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六十八章 狗

第两千一百六十八章 狗

  东林华看着帝东雯:“你凭什么救我?”

  “因为我需要一条狗。”帝东雯微笑的看着东林华:“一条我让咬谁就咬谁的狗。”

  “一条只能活两日的狗?”东林华惨笑的看着帝东雯。

  “我想要你活几日,你就能活几日,而你,要么如死狗一样,曝尸荒野,要么就做我的忠犬。”

  “你可以救我吗?”东林华看着帝东雯问道。

  曾经的东林华是那么的骄傲,他是才华横溢的东林家大少爷,他曾经的理念是宁为鸡首不做凤尾。

  可是,在经历了生死之后,他才发现,原来活着才是最为珍贵的。

  很多人不怕死,因为死亡只是一瞬的事情。

  可是对于东林华来说,等待死亡却是最为痛苦、绝望的,没有什么比等待死亡更恐怖的事情了。

  “小玲。”帝东雯叫唤了一声。

  小玲立刻上来:“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把天一水拿来。”

  小玲从怀中掏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是暗红色的液体,递到帝东雯的手中。

  帝东雯将小瓶子丢到东林沧的手中:“喝下去。”

  东林华经历过之前的欺骗后,如今又有一个陌生的女人,给他这么一个奇怪的瓶子,奇怪的液体,他显然不会立刻就信以为真,而是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帝东雯。

  “这是?”

  “天一水,一种由我宫中秘制的神水,能够延长你的寿命。”

  “延长寿命的神水?”东林华依然怀疑的看着帝东雯。

  幕紫衣当初给他生死珠的时候,告诉他能够让他获得强大的力量,却没告诉他副作用。

  如今相同的一幕,让他人如何能不怀疑。

  “副作用呢?”

  “没有副作用。”

  “不可能没有副作用,这世上没有平白无故获取的东西,我的力量是以生命的代价换取的……对了,这个天一水是将力量转化为生命?”东林华又惊又疑的问道。

  “蠢货,如果你现在变成了一个废人。那对我有什么用处吗?”帝东雯冷笑道:“我要的是一条能咬人的狗,而不是一个被拔掉牙齿的老狗。”

  “那这不可能……这……”

  “当然不可能,这天一水乃是凝结了十只鹤龄龟之血,再通过秘法炼制而成的。其中的精华需要我多说什么吗?”

  “那……那我能活多久?”东林华有些动容了。

  十只鹤龄龟,这价值又该珍贵到何等地步?

  难怪说这是神水,东林华的心中虽然还有疑虑,不过还是升起几分希望。

  “一年。”帝东雯说道。

  “十只鹤龄龟的血,只能让我延长一年寿命?”东林华又失望了。

  “因为你的实力很强。或者说是生死珠赋予你的力量,打个比方吧,这辆马车就是这天一水,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坐上去,那么它可以跑的很快,可是如果换做一个十倍于我体重的人坐上去,那么它可能跑两步就要累死,现在你明白了吗?”

  “那……那一年后呢?我是说,一年后我怎么办?你也如那个千面那样,将我当作弃子?”

  “这天一水对旁人来说。的确珍贵,可是对我却是要多少有多少,只要你忠诚于我,那么你就不用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当然了,如果你胆敢背叛我,那么不用等到你的生命尽头,我就直接杀了你。”

  “好,我效忠你。”东林华打开瓶子,一仰头将天一水完全的喝掉。一滴也不剩下,然后看向帝东雯:“主人,您要我做什么?”

  “我想要知道,千面的线索。”

  “主人。我不明白千面是谁。”

  “是谁给你生死珠的?”

  “一个女人,名叫幕紫衣,不过她也是给背后的人办事。”

  “那么她给了你生死珠后,要你做什么?”

  “将一个人带到她的面前。”

  “谁?”

  “寸头山小神医。”

  “是他?”帝东雯看了眼东林华:“以你现在的实力,也败在他的手上吗?”

  “主人,他很强。”东林华低下头说道。

  “不过是一个世俗之人罢了。能有多强?能够胜过你倒也有几分能耐。”帝东雯不屑的说道。

  东林华低下头,没有继续争论。

  “主人,这次宫主让您来,主要也是来看看那个寸头山小神医是不是千面,不如借此机会把此事弄清楚吧。”小玲提议道。

  “主人,能否告知小人,那个千面到底是什么人。”东林华问道。

  “千面?他不是人,他是我们帝东宫的一只幻兽,而后被驱逐出了帝东宫,这些年来一直潜伏在外,为非作歹,本宫的职责就是将他铲除。”

  “幻兽?可是那个幕紫衣怎么会向一只幻兽臣服?”

