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五十八章 暗影会

第两千一百五十八章 暗影会

  这世界永远不缺乏向强者挑战的人,而这类人就叫做勇者,成功的人成为英雄,失败的人成为枭雄。

  就算如狩猎会、佣兵会这样的庞然大物,依然不乏挑战者存在。

  正如那句话说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狩猎会和佣兵会所占据的地方,也存在着利益的纠纷。

  即便是两者也无法将所有的敌人完全的斩草除根,但凡有一点利益冲突就杀掉,恐怕十方诸国的人口都要少一半。

  不过狩猎会和佣兵会,的确会将那些挑战他们威严的人除掉。

  就比如说当初针对寸头山的报复行动,小小的寸头山尚且如此,即便是一个国家,也时常的因为利益而与之产生冲突。

  这种冲突也许最开始的时候并不那么激烈,可是久而久之,矛盾的积累,最终变得不可调节。

  可是这些庞然大物已经强大到即便一个王国都无法抗衡的地步,甚至是两个、三个联合起来,都无法抗衡。

  渐渐的,一个以针对狩猎会和佣兵会为目的的组织出现了。

  暗影会!这个组织是多个皇族与家族联手催生出来的。

  如果说狩猎会和佣兵会是十方诸国的怪物级别组织,那么暗影会就是十方诸国催生出来的恶鬼。

  一个藏匿于黑暗之中,悄然的蚕食与壮大的恶鬼。

  比起刺客会更加的隐蔽神秘,又有着不输于商会的财富,同时还有着佣兵会那样的执行力,而在高手层面,人们只知道暗影会强大,可是却不知道他们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

  这个恶鬼最初的目的是以针对狩猎会和佣兵会而成立的,可是随着暗影会悄然无声的壮大,各国的皇族与大家族开始发现,他们开始渐渐的失去了对暗影会的控制。

  那些创造了这只恶鬼的人当然不愿意将这个逐渐疯狂的恶鬼脱离控制,最终采取了行动。强制对暗影会的高层进行了清理,安排自己人去重新掌控暗影会。

  可是他们失败了,同时也让这只恶鬼彻底的失去了控制。

  三十年前的一个晚上,十方诸国三个皇族被屠杀殆尽。二十四个大家族覆灭,一个王国被颠覆灭国,而由此产生的动乱,时至今日依然还在影响着。

  可是也在那个晚上后,暗影会就彻底的消失了。

  所有人都知道。暗影会从未消失,它只是躲藏起来舔着伤口,并且在暗中谋划着一切。

  它生来就是为了对付狩猎会和佣兵会的,不过天生的逆骨,让它背叛了原本的主人。

  虽然这三十年来,只能从一些模糊的痕迹看出,暗影会并未消失,只不过是变得更加的隐蔽而且神秘。

  曾经被暗影会背叛的国家,又或者是狩猎会和佣兵会,都知道这个家伙的存在。也曾经试图将之找出来,斩草除根。

  可惜谁都找不到暗影会,即便是找到一些痕迹,也多是无关紧要的线索,又或者根本就触及不到核心的外层人员。

  甚至没有人明白,暗影会到底多强!

  而暗影会的行动虽然少,可是每一次的行动都非常具有针对性。

  这些年狩猎会和佣兵会没少吃亏,就连商会和刺客会都受到波及。

  暗影会就像是将所有人都视作敌人,只要是他们认准的目标,他们就会将之夺取。

  只要被他们判定为敌人。他们就会铲除。

  南临城外的那个巨大窟窿,已经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一辆马车缓缓的从巨坑的边缘驶过,车窗内有一双眼睛,注视着马车边缘的巨坑。

  这个巨坑的边缘站着几个身影。这对眼睛的主人只是在那几个人的身上稍稍的掠过。

  她认得这几个身影,不过那几个身影都不是她今天来此的主要目标。

  她的目标在前面的那座小矮山上,那个小神医!

  其实真正知道这场决战的人不多,能够得到这个消息的,无一例外都是当世的强者,也就是属于一个圈子的消息而已。或者是一些情报机构。

  “小姐,前方就是寸头山了。”车夫低声说道。

  “嗯。”马车内女子应了声,拉开车帘,从车上下来了。

  “小姐,我陪您上山吧。”车夫看着自家小姐,眼中露出一丝担忧。

  女子摇了摇头:“不用。”

  女子一袭白衫,脸上不施妆颜,带着几分清新淡雅,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眼前这座近乎平庸的山头。

  如果是以前,有人告诉她,这样一座小矮山里藏着一个绝世高手,恐怕不会有人相信。

  可是现在却让人不得不信,幕紫衣在走到半山腰的时候,额头已经遍布细汗。

  很难想象,暗影会的四圣之一的幕紫衣,面对一座小山会走的这么吃力。

  暗影会有四圣,分别对应的就是四皇,分别为红、白、青、紫。

  幕子衣作为暗影会的紫衣圣王,她属于暗影会中最为活跃的成员,外人只知道她是慕家的小姐,却不知道她的另外一个身份。

  幕紫衣看着隐约可见的山庄围墙,目光闪烁不定。

  她是真的没攀登过这么难以攀爬的山,这座看起来不过几百米的小矮山,居然比万丈巨峰还要艰辛。

  这到底是为什么?

