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五十四章 靠山?

第两千一百五十四章 靠山?

  东林华和泷山招呼了手下亲信,直奔祥麟兽楼而去。

  此刻的东林沧还不知道大难临头,还在安排着祥麟兽楼的开张事宜。

  因为前任东家走的时候,把祥麟兽楼的掌柜、厨子和伙计都带走了。

  所以这些人都要重新安排,不得不说,东林沧在这方面还是挺有天赋的,至少比寸头山上的那几个强多了。

  皌女和姝女就不说了,皌女整日里就知道玩,姝女则是整天伺候白晨。

  姬凤和祸无庸也都不是这块料,大兆虎更是连字都认不得。

  “把那边的窗子拆了,填上,那边开一个口子……”

  因为是重新开张,所以需要对祥麟兽楼做出一些改变,也就是新主人新面貌,对内部进行彻底的改头换面。

  东林沧指挥着工匠,对酒楼内进行翻新布置。

  就在这时候,东林华和泷山带着一群人杀了进来。

  东林沧看到东林华的时候,脸色微微变了变:“大哥……你怎么来了?”

  看到东林华带来的这些人,东林沧整个人都已经跌入谷底。

  东林华冷哼一声:“东林沧,你背叛东林家,投靠外敌,现在立刻跟我回去,不然家规处置。”

  “东林华,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别忘记了,我现在投靠的是什么人!”东林沧立刻就大喝道:“得罪了他,没你的好果子吃!”

  “现在还抱有幻想吗?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他现在是自身难保了!”东林华不屑的说道:“给我砸!把这这份砸掉!”

  “东林华!你敢!!”

  东林沧怒吼一声,别说他对白晨有什么忠心,可是这地方却是他的心血。

  这几日来,他日夜都在操心这祥麟兽楼的一切。

  如今要把此处砸掉,他的心头可是在滴血。

  “有什么不敢的!砸!!”东林华一声令下,那些人立刻就开始动手了。

  有什么能比自己砸掉寸头山的产业,更具有影响的,到时候这件事一定会传到狩猎会的耳中。

  “东林华。你就等着我的主人要你好看吧!!”东林沧现在还将白晨视作他的靠山。

  或者说现在的东林沧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他没有背叛的可能性,因为他已经无路可退。

  不管面对任何敌人,他都必须咬紧牙关。

  只有这样。寸头山上的人,才会救他一命。

  “笑话,如果我会怕他的话,就不会过来了!”东林华冷笑道,眼角冲着泷山打了个眼神。

  泷山抬起脚便将东林沧踹在地上。泷山的实力虽然很弱,可是东林沧的实力更弱,直接就被踹倒在地上。

  “打!留着一口气!”

  东林华不方便下令,泷山却不会不方便。

  三个大汉围上来,对着东林沧就是一阵暴打,殴打东林家的少爷,还是相当的爽快的。

  又有东林华的命令,他们更是不会手软。

  不多时,东林沧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身上上下遍体鳞伤。

  东林华与泷山走出祥麟兽楼。东林沧就被两个大汉那么拖着出来。

  “现在呢?”

  “去狩猎会,戾皇诛衍应该就在狩猎会。”泷山低声说道。

  “那这楼……”

  “烧了!既然已经结仇了,那就做的干脆一点。”泷山道。

  东林华深吸一口气,冲着手下道:“放把火,烧了这楼。”

  东林华与泷山带着东林沧,来到狩猎会外。

  狩猎会虽然已经关门了,可是人并未撤离,门口还是有人守着。

  “这位兄弟,在下是东林家东林华,求见你们的会长。劳烦通报一声。”

  东林华当然不奢望能直接见到戾皇诛衍,他说来见会长,其实也是暗指能见到诛衍,当然了。就算见不到诛衍,能够见到铁无也是可以的。

  不管见到的是铁无还是诛衍,只要能把自己的意思传达给狩猎会的人就可以,这样就能摘清他与寸头山的关系。

  那守门的人看了眼后面的东林沧,应了声:“等着。”

  东林华与泷山都是眼前一亮,暗道。有戏。

  不多时,那个报信的人就出来了:“跟我来。”

  东林华和泷山,以及两个手下拖着伤痕累累的东林沧进入狩猎会内。

  让两人失望的是,面见他们的是铁无。

  “东林华,你找我?什么事?”铁无面无表情的看着东林华,毕竟是一个城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相熟也不奇怪。

