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五十一章 绝路

第两千一百五十一章 绝路

  第三天的时候,戾皇诛衍已经知道了南临城外的那一战。

  虎守站在诛衍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戾皇。

  “寸头山小神医,他的实力如何?”

  “很强,完全的倾轧着冉山化海,冉山化海被杀了八次,根据小神医的话,第九次就是冉山化海的极限。”

  诛衍深吸一口气,长长的叹息道:“可惜了,如果那个小神医杀了冉山化海,佣兵会都将不再是问题,可是现在却恰恰选在第八次后停手,经过此战之后,冉山化海必将再进一步。”

  “会长,这又是为何?”

  “这是不死鸟的特点,每一次的大战之后,实力都会有所提升,而小神医选择在冉山化海第八次重生后停手,一方面是为了让冉山化海更进一步,另一方面这时候的冉山化海也是最强的时刻。”

  “请恕属下无法理解。”虎守坦然说道。

  “不死鸟可以让主人复活,至于能复活几次,则是看主人的实力而定,比如说冉山化海,他能够复活九次,而他在消耗完九次后,那么每过一年,才能恢复一次的复活机会,要想完全恢复,就需要九年的时间,如果这次南临城外一战,小神医逼冉山化海的九次复活都用掉了,那么我就是凭着重伤,也要除掉冉山化海,可是小神医明显就是防止我对冉山化海动手,才故意给冉山化海留了一次,第八次和第九次的复活时刻,冉山化海是处于最强状态的,即便是我也没把握拿下他。”

  “会长,那个小神医难道不怕后患无穷吗?他可是把冉山化海的儿子杀了!”

  “他不怕,因为他比冉山化海强大太多了。也比我强太多了,而他对冉山化海看的非常清楚,冉山化海不是那种会为了私仇而不顾大局的人。将来冉山化海即便是实力超过小神医,他也不会再招惹小神医。有也只会是小神医去找他麻烦。”

  “会长,您说您也不是他的对手,那此次不是危险了?您还是不要应战了吧?”

  诛衍摇了摇头:“不止要去,还要全力以赴!”

  “会长……”

  “如果我全力以赴,小神医未必会杀我,可是如果我拒绝,或者是应付了事,恐怕狩猎会将会大难临头。”诛衍严肃的说道:“而且。我是真的想要见识一下,那位小神医的实力。”

  虎守忧心忡忡的看着诛衍:“会长,不如把那几位招回来吧,有那几位在,也许……”

  诛衍摇了摇头:“没用的,他们与我虽然都领悟到真实力量,可是与我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这时候的我,除非是与冉山化海联手,其他人根本就无法与我联手。”

  虎守更加的担心。诛衍淡然说道:“而且他们几个未必就能与我一条心。”

  “会长,那个小神医的实力的确是强,可是却太狂妄了。小人倒是有个想法。”

  “说说看。”

  “他不是想要与高手对决么,那我们就找高手来好了。”

  “哦?你的意思是?”

  “邀请四皇一同出手。”

  嘶——

  就算是诛衍,也被虎守的话吓了一跳,虎守的这个提议不只是大胆,而且非常的狂妄。

  四皇!除了自己之外,涅皇、黯皇、财皇,哪个不是一方霸主。

  而且全都与自己不对付,邀请四皇的其他三人与自己联手。

  这可能吗?

  “你能说服他们吗?”

  “不能。”

  “那又有什么意义?”诛衍苦笑道。

  “会长,我说服不了。可是你可以。”

  诛衍沉默了,虎守说的这么自信。可是他的心底却一点底气都没有。

  四皇联手!不得不说这是虎守这辈子说过的最勇敢的一句话。

  “帮我送三封信。”诛衍说道。

  在沉默良久之后,诛衍终于还是做出决定。

  他写了三封内容完全一致的信。然后交给虎守,让他带去给三皇。

  ……

  东林沧自从被废掉后,就已经不复往日的野心,完全成了一个买醉的酒鬼。

  他不是没想过报复,可是报复也需要实力。

  当然了,最主要还是在他受伤之后,东林家内对他的态度就已经转变了。

  毕竟一个废人,是不可能接任东林家。

  东林华还在上面压着,他更是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最初他听说寸头山与狩猎会发生冲突的时候,东林沧还是小小的激动了一把,期待着狩猎会把寸头山上的那个小鬼灭掉,最好是把他活捉,然后自己花高价把他买来,然后****夜夜的羞辱他。

