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五十二章 四皇

第两千一百五十二章 四皇

  东林沧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就蹦出这么一句话。

  白晨不以为然的看了眼东林沧,管理酒楼,他自己也可以。

  不过如果让自己管理酒楼,那还不如不要。

  祸无庸是个强盗出身,哪里懂得什么管理酒楼,让他败坏酒楼倒是拿手,管理……显然是强人所难。

  祸无庸看了眼东林沧,不屑的说道:“你?就你吗?”

  “是是……我。”东林沧生怕白晨和祸无庸不信他能管理酒楼,连忙补充道:“东林家的每个子嗣在独立前都会给予一个酒楼管理,当初祥麟兽楼就是我的名下,后来被商会的人高价购走。”

  东林沧祈求的看着白晨和祸无庸:“就连祥麟兽楼这些年的掌柜,也是沿用当年我所选的人。”

  就在这时候,东林家的人出现了,东林华疑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东林沧,又看向白晨。

  他刚刚收到消息,家里似乎是打算拿东林沧开刀,难怪刚才他看到自己的时候,慌不择路的逃窜,以为自己是要杀他的。

  “小神医,可是我这弟弟又给您添麻烦了?”东林华微笑的看着白晨,背后做了个手势,示意手下过去把东林沧拖走。

  东林沧立刻就用双膝拖着爬到白晨的面前:“主人,开恩啊……帮帮我。”

  白晨看了眼上来的两个东林家的下人,挥了挥手:“给我十天的时间,恢复祥麟兽楼的营业,有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

  祸无庸撇撇嘴:“起来吧,主人不喜欢下面的人老是这么磕头下跪。”

  东林华的眉头微微皱起,他的确是有顺着家里的意思,把东林沧顺手除掉的想法。

  可是原本最不可能插手的白晨,居然在这时候插手了,把东林沧给救了。

  东林沧战战兢兢的跟在白晨的身边。白晨看了眼东林华:“东林大少爷,有空去我的祥麟兽楼坐坐。”

  祥麟兽楼!?那不是商会的酒楼吗?

  怎么会变成他的?

  难道他的背后是商会?

  不对,如果是商会的话,是不可能明目张胆的与狩猎会以及佣兵会结仇的。

  商会的宗旨一向是和平发展。只要是能够成为朋友的,绝对不会成为敌人。

  ……

  与此同时,在大沼泽的深处有一片湖泊,当地的居民将那个湖泊称之为永夜湖。

  因为永夜湖内常有水系幻兽作怪,伤人性命。所以少有人敢接近永夜湖,更没有人敢接近永夜湖的中心,那座神秘的小岛。

  这座岛屿名为黯岛,黯岛的主人就是名动天下的刺客会首席刺客黯皇。

  不过今日,黯岛迎来了一个客人,虎守。

  虎守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畅通无阻的来到黯皇所居住的那个小屋。

  虎守在多年前曾经来过黯岛,不过那次是跟随诛衍来的。

  与外界传闻的凶险不同,其实黯岛上没有任何的危险,因为这里是黯皇的家。因为黯皇就是最危险的存在,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其他的布置。

  虎守敲了敲黯皇的家门,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虎守,你来做什么?”

  这个声音平静无奇,虎守却对她不敢有半点的怠慢。

  虎守记得十年前的那件事,诛衍前来拜访上一位黯皇,然后这位出现了,当着诛衍的面把上一位黯皇杀了,接管了刺客会。

  当时的诛衍没有插手,不然的话。结果应该会不一样。

  说起两代黯皇的恩怨,虎守倒是优点了解,他们是父女,可是女儿却不知道对方是自己的父亲。只是当作老师。

  父亲把所有的杀人技巧都传授给女儿,并且将她当作自己的接班人培养,女儿非常的优秀,而且强大。

  某日,父亲要她执行一个任务,那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任务。

  女儿作为一个刺客。轻松的完成了父亲委托的任务,她也终于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刺客。

  可是在完成了这个任务后,她知道了真相,自己所杀的人是自己的母亲。

  女儿将错误全部归咎给父亲,而父亲也知道了女儿的抉择,请来了诛衍作为见证。

  见证新一代的黯皇诞生,女儿如愿的杀死了父亲,然后由诛衍告诉她这个残酷的真相。

  这位比以往任何一代黯皇都要强大的新晋黯皇,她弑杀了自己的双亲。

  可以说虎守也是见证人之一,那时候她才十五岁,那时候,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蔷汝。

  “诛衍会长让在下给您带一封信过来。”

  房门开了,虎守看再次看到了蔷汝,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可是十年的时间,居然没给蔷汝的脸上带来任何的痕迹,她亦如十五岁那年那般。

  “你……”

  “很奇怪吗?”蔷汝淡淡的看了眼虎守:“把信留下。”

  虎守双手将信封奉上,蔷汝撕开信封。

  “想要见证更高的境界吗?来南临城吧……”

  蔷汝疑惑的看了眼虎守:“诛衍已经先一步达到了更高境界了吗?”