  “铁无会长,我是来请罪的。”东林华说道。

  “请罪?请罪什么?”铁无不解的看着东林华。

  “以前在下与寸头山的确是有些联系,不过都是生意上的往来,在下实在没想到,寸头山那么胆大包天,居然档案袭击狩猎会,所以已经与他们断了往来,还有我这不肖的弟弟,他居然胆敢为寸头山做事,今日便带来,随铁无会长发落。”

  东林华说的大义凛然,东林沧却是越听越是愤怒:“东林华,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铁无皱起眉头,对于东林华这转变,他也感觉很是莫名。

  不过他记得去而复返的虎守对他交代的话,凡是关于寸头山的消息,不论大事小事,都要向他通报,不允许他再私做决定。

  “你们等着,我去请示一下。”

  东林华和泷山眼前一亮,铁无可是南临城的狩猎会会长,他需要向谁请示?

  当然就是戾皇诛衍,还能是什么人。

  看来这次是没有来错!

  这次是赌对了!

  两人心中暗自欣喜,毕竟这种事情,还是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还有压力的。

  如果事情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那么寸头山的报复,将会让他们与东林沧的身份对调。

  过了片刻,铁无回来了,不过他的身前还有两个人,泷山认得为首的那个就是戾皇诛衍,另外一个则是前些日子就曾经来过的狩猎会十大强者之一的虎守。

  铁无一直低着头,事实上就在刚刚,他才知道这次到来的不止有虎守一个人,还有狩猎会的统治者戾皇诛衍。

  诛衍平静的坐在大厅的主座上,看着地上伤痕累累的东林沧。

  他认出来了,这个人是今天在街头撞了自己的那个年轻人。

  东林华和泷山将脑袋低下,不敢与诛衍对视。

  诛衍漠然开口道:“他是谁?”

  “这位先生,这是舍弟东林沧,他也是寸头山的党羽,如今在下主动将他交给狩猎会,就是希望能与他划清关系。”

  诛衍皱起眉头,看了眼虎守,又看向铁无:“这件事是谁安排的?”

  “会长,这不是我们安排的,是他自己做的。”铁无回答道。

  诛衍深吸一口气,看着地上的东林沧:“你记得我吗?”

  东林沧艰难的抬起头,看着诛衍:“怎么?就因为我今日撞了你,你便要杀我?”

  “这件事与我无关,我也从未想过为那件事与你为难。”诛衍解释道。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东林沧的嘴里在渗血,那些人动手的时候,可没有丝毫的留情,东林华的伤势非常的重。

  “你知道我是谁吗?”

  “让我死的瞑目吗?”东林沧惨笑道。

  诛衍叹了口气:“放心吧,我没打算杀你。”

  “怎么?你想拿我来威胁我的主人?”东林沧从不觉得这世上有谁是不能杀的,只有敢与不敢的问题。

  他没杀自己,就意味着他还在忌惮自己的主人。

  东林沧倒是没猜错,诛衍的确是忌惮白晨。

  “我是狩猎会的会长,诛衍。”

  “哪个狩猎会?”东林沧下意识的问道。

  不过他感觉诛衍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印象,好像是在哪里听说过。

  可是随着他越是猜想回忆,身体就越是冰冷。

  “诛衍……诛衍……戾皇诛衍……”东林沧茫然的抬起头看向诛衍。

  “是我。”诛衍点点头。

  东林沧彻底绝望了,反之东林华和泷山更是欣喜若狂,果然没错!果然没错!

  在诛衍承认自己的身份后,最后一丝的担忧彻底的消失了。

  寸头山算什么,小神医又算什么?

  四皇之一的诛衍在此,还有谁能匹敌?

  诛衍看向东林华和泷山,深吸一口气,用平静的语气道:“你们两个知道我的身份?”

  “诛衍大人,小人在多年前,曾经蒙的您出手相救过,至今记得您的恩德。”泷山连忙说道,这可是拉关系的好机会。

  诛衍稍稍想了一下,便记起来了泷山:“我记起你了,正好,当年我救了你一命,如今也该是你换给我一条命的时候了。”

  “啊……什么?”泷山不明白诛衍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自己表现的还不够诚恳吗?

  难道自己做还不能让诛衍满意吗?

  到底什么地方做出了?

  诛衍揉着额头,看着东林华和泷山,一副厌恶的样子,连连摇头叹息:“你们二人如此贸然的对他动手,不外乎是见风使舵,撇清寸头山投靠于我罢了,可是你们这样做,却让我很难办,我如今与其他三皇商议,要在三日后联手与寸头山小神医决战,可是在这当口,你们却做出这种事,如果那位小神医因此怪罪于我,你们让我独身一人,如何与他决战?唉……”(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