  可惜,让他失望的是,寸头山一次次的给予狩猎会打击,一次次的表现出惊人的实力。

  到最后,寸头山所表现出来的已经不只是实力了,还有威慑力。

  两支地品狩猎队在寸头山折戟沉沙,也让东林沧感到了绝望。

  这样的实力,莫说是他一个废人了,就算是东林家也不见得撼的动。

  时至今日,他终于也放弃了继续报复的念头。

  相较于曾经的仇恨,还有野心,都比不上活着重要。

  当然了,虽然他的身份不再那么的显赫,可是毕竟是东林家的少爷,再加上他从前的敛财,倒是足够他花天酒地。

  即便是在南临城消费最昂贵的地方消费,比如说祥麟兽楼,每次也不过是几枚金沧币。

  几枚金沧币对别人来说是天文数字,对他也只是九牛一毛。

  东林沧摇摇晃晃的走出祥麟兽楼,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东林沧下意识就是开口叫骂道:“瞎了你的狗眼……怎么走……”

  话没说完,东林沧的咽喉就被堵住了,因为撞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祸无庸。

  祸无庸只是冷冷的看着东林沧,没有多余的动作。

  东林沧的醉意在瞬间醒了。只觉得自己完了,真的是冤家路窄,自己怎么会撞到他了。

  难道不是巧合。他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死定了……这次真的死定了……

  “老鬼,算了。我可是来接收祥麟兽楼的,不想在我的店门口杀人,对祥麟兽楼的名誉不好。”

  “是,主人,我也没想为难他。”祸无庸收回目光,看了眼东林沧,没有什么恨意。

  事实上他反而有点感激东林沧,如果不是他把自己劫持了。自己还未必能有表现忠心的机会。

  至于东林沧给他的那点苦头,那还真算不上苦头。

  比之当年被官府抓住的时候吃的苦头,简直就跟住五星宾馆没什么区别。

  “主人,这祥麟兽楼虽然给您了,可是这祥麟兽楼最珍贵的却是店员、掌柜还有厨子,少了这些,留下一个空壳,价值却是掉了不少。”

  “嗯……你去城里转转,看看有没有适合的人。”

  两人说着便进入祥麟兽楼内,东林沧一个哆嗦。脚步飞快的逃走,心里想着,这辈子再也不进祥麟兽楼了。

  东林沧心中又是忐忑。又是恐惧,脚步越发的着急。

  不多时,他就回到城内的府邸,自从寸头山的庄子被夺走后,他便一直委身于此。

  府里几个下人之外,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人了,曾经的党羽与谋士,早就弃他而去。

  没有人愿意在一个废物的身上浪费时间,曾经的天之骄子。如今却成了人人唾弃的无能废材。

  这对东林沧的打击的确不小,可是除了借酒消愁。他根本就没有勇气去面对。

  东林沧正要拍门,却被府里传出的一声惨叫声惊醒了。

  东林沧记得这个声音是他府里的一个丫鬟。东林沧一个哆嗦,门内又传出一个人的声音。

  “那个废物怎么不在家里?”

  “肯定又出去喝酒了。”

  “不急,等着他回来,趁着他没回来,先把他的钱财找到,这废物虽说没用,可是钱财却是不少。”

  “说也奇怪,老太爷为什么会让我们来杀那废物,不管他再如何废物,好歹也是我们东林家的子嗣吧。”

  “还不是寸头山的那位小神医,那个废物得罪了小神医,而小神医又逼得狩猎会直接退出了南临城,如今南临城内,谁敢得罪小神医?老太爷是怕那个废物给我们东林家招惹祸事,所以索性直接杀了那个废物,也算是向小神医表态。”

  一股寒易从东林沧的脚底升起,东林沧转头就跑,他已经认出了那两个说话的声音,是他的两个叔叔。

  东林沧慌不择路的逃窜着,突然看到前方几个身影,不是东林华又是谁。

  “东林沧……”

  东林沧吓得亡魂皆冒,扭头就逃,根本就不顾东林华在背后的叫唤。

  就连东林华都要对他动手吗?

  好狠的东林华,连一点兄弟情谊都不顾。

  东林沧心头凄凄凉,没跑几步,又看到了几个东林家的人,毫无疑问,绝对是老太爷派来杀自己的。

  此刻的东林沧可谓众叛亲离,无家可归。

  突然,白晨和祸无庸出现在东林沧的面前,东林沧猛的扑到白晨的面前,然后跪了下来。

  “小神医,您大人大量,求您饶了小人吧,小人再也不敢冒犯您了。”

  白晨疑惑的看着东林沧,他这又是闹什么?

  “我没打算找你麻烦,你这是干什么?”

  “您是没打算找小人麻烦,可是小人的家里却不打算饶过小人。”

  “那又怎么样,与我无关。”白晨淡然说道。

  白晨和祸无庸都没多看东林沧一眼,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东林沧就是最好的证明。

  看着白晨离去的背影,东林沧突然叫道:“小神医……不,主人……我可以帮你管祥麟兽楼……”(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