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六十七章 帝东

第两千一百六十七章 帝东

  雨梁国,梁都,沧弥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看着眼前的府邸大门。

  “去叫门吧。”沧弥对手下亲卫说道。

  亲卫上前去,拍了拍门:“请问有人在吗?”

  不多时,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老者,穿着侍从的衣服。

  “有什么事吗?”

  “我家主母是大奥国来的,想要求见弈大师,劳烦你通报一下。”

  老者摇了摇头:“主人不在,两位请回吧。”

  “老先生,我是大奥国白水家的白水沧弥,能否通融一下,我是真的有急事需要求见弈大师。”沧弥以为是这老人推诿,早就听闻弈大师鲜少见客,可是她这次在途中足足走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跨隔两国,家中却是拖不起。

  这次她是打定主意,说什么也要请到弈大师出山。

  “这位夫人,老朽不敢隐瞒,主人是真的不在,若是夫人不信,可以进府内探查。”

  老人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沧弥再不信也不敢真的跑进去探查。

  只是脸色苦涩为难:“可否告知小女子,弈大师去往何处?何时归来?”

  “弈大师已经走了五日左右,去往的就是你们大奥国南临城。”老人说道。

  “哦?去了我们大奥国?”沧弥眼前一亮:“可是寻亲还是访友?”

  “都不是,似乎是南临城有一位小神医邀战四皇,弈大师便是去赶赴观战的。”

  “小神医?这小神医又是何来历?”

  “此事老朽也无从得知,老朽只是一介下人。”

  “打扰老先生了。”沧弥目光闪烁,要说失望那是肯定的,不过在听说弈大师去了大奥国南临城,倒是又升起几分希望。

  若是能在南临城遇到弈大师,求他出手的话,也未尝不可,到时候反而还能节省些许时间。

  当然了,前提是弈大师能够答应下来。

  在拜别弈府后。沧弥便连休息也没休息,直接出城往回赶路。

  “白水东,你可听说过这个小神医?”沧弥在看着身边的亲卫。

  “主母,小人没听说过小神医。不过能邀战四皇,应该也是绝世强者吧。”这名叫做白水东的亲卫说道。

  “我们大奥国何时有这等绝世人物?”沧弥脸上露出迷茫之色。

  “小人不知。”

  沧弥虽然没听说过什么小神医,可是却知道四皇,戾皇诛衍,涅皇冉山化海。财皇金谷,还有黯皇,只是黯皇速来神秘,不知其名。

  而能够邀战四皇的人,在沧弥看来,至少也要是同级别的存在。

  “算了,去往南临城看看,也许能有意外的收获。”

  ……

  南临城外,一辆华丽的马车驶过,马车的边缘有个小小的旗幡。旗幡上写着‘帝东’两个大字。

  很少有人知道帝东代表着什么,一个存在了很久的势力,狩猎会在帝东宫的眼里,就是孙子辈的。

  当然了,帝东宫在世俗的力量并不强,甚至可以说没有。

  可是在这个皇权时代,帝东宫所代表的就是至高的权威。

  在三千年之前,十方诸国可不叫做十方诸国,那时候的十方诸国是一个完整的国家,一个庞大的帝国。

  名叫东帝国。而建立东帝国,统一了人类的开国君王,就是那位传奇英雄,拥有着九只至强的幻兽。以绝对的实力君临天下。

  那位开国君王名字就叫做帝东泓,也就是帝东皇帝。

  他有十个儿子,后世将这十个孩子称之为十方王,这十方王可不是狩猎会的十方王,帝东皇帝的十个儿子可是真正的王者,他们各自得到了十块庞大无比的领土。比之现如今十方诸国内任何一个单独的国家都要庞大的领土。

  十方王在帝东皇帝死后,便开始彼此之间的战争与掠夺,可是谁也没战胜谁,反而让彼此的国家分崩离析。

  如果按照现如今的人看,十方王穷兵黩武,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换做今天的统治者,在国家无法承受战争的时候,他们肯定要休战讲和,休养生息。

  可是当时的十方王却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似乎一定要将对方铲除才肯罢休,而且这不是一个,两个人这么做,而是十方王全都这么做。

