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仇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仇

  山雷很早就已经清醒了,只不过因为虚弱,他的眼皮只能微微的提起。

  他听到了先前萨英豪的话,他的心中是恨,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

  甚至现在只能看着这个浑身血红色的东西,夺走他的性命而他又无能为力。

  这就是嗜血狂魔吧?

  以前只听人说起过,却从未真正的见过。

  山林……哥哥对不起你,哥哥要去陪你了。

  那个丑陋的面孔,那张占据了半个脸部的嘴巴,还有他嘴里令人作呕的腥气。

  所有的仇、恨,山雷无法释怀,可是不释怀又能如何?

  反抗?如何反抗?

  突然,山雷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自己的夜光鸟,它怎么回来了?

  那个小孩也跟来了吗?

  如果他也跟来了,那就糟糕了。

  还有那个很漂亮的女人,虽然年纪比自己大好多,可是却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

  真该死,自己都要死了,为什么还要胡思乱想。

  白晨是跟随着夜光鸟到这里的,因为他发现夜光鸟一个晚上都很没精神,更没发光。

  原本山雷说的,今天早晨会把夜光鸟召唤回去,可是白晨等了许久,夜光鸟都没有被召唤回去,而是自己慢慢的飞了大老远。

  白晨担心这只小幻兽在路上出什么意外,所以一路跟了过来。

  不过看到现场局势的时候,还是有些愕然。

  一个全身血红色的大怪人,正提着只有一个肩膀的山雷,身边还堂着一个同样血淋淋的伤者。

  夸张的体形完全脱离了人类的范畴,张着那个几乎要把脑袋撕裂成两半的嘴巴,只要他的嘴巴咬住山雷,不用怀疑,山雷的半个身体一定会少掉一半。

  不过他的动作却略显愚钝办桌,当白晨和姬凤到来的时候,这个血红色的怪人等了数息才反应过来。放下手上的山雷,转头看向白晨和姬凤。

  “女人……小孩……吃的。”

  “主人,是个嗜血狂魔。”姬凤提醒道。

  “嗜血狂魔?是什么东西?”

  “类似于魔尸,同样是被幻兽契约所诅咒……”姬凤解释了一遍道:“这个家伙应该就是源头。”

  白晨走到山雷的面前。山雷的眼神虽然有些模糊,却能认得出白晨。

  山雷看的到白晨,也看的到白晨身前的嗜血狂魔正举着大刀,朝着他的脑袋剁下去。

  可是,一股狂风呼啸而过。将嗜血狂魔击飞出去。

  这种杂务,姬凤肯定要主动承担的。

  “真可怜。”白晨看着山雷,白晨掀开了山雷被粗略包裹的肩膀,血肉模糊的一片,非常的凄惨。

  “你的伤口是谁包的?是他吗?”白晨指着旁边的白水东问道。

  山雷眨了眨眼睛,这是他所能做的最大幅度的动作。

  白晨拿出一块金属,开始帮山雷制作金属手臂。

  “你的弟弟呢?”

  山雷的嘴唇在微微的抖动着,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眶。

  弟弟……

  弟弟没了……

  “这个大家伙干的?”白晨问道。

  山雷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吃力的点点头,可是又摇了摇头。

  “看来有些复杂。”白晨喃喃自语着。也不知道山雷听没听到。

  白晨很快就以山雷的身形,塑造出一个匹配的臂膀。

  白晨没有给山雷止痛,而是强行将臂膀安装在他的上空上。

  “忍着。”

  那撕心裂肺的痛苦,瞬间就让山雷失去意识。

  姬凤站在一旁,看着这血腥的一幕,虽然白晨是在给山雷治疗,可是场面却搞的非常血腥。

  说是血肉横飞也不为过,姬凤问了一句:“主人,这个东西呢?”

  “嗜血狂魔是被动出现的,还是人为制造的?”

  “这很复杂。”姬凤皱了皱眉头道。

  “哦?有什么复杂的?”

  “大部分的嗜血狂魔都是因为某些特定的原因。非自意愿而变成的,可是现在有些势力正在研究,如何人造嗜血狂魔,并且将之控制。”

  “你是说。这个嗜血狂魔是人造的?”

  “我的确有这个怀疑,主要还是这个人。”姬凤指着白水东道:“他身上的伤口,如果是由血奴造成的,那么他早就没命了,因为血奴不会手下留情。”

  姬凤顿了顿,又道:“而有人的命令或者是正常人的话。就不一样了,嗜血狂魔显然不可能向自己的血奴下达这样的命令。”

  白晨处理完山雷,转而看向白水东:“原来是他。”

  “主人,你认识他吗?”

