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四十五章 金谷

第两千一百四十五章 金谷

  南临城的祥麟兽楼是南临城最好的酒楼,而酒楼的老板一直是坊间热议的话题。

  没有人知道酒楼的老板是谁,更没有人知道酒楼的老板到底有多少钱。

  可是有一件事可以肯定,酒楼的老板非常有钱,而且一向乐善好施。

  当然了,也不是完全没有人知道,至少东林家还是有人知道的。

  不过作为低头蛇的东林家,也不敢冒犯祥麟兽楼的老板,这位老板可是通天的人物。

  因为这位老板就是商会的会长金谷,同时他还有另外一个称呼,财皇。

  当然了,祥麟兽楼也只是财皇众多产业中的一个。

  如果没事的话,金谷几乎不会来南临城。

  不过现在他来了,因为作为商会的会长,他听说了南临城所发生的一切。

  金谷的所有经历几乎都放在经商上,对于机遇的把握,可谓是无人能及。

  他隐隐感觉到,南临城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将会比想象中更具有影响力。

  不止是狩猎会和佣兵会的风云际会,更因为这里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寸头山。

  知道这场争斗内幕的人,几乎没有人相信寸头山会在这场争锋中取得胜利,因为不管是狩猎会还是佣兵会,都是无可睥睨的庞然大物,而相比之下,寸头山实在是太小了,小的让人无法记住。

  可是所有人都忘记了,这场争斗最核心的角色,正是寸头山上的那位小神医。

  “真没想到,这小小的寸头山,能够影响两个怪物势力的动向,甚至影响到十方诸国的未来。”金谷叹了口气道。

  “老爷,您太看的起寸头山了吧?”赶车的金管家不以为然的说道。

  因为金谷突然决定在这紧张的局势下,去寸头山与那小神医见上一面,可是他又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所以金管家只能亲自驾车。

  “不是我看得起寸头山。是它的确有令人称道的地方,特别是在勇气这方面。”金谷叹然道。

  “勇气?我也不缺乏勇气,在我看来,寸头山就是一头疯狗。完全不顾及后果的,见人就咬,要我说老爷还是别去寸头山了。”

  “旁人越是如此说,我就越是要去,我想见一见那位小神医。”

  “主人。您是觉得……”金管家的脸色有些动容:“老爷,虽然小人也希望您好,可是我觉得您还是不要将希望寄托在那小小的寸头山上,免得他们要挟老爷帮他们。”

  “呵呵,如果他们真的如此打算,那倒真的是我高看他们了。”金谷笑着说道。

  到达山脚下后,金谷与金管家弃下马车,徒步上山。

  两人都不是泛泛之辈,虽然没有用到实力,却是脚步健快。不过两刻钟已经到达了寸头山山顶的庄子门口。

  “去叫门。”

  “是,老爷。”金管家知道礼数,虽然他觉得没必要,可是金谷的命令,他一定会遵守。

  金管家上前拉起门环拍了拍:“有人在吗?”

  姬凤开门了,看了眼金管家,又看了眼金管家背后的金谷。

  “你们是谁,来这里有什么事?”姬凤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金谷,身材中等略胖,身上毫无气势。俨然一副商人的模样,不过那双小眼睛却透着精光,这个胖子不简单。

  “我家主人是祥麟兽楼的东家,是来求见小神医的。能否代为传达一声。”金管家有礼的说道。

  “我们寸头山现在正与狩猎会对仗,这种时候来找我家主人,不是心怀不轨,就是不怕死的,你们属于哪种?”姬凤笑呵呵的说道,也是在试探金谷。

  “姑娘。我们没有恶意,是在下身体抱恙,特来求医的。”金谷和气的说道。

  “嗯,那进来吧。”

  金谷和金管家跟在姬凤的背后,不过他们在看到眼前的建筑之时,全都瞪大眼睛,这种建筑风格与别致的观感,完全就是超乎想像的设计。

  只是这建筑,金谷就对这里主人的印象拔高一筹,不为别的,就这特立独行又不失美感的居所。

  “你稍等,我去叫主人。”

  “有劳。”

  不多时,白晨就来了,不过他在看到金谷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

  “高手。”

  金谷、金管家和姬凤都是一愣,姬凤不由得打量起金谷。

  因为她跟随白晨这么久以来,白晨是第一次说出高手这两个字。

  哪怕是神品强者的姝女,他也未曾说过这个词,这个胖子居然担得起高手两个字,那肯定不会简单。

  金谷很快就恢复脸色,微笑的看着白晨:“想必您就是小神医吧,在下金谷,祥麟兽楼的老板。”

  白晨看了眼姬凤,姬凤开口道:“祥麟兽楼是南临城的第一酒楼,家产不知道有多少,不过平时做了不少善事。”

  “你是来看病的?”白晨问道。

  “是,小神医看的出在下的病?”

