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六十六章 心死

第两千一百六十六章 心死

  东林华的第二步却怎么也卖不出去,他来之前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是何等的勇往直前。◎,

  连一点点的迟疑都没有,仿佛天下间无人能够让他止步。

  可是到了这里,他才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了。

  即便自己已经如此强大了,在白晨的面前,依然如一只蝼蚁一般。

  东林华的脑海中升起这样一句话,蜉蝣憾树。

  “呵呵……吓唬你呢,看把你吓的。”白晨轻笑了起来。

  这一刻,东林华只觉得在白晨面前所受到的屈辱,扩大了一千倍一般。

  东林华也不知道哪里鼓起的勇气,愤然的向着白晨出手了。

  只是,白晨并未动,就那么看着东林华接近。

  东林华这时候又一次恢复了信心,这样的速度,完全就超越了认知的速度。

  可是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墙,一道看不见的墙,牢不可破的墙。

  东林华只是移动了一步,就被撞的头破血流。

  “东林华,看起来我以前是高估了你。”白晨实在是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对于东林华,他实在是太失望了。

  曾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彬彬有礼的公子,如今却是如疯狗一般。

  而且还蠢的无法形容,乃至于自己的力量都无法理解。

  “你的速度太快了,你的身体根本就没有能够承受空气所带来的压力的承受能力,你如果要想把速度突破空气壁垒,就需要至少十米的助跑加速,如果提高到声音的速度,就需要至少一百米的助跑加速,不然的话。你会被空气墙挡住的,天哪……你这种人怎么有勇气跑到我的面前,我甚至都没动手,你就已经输了。”

  白晨的话,只能让东林华更加的屈辱,不顾头破血流。咬着牙想要继续攻击白晨。

  “你比起东林沧都要差的太远了,东林沧至少不会反复无常,他懂得分寸,这是我最欣赏他的一点,可是你是墙头草,风往哪边吹,你就往哪边倒,当然了趋吉避凶是人之常情,可是你转变之快。却是我始料不及的,甚至连彼此的差距都没搞清楚,就一头撞上来。”

  白晨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摇着头道:“刚刚获得新的,强大的力量,急于表现自己,我倒是可以理解,可是你应该想熟悉自己的力量。你的力量并不强大,而且还有着非常大的缺陷。你知道物体移动过快,会因为摩擦空气而焚毁吗?”

  白晨突然消失,然后又出现,身上的衣物皮肤开始燃烧起来。

  白晨拍掉身上的火焰:“如果你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一百米,你就会连渣都不剩下,速度属性需要的身体素质。要比力量本身要求的更高。”

  白晨走向东林华,东林华下意识的退缩了,所有人看向东林华的目光里,都充满了鄙视。

  就算是刚刚被东林华打败的东林沧也不例外,白晨蹲在东林华的面前:“怎么?害怕了吗?”

  东林华气极。像是在赌气一般,愤怒的说道:“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可是这话一说完,东林华就后悔了,他不想死。

  白晨看向东林沧:“东林沧,你想要现在掠夺他的力量?还是将来靠自己的能力获得?”

  “主人,将来我能靠着自己的能力获得吗?”

  “是的,我给了你种子,强者的种子,这颗种子在你的内心生根发芽,终有一天会成长为参天大树,不只是如东林华这样,你会比他更强大,因为你有一颗强者之心,当然了,也可以如姝女那样,直接获得强大的力量,可是代价是你终生止步。”

  “主人,我想靠着自己的力量进步,我不想要一辈子原地踏步。”

  姝女其实现在也有点后悔:“主人,我现在后悔了。”

  白晨笑了笑:“如果你什么时候下定决心,再来告诉我,我也会给你一颗种子。”

  “主人,那我呢?我也会一辈子止步吗?”姬凤问道。

  “你倒是不会,你和祸无庸都是那种逆流而上的类型,你们的成长与生存环境,造就了你们的性格,在你们生命的尽头,你们都不会停下脚步。”白晨认真的对姬凤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自己解开九婴的封印,你应该见识了九婴真正的力量。”

  姬凤当然见识过九婴完全体的力量,姬凤甚至觉得,九婴完全体的力量都要凌驾于幻兽之神上,当然了,她也不知道幻兽之神有多强大。

  “至于你,东林华。”白晨又回过头:“反正你只有三天的生命,我很想看着你从希望到绝望的过程,好好的享受最后的时光吧。”

  东林华看着白晨的目光,从愕然变成怀疑,又变得恐惧。

  “你说的是真的?”