  “所以说你太弱了,你如今的实力勉强算是真实幻象境界,如果你的实力到达幻生之后,你的幻兽也将会获得智慧。”帝东雯说道:“并且千面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幻兽,他能够占据任何生物或者幻兽的躯壳,然后伪装成那个生物,即便是人也一样,并且还可以拥有自己的幻兽。”

  东林华倒吸一口凉气,他还真没听说过这种诡异的幻兽。

  “主人,您是怀疑那个寸头山小神医是千面?”

  “没错,在十方诸国中,能够有这种实力的少之又少,除了千面之外,我想不出其他人,并且千面能够占据的人类躯壳,也只能是十六岁以下的少年人。”帝东雯说道:“不过你说千面的手下给你生死珠去对付寸头山小神医,这就古怪了,也许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帝东雯看了眼东林华:“你有什么看法?”

  “主人,我曾经调查过寸头山小神医,他的来历完全调查不出来,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不过我觉得他不是千面。”

  “为什么这么觉得?”帝东雯问道。

  “这……因为直觉吧……”东林华不确定的说道。

  “直觉?这可不能作为理由。”帝东雯摇了摇头。

  “不过如果说他是的话,也有一些迹象,比如说他对生死珠同样了解,主人,除了您或者千面之外,还有人对生死珠了解的吗?”

  “没有,生死珠是帝东宫的东西,后来配方被千面盗走,除非千面故意将配方散播出去,不然的话,外人不可能知道生死珠的。”

  “那个小神医是白发吗?”

  “额……不是。”

  “被千面占据躯壳的人,头发会变成白色。”

  “会不会是通过特殊手段改变过颜色?”东林华问道:“小人也知道一些改变发色的办法。”

  “有这个可能。”帝东雯看了眼东林华:“不管怎么说,那个寸头山小神医,都有重大的嫌疑,那就直接去寸头山,如果他就是千面,那就好办了,就算是假的,也能从他的口中知道千面的线索。”

  “主人,那个寸头山小神医很强。”东林华可不觉得,他们过去会有胜算,帝东雯实在不像是一个强者。

  帝东雯冷冷的瞪了眼东林华:“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不敢,主人……”东林华不想去送死。

  毕竟他已经被白晨放过两次了,俗话说事不过三,如果自己再去招惹,难保白晨不会直接杀了自己。

  这个小姑娘年纪小不懂事,仗着背后的势力大,可是自己却知道,对方就连狩猎会都不怕,更何况是那个听都没听说过的帝东宫。

  突然,帝东雯毫无征兆的出手了,五指扣住东林华的脖子,指甲已经刺破了东林华的皮肤。

  东林华发现,自己挣脱不了,而他的力量在疯狂的流失着。

  “我要的是忠心的狗,我早就该想到,一条路边的野狗靠不住,既然靠不住,那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东林华怕了,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小丫头,居然这么可怕。

  “主……主人,我不是那个意思……”东林华连忙求饶。

  “你还敢不敢忤逆我的话?”帝东雯冷声哼道。

  “不敢……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东林华告饶道。

  帝东雯换了一只手抓住东林华的脖子,而东林华感觉自己失去的力量又回到了自己的体内。

  帝东雯放下东林华,拍了拍东林华的脸蛋,脸上喜笑颜开:“这还差不多。”

  东林华心头布不住的打颤,最近遇到的人怎么年纪越小就越是可怕?

  那个寸头山小神医也就算了,如今在大马路上遇到一个女人,也是这么的可怕。

  “主人,虽说我们是去探查小神医身份的,可是暂时来说他还不是敌人,所以我觉得我们不用太鲁莽,免得把朋友逼成敌人。”东林华劝说道。

  他是真的怕了白晨,不愿意再去招惹,只是帝东雯却逼着他又要回寸头山去。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如果他就是千面,自然是将他降服,可是如果不是千面,至少就不是敌人,而且千面也在算计他,与千面算是敌人,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朋友。”

  “朋友?本宫不需要朋友。”帝东雯立刻开口道:“十方诸国,没有人有资格成为我的朋友。”(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