  白晨点点头,原本还没细看,再加上白水东脸上的血迹,一时没去细看,此刻再一看,却发现自己见过这人,当初在那古堡中,这个人以及还有好几个同伴,其中为首的一个女人,似乎是叫做沧弥。

  没过多久,山雷昏昏沉沉的醒过来,脑袋一阵晕眩,眼前似乎有两个身影。

  白晨正在处理白水东的伤势,轻轻侧头看了眼山雷:“你现在最好不要乱动。”

  “什么?你……小孩……我这是怎么了?”

  “你忘记了吗?”

  “我……”

  刹那间,一个晚上的记忆,便如潮水一般,瞬间涌向山雷的脑袋。

  “啊……”山雷惨叫一声,双手抱着脑袋,悲愤、痛苦、绝望,交织成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又如一把利锥,狠狠的扎在山雷的脑袋上。

  山雷痛苦难言,撕心裂肺的咆哮了一刻钟,这才渐渐的平息下来。

  可是他看到了自己本应该消失的左臂膀,可是这个左臂膀却不是他的。

  “我的手臂……”

  白晨已经处理完白水东的伤,站了起来看着山雷。

  山雷有些畏惧的看着白晨与姬凤,两人的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他仰望的气息。

  山雷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流露出自卑之色。

  “告诉我怎么回事吧。”白晨说道。

  山雷的泪水又一次的淌落,只要回想起昨夜的那一幕,他就看到自己的弟弟。在自己的面前惨死的样子。

  那种悲伤如潮一般涌来,难以遏制的痛苦,一直发泄了十几分钟,这才停止哭泣。

  白晨和姬凤都没有去阻止山雷的发泄。有些时候,情绪宣泄出来,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然后山雷便开始讲述着昨夜的悲惨……

  白晨转头看了眼被姬凤用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地上的嗜血狂魔,隔着十几米的距离,随手扫开巨石。然后将嗜血狂魔拖到山雷的面前。

  “去给你的亲人复仇,同时也去把那个帮助了你的女人救出来。”

  “可是……我什么都做不到……”山雷的身体又开始颤抖。

  白晨和姬凤突然默契的退后两步,同时放开了嗜血狂魔的束缚。

  嗜血狂魔失去束缚,立刻就冲着眼前的山雷发出嘶吼,巨掌拍向山雷。

  “啊……不要……”山雷双手捂着头,心中充满了不解与绝望的情绪。

  那张带着恐怖力量的巨掌拍在山雷的左臂上,山雷感觉微微震了一下,却没有意料之内的冲击。

  山雷不由得睁开眼睛,作弊慢慢的挣开,将嗜血狂魔的手臂轻而易举的推开。

  “我……我这是怎么回事……”

  嗜血狂魔却不会给山雷迟疑的时间。右臂挥扫过来,山雷下意识的拿着左臂一挡,又一次的挡住了嗜血狂魔的攻击。

  紧接着,一道光束突然从掌中升起,就像是一把刀,一把由光汇聚成的刀。

  山雷的思绪已经凌乱了,却是身不由己的挥舞出光刀。

  嘶——

  嗜血狂魔看着自己脱落的半个身体,却没有痛苦或者恐惧之色,反而提起右臂又一次的拍向山雷。

  山雷再次挥舞着光刀,将嗜血狂魔的右臂也一并斩落。

  那种快刀斩乱麻的感觉。毫无阻滞,斩到嗜血狂魔身上的血肉之时,非常的顺畅,哪怕是斩到筋骨依然顺畅的难以言喻。

  失去了双臂的嗜血狂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用嘴巴冲着山雷咬去。

  山雷这次终于主动了一次,没有再退缩,手中光刀飞斩过去。

  巨大的头颅掉落在地上,失去了曾经的凶戾,平静的仿佛要抹去它曾经的罪孽一般。

  山雷在巨大的震惊中无法自拔,过了许久。这才清醒过来。

  可是,那个孩童与那个女人,却已经消失无踪。

  白水东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个毕生难忘的一幕。

  那个昨夜还被自己拯救,重伤垂死的少年,此刻却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将嗜血狂魔斩杀。

  白水东愕然的看着山雷:“你……”

  “啊,你醒了大叔……”山雷立刻激动的看着白水东,发现白水东的惊愕的目光,低头一看自己手上的光刀,甩了甩左臂,光刀唰的一声消失。

  山雷一喜,又甩了甩手,光刀却没有出现:“好奇怪……”

  “小兄弟,你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山雷不断的尝试着再把光刀弄出来,尝试了许久,终于抓到了一点窍门,不过还不是很纯熟。

  白水东突然想起来:“对了,主母呢?主母在哪里?”

  “啊……你说的是那位尊贵的夫人吧,她被抓走了,抓走她的人叫萨英豪,就是他控制嗜血狂魔,袭击了我们的村庄的……”

  山雷越说面色越是狰狞,脸上充满了仇恨的神色。

  “小兄弟,能否……”

  “这位大叔,是你们救了我,所以我一定会帮你把那位夫人救出来的,还有,我要让那个罪魁祸首血债血偿!”(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