  “我为什么要欺骗你?你有什么值得我欺骗的?其实以你的智慧,早就该想到的,这世上怎么可能有毫无缘由的施舍?对方甚至没有对你进行过忠诚的考验,怎么会给一个习惯了背叛的人,强大的力量?”

  东林华失魂落魄的离去,姬凤看了眼东林华的背影。

  “主人,就这么放他离去吗?”

  “我答应过东林沧,他的家事他自己处理,东林沧记住东林华给你的那一拳。”

  “主人,等我足够挑战他的时候,恐怕他已经死的连渣都不剩了。”东林沧苦笑道。

  “我让你记住的是那一拳耻辱,而不是东林华这个人,如果你把他视作目标,那有什么意义?这种连自己的力量都控制不好的蠢货,把他视作对手是对自己的侮辱,姝女都能战胜她。”

  “主人,东林华真的这么弱吗?”姬凤不解的看着白晨:“至少我都没把握对付他。”

  “你也没完全掌握自己的力量,一只蚂蚁突然获得大象的力量,你觉得可以在朝夕之间就熟悉吗?还有经验也是一种宝贵的财富,对付不同实力的对手,你就把自己的实力压制到相应的级别,然后以公平的方式战胜对方,获得相应的经验,不要以为弱者就没有作为对手的价值。”

  东林华突然发现,他什么都不是,不管弱还是强,在白晨的面前,始终还是那个懦弱无能的东林华。

  这让他很沮丧,他不是没想过以死相搏,可是此刻他才明白,哪怕自己鼓起勇气也无法对白晨造成哪怕一点点的威胁。

  两者的差距太大了,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甚至东林华都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东林华。”东林梁已经赶来了:“你没去寸头山?”

  东林华失魂落魄的走着,没有理会东林梁。

  “东林华,你还有没有把我放眼里?”

  “爷爷,你想去找小神医,那就去吧。”东林华的心已经死,提不起一丝**。

  东林梁的脸色阴晴不定,看着东林华那丧魂般的表情:“你去到寸头山上了?你败了?”

  “败了。”

  “你我联手,再去一次寸头山!”东林梁认真的说道。

  看的出来,东林华受到的打击很大,看来自己如果单枪匹马的上寸头山,希望也不是很大,最起码也要从东林华的口中知道一下他们的战况,小神医的能力如何。

  “你确定还要去找小神医?我劝你还是先考虑一下自己。”

  “东林华,你把话说清楚,什么考虑一下自己?”

  “我们只有三天的寿命,我们被幕紫衣骗了,被她背后那个主人骗了!”东林华绝望的说道:“我们只不过是被他们利用来,对付寸头山的工具而已,而且是用完一次就丢弃的工具,那个人什么都没有赐予我们,他只不过是将我们的生命与力量做了一个兑换。”

  “你……你胡说!这不可能!!”东林梁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感觉很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只有三天的寿命。”

  “那就等着吧,等着三天后。”

  “去找幕紫衣,去找她问清楚。”东林梁脸色有些惶恐的说道。

  “你以为她会留下来等着你?”东林华冷笑道。

  “东林华,你这算什么?你想死吗?”东林梁愤怒的看着东林华,他不想死,可是看到东林华这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想死又如何?难道你指望我们所谓的主人会救我们吗?”

  “对了……我们可以找小神医。”东林梁的眼中突然露出迫切的希望:“我没得罪过他,他会救我的,我可以把家产都给他,把整个东林家都给他。”

  东林华的眼中只是稍稍的升起一丝希望,可是很快就被覆灭。

  到现在东林梁还不肯接受现实,自己这位曾经看起来那么英明的爷爷,看来也不过如此。

  “东林华,我别走!我要将你的脑袋送给小神医!只要用你的脑袋给他赔罪,他会高兴的!他一定会救我的。”东林梁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像是失心疯,又是哭又是笑,又有点疯狂。

  “杀了我没有任何意义,他刚刚就放过了我,他根本就不打算杀我,你就算带着我的脑袋去见他,他也不会网开一面,不过……你倒是可以提着幕紫衣那个女人的脑袋去见小神医……前提是你能找的到他。”(未完待续。)u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