  幕紫衣的心中升起这样的困惑,潜藏在体内的力量非常的正常,也没有感觉到任何压抑,可是就是疲倦,就是累。

  幕紫衣考虑过,是不是将幻兽召唤出来,载着自己上去。

  可是如果把幻兽召唤出来,自己估计立刻就要成为众矢之的。

  毕竟自己可是唯一一个被曝光过幻兽的暗影会高层,而且四皇都在山脚下的那个巨坑。

  他们绝对能感受到自己幻兽散发的气息,幕紫衣可没把握同时面对四皇,甚至是单独面对一个,幕紫衣都够呛。

  虽然四圣所针对的就是四皇,可是四皇可是当今世上公认的四大强者,幕紫衣不觉得自己就能够在他们的面前取得什么成果。

  看着这不足两百米的山头,却彷如天边般遥不可及。

  幕紫衣拭去额头的汗水,咬紧牙关继续的攀爬。

  都已经到了这里了,没理由再往回走。

  幕紫衣在认真的观察着自己的身体情况,她发现自己每多移动一步,体力就会消耗一丝。

  很奇怪的感觉,自己的体力到底是如何消失的?

  是小神医搞的鬼?还是这个寸头山有什么古怪?

  不对,自己可是听说,寸头山有不少普通人上山求医。

  他们既然来得,自己为什么来不得?

  收起心中的疑惑,幕紫衣的脚步加快,当然了,体力消耗也变得更快。

  终于,半个时辰后,幕紫衣终于抵达了山头。

  为此幕紫衣在庄子的大门前喘息了数分钟,终于缓过劲来。

  幕紫衣在休息半饷后,终于伸手去叫门。

  依然是姬凤前来开门,不过姬凤和幕紫衣在看到彼此的瞬间,脸色全都变了。

  “幕紫衣?”

  “姬凤?怎么是你?”

  一个是姬家的大小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一个是慕家不受宠,不待见的小姐,完全的边缘化人物。

  而慕家与姬家全都在大奥城中,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两位大小姐当然都认识彼此。

  不过认识和熟完全是两码事,姬凤与同龄人在一起,永远都是话题的中心,视线的焦点,她不可能去注意一个边缘人物。

  反之则是幕紫衣刻意的低调,在她的眼里,不管是姬凤还是那些大奥城的公子小姐,全都只是眼高手低的酒囊饭袋,作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她根本就不屑于与他们为伍。

  “你来做什么?”

  “这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幕紫衣的笑容清淡,不过当她看到姬凤额头刘海里透着的一些痕迹之时,露出了一丝嘲讽:“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姬凤的脸色一沉,露出不快之色。

  她讨厌这种眼神,这眼神里的嘲笑与轻蔑。

  就如以前自己不经意间对她流露出来的一样,姬凤是何等的骄傲,如何能够容忍幕紫衣的这种眼神。

  “你的主人在吗?我是来拜访你的主人的。”

  “我的主人可不是谁都能见的。”姬凤挡在门前,冷冷的说道。

  “我是远来的宾客,你一个奴隶,就是这么待客的吗?”

  “那就要看这客人是善客还是恶客了。”

  “那就劳烦你通报一下吧,奴隶小姐。”幕紫衣浅笑着说道。

  姬凤恨恨的甩身离去,进入实验室中,看到白晨和大兆虎在最里层的实验室中。

  “主人,外面有个女人找你。”姬凤说道。

  白晨放开摁在手术台上的幻兽,那只幻兽唰的一声消失在眼前,下一瞬就出现在大兆虎的怀里。

  “你认识?”

  “不熟。”

  “好吧,把她叫到客厅去,我这边收拾一下,大兆,把这只遁空锁上金锁链关回笼子里去。”

  这种遁空兽能够进行小距离的瞬移,不过如果使用黄金禁锢在它们的身上,它们就会失去瞬移的能力。

  白晨最近几日的研究,都放在这种遁空兽的身上,想要解开它的瞬移之谜。(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