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四十二章 死敌

第两千一百四十二章 死敌

  姬凤脸色一沉,不管佣兵会多大势力,那是他们的事。

  不过如果惹到寸头山上,寸头山上可没有一个好说话的主。

  姬凤直接就将门扣上,给外面的冉山青吃了个闭门羹。

  天申冷汗直冒,自己的这个少主也太不懂事了吧。

  可是冉山青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姿态,看着关上的门,似是还在等着那门会自己打开。

  只是,又等了半刻钟,那门迟迟没开,冉山青终于意识到了。

  “天申,她这是什么意思?把我晾在这里?他们不知道我是谁?还是说我说的不够明白?”

  “少主,也许此地偏远,他们不知道少主您的名字,不如您先回去,此处交给我来处理,我定会让他们前去主动拜访您。”

  “本少已经站在这大门口,没有回去的道理,给我把门砸开!”

  “少主,千万不可啊……”

  “砸开!”冉山青根本就不理会天申的阻拦,对着一个手下道。

  那个手下上前一步,手臂化作钢铁巨臂,狠狠的砸在大门上。

  轰——

  大门连着墙壁都塌了,一座造型别具一格的建筑,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就连冉山青都不由得看的呆滞。

  “好漂亮的房子,这庄子本少要了。”冉山青大步的走入庄子内:“偶尔过来小住几日,也是一番享受啊。”

  冉山青和他的佣兵队进入庄子的时候,庄子内的所有人也都听到了动静,赶了过来。

  天申在眼前的六个人之中,看到了两个小孩,一个是小女孩,另外一个则是男孩,所站的位置明显更加突出,他应该就是小神医了。

  “敢问阁下便是小神医吧?”

  白晨看着坍塌的大门和围墙,白晨只改造了庄子内部的建筑。却没动大门和围墙。

  却不曾想,居然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指着大门道:“这算怎么回事?”

  “小神医,这是一个误会。能否听我说明一二。”

  “说明什么?本少亲自上门,你们不主动接迎,还让我在门外苦等,砸你门墙,已经是手下留情。”冉山青打断了天申的话。自顾自的说道:“这庄子本少觉得不错,就当是你们的赔罪礼物了,还有那个女人,敢给本少吃闭门羹,她也给本少留下。”

  “主人。”姬凤看向白晨,她刚才没有去告诉白晨来者,因为她不觉得有必要告知白晨。

  白晨点点头:“我明白,你不用多说。”

  听着这个人的口气,就知道姬凤是怎么想的。

  白晨看向冉山青:“你知道我的庄子也是抢别人的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冉山青不以为然的说道:“今后你就是我的手下。本少也不会亏待你。”

  “不会亏待我?如何不亏待我?”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行礼会不会?连行礼都不懂,就先别想着如何厚待你了。”

  白晨身后的每个人,都是冷笑不已。

  天申此刻已经不说话了,这仇是结下了,现在只能看对方的手段。

  希望对方只是这点人,那么他们也方便把人都解决掉。

  如果做的干净一些,倒是能够避免风声传出去,被他们背后的人只。

  心中暗怒冉山青如此不知轻重,把原本能够拉拢的人也逼成敌人。

  白晨摇了摇头。转身离去,这愣头青的家里是怎么教育的?

  居然连自己有几斤几两都搞不清楚,就跑到自己的面前大放厥词。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本少说了。让你行礼,你听不明白吗?你知道什么叫做尊卑之分吗?”冉山青大怒,一个小孩子,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摆架子。

  “杀光他们。”白晨淡然说道。

  “主人,他们是佣兵会的,虽然比不上狩猎会。不过也是一个庞然大物。”姬凤有些担心的说道,现在已经招惹了一个狩猎会,如果再招惹佣兵会,会不会太吃力了。

  白晨略显意外的转过头:“怎么?一个酒囊饭袋,佣兵会还能找上门吗?”