  “在我看来,你算是有钱人里比较顺眼的,所以收费标准也稍微改变一下,祥麟兽楼归我所有,如果没问题我们就开始治疗,如果有问题,请出去。”

  “混账,你张口就要祥麟兽楼,你以为你是谁?你知道祥麟兽楼价值几何?”金管家立刻就破口大骂起来。

  “老金,退下。”金谷轻喝一声,喝令道。

  金管家虽然退下,可是脸上依旧是那副义愤填膺。

  “可否告知在下,你是如何决定这诊金的?”

  “你的实力是我所见过最强的,就冲你的这份实力,你的身家肯定远远不止一个酒楼,如果按照我的规矩,是取你十分之一的家产,即便是十分之一的家产,应该也不止一个酒楼,而你既然做了那么多善事,那我适当的降价也无不可,最主要的一点是,我现在去调查你的家产太麻烦了。”

  “呵呵……区区一个祥麟兽楼的确不足为惜,不过小神医确定能治好我的病?”

  “你的精神力有些奇怪,应该是契约出了问题,把你的幻兽召唤出来我看看。”

  金谷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听从了白晨的要求,召唤出自己的幻兽。

  一只巴掌大的金黄色小兽出现在金谷的掌心中,白晨的眼前一亮:“好厉害的小兽,这个小家伙是什么幻兽?”

  “黄金兽。”金谷回答道。

  “你的问题我已经明白了,你的病因就出在这只黄金兽身上,对吧。”

  金谷皱起眉头:“小神医看的出病因所在?”

  “要我明说吗?”

  “请名言。”金谷同样不清楚自己的病因所在,所以他希望能够从白晨的身上得到答案。

  “你的这只幻兽快死了,或者说他本来早就该死了。”

  “胡说八道,老爷的幻兽好端端的活着,什么早就该死?不要在那胡说八道。”金管家又忍不住开腔道。

  “如果你再打断我的话,我就让你永远开不了口!”白晨眉头一皱,瞥了眼金管家。

  “你如果有这本事,就试试看!”金管家却是不惧白晨。

  “老金,退下,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开口!!”金谷冷声喝道:“听得懂人话吗?”

  “老爷……是……”金管家深吸一口气,退开了两步。

  “小神医,请继续。”

  “它的寿元早就已经尽了,可是它不愿意离你而去,所以一直强行吸你的精神力,维持自己的生命。”

  白晨突然伸手一抓,一把将黄金兽抓在手心,黄金兽立刻就挣扎了起来,可是怎么也挣脱不了。

  “只要我这么一掐,你的病就彻底好了。”白晨微笑道。

  “不要……千万不要……”金谷惊呼道。

  白晨松开了手掌,黄金兽立刻逃回金谷的身边,躲入他的袖子之中。

  “拿去吧。”白晨弹出一枚金色的丹药:“给它服下这个。”

  “这是?”

  “让它增加寿命的东西,你可以管这个叫做金寿元丹。”

  “增加寿命?”金谷带着几分怀疑的目光看着白晨,迟疑不定。

  毕竟他以前从未听说过这种东西,可是就在这时候,袖子里躲藏的黄金兽猛的扑出来,一口将金谷手掌上的金寿元丹抢夺吞了下去。

  也就在这时候,金谷感觉到了久违的感觉,他的精神力与契约立刻恢复了正常。

  整个过程简单的让他无法形容,金谷愕然的看着白晨,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小神医我……”

  “好了,你的病好了,可以离开了,记得把祥麟兽楼的地契和店铺契约拿过来。”

  “小神医,就这么好了?可会有后遗症什么的?”金谷担心,白晨会不会有什么后招,用来约束他的。

  “没有后遗症,我对他人的求治要么不救,要么就是不留余地的治愈。”

  “好了,我的主人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你们可以离开了,不过如果你们胆敢耍花样,大溪家就是你们最好的榜样。”

  姬凤的这番话在金管家听来是那么的刺耳,大溪家算什么东西?能与自己的老爷相提并论?

  不过金谷却无比的严肃认真的看着白晨:“小神医,在下是商会会长金谷。”

  “看来我的诊金确实是要少了。”

  “如果小神医需要,即便是十座祥麟兽楼,在下也会毫不犹豫的奉上。”

  “别,我的原则不会改变,诊金是事前谈好的,就没有改变的理由,也不会因为你的身份而改变,祥麟兽楼就够了,你拿多余的给我,我只会当作是施舍,别把朋友搞成敌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