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五十三章 墙头草

第两千一百五十三章 墙头草

  东林沧这两天是尽心尽力的打点祥麟兽楼的生意,不是他对白晨有多忠诚,是为了保命。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即便白晨在这里战胜了狩猎会,难道狩猎会就会放过他吗?

  东林家这时候向白晨妥协,完全就是自寻死路的决定。

  等到将来狩猎会杀回来了,到时候还有东林家的活路?

  东林家在南临城的确是势大,可是再大能有狩猎会大吗?

  当然了,想归想,可是东林沧现在首要抉择的不是东林家会怎么样,而是自己会怎么样。

  一旦自己做的不好,那么引起白晨的不满,那么到时候自己就连最后的靠山都不存在了。

  好在管理一个祥麟兽楼对他来说,还是轻车熟路,没什么难度。

  虽然已经很多年没做这事情了,不过东林沧还是做的相当的熟练。

  只要放下身段面子,一切都不是问题。

  东林沧刚刚在早市的市场订购了一批肉食,这批肉食的口味不错,而且价格还实惠。

  就这一笔买卖,就能省下好几枚金沧币。

  刚从市场出来,眼睛不看路,却是撞到一人身上。

  “怎么走路的!”东林沧下意识就耍起大少爷脾气,不过抬头一看,却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普通,却带着一种淡漠的目光,那张脸庞上菱角分明,刚毅而且冷峻。

  这人只是淡淡的看了眼东林沧,东林沧便有一种电击一般的感觉。

  “对不起。”这人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便离去。

  东林沧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此人大有来头!

  看似那人对东林沧低头认错。实际上在那瞬间的交锋中。那人却毫无悬念的取得胜利。只是一个眼神就将东林沧逼退。

  这让东林沧感觉非常的羞愧,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懦弱到这种程度了。

  只是,一想起刚才那个人的眼神,东林沧便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而这一幕,♀←♀←,恰恰被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泷山默默地转身离去,那个人他认识。

  泷山的脚步越来越快,飞奔着冲回东林华的府邸。

  “少主,出大事了。”

  “又出什么大事了?”东林华疑惑的问道。

  “您知道我在街头看到谁了吗?”

  “谁?”

  “戾皇诛衍。”

  哐当——

  东林华手中的杯子跌落在地上。目光呆滞的看着泷山。

  “戾皇诛衍?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是真的,我亲眼所见。”

  “等等……你怎么会认得戾皇诛衍的?”

  不管是东林华还是泷山,他们的身份与戾皇诛衍,相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在他们的眼里,戾皇诛衍那是传说一般的人物。

  他们唯一能够了解戾皇诛衍的,只能是通过种种真假难辨的传说。

  “多年之前,我曾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也只是见过他,他却未必记得我。”泷山咽了口口水说道,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惧。

  “哦?还有这种渊源?”

  “其实当时就是我来南临城的途中。遭遇了匪徒,被掳到匪帮寨子里去。当时被一起掳来的就有一个狩猎者的人,好巧不巧当时的戾皇诛衍路过那里,顺手就将我们救了,说起来我还是托了那个狩猎者的福。”

  “真没想到,你以前怎么都没说过?”

  “我如何敢说,我甚至不敢去回忆那段记忆,实在是太可怕了,戾皇诛衍。”

  “毕竟是四皇之一,又是狩猎会的会长。”东林华点点头道。

  “少主,您根本就无法明白我那日所见到的景象。”

  “难道戾皇诛衍将那寨子里的匪徒全杀了?”

  “的确是全死了,可是他们的死状却非常的诡异,每个人的尸身都变成黑色的沙砾,保持着死前的姿势,上千个人,无一人生还。”

  “这是什么能力?难道是特殊幻兽?”

  “我与他身份实力都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如何能知道他有什么能力。”

  东林华陷入了沉静之中,坐回座椅上,良久没有开口。

  “诛衍来南临城做什么?”东林华抬头问道。

  泷山目光闪烁的,沉吟许久后,开口道:“恐怕是为了寸头山上的那位。”

  “你说小神医吗?这怎么可能?即便这次狩猎会的人在这里吃了大亏,可是诛衍是何等的人物,岂会因为这种小事,就亲身前来?”东林华说道。

  虽然他认可了寸头山的实力,的确非常强,而且又有神品强者坐镇,再加上刚刚取得了一场大胜,在南临城中风头正劲,可是在诛衍的面前,依然还只是小角色。

  根本就没资格让诛衍亲自出手,至少东林华和泷山都是这么认为的。

  “少主,您不妨想想看,当初诛衍会为了狩猎会的一个低级的狩猎者,亲自杀上匪徒的寨子去,可见此人是何等的护短,这次南临城狩猎会的人又在寸头山吃了这么大的亏,以诛衍的性格,怎能容忍寸头山小神医安然度日。”

  “你的意思是?”东林华心头一惊,脸上露出一丝惶恐。

  “这次多半就是冲着寸头山小神医去的。”泷山凝重的说道。

  东林华的心头更惊:“那……那你觉得此次小神医是否有胜算?”

