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八十章 惩罚

第两千一百八十章 惩罚

  “再给他多安两个义肢。”白晨看着萨英豪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起来他还不够满意。”

  姬凤又找来一根木刺,又以同样的角度,却是交叉的刺入萨英豪的体内,从他的肩膀进去,脚底板出来,直接就把萨英豪刺定在地上。

  “嗯,看起来很不错,满意了吗?”

  萨英豪没有回答,不过他那充满了愤怒的目光里,已经充分的说明了他现在的心情。

  “主人,他看起来很不满意。”姬凤落井下石的说道:“要不要我再帮他的双手也安上?”

  “你那个太没效率了……还是我来吧……”

  另一边,山雷、白水沧弥和白水东顺着萨英豪逃走的方向去寻找,一直找到了林子之中。

  突然,他们看到了萨英豪的身影,山雷立刻激动的叫道:“他在那里!”

  说着山雷就要冲上去,可是却被白水沧弥和白水东拉住。

  “小心,那家伙诡计多端,也许有陷阱。”

  山雷一想,这个萨英豪的确非常的狡猾,论智慧自己的确与他相差甚远。

  三人小心翼翼的摸到萨英豪背后十几米,可是萨英豪还是站在原地,他们看到了萨英豪的身体,那支被山雷砍断的左腿,他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用一根木头撑起来。

  “他怎么不动?”

  “不会死了吧?”

  “萨英豪!你在搞什么鬼?”山雷忍不住的叫道。

  白水沧弥和白水东都翻了翻白眼,原本他们还想偷袭,如今偷袭不成,只能直接的出去。

  萨英豪的样子有点古怪,脸色非常非常的难看,肚子还鼓鼓的。

  萨英豪颤抖的看着三人,嘴唇微微的颤抖着,目光里充满了请求:“杀……杀……杀我……杀了我……”

  “萨英豪,把山林还给我!”山雷放出了光刀,恨恨的盯着萨英豪。

  “你你弟弟……你弟弟已经死了……早就已经死了……我我根本就不需要留下他。我我需要试验品,可以直接去买……这样……这样风险就小很多……杀了我,快杀了我……”

  山雷的身体也在颤抖,那副样子是真的怒发冲冠。

  突然。萨英豪的嘴里开始呕血,紧接着他唯一的一条腿,腿部的皮肤开始崩裂。

  一条条的蔓藤从崩裂的伤口里掉了出来,还带着萨英豪大腿上的血肉。

  “怎么回事?”

  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萨英豪的惨状,大腿内的皮肤下血肉几乎没了。只剩下血淋淋的大腿骨架,可是骨架却是悬空的,里面有一条木棍撑着,刺入地下。

  呕——

  山雷一阵反胃,立刻就干呕起来。

  “主母!”白水东脸色凝重的看着白水沧弥。

  “他的大腿肉被全部削掉了,然后塞入大量的蔓藤,再把皮肤缝合上去。”白水沧弥也没想到,萨英豪会落的这种惨绝人寰的结局。

  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到底是谁做的这些事?

  三人都看出来了,萨英豪的身体被两根木刺撑着。插入地下,所以完全移动不了。

  然后被人在他的身上做了手脚……

  “去把他的肚皮挑开。”白水沧弥低声说道。

  此刻吐的七荤八素的山雷,脸色苍白无比,听到白水沧弥的话,啊的一声,满脸的错愕。

  这可比他在城堡里乱杀一通,更加的令人恐怖。

  “去!”白水沧弥催促道。

  山雷伸出光刀,在萨英豪的肚子上挥了一下,萨英豪躲也躲不开,只能看着山雷把自己开肚。

  可是一看到萨英豪肚子里的东西。三人全都吐了。

  肚子里全部都是虫子,黑黑的,血淋淋的虫子。

  即便是白水沧弥和白水东都被这景象给吓到了,他们本以为自己的神经已经足够坚韧。可是他们还是高估了自己神经的坚韧。

  “杀了我……杀了我啊……”萨英豪几乎是以祈求的语气叫道。

  而他现在还没有死,同样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白水夫人,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萨英豪,如果你想死的痛快一点,就告诉我们,是谁做的。”

  “寸头山……小神医……快杀了我……求求你们了……”

  “果然是他。”白水沧弥又是一阵失望。如果知道萨英豪会遇到寸头山小神医,当时自己就该追过来的,又一次与他失之交臂了。

  “主母,也许寸头山小神医还在附近。”

  “对对,他可能还没走远。”白水沧弥立刻反应过来:“萨英豪,寸头山小神医离开多久了?”