  “他是佣兵会会长冉山化海的儿子。”姬凤说道。

  “那留下一个人,让那个人把冉山化海的儿子脑袋送回去。”

  白晨的话在冉山青和天申的耳中听来,是如此的刺耳。

  “你们在说什么!?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大逆不道?我还没聋……”

  突然,一道在白晨的身边爆发,姝女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红缨长矛,与此同时她身上的气息爆发而出。

  “神……神品强者!”天申的脸色剧变。

  “神品强者……好啊好啊……我就缺一个神品强者,你以后就作为本少的贴身护卫……”

  天申绝望了,冉山青不是废物……他是真正意义上的白痴。

  姝女脸色一沉,这世上除了自己的主人,没有谁有资格让自己服侍。

  手中红缨长矛一抖,一道红光带过弧线,扫向冉山青和天申。

  两人都下意识的蹲下身子,躲开了红色弧光。

  可是背后却是一片寂静,两人都不由得回过头,只见背后百余人,全部毙命,有些人是身子正中斩断,有些身材矮小的则是脖子被斩断。

  两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天申刚要求饶,冉山青破口大骂道:“小..贱..人,你敢杀我的人,我要让我爹……”

  “完了……”天申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冉山青的话音刚落,姝女的红缨长矛已经刺穿了他的身体。

  冉山青的脸色一阵狰狞痛苦,嘴吐血沫:“小……小..贱..人……”

  姝女手中一转,冉山青的身体在瞬间化为血沫,只留下那颗脑袋咕溜着掉落在地上。

  “让那个活下来的带着他主子的脑袋滚回去。”白晨淡然说道。

  天申的身体发寒,死死的盯着白晨的背影。

  可是他现在不敢动,毕竟一个神品强者在面前盯着他。

  嘴里苦涩难言,说什么?

  谁让自己摊上这么一个主子?

  现在看来只能把自己摘干净,回到冉山化海的面前,把寸头山的人丑恶化,不然自己必死无疑。

  天申心中的想法刚刚升起,前方的那个孩子突然停下脚步,天申感觉到那个孩子的眼角扫向自己。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尽你可能的把我说的如何的凶残狠辣,我也想看看那个冉山化海的本事,听说他挺有本事的是吧?”

  “主人,冉山化海被称之为四皇之一的涅皇,公认的十方诸国四大强者之一。”姬凤说道。

  “四大强者之一?好好……希望这个冉山化海能亲自来给他儿子报仇,这涅皇又是怎么个意思?”

  “据说冉山化海有不死之身,每次被杀都能涅槃重生,每次涅槃重生就会强上一分。”姬凤说道。

  “什么涅槃重生,其实是因为冉山化海的幻兽是不死鸟,一种非常特殊的幻兽,他的不死之身多半就源自不死鸟的能力。”祸无庸说道。

  “我现在越来越感兴趣了,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送客……”

  天申失魂落魄的离开寸头山,手上的包裹正在渗着血。

  心头百般算计,那个孩子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威胁自己?

  还是说真的想要自己那么说?

  他是真的想要自己把冉山化海引来吗?

  冉山化海的实力,天申可是非常的清楚的。

  那是超越了神品的存在,四大强者绝非浪得虚名。

  狩猎会是何等的强势,可是面对冉山化海也是无计可施,面对佣兵会不断的蚕食狩猎会的地盘,也不敢发动大规模的攻击,就是忌惮冉山化海。

  可以说,佣兵会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的地位,靠的就是冉山化海一个人在支撑。

  即便是狩猎会都不敢挑衅冉山化海,那个小子凭什么?

  就凭他身边的那个神品强者吗?

  这不够,远远的不够!

  冉山化海最可怕的一场战绩,也是奠定佣兵会地位的一场战斗,就是以一己之力,与狩猎会的二十三个神品强者对决,最后以屠杀了九个,吓退其他神品强者而闻名。

  同时也让冉山化海获得了涅皇之名,又正值其中一皇去世,这才跻身四皇之列。

  那一战冉山化海可谓轰动天下,而更有人暗指冉山化海实际上已经突破了神品,达到了更高的境界。

  天申此刻心头思绪烦乱,以前他总觉得什么事都在掌握之中。

  冉山青虽然飞扬跋扈,可是自己还是能有两手准备,顶多也就是跟在后面给他擦屁股。

  这事说起来是累,可是也不是多难的事。

  遇到惹得起的,就是枣加棒,一顿组合拳,对方也能服软,遇到惹不起的,也会忌惮冉山青的身份,总不至于变成死敌。

  唯独这次,对方却是直接下死手,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冉山青毕竟是冉山化海的独自,冉山化海即便再如何英明,恐怕也不会咽下这口气。

  怕就怕那寸头山有什么后手,可是再一想到冉山化海过去的战绩,天申又安心了几分,只是心中的忧虑始终挥之不去,总感觉事情会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这是他第一次看不到明天……看不到未来,天申的眼睛就像是失去光彩一般,充满了茫然与无力。(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