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五十九章 面子最重要

第两千一百五十九章 面子最重要

  白晨出了实验室便直奔客厅过去,到了客厅的时候,看到姬凤和一个女子正大眼瞪小眼,姬凤看到白晨的时候,微微退让了一步,做出姿态。

  白晨的目光又落到幕紫衣的身上,幕紫衣被白晨看的有些不自在。

  原本她是不想主动打招呼的,可是白晨又不开口,幕紫衣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只能起身与白晨打招呼。

  “您就是小神医吧?小女子幕紫衣,大奥城慕家。”

  幕紫衣瞥了眼姬凤:“说来也巧,我与姬凤算是朋友,只是不知道姬凤是如何沦落到此的……”

  “算是朋友?怎么叫算?是或者不是,朋友这个词可没有算与不算的说法。”白晨坐到沙发上看了眼幕紫衣。

  姬凤的嘴角微微勾起,不说她以前得罪白晨的事情,白晨可是一向护短的。

  关上门欺负自己是一回事,可是如果有外人在,绝对不会让外人欺负自己人。

  “呵呵……姬凤可是高傲的很,我是愿意与她做朋友的,可是她未必愿意,所以我也不敢说与她是朋友,免得热脸贴冷屁股。”

  白晨就静静的听着幕紫衣的话,不置可否,幕紫衣倒是能说会道,可是白晨不接话,她多说两句,就开始觉得单调。

  “幕大小姐,我们可不算是朋友,如果你想聊家长里短,请找你的朋友去聊。”

  幕紫衣愣了一下,她没想到白晨会如此直截了当,当着她的面说出这种不近人情的话,而且态度还非常的恶劣。

  幕紫衣深吸一口气,忍住没有动怒。

  白晨继续用不客气的语气道:“如果你是来看病的,那就该知道我这的规矩,如果你是来交友的,那最好对我庄子里上上下下都客气一点,我的人只有我能收拾,轮不到别人在那煽风点火。冷嘲热讽。”

  幕紫衣的表情有些僵硬,迟疑了半饷,开口道:“我是来看病的。”

  “什么病?”

  “小神医看不出来吗?”幕紫衣微笑的看着白晨:“我听南临城的人说,小神医只要看一眼。任何病症都能瞬间看出来,而且从未有一例病症难得倒小神医。”

  “一般人的确如此,不过你不同。”

  “哦?小女子有什么不同?”

  “你的毛病多,我不知道该怎么治。”

  “哦?小女子倒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的毛病。”

  “比如说你的这嘴皮子。需要收拾一下。”

  白晨的话,直接就让姬凤忍俊不禁,心中大感快意。

  反之幕紫衣却是脸色顿变:“小神医,小女子远道而来,却不是来此受欺负的。”

  白晨的右手五指带着节奏轻轻的敲击着旁边的玻璃桌面,歇歇的靠在沙发的护手上,漫不经心的看着幕紫衣。

  “你既然与姬凤认识,又是大奥城某个家族的小姐,那么你们的家世应该相差无几,可是你的实力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一个大氏族的小姐所能拥有的。如果你们氏族都有你这种实力,我想大奥国的国主就要改姓了,由此可见,你的真实身份,就连你的家人都不知道,而你这次来,也不是为了治病,意图不明,藏头露尾,身份神秘。你来我这里就没带着善意,你指望我对你多客气吗?”

  幕紫衣的脸色变了变,姬凤诧异的看向白晨,又不解的看向幕紫衣。

  “给你一个忠告。在我的地盘,最好老实一点,狩猎会的人都学乖了,你未必就有狩猎会的能力。”

  幕紫衣的脸色渐渐的转冷:“多谢小神医的忠告,不过我也想向小神医说几句话,这世上的强者很多。即便是四皇,也不是最强大的,当然了,也不会是你。”

  “如果是你背后的那个人对我说,或许还有一点说服力,可惜你的说服力还不够,走吧,如果你背后那个人有这个勇气的话,可以用他的方式来回答我。”

  幕紫衣看了眼姬凤,然后拉起袖子,露出一个奴隶烙印。

  “姬凤,其实我们的身份一样,不过从我们之间的差距,就可以看的出来,我们彼此的主人之间的差距。”

  说完,幕紫衣转身就走,姬凤义愤填膺,如果不是白晨就在当场,恐怕她就要扑上去,撕了幕紫衣那张嘴。

  白晨没有说话,看着幕紫衣离去,脸色却是铁青无比。

  “姬凤,听到她的话了吗?”

  姬凤看到白晨的脸色,立刻就吓了一跳,她是真没见过白晨的这种脸色。

  姬凤连忙跪在白晨的面前:“主人,对不起,让您受辱了,我现在就去干掉那个小.贱.人。”

  “你干掉她?你怎么干掉她?她比虎守还要强上许多,比之上次见到的金谷也不见得弱多少,你如何干掉她?”

