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七十五章 山中少年

第两千一百七十五章 山中少年

  白晨的手上提着一只小老鼠,那只小老鼠还在不断的挣扎着,发出吱吱的声音。

  “姬凤,你确定这山中有疾空飞鼠吗?”白晨随手将小老鼠甩飞,那小老鼠立刻就钻入草丛之中。

  “主人,疾空飞鼠就是飞鼠变异的,而这里有是飞鼠山,有着数量庞大的飞鼠,如果在这里没发现疾空飞鼠的话,那么就更不要指望在其他地方找到疾空飞鼠了。”

  变异与进化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变异是某种幻兽产生突变,让原本大族群特性的幻兽出现小概率的变种,从而出现特殊化。

  就比如说普通的飞鼠,是无品级的幻兽,而变异后的疾空飞鼠,虽然在实力上与普通的飞鼠没什么区别,可是其潜力却是天差地别,如果一只潜力得到完美释放的疾空飞鼠,完全可以达到神品。

  当然了,这里说的是完美进化,任何幻兽的进化过程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任何的意外都有可能导致进化失败,甚至是直接夭折。

  山头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小洞,从下面看上崖上,就像是马蜂窝一样,估计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这场景,都要吓尿。

  白晨和姬凤现在也非常头痛,飞鼠变异成疾空飞鼠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飞鼠山上千万只飞鼠,都未必能有一只疾空飞鼠。

  而且疾空飞鼠与普通飞鼠的差异非常小,疾空飞鼠有耳朵是尖耳,而普通飞鼠则是圆耳。

  白晨除非是使用领域覆盖整个飞鼠山,通过领域来寻找疾空飞鼠,不然的话根本就无法找,一只只的寻找。要找到猴年马月去。

  可是,用领域寻找的话,以领域的压迫力。以及飞鼠的弱小程度,白晨的领域只要释放出去。绝对要把所有的飞鼠全都吓死掉,包括疾空飞鼠。

  “以前有人找到过疾空飞鼠吗?”

  “当然找到过,不然如何会有疾空飞鼠这个名字?”

  “那以前的人怎么找的?难道也是一只只的寻找?”

  “我不知道,毕竟这是上千年前的人物了,一千三百年前,一个名叫琉盏的强者,就是使用一只强大的疾空飞鼠,将一座城池撕裂。”

  “能够撕裂一座城池。那至少也该是拥有真实力量的实力了。”

  真实力量又被称之为一城之力,就是说拥有毁灭一座城池的力量。

  曾经有人试图以那些强者到底能毁掉几座城池来划分实力,可是后来却发现这根本就不行。

  因为即便是真实力量的境界,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有的人能够一招毁掉一座城池,有些人则是要千辛万苦才能毁掉一城。

  这其中又牵扯到杀伤力与破坏力,有些人破坏力不行,可是战斗却非常在行,就比如说蔷汝那种类型的,她可是唯一一个在白晨到达先天境界之后,伤害到白晨的人。

  而且还是如今的白晨。白晨现在可是圣武境的存在,比之先天境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三颗聚灵星。特别是第三颗聚灵星的体积,比地球都要大数十倍的白玉星,能够给白晨提供的能量更是庞大的无法想象。

  蔷汝的破晓一击,却对将近乎于无懈可击的白晨造成了伤害。

  哪怕那个伤害微乎其微,可是这蔷汝的战绩却是无可争议的。

  反之冉山化海、诛衍和金谷,他们都具备了毁掉十座甚至是百座城池的实力,可是哪怕他们的实力再提高十倍百倍,也未必能够对白晨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白晨非常希望得到蔷汝的幻兽黑白,不过那只黑白是稀有幻兽夜光兽。而且还是变异品种,原品种夜光兽都不知道哪里寻找。更不要说是变异品种了。

  如果蔷汝是白晨的敌人,白晨不介意抢夺。可惜他们并没有什么仇恨。

  再者说黑白是蔷汝一起成长的,他们之间的情感羁绊,更不是白晨能够比拟的。

  如果白晨出手抢夺的话,这就像是把人家的孩子抢走一样。

  白晨哪怕再希望得到黑白,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白晨很想看看,如果自己也获得了黑白,是否能够领悟出与蔷汝一样的真实力量,是否也能分裂出同样的多重人格分身。

  想一想白晨都觉得兴奋,这可是为数不多,能够让白晨真正意义上变强的招式。

  不过更大的可能性是,白晨所分裂出的人格分身是实力较弱的分身,实力只相当于真实力量境界或者真实幻象境界。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什么意义了,对白晨的实力提升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没有提升。

  就在这时候,姬凤说道:“主人,千面有几个人。”

  白晨也发现了,只是几个少年。

  每个人都提着一个笼子,里面装满了飞鼠。

  那几个少年也发现了白晨和姬凤,在看到两人的穿着后,那些少年都露出自卑之色,不敢接近他们。

  “只是几个无家可归的少年,以抓飞鼠维生。”姬凤道。

  “拿来吃?还是卖?”

