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四十八章 鹬蚌

第两千一百四十八章 鹬蚌

  所有人都有那么一瞬的失神,错愕的看着战场边缘突然出现的白晨。

  姝女也在这时候冲天而起,双翼张开,身影扶摇直上,每上升一分,周围的风便凛冽一分,当姝女到达百丈高空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一股旋风。

  这是烈鸟的能力,控制风的力量!

  所有人不禁抬起头看向天际,姝女手中红缨长矛指向地面,红缨长矛爆发出一股炽热的火焰,火焰立刻就被旋风所吸收,徒然之间,旋风便化作火龙卷。

  所有人都感觉一股可怕的压迫感袭来,眼见着姝女俯冲而,手中的红缨长矛开始变大,每坠落一寸就变大一分。

  “糟了!”童无忌脸色惊变,立刻将自己的幻兽鹤龄龟放出来。

  一只十几丈大小的巨龟将狩猎会的所有人都挡住,并且通过童无忌的精神力,鹤龄龟的外壳上形成一层护罩。

  姝女在落到百米高度的时候,手中所持的红缨长矛已经不是长矛了,而是一头火龙,挣脱了姝女的手心,呼啸着扑杀来。

  首先冲击鹤龄龟的就是火龙卷,炽热而且疯狂的风火,夹带着撕裂天地的力量横扫而过。

  鹤龄龟仰天长啸一声,口中喷出一道水柱,火龙卷的威势立刻就削弱了许多,不过火裂掉了,却变成了水龙卷,依然没有停滞的席卷过来。

  鹤龄龟四肢一缩,全身龟缩到乌龟壳里,任凭狂风呼啸,也是雷打不动。

  只要不伸头,谁都奈何不了它。

  其他躲藏在乌龟壳面的人,也是各展所长。不过火龙卷变成水龙卷,的确让威力减小了许多。

  可是这时候姝女真正的攻击也已经落,象龙所代表的就是最强的攻势。相较于烈鸟的辅助攻击,象龙的攻击就没那么的稀松平常了。

  象龙就如从天而降的火柱一般。狂烈的火焰倾泻而,落在鹤龄龟的乌龟壳上。

  童无忌用精神力所编织的护罩在瞬间瓦解,然后就是乌龟壳。

  鹤龄龟本身就是水系幻兽,对火焰天生就排斥抵触,如此暴虐的烈焰,它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鹤龄龟不顾烈焰,伸出脑袋,对着天空喷出一道火焰。

  可是象龙却藏身在火焰之中。身形飞掠而过,直接在鹤龄龟的脑袋上留一条爪痕。

  童无忌脸色一变,连忙收回鹤龄龟,那条象龙明显克制鹤龄龟,再斗去,保不准要出现更大的损失。

  至于那几个还没来得及逃走的手,童无忌现在也没时间去理会他们。

  姝女一见机会来临,立刻轻喝一声,象龙在瞬间化作红缨长矛回到姝女的手中。

  姝女才刚握住红缨长矛,单手做出一个投掷的姿势。红缨长矛再次脱手而出。

  轰——

  红缨长矛落到地上,可怕的冲击在瞬间吞噬了那四个神品高手。

  “喝……”虎守怒吼一声,姝女的身形再次被顿住。虎守一步踏出,跨越到半空中姝女的面前。

  “破!”虎守简简单单的一拳砸出,落到姝女的脸上。

  他看的出来,姝女身上的防御力非常强,脸上的防御力应该会弱许多。

  虎守的拳头便如一头凶兽般砸落来,可是就在这时候,姝女胸前的瞳球的眼珠射出一道白光,虎守的动作同样顿住了。

  姝女同样的飞起一脚,踹在虎守的脸上。

  虎守被踢飞砸到地上。姝女也不好受,嘴角挂着血丝。头发略显凌乱。

  虎守站了起来,在他站起来的时候。还顺便吐了口血,脸色越发的凝重。

  这个女孩不简单,太不简单了!

  他们这边本该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可是事实却是他们这边已经损失了四个神品强者,而姝女只是受了一点伤,这点伤还是他用伤换伤的方式取得的成果。

  姝女停在半空中,俯瞰着狩猎会诸人,那不可一世的气势,压得狩猎会众人喘不过气来。

  虎守算是看出来了,除了自己能和姝女交手之外,其他人怕是很难对姝女造成威胁。

  而且这还是在姝女的兵器不在手上的时候取得的成果,如果刚才姝女不是用脚踹自己,而是用红缨长矛劈自己的脸上,自己现在还能不能站着?

