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五十五章 颠倒

第两千一百五十五章 颠倒

  “什么!?”

  东林华和泷山只觉得脑门被撞了一下,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跌了两步。

  东林沧的脸色也与两人相差无语,瞪大眼珠看着诛衍。

  诛衍依旧是平静如常,看着东林华和泷山:“寸头山上的那位小神医,已经是当世之中的至强者,便是四皇也要联手,才能与他一战,至于这胜负。”

  诛衍的目光看向远处:“希望到时候我们四人能留的性命。”

  东林华和泷山只觉得手脚冰冷,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你可是戾皇啊,这世上谁能比您更强?”

  “我也希望如此,可惜冉山化海已经先败于小神医之手了,我并不比冉山化海强多少。”诛衍说道。

  泷山的脑门又一次被重击,他突然回忆起冉山化海在数日之前对自己说过的话。

  错了……错了……全错了……

  泷山这才意识到,当时冉山化海话中的意思。

  自己完全理解错误,自己当时以为寸头山是坐山观虎斗,等着狩猎会和佣兵会打的两败俱伤的时候,这才出手捡现成的便宜。

  如今他才明白,自己完全想错了,人家并非取巧得胜,完完全全是依靠自身的实力取胜的。

  东林华的表情并不比泷山好多少,呆立在原地,他已经无法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

  “虎守,将他二人送去寸头山,与小神医解释清楚。”诛衍淡然说道:“还有此人,虽然伤重,不过以那小神医的医术,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诛衍的身份,也不需要做太多的讨媚,把三人送去寸头山,已经足够表示他的立场以及因由。

  相对于东林华和泷山的失魂落魄,此刻的东林沧却是从地狱重新升上了天堂。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的那个主人,居然已经到达了能够让戾皇诛衍都忌惮的地步。

  不,不只是忌惮!

  那是敬畏!

  东林沧甚至开始感激东林华和泷山,并且对自己先前的表现。非常的满意。

  虎守带着三人直奔寸头山而去,到了山脚下的时候,看到那坍塌的一部分山林,那是冉山化海和白晨战斗的残迹。

  虎守不由得抖了抖,拉起无法走动的东林沧。单手架在脖子上。

  东林华和泷山,只能用机械的动作,跟随在虎守的身后。

  “虎守大人……我有个计划,一定可以谋算到寸头山的那个小子,以诛衍会长的身份,何须与那小子低头呢?”泷山突然咬着牙说道。

  放手一搏,只能放手一搏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虎守愕然的看着泷山,然后收回了目光。

  他能感觉到。自己架着的东林沧的手臂肌肉,明显的僵硬了一下,明显是害怕了。

  “不用怕,应该害怕的是我。”虎守看了眼东林沧。

  “虎守大人……”

  “闭嘴。”虎守厌恶的看了眼泷山。

  “那小子真有那么可怕吗?”泷山忍不住抱怨道,可是为了自己的性命,他必须争取机会,说服虎守,说服诛衍。

  “你根本就无法理解小神医,如果他愿意,弹指之间。南临城就不复存在。”

  “人力怎么可能……”

  “这一路过来,你没发现那些痕迹吗?那些都是冉山化海与小神医的战斗留下的,而当时小神医,面对冉山化海的攻势。都只是轻描淡写的化解反击,你们两个根本就无法理解他的强大。”虎守不愿与泷山多做唇舌,因为他的话对泷山来说,多半都是对牛弹琴。

  泷山和东林华跟在虎守的身后,虽然很不情愿,可是他们不敢逃走。

  毕竟虎守可是神品强者。在虎守的面前逃走,那只不过是自讨苦吃。

  到了庄子前,虎守拍了拍门。

  姬凤前来开门,看了眼门外的四人,又看了眼虎守。

  “我是狩猎会的人,是奉会长之命,带这三人来的。”

  姬凤看了眼东林沧,然后点点头:“进来吧。”

  “你们去大厅坐,我去叫主人。”

  虎守进来的时候,看到旁边姝女和皌女在玩耍,姝女在看到虎守的时候,只是眯起眼睛,眼中露出一丝敌意。

  “姐姐,你认识那个大家伙吗?”皌女很敏锐的感觉到姝女与虎守目光的碰撞。

  姝女摸了摸皌女的脑袋:“见过一次,很厉害的家伙。”

  “比我厉害吗?”

  “嗯,比你厉害一点点。”

  “哼,我不信。”皌女立刻就绕开姝女,拦住虎守的面前,同时将血蔓兽召唤了出来:“大家伙,我姐姐说你很厉害,而且还比我厉害一点点,我们打一场吧。”

  虎守看到皌女的时候,还只是随之一笑,可是在看到皌女的血蔓兽之时,脸色立刻就变得凝重。

  即便是东林华和泷山,在看到半身露出地面的血蔓兽之时,也能感觉到血蔓兽散发的可怕的气息。

  “好强的天品幻兽,这是什么幻兽?”