  “没有。”虎守如实的回答道。

  “那他这封信是什么意思?”

  “主人将要去面对一个强敌,一个打败了涅皇冉山化海的强敌,,主人需要请您出手。”

  “打败了冉山化海?”

  “是的,我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

  “他是谁?难道是金谷吗?”蔷汝说完就失声笑了,自己怎么会想到金谷那胖子去了,天下任何人都有可能,甚至是虎守都比金谷更有可能:“那个人真的很强吗?”

  “是的,非常强,不过请放心,没有生命危险,对方并不打算杀人,不然的话涅皇现在已经死了。”

  “他的身份呢?”

  “一个孩子,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无法形容的强大。”

  “冉山化海第九次复活了?”蔷汝问道。

  “没有,第八次,那个人放过了他。”

  “那个人还真是可怕,他居然留给冉山化海进步到第十次复活实力。”蔷汝一听便明白了。

  “那个人很强大,却也很狂妄。”

  “这不是狂妄,是强者的骄傲。”蔷汝淡然说道:“什么时候?”

  “那个人要求的是十天之后,不过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我还要去请冉山化海和金谷。”

  “诛衍是想把四皇集结在一起与那人一较高下?”

  “是。”

  “不错,看来诛衍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过也只有这样,才能称之为战斗。”蔷汝点点头:“我会去的。”

  一天后,虎守站在冉山化海的面前,冉山化海深吸一口气。

  他在做着抉择,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选择与诛衍站在一条战线上。

  因为他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和诛衍和解。

  可是他更清楚,如果自己错过了这个机会,那么自己将会被诛衍甩开,彻底的甩开。

  这个机会的确是非常的凶险,可是又是一个天大的机遇。

  如今佣兵会勉强能够与狩猎会抗衡,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冉山化海的存在。

  如果诛衍彻底的压过冉山化海,那么狩猎会就会以鲸吞之势,将佣兵会连血带肉的吞下去。

  冉山化海开始后悔当日自己对白晨说过的话了,如果自己不挑起白晨对诛衍的战意,那么就不存在这个事情。

  最终,虎守还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冉山化海答应了,更准确的说是妥协。

  冉山化海同样有一颗向往强者的心,特别是站在他这个高度后,他就无法容忍他人再踩在他的头上。

  两天后,虎守见到了金谷,并且将事情的始末告知了金谷。

  金谷的目光有些呆滞,原来那场争斗的结果,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

  最初自己还以为是白晨捡了便宜,趁着狩猎会与佣兵会两败俱伤的时候出手的,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是光明正大的将狩猎会和佣兵会打败的。

  而这一切,居然是那个自己一直都忽略的小神医主导的结果。

  如果要说战意,金谷可能是最缺乏的一个,甚至他不愿意为此得罪白晨。

  可是,他并不想错过这一切,四皇的首度联手。

  这将会让这场对决被载入史册,当然了,也有可能让他看到彼岸,那个在真实之上的希望,也许那个孩子能够给予自己答案!

  “去告诉诛衍,我会去的。”金谷对虎守说道。

  四皇!四皇终于集齐了,他们将要向那个神秘的孩童发起挑战。

  现在,虎守还有一件事要做。

  让这场对决赋予更多的意义,让这场对决变得更加史诗。

  这是诛衍要他做的第二件事,把这场对决传出去。

  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对决!

  这主要是因为狩猎会先前的失利,毕竟如果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让狩猎会吃了大亏,狩猎会的名誉与威望将会受到非常大的打击。

  可是,如果这个让狩猎会吃大亏的小子并不是来历不明的呢?

  如果这个孩子拥有着让四皇都要联手的强者呢?

  那么所有人都不会觉得狩猎会丢脸!

  毕竟对象从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换成了一个四皇联手对抗的强者,这其中的意义就变得非凡起来。

  特别是这场大战,也能够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战斗本身。(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