  双方在短暂的交手之后,又一次停了来,童无忌挪动到虎守的身边。

  “虎守,这个丫头太强了,不能这么打去,如果这么打去,我们的损失也无法接受。”

  那四个神品强者的损失,已经让童无忌无法接受了,如果真要拼死姝女,那么他们狩猎会的损失恐怕也不是他们两个能够承受的,乃至他们两个,也不一定能够独善其身。

  姝女没有着急的进攻,她在暗自恢复着伤势。

  虎守目光闪烁的看着姝女:“我有办法困住她三息的时间,可是如果用这个办法困住她三息,我自己也会顿住三息的时间,你们能在三息之内重创她吗?”

  三息的时间,对于在场的每个人来说,都已经是非常漫长的时间了。

  可是虎守的这句话,却充分的表达了他对其他人的不信任。

  其实也不是不信任,这是事实,虎守的在场之中,唯一对姝女造成伤害的人。

  如果缺少了他的攻击,其他人能否取得成果?

  童无忌的目光看向边缘的白晨:“如果我们分出一个人去攻击那个小子呢?”

  虎守眯起眼睛:“可以尝试。”

  “那就这么决定。”童无忌低声道。

  虎守开始慢慢的走动,呼吸沉重,目光死死的盯着姝女。

  突然,虎守猛的一蹿,跳了起来,猛的吸了口气。紧接着便是一声狂吼。

  那声音就像是要将天地都粉碎一般,姝女虽然早有准备,可是当面受此声音的冲击。却也是头晕目眩。

  而这时候,十余个神品强者的攻势也在瞬间落了。

  姝女脑袋就跟要炸掉一样。那些神品强者的攻击却是让她痛不欲生。

  可是这同样激起了她的怒火,姝女不顾一切的将红缨长矛投掷出去,朝着狩猎会众人的位置落。

  而这时候狩猎会的神品强者也刚刚发动攻势,根本就来不及抵抗。

  地面在瞬间崩裂,地溅射出恐怖的地火,被波及的神品强者在毫无抵抗的情况,直接被地火吞噬。

  这一击之,足足有七个神品强者遇难。好在并非所有的神品强者都站在一起,还是有一定的分散站位,不然的话,就这一击恐怕就能让狩猎会全军覆没。

  姝女也从天空中坠落,身上伤痕累累,勉强的站了起来,看着前方狩猎会的众人。

  对她威胁最大的虎守这时候也无法进行攻击,他贸然的动用并不纯熟的真实力量,虽然取得了成果,可是受到的反噬。同样让他痛不欲生。

  不过他比姝女好,他还有战斗力,反观姝女。这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这时候只要防止她狗急跳墙,让她没机会再拖几个神品强者一起死。

  虎守这时候的目光却不在姝女的身上,而是在姝女背后。

  先前派出去的那个神品强者,已经接近了白晨。

  狩猎会众人的嘴角都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胜负已定。

  陆天一就是先前被姝女一击打断手臂的神品强者,因为刚刚开战就受到重创,所以他一直躲在最后面,这才避免了姝女后两次攻击的波及。

  而后他又被安排到了这个任务,趁着姝女无法顾及他的时候。先把他的主人抓住,以此来要挟姝女。

  计划很好。只可惜挑错了对象。

  “小子,老实点。我会让你死的体面一些。”陆天一狞笑的看着白晨。

  回应陆天一的是白晨的拳头,简简单单的穿透了陆天一水晶的躯壳,这一拳之,陆天一的水晶躯体瓦解粉碎,只留他的脑袋。

  白晨手握着陆天一的脑袋,看向狩猎会的众人。

  狩猎会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陆天一虽然受伤在先,实力受到一定的损伤,可是他好歹也是神品强者,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被杀?

  除非……

  除非这个小子,他本身也有不俗的实力?

  可是他这个年纪,能有什么实力?

  什么幻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成长到这种地步?

  狩猎会的众人将目光落到姝女的身上,狩猎会的人突然意识到,姝女的三只幻兽,似乎也都非常的古怪,十三四岁的年纪,哪怕是从她出生开始培养幻兽,十几年的时间也很难培养出神品的幻兽吧?

  而姝女又是白晨的手,那么他这个主人,实力很可能不在姝女之。

  狩猎会众人立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如果这个推测成立的话,那么问题就非常严重了。

  姝女一个人就已经把他们一大半的神品强者抹杀,而他们这边还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战果,如果这时候再来一个比姝女更具有威胁性的人,那么这仗就没办法再打去了。

  白晨轻轻的抛着水晶头颅,微笑的看着狩猎会的众人。

  狩猎会的众人呼吸变得越发的凝重,可是白晨的目光突然落在虚空之中。

  “冉山化海,既然来了,何必再躲躲藏藏?我杀了你儿子,你不想报仇了吗?”白晨冲着虚空喊道。

  冉山化海!?狩猎会的每个人脸色都变得惊恐。

  原本还勉强算是小优的局面,在瞬间就变成了劣势。

  虚空中出现了十几个人影,为首的那人是个大胡子,坦着胸膛,一双铜铃大眼,凝视着白晨:“哈哈……闻名不如见面,小神医,在冉山化海。”(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