  “少主,怎么可能有胜算?戾皇是什么人物?那是足以让整个大奥国动荡的存在,近乎于无敌的存在,比之涅皇的名气更胜一筹,此次寸头山恐怕当真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了。”泷山显然是对寸头山非常的不看好,不,不只是不看好,甚至觉得寸头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

  不过也是,泷山觉得自己对两者的了解足够深了。

  一个是成名已久的绝代人物,一个却是来路不明的小子,让狩猎会吃了几次亏。

  可是绝对不会有人将他捧到与戾皇诛衍一个层次,戾皇诛衍是什么人?

  那可是顶天的人物,一个被无数的光环所包围的传奇人物。

  当然了,诛衍最让人闻名的一战,就是三十年前以一己之力,制止了雨梁国与大苍国在大草原上的六十万大军的交锋了,一个人逼迫两个国家的六十万大军退兵,这种以一敌万的战绩,即便是放在历史上也足够闪耀。

  “那……那怎么办?我们与寸头山的生意往来,而且近期以来,也多次向他示好”东林华不禁陷入了惶恐之中。

  寸头山小神医的战败已经事不可违,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的了诛衍的脚步。

  他要杀的人,谁能阻止的了?

  可是寸头山小神医败亡之后呢?

  那就是秋后算账的时候了,在南临城中,自己与寸头山多次交易与示好,肯定要被归纳为寸头山的党羽,到时候诛衍会放的过自己?

  “少主,为今之计,恐怕我们只能放弃寸头山了。”泷山凝重的说道。

  “放弃?怎么放弃?拒绝与他们的一切联络?”东林华有些手足无措,心中惶惶不安。

  只要一想到诛衍的可怕,心头便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泷山也陷入了沉默,东林华深吸一口气:“你不是一向足智多谋吗?你倒是说话啊?”

  “少主,办法倒是有一个,只看你是否敢动手了。”泷山严肃的看着东林华。

  “什么办法?”

  “用实际行动断绝寸头山的关系,向诛衍以及狩猎会投诚。”

  “怎么投诚?难道我们说我们跑去狩猎会去跟他们说,我们要来投靠你们,他们就不会怀疑,这是反间计吗?”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泷山摇了摇头:“我们可以拿住寸头山的一个人,将他押送到狩猎会,向诛衍表明态度。”

  “这……这会不会太鲁莽了?”东林华不禁迟疑起来:“寸头山毕竟有神品强者,如果他们怪罪起来,不管是我还是东林家,都承受不起。”

  “少主,您想啊,诛衍既然在此,那么寸头山的神品强者敢出手吗?除非他们想要加速灭亡,其二,如果他们的神品强者当真敢动手,正好能够表明我们的心意,这才是对诛衍最好的投诚证明,其三……”

  “其三什么?”东林华明显被泷山说的心动了,连忙追问道。

  “其三,我们不动其他人,只动东林沧,东林沧现在就在祥麟兽楼内,除了他之外,南临城就没有其他寸头山的人了,把他抓住,然后押送到诛衍的面前,添油加醋一番说明关系,诛衍自然会接受我们的投诚。”

  “好好!你说的好。”东林华大为激动,心中暗自庆幸泷山是自己的谋士,还好有他在,不然的话,自己恐怕都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了。

  “还有,如果能够得到诛衍的赏识,或者是狩猎会的支持,那么少主获得东林家家主的位置,那就指日可待了。”

  东林华一听,更是喜上眉梢,原本忧心忡忡,却因为泷山的三言两语,居然将坏事变成了好事。

  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泷山的确是很有本事的人。

  “少主,未免夜长梦多,您还是快点出手,将东林沧拿下,交给狩猎会的人吧,一旦东林沧逃到寸头山去了,那就麻烦了。”

  “对对对,你说的没错,来人……来人……”(未完待续。)uw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