  “拿来卖钱,飞鼠本身有微量毒性,不适合食用。”姬凤回答道。

  “有人会用这么弱的幻兽吗?”

  “不是用来签订契约的,是拿来当蛇类幻兽的食物。”

  那几个少年显然是不打算与白晨以及姬凤接触,双方隔着老远的距离,只是相互看了一眼,便分道扬镳了。

  “主人,不如雇佣当地人,让他们帮忙寻找疾空飞鼠?找到的人再赏赐足够的钱财,您觉得如何?”

  “嗯,可以。”白晨点点头。

  “那我就去雇佣附近村庄的人了。”说罢,姬凤便直接腾空离去。

  白晨找了一块石头休息,就在这时候,远处的草丛里,探出一个脑袋。偷偷的盯着白晨。

  白晨转过头看向那个方向,那个脑袋立刻就收了回去。

  不过那人并未离去,而是躲在草丛里看白晨。过了小半刻,那人在观察了许久后。终于从草丛里钻了出来。

  是个大男孩,与先前那些人是一起的,不过这时候就他一人。

  “喂,小孩。”大男孩走向白晨的同时,脑袋还左右的观察着:“你刚才身边那个女人呢?”

  是看自己是小孩子,过来抢劫?

  还是觉得自己好欺骗?

  不过看这男孩的眼神,白晨不由得把脑海里的想法甩掉了,自己是想多了。这大男孩没有恶意。

  大男孩的衣服虽然破,可是看向白晨的目光里,还是带着几分敬畏。

  因为在他的眼里,他们的穿着已经决定了他们的身份差距。

  “你是谁?你有什么事吗?”

  “我是山雷。”大男孩说道:“你和那个女人走丢了吗?”

  “没有,她去办事了。”白晨淡然说道。

  山雷目光闪烁,一直低着头:“你要飞鼠吗?”

  山雷从背后拿出竹笼子,里面有几只飞鼠。

  白晨摇了摇头,里面没有自己要的疾空飞鼠,想在这么小的基数里发现疾空飞鼠显然是很可笑的事情。

  “不要。”

  “不要钱。”山雷立刻补充道。

  “不要钱也不要。”

  山雷走到白晨的面前:“那个女人去哪里了?”

  “我说过了,她去办事了。”

  “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怕不怕?我留下来陪你?”山雷有些腼腆的说道。

  白晨愣了一下。留下来陪自己:“为什么?”

  “没……没有为什么……我不是为了等那个女人。”山雷红着脸说道。

  白晨露出了笑容,看着山雷:“你喜欢她?”

  不过这很正常,山雷这种情窦初开的男孩。又没什么见闻,看到姬凤那种女人,被勾走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山雷坐到白晨的身边,拿出一块干饼:“你吃不吃?”

  白晨摇了摇头,山雷想了想,把干饼掰断一半,又放进腰包里,自己拿着半个干饼吃起来。

  “飞鼠山很大,而且林子很密。那个女人会不会迷路了?”

  “不会。”

  “天色不早了,她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知道。”

  “这里晚上会有一些大型的幻兽出没。”山雷的眼中有些担忧的说道。

  “哦。”

  “要不要我带你去找她?”

  “不用。”

  白晨的这种拒人千里的态度。让山雷不知道该如何的接话。

  不多时,天边已经开始泛起红霞。天色已经不早了。

  有几个山雷的同伴站在远处,冲着山雷挥手:“山雷,已经很迟了,要不要一起回去?”

  山雷看了眼身边的白晨,摇了摇头回应道:“你们先回去吧。”

  “你该与他们一起回去。”

  “天要黑了,你一个人不怕吗?”山雷担忧的看着白晨。

  “不怕,我已经习惯独自面对夜色了,而且这座山里没有太多的大型幻兽。”

  白晨可以平静的等待着夜幕的降临,可是山雷显然不可以。

  终于,天色蒙蒙胧的时候,山雷终于安奈不住了:“我要走了。”

  “嗯,我知道。”

  “对不起,我家里有弟弟,和你一样大,我需要回去。”

  白晨抬起头看着山雷,露出一丝微笑:“我理解。”

  看着山雷略显失望的背影,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真挚的笑容。

  他与姬凤注定不可能产生结果的,他们的身份差距太大,除非白晨去主导这个结果。

  可是白晨不觉得自己有必要这么做,虽然对这个叫做山雷的男孩有好感,可是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那么对姬凤就很不公平。

  就在这时候,山雷突然回过头,朝着白晨跑,跑到白晨面前后,山雷召唤出自己的幻兽。

  一只长尾鸟落到白晨的手中,山雷认真的看着白晨:“这是我的幻兽,夜光鸟,晚上会发光,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明天早晨我会把它召唤回来。”

  说完,山雷轻轻的摇着手跑远,不多时已经跑出了白晨的视线外。(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