  有一个传说,十方王当时那么做,其实是为了争夺帝东皇帝所留下的遗产。

  只是这个传闻并未大范围的流传开来,反而渐渐的消弭于历史中。

  不过有一点,帝东皇帝不止有十个儿子,还有一个最小的女儿。

  这个女儿除了继承了帝东的姓氏,没有获得任何的领土,而是继承了帝东宫。

  这是帝东皇帝唯一留给女儿的东西,也是最宝贵的一个,比起任何的疆土都要宝贵。

  哪怕是三千年过去了,十方诸国已经被大大小小的国家所取代,帝东皇帝的血脉几乎已经消失,可是帝东宫的传承始终未曾断过。

  当然了,历史上并不是没出现过那种席卷天下的国家与君王,可是他们全都失败了。

  有秘闻传言,这些国家与君王,是被帝东宫所限制。

  只要国家发展到一定地步,就会被帝东宫惩罚。

  也不是没有国家试图挑战帝东宫的权威,可是无一例外,这些国家与君主,全都成了历史的尘埃。

  久而久之,帝东宫也就成了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存在,不过帝东宫从不参与王权争夺,至少在表面上,他们一直都处于云端之上,俯瞰苍生。

  而各国也默契的忽略帝东宫的存在,至于私底下有什么小动作,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哪怕是狩猎会,对于帝东宫也是避而远之。

  因为帝东宫太神秘了,不管是国家还是势力,只要试图挑战帝东宫威严的,无一例外都是以覆灭告终。

  帝东宫到底有多大的势力,到底有多少高手,甚至帝东宫到底在哪里?

  再加上帝东宫少有露面,所以知道的人更少了。

  可是各国的皇族还是对帝东宫忌讳莫深,帝东宫一般不出世,一旦出世就必有大事发生。

  在车驾之内,一个少女单手撑着脑袋,歪歪的躺在车厢内,身穿九色袍,头上戴着黄金发箍,一身打扮贵不可言。

  只是漂亮的脸庞却始终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似是对所有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

  面前跪着一个侍女,小心翼翼的为她的主人修理指甲。

  “主人,只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用得着您大驾亲临吗?”侍女看着自己的主人,眼中充满了恭敬。

  帝东雯漫不经心的看了眼侍女:“我也不想来,可是母亲她却非要我来,真是的……这一路上吃不好,住不好,等将来我成了宫主,我也派母亲出来,让她在外面吃住,看她受不受得了。”

  侍女连忙道:“主人,可不要这么说宫主,宫主毕竟是您的母亲,也是帝东宫的主人,您的话若是让宫主知道了,又该责罚您了。”

  “这里又没别人,难道你会给母亲通风报信吗?”帝东雯不以为然的说道。

  侍女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赶忙道:“怎会呢,您才是小玲的主人。”

  “这么说你要背叛帝东宫?”帝东雯脸色一沉,眼中射出一道寒光。

  “不敢不敢,奴婢不敢。”侍女立刻就跪车厢里,对着帝东雯磕头。

  “呵呵……小玲,我只是在说笑呢,不要那样子,真没意思。”帝东雯的笑容宛如花开般灿烂,充满了少女的纯真。

  只是跪在眼前的小玲,却是吓得瑟瑟发抖。

  突然,车厢晃了一下,似乎是压过了什么东西,然后停了下来。

  小玲拉开车帘,却见路边躺着一人,头发散乱,车轮压过了那人的一条腿,却没过第二条腿。

  “主人,外面躺着一个人。”

  帝东雯看了眼车厢外,眼睛不由得眯起。

  “这人吞了生死珠,命不过两日。”

  “啊?”小玲惊呼起来。

  帝东雯皱了皱眉头:“乱叫什么。”

  “对不起,主人。”

  帝东雯掀开车帘,跳下马车,看着地上的那人。

  这人正是东林华,他的目光呆滞灰暗,即便马车压过他的腿,他也没叫一声。

  帝东雯走到东林华的面前:“你是谁?你认得千面?”

  东林华漠然的看了眼帝东雯,收回目光,没有作答。

  “你知道你只有两日的性命了吗?”帝东雯问道。

  东林华的眼中露出一丝诧异,疑惑的看向帝东雯。

  “你果然认识千面,你是千面的手下?不对……你是他的弃子,他既然给你服下了三颗生死珠,那就说明他已经放弃了你。”

  “千面是谁?”东林华茫然的问道。

  “哦,也对,你不知道千面,他也不可能在你的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帝东雯自言自语道。

  “千面是谁?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东林华突然升起一股怨念,猛然坐起来,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你杀不了他,千面可比你强太多了,而且你只有两天的寿命,你找都找不到他,又如何杀他?”

  东林华又一次仰躺下去,眼中更加绝望。

  “不过……我倒是可以帮你。”帝东雯的脸上露出纯真的浅笑。(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