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夙敌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夙敌

  半空中的姬凤感受着风的流向,向下看了一眼,此刻的她身处于百丈的高空。

  这是她第一次飞,第一次在这样的高度俯瞰地面。

  可是她却没有丝毫的惧高,反而是充满了兴奋与激动。

  “那个小.贱.人跑的可真快。”姬凤能够从风里感受到一些特别的信息,也许这是九婴的风头蛇所带来的特别力量。

  就像是气味一样,可是又与气味不同,姬凤很快就寻找到了幕紫衣在风中残留的气息。

  幕紫衣并未进入南临城,而是前往了另外一个方向。

  而且她的移动速度很快,不过再快也没有自己快。

  姬凤身形一动,风向立刻就改变了,风带动姬凤的身躯,向着远处漂流。

  这种感觉美妙无比,姬凤现在已经不再后悔当初的决定。

  自己的那位妹妹可就没自己这么走运了,倒是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机会。

  原本自己妹妹可是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天赋远远高于自己,也是家族中最有机会成为神品强者的继承人,所以家族上下都把她当宝一样。

  而后她又遇到了白晨,自己现在的这位主人,如果她能够稍微聪明一点,也许这份机缘就属于她了。

  可惜……

  姬凤倒是很庆幸,从自己与主人结怨,然后受到惩罚,到现在心甘情愿的为主人服务。

  也幸好自己没像祸无庸那样去触怒主人,那个老鬼现在估计肠子都悔青了吧。

  幕紫衣在荒野上以极快的速度前进,不过她不会飞。

  好在荒野倒是平坦,对她没太大的障碍。

  只是,她总有着不太好的预感,这让她的脚步更快。

  不多时已经出了南临城地界,终于,幕紫衣看到了前方的几个帐篷。

  幕紫衣上前去,立刻就有一人迎过来。

  “小姐。”

  幕紫衣点点头,直接进入最大的帐篷中。看着东林沧,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东林沧,何必倔强呢,与我合作。对你没有坏处,我的主人可比那个小鬼头主人强大太多了。”

  东林沧的手脚被所伤了冢锁,这种冢锁可以制约幻兽召唤,抑制幻兽的力量。

  东林沧抬起头看着幕紫衣:“如果你让我玩玩,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提议。”

  东林沧现在对白晨没有丝毫的恨意。有的只有敬畏。

  “东林沧,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幕紫衣脸色一沉,冷声哼道。

  “你如果敢杀我的话,就不会留我到现在了。”东林沧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实话和你说吧,你那个主人活不了太长时间了。”

  “是吗,如果你们这么有把握,还要在这里与我啰嗦吗?”东林沧不怕,一点都不怕。

  对于幕紫衣的威胁,他丝毫不放在心上。

  白晨给予他的心理阴影,让他根本就没考虑过背叛。

  幕紫衣突然笑了起来:“你现在表现的这么忠诚。你的主人也看不到。”

  “要不我也给你一个机会,你来投靠我的主人,我给你说情?”东林沧笑道。

  “东林沧,你现在看不清楚局势我不怪你,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回到那小子的身边,不需要你现在做任何事情,你只需要等待机会,当你觉得你的主人露出破绽的时候,给予他致命的一击即可。”

  “哈哈……”东林沧忍不住笑起来。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幕紫衣根本就是在挖坑给他跳,这世上只有两种选择,忠诚或者背叛。

  如果自己答应下来,就是背叛。根本就不存在夹在中间两头获利的可能。

  东林沧不知道幕紫衣的背后是谁,可是他很清楚自己的主人是何等的可怕。

  东林华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就是做错的选择题,所以他现在失败了。

  东林沧绝对不会浪费自己的机会,他不想再面对绝望。

  “东林沧,你别不识好歹!”幕紫衣冷哼一声。立刻拉下脸色。

  “难道你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给我动点刑,也许这样我才能开口。”

  幕紫衣不想动刑,因为动刑之后,东林沧就失去了价值。

  即便他答应下来,那么他身上留下的伤一定会被那个小子察觉到。

  轰——

  一声雷鸣打破了荒野的寂静,幕紫衣心头一悸,看了眼满脸嘲讽的东林沧,咬牙切齿的挥袖离去。

  幕紫衣抬起头,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色:“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这天色了。”

  “小姐,这天色看着有点古怪。”手下上前说道:“我的幻兽能够预知下雨与否的,可是我的幻兽却没有告知我天气有变。”