  “皌女,退下,你敢在这里动手,打坏了房子怎么办?”姝女严丽的语气说道。

  平日里依着皌女就罢了,可是这里绝对不许皌女乱来。

  要是白晨责怪起来,谁也担待不起。

  皌女吐了吐舌头,不过依然不依不饶的看着虎守:“大家伙,我们等下去外面打一架好不好?”

  “如果你的主人允许的话,我不介意。”

  其实虎守也用心试探一下这个小女孩的实力,这个小女孩的在这个年纪,能有天品幻兽,已经是非常恐怖的事情了。

  实在是不明白,白晨到底是如何培养的,这对姐妹全都是天才!

  这时候白晨从远处走了过来,东林沧一看到白晨,立刻就挣脱了虎守,连滚带爬的扑到白晨的面前。

  “主人,小人没用,小人没保护好祥麟兽楼,祥麟兽楼被人烧了。”东林沧主动的请罪。

  白晨看了眼虎守,再看了眼东林沧,最后的目光落在东林华和泷山的身上。

  东林华和泷山彻底绝望了,心中不断的苦思着,如何解释,如果求饶。

  “东林家的大少爷,你太让我失望了。”白晨大概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不外乎看到狩猎会的会长来了,以为自己必败无疑,便拿东林沧和祥麟兽楼下手,然后给狩猎会的会长递投名状。

  白晨伸出手,黑巴蛇出现在手心,黑巴蛇却已经进化为天品幻兽。

  东林沧一看到眼前出现的庞然大物,一时间还没认出是自己曾经的幻兽,可是黑巴蛇却是他从小一起成长到大的,即便没有契约的约束,对东林沧是何等的亲切,立刻就低下头,在东林沧的身上摩擦起来。

  “黑……黑巴蛇……”

  “过来。”白晨对东林沧招了招手。

  东林沧提心吊胆的爬到白晨的面前,甚至不敢站起来。

  白晨的指尖点在东林沧的额头,东林沧只觉得一种莫名的快感涌来。

  而那折磨的他痛不欲生的精神损伤,居然在以无法想像的速度痊愈。

  不过几息的时间,东林沧感觉自己的精神损伤不但消失了,而且还壮大到了令人无法置信的地步。

  这时候,白晨的另外一只手手指点在黑巴蛇的头部,帮东林沧与黑巴蛇重新签订了幻兽契约。

  “好了,现在它重新属于你了。”

  黑巴蛇立刻表现出狂喜之色,整个身躯化作一阵黑云,将东林沧卷起来,不断的在半空中腾飞着,东林沧都来不及约束黑巴蛇。

  如果不是畏惧白晨,估计以黑巴蛇的性子,还要在这里搞点小破坏之类的。

  东林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眼中又是激动,又是嫉妒。

  “东林华,你曾经给我通风报信过一次,原本我是打算抽空去帮你治疗你的旧疾,还你的这个人情,不过现在却是没机会了,我不打算为难你,至于祥麟兽楼,你把我的产业烧了,那就给我重新建一个新的,东林沧,由你去负责监督。”

  “是,是主人……”东林沧无比的激动,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几乎让我陷入了疯狂,难以言叙心中的喜悦。

  不止是失而复得,黑巴蛇还变得更加的强大。

  东林沧此刻对白晨,更是充满了感激,心中生不出一丝的恨意。

  东林华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机会……这个机会原本是属于自己的,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原本东林沧的机会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可是如今却成全了东林沧。

  这个都已经被自己视为废物,毫无威胁的东林沧,如今却彻底的凌驾到了自己的头上。

  东林华突然将愤怒与仇恨的目光转向泷山,是的,他不恨白晨,不恨东林沧,他恨泷山。

  失去了理智的东林华猛的扑在泷山的身上,完全就不顾这里是什么地方,眼前有什么人。

  “是你……是你!都是你的错,是你的错!!”东林华杂乱无章的挥舞着双拳,泷山不敢幻兽,默默的承受着。

  白晨皱了皱眉头:“虎守,帮我把他们丢出去。”

  “好的。”虎守尽职尽责的一只手提一个,把东林华和泷山提着往外走。

  “等等……我们说好的去外面打一架。”皌女连忙追上去,同时又可怜兮兮的回过头看向白晨:“主人……能让我出去玩一会吗?”

  “虎守,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陪皌女消遣一下。”白晨说完,又原路返回离开。(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