石棺。

  这个放置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石棺,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气息,让众人想要忽略它都不可能。

  “主人,这石棺有古怪。”姬凤看向白晨说道。

  “这口石棺的布置有问题,这种摆放的方式,会给人一种心理暗示,让人去打开它。”

  听到白晨的话,三人都不由得恢复清明,的确,刚才他们三人的心头,全都有一种,上前去打开石棺的冲动。

  “那就是说,不能打开它咯?”

  “不想找麻烦,就不要去打开它。”

  白晨淡然说道,看了眼前方的通道,径直的走过去。

  姬凤毫不犹豫的跟上白晨的脚步,苍冥和黑玄则是有些彷徨不定,迟疑了半饷后,才跟上了白晨。

  可是四人离开一刻钟后,一个身影从通道外进来,在看到这口石棺后,第一时间就上前去打开了石棺。

  这个人显然是没听到白晨先前的话,所以他打开石棺的瞬间,试管内内飘出一阵尘烟,这人还反应过来,尘烟就被他吸入体内。(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