  幕紫衣看了眼自己的手下,她知道这个手下的幻兽名叫‘天闻’,似乎是能够嗅到空气里雨水的气味。

  风势越来越大,天空中电闪雷鸣,乌云密布。

  那手下虽然咬定不会下雨,可是事实证明他的幻兽出差错了,很快雨水就落了下来,风势带着雨水打在人的脸上,令人隐隐作痛。

  噼噼啪啪——

  众人都进入帐篷内躲雨,雨水居然击穿了帐篷。

  “啊……好痛。”一个手下惊呼一声。

  幕紫衣脸色一变,连忙喝道:“保护好自己,召唤出幻兽。”

  那些手下手忙脚乱的召唤出幻兽,帮他们抵挡雨水的袭击。

  幕紫衣的面前升起一道紫气,帮她挡住了雨滴,雨滴落到她的面前,立刻就被紫气化解。

  而这时候,周围的帐篷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然后就是狂风席卷过来,将残破的帐篷吹毁。

  突然,一个手下和他的幻兽没挡住这雨水,先是那只幻兽被瞬间射的肠穿肚烂,紧接着那个人也没躲过,瞬间死在雨水下。

  幕紫衣终于意识到了,这不是普通的雨水,毕竟再猛烈的风雨,也没听说能把人射死的。

  幕紫衣看向另外一个帐篷的方向,那是关押东林沧的帐篷。

  却见东林沧正提着锁链准备逃走,而他似乎不受雨滴的伤害,雨水也落在他的身上,却没对他造成伤害。

  幕紫衣脸色一沉:“东林沧,休想逃走!”

  东林沧回头一看,幕紫衣已经追过来,吓得他连滚带爬的飞逃。

  幕紫衣的实力,他可是亲身体验过,绝对不是他能够对抗的。

  幕紫衣向前一跨已经冲到东林沧的面前,一把抓向东林沧。

  可是,水化作的水却抓住了幕紫衣。

  幕紫衣哪里见过这么诡异的一幕,立刻就挣脱退开。

  东林沧也有些发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那水渐渐的聚集成一个人,东林沧认出来的,这人就是姬凤。

  “是你!?”幕紫衣惊疑不定的看着姬凤。

  “东林沧,你刚才表现的不错,主人对你的忠心非常满意。”

  “姬……姬小姐,您是主人派来救我的吗?”

  “没错。”姬凤点点头:“除了救你之外,还要对这个小贱人进行一点惩罚。”

  姬凤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上惩罚幕紫衣才是正事,救东林沧只是顺手而已。

  而以姬凤对白晨的了解,如果自己见死不救,肯定要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甚至有可能会收回自己获得的力量。

  所以白晨给予她的任务她要完成,东林沧也必须要救,而且还要把两件事都做的漂漂亮亮的。

  “姬凤,看来你是来找死的。”

  幕紫衣脸色铁青,身上的紫气开始狂涌出来,紫气在空气中疯狂的搅动着,渐渐的汇聚成一个紫色的巨兽,嘶牙咧嘴的冲着姬凤和东林沧。

  “这是……”姬凤感受到了这只紫色巨兽的气息,超越了神品的气息。

  “这是天幕兽!”幕紫衣冷冷的说道:“你难道孤陋寡闻到没听说过天幕兽吗?”

  姬凤的确不知道什么天幕兽,这时候东林沧小声的提醒道:“姬小姐,天幕兽是特殊幻兽,能够不断的吸收天地间的能量,永不枯竭,不过天幕兽只听说过黄品的,没见过这么强大的。”

  姬凤眯起眼睛,既然自己的主人能够让一些幻兽打破极限品级,那么其他人能够做到也就不足为奇了。

  “姬凤,我知道你的幻兽,别不好意思,快拿出来给我见识见识。”幕紫衣嘲笑的说道。

  “凭你也配?”姬凤冷笑道。

  “我看你是不好意思拿出来吧。”幕紫衣见过多次姬凤的幻兽,以前在大奥城的时候,姬凤时常与大奥城的公子小姐聚会,彼此之间也常拿出来斗宠。

  当时幕紫衣只觉得这些公子小姐可笑,那些黄品、玄品的幻兽,总是拿出来献宝一样,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幻兽有多么的低劣不堪。

  天幕兽开始深呼吸,嘴里在聚集着白光。

  姬凤立刻感觉到危险,立刻抓住东林沧,两人的身躯立刻变成水质,天幕兽嘴里的白光立刻放射出来,将两人水质的身躯射穿。

  幕紫衣皱起眉头,姬凤什么时候有这种能力的幻兽了?

  难道她又重新寻找了一只新的幻兽?

  不对,自己听说她只能召唤两只幻兽,怎么可能有第三只。

  姬凤和东林沧在十几米外重新恢复了身躯,周围都是雨水,天地间电闪雷鸣,狂风骤雨,所以幕紫衣想要杀姬凤和东林沧,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看不出来,你居然有新的幻兽了,拿出来我看看。”

  姬凤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线:“你真的想看我的幻兽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