  “三刻钟,快点……快点,我受不了了。”

  白水沧弥看了眼山雷:“山雷,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我也不知道。”

  一种无力与失落的感觉,不禁弥漫全身,失去了弟弟,也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山雷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迷茫,他曾经把保护弟弟视作他的唯一动力与目标。

  可是真正到了临头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居然眼睁睁的看着弟弟死去,却连阻止的勇气都没有。

  他痛恨萨英豪,更痛恨自己的弱懦、无能。

  “如果你暂时没有想法的话,就暂时跟在我的身边,如何?”

  “好……好……”山雷抹掉脸上的泪水,他尊敬白水沧弥,因为这件事原本与白水沧弥没关系,可是她和白水东还是冒险救了他一次。

  所以他想报答白水沧弥和白水东,山雷看向萨英豪,手中的光刀又一次展露出来。

  萨英豪看到山雷的这个动作,欣慰的闭上眼睛。

  突然,耳畔传来白水沧弥的声音:“山雷,别杀他。”

  “主母,为什么?”山雷也学着白水东对白水沧弥的称呼叫道。

  “这才是他最应该受到的惩罚。”白水沧弥冷酷的说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算是他对那些被他害死的人一种惩罚。”

  “主母,萨英豪的五脏六腑都被虫子咬烂了,可是他居然还没死,如果不是他本身的生命力顽强的话,那就是那位小神医用了某种方法,延续他的生命。”

  “那位小神医的医术越好,那么希望就越大。”

  “主母,你们要找小神医吗?你们病了吗?”

  “我们的确是在找小神医,我家里人病了,一直在寻找小神医,可是一直未曾见过他的踪迹,没想到你居然有机缘能够遇到他。”白水沧弥说道:“对了,你是在什么地方遇到他的?”

  “在飞鼠山那边,我带你们去。”

  “等等……你们回来……回来啊……杀了我啊……求求你们了,不要走……不要走啊……”

  “飞鼠?”白水沧弥和白水东对视一眼。

  “那位小神医在寻找有潜力的幻兽,飞鼠有可能会变异为疾空飞鼠,不过疾空飞鼠太稀有了,一千多年了,也才出现一个拥有疾空飞鼠的人。”

  “不是只有一个人拥有疾空飞鼠,而是让疾空飞鼠进化到神品的人只有一个。”

  “小神医的身边就一个女人,要想找到疾空飞鼠,就凭他们两个人,恐怕一辈子都找不到。”

  “那他们有没有可能会雇佣附近的人?”

  “山雷,附近的村镇人多吗?”

  “有一些,我是带你们去昨天遇到小神医的地方,还是带你们去镇子上?”

  “去镇子上吧。”

  ……

  白晨此刻却回到昨日的那个位置,看着面前的两个村民,脸色非常的难看。

  “我雇佣你们的,你们抓到了我要的幻兽,却把幻兽卖给了其他人。”

  “可是……可是你们给的钱没那些人高。”

  这些村民很朴实,可是不代表他们就蠢,他们可是精明的很。

  “你们该死!”姬凤同样是怒不可遏。

  “算了。”白晨挥了挥手,心中气恼不已。

  现在就算是把这两个村民杀了,也是于事无补。

  何况,他们说的也没错,他们之间虽然是雇佣关系,可是没有合同。

  让这些村民去遵守契约精神,显然是太为难他们了。

  他们只知道价高者得的道理,白晨生气是生气他们即便是抓到了疾空飞鼠,却完全没通知他们,要不是其他村民与他们说,他们恐怕还蒙在鼓里。

  而且他们在把疾空飞鼠卖给别人后,还混在这里,继续在这骗他们的雇佣佣金。

  哪怕是事前通知他们一声也好,想要更多钱,没问题。

  白晨不在乎多给他们一些钱,甚至白晨本身就已经考虑过这方面,之所以承诺的奖赏不高,是因为白晨怕真有人找到的话,自己给的钱太多,这些淳朴的村民会被人觊觎,所以打算暗中奖赏,结果他们倒是真的找到了疾空飞鼠,却用用一个略高他们的价钱卖掉了。

  姬凤比白晨更加的愤怒,如果不是白晨的阻拦,恐怕现在这两个村民已经是两具尸体了。

  “从你们手中把飞鼠买走的是什么人?”白晨问道。

  “不能说,那几个人说了,不能说出他们买走的事。”这两个村民现在倒是很有原则了,只是手上抓着的两枚银沧币,却是出卖了他们的真实想法。

  很显然,他们是想继续在白晨的身上敲诈一些钱。

  这次姬凤终于怒了,一阵狂风呼啸而过,数十米长的青面兽出现在两个村民的面前。

  姬凤暴怒的看着两个被吓傻的村民:“你们现在要么把前前后后说出来,要么就去死!”

  这次白晨没有开口了,就该吓唬一下他们当作惩罚。(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