  “什么?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

  姬凤心头大惊失色,她先前听白晨说,幕紫衣隐藏实力的时候,还以为幕紫衣的实力可能比自己强一些,虽然诧异却也没太放心上。

  可是当她听说幕紫衣的实力接近金谷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

  姬家和慕家的实力相差无几,家里都有几个天品的高手。

  可是此刻乍一听,幕紫衣居然隐藏如此之深,明明拥有绝顶的实力,居然还装作平庸的边缘人物。

  “那个臭女人,她说你比不上她?我就要让她看看,谁比不上谁,把你的两只幻兽放出来。”

  姬凤心头一颤,来了……

  机会来了……

  机会终于来了!

  姬凤毫不犹豫的放出了青面獠兽和金银蛇,她按捺下激动的心情,心头却是无比感激幕紫衣。

  白晨伸手一招,金银蛇已经被抓在白晨的手中。

  金银蛇原本还要挣扎两下,姬凤连忙安抚下金银蛇。

  “什么乱七八糟的属性,完全没意义。”白晨强行的去改变金银蛇的血脉,金银蛇痛苦的哀嚎着。

  天花板上的灯具忽明忽暗,白晨的手中突然多了电光。

  白晨想起八歧大蛇的原型,乃是洪荒凶兽九婴。

  不过白晨并不清楚真正的九婴是什么实力,可是凭借着印象与自己的想象,以及山海经中的记载,倒是能够塑造出一只九婴。

  只是,随着金银蛇的体形越来越大,客厅却是无法再容纳下去。

  白晨心念一转,立刻将幻兽以及姬凤转移到了地下实验室。

  并且是最底层的巨大空间内,这里是白晨对大型幻兽进行实验的地方,面积非常大。

  姬凤心头一颤,这又是什么能力?

  怎么感觉像是遁空兽的能力?

  可是遁空兽最多也就瞬间移动一两米的距离,姬凤看向白晨的目光里,变得更加的敬畏,更加的尊敬。

  此刻的金银蛇已经显露出九婴的形态,脑袋越来越多,并且每一个脑袋都狰狞可怖。

  九婴的体形已经变得比姝女的那条象龙还要庞大,并且身上散发着极其邪恶的气息,白晨完全没有停手的打算,要做就做的最好。

  半个时辰后,九婴变成了一条千米巨兽,可怕的气息就连姬凤都感觉到畏惧。

  每一个脑袋都携带着一种属性,那种感觉根本就无法想象,九婴所散发的气息,仿佛随时都要将一切毁灭。

  “糟糕,过头了……”白晨看到姬凤的表情,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把九婴打造的太强了。

  “算了,我先封印一下它的力量,对付那个幕紫衣,只需要三个脑袋的力量就足够了。”白晨说道:“就给你留风、水、雷。”

  白晨一边说,一边拍着九婴的脑袋,九婴每被拍到一个脑袋,脑袋就消失一个。

  一直到只剩下三个脑袋为止,这才停止下来,然后又重新与姬凤缔结了新的契约。

  而在完成契约之后,姬凤额头原本的奴隶烙印顿时消失了,毕竟只是初级的奴隶烙印,根本就不可能束缚的了如今的姬凤。

  不过白晨倒是不在乎:“把青面獠兽留下来我继续改造,你去给我收拾一下幕紫衣,不用杀了她,给我带回来她身体的一个部位,我给你留下一个打开封印的办法,不过只能打开第四个脑袋的封印,如果她有同样实力的同伴,你再打开封印,如果只是她一个,你还需要打开封印的话,那你就太废物了。”

  姬凤强忍着激动的心情,跪在地上:“主人,我一定会给那个贱.女.人好看的。”

  “嘴上说的漂亮有什么用,给我去!”白晨手一推,姬凤只觉得眼前一花,又一次回到了客厅中。

  此刻客厅里打扫卫生的祸无庸愣了一下,看到突然出现的姬凤。

  “姬凤,你怎么……”

  祸无庸突然感觉到,姬凤的气息似乎有些改变。

  好奇怪的感觉,为什么自己感觉这个丫头有点吓人。

  姬凤瞥了眼祸无庸:“老鬼,真不好意思,我先你一步,得到主人的赏赐了。”

  祸无庸脸色惊变,惊疑之中带着嫉妒的目光。

  “什么?你得到了主人的赏赐?”

  “我还有任务在身,先走一步。”

  “等一下……”祸无庸一把拉住姬凤的肩膀,可是在刹那间,一股可怕的无法形容的气息,顺着祸无庸的手掌涌入祸无庸的脑海之中。

  一条三头蛇出现在祸无庸的脑海中,瞬间侵蚀了祸无庸的勇气,祸无庸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祸无庸恐惧的看着腾空离去的姬凤,眼中说不出的羡慕与嫉妒。

  等他回过神,却发现客厅被姬凤离去的时候卷起的狂风吹的凌乱,嘴里叫骂一声:“贱.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