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三十五章 覆灭

第两千一百三十五章 覆灭

  狩猎者不是完全的不怕死,不过他们从不接受能够威胁到他们自己的任务。

  或者说狩猎会不会颁布那些会害死狩猎者的任务,每个狩猎队根据自己的等级,会分配到一些适合的任务。

  所以一直以来,都没出现什么大问题,虽然也有意外,可是这种个例极少,久而久之,也就让狩猎者们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

  巴山就是这样,和其他的狩猎者一样的心态,成为狩猎者,赚大钱!

  “大禾,这寸头山怎么感觉怪怪的,我以前来过一次,没感觉有什么不对,这次来怎么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盯着我们。”

  大禾看了眼巴山:“能有什么盯着我们,这寸头山除了山顶的那个庄子,也就一些小型幻兽,对我们来说完全无害。”

  “我听说那个小神医买了不少幻兽,然后放归山林中。”

  “就算是放归幻兽,也不会有什么威胁到我们的,我们人这么多,五支狩猎队,全都是玄品等级的,咦,他们怎么走那么快,我们快跟上队伍,队长也真是了,居然不等我们。”

  大禾轻唤了一声,招呼着巴山加快脚步。

  可是,两人在山林里跑了几刻钟,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队友的影子。

  “怪事了,他们怎么走那么快,一眨眼就魅影了,巴山,你看到他们了吗?”

  “没有,不会出什么事吧?”巴山有些担心的说道。

  “想什么呢,区区一个寸头山,能出什么事,再说了,就算真遇到危险。也不可能一声不吭就没影了吧。”大禾白了眼巴山:“把你的幻兽召出来,鬼狼的嗅觉灵,而且这里黑摸摸的。实在是不好找人。”

  巴山依言把自己的幻兽鬼狼召唤出来,鬼狼轻飘飘的落到地上。身上泛着幽光。

  鬼狼是特别类型幻兽,它们的外形于狼相似,习性也与狼相似,可是身体却非常轻,并且在夜晚的时候,身上会散发着鬼火一样的光。

  鬼狼在巴山的命令下,在地上嗅了嗅,走两步。又嗅了嗅。

  两人就跟在鬼狼的背后,突然,鬼狼加快了脚步。

  “找到了。”巴山对大禾道,同时也跟上鬼狼的脚步。

  两个人一头狼小跑了一刻钟,鬼狼突然停下脚步,站在一棵树下不断的嗅。

  “人呢?”大禾问道。

  巴山走上前,来到那棵树下,脸色微微变了变,脚步不自觉的向后退缩了两步。

  “怎么了?”大禾连忙上前去,脸色也在瞬间惊变。

  在那树下。丢弃着一个手掌,血淋淋的手掌。

  “是……是队长的手掌,他的右手手掌缺了尾指。”巴山恐惧的说道。

  “怎么可能……队长他可是有玄品的幻兽。谁能无声无息的留下他一个手掌?”大禾还是不愿意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实。

  巴山心头快跳,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可能……可能队长不只是被人留下了一个手掌……可能是只剩下这一个手掌……”

  “放屁,那么多兄弟……”大禾的声音突然降低了几分,心中没来由的一紧。

  “那么多……那么多兄弟呢?他们为何一个人都看不到?”

  “巴山……我……我觉得我们还是先退出去吧。”大禾咽了口口水说道。

  “嗯对对,我们先出去。”巴山的脸色已经无法淡定,两人不由分说的转身逃离山林,脚步越来越快:“大禾,走快点,这里实在是让人不安……”

  巴山头也不回。一路走一路的催促,不知道走了多久。巴山发现大禾已经很久没应声了。

  巴山猛然回过头,却发现背后哪里有大禾的影子。

  巴山头皮都快炸裂了:“大禾……大禾……出来。你在哪里?不要开玩笑了……”

  大禾并没有回应巴山的呼唤,只有在黑暗中传来一声低沉的兽吼。

  巴山猛的转身,飞逃一般的逃离此地。

  而背后的脚步声也立刻跟了上来,密密麻麻的,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他。

  巴山突然脚下一绊,整个人都在陡峭的山林里翻滚起来,在翻滚之中,巴山突然瞅到了尾随在背后,躲藏在黑暗中的生物。

  一只体形庞大的鬣齿兽,如果没有看错的话……

  那只鬣齿兽突然扑了上来,巴山却堪堪的通过翻滚避开了鬣齿兽的扑击。

  哐的一声,巴山的脑袋砸在陡坡上的一棵树下,巴山下意识的跳起来,往着身边一滚,那棵树应声而倒,那只鬣齿兽一次扑咬,将那棵树咬断。

  那双瞳里充满了凶戾暴虐,一步步的接近着巴山。

  巴山吓得连连退后,终于,那只鬣齿兽发动了最终的攻势,巴山吓得双臂挡住脑袋,可是等了许久,却发现鬣齿兽并未扑在他的身上。

  巴山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他发现自己已经下了山,就站在林子的边上,而那只鬣齿兽则站在山脚的林子边缘,在那边界徘徊中。

  巴山没想那么许多,转身就飞逃离去,他不敢回头,他害怕那只鬣齿兽追上来。

  一直看到了南临城的城楼灯光,巴山这才稍稍的放松下来,脑袋一痛,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

  “少主……少主,出事了……”

  东林华的亲信飞奔着闯入东林华的书房,东林华放下书看着亲信:“出什么事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少主,寸头山出事了。”亲信气喘吁吁的说道。

  “寸头山?那个小孩死了?”

  “不是,不是……是狩猎会派出去的人全失踪了,不是,还剩下一个逃回来,可是已经疯了。”

  “什么?”东林华猛然站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眨地怎么回事,反正狩猎会现在在召回在外面的狩猎队,似乎打算和寸头山全面开战。”

  “那寸头山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传出什么损伤之类的?”

  “没有,完全没有,就那个逃回来的狩猎者,疯疯癫癫的,嘴里就一直喊着鬣齿兽。”

  “鬣齿兽?鬣齿兽能把狩猎者吓疯掉?”

  “反正事情现在很复杂,狩猎会这次损失了五支玄品狩猎队,他们多少年没吃过这种苦头了,不可能咽得下这口气的。”

  “五支狩猎队!?”东林华的脸色不禁凝重起来。

  五支玄品等级的狩猎队,实力已经相当于半个东林家的力量了。

  那个小孩吃的下五支玄品狩猎队?

  还是说,自己一直以来,都小瞧了那个小子的实力?

  可是,那个小孩的身边,似乎并没有这样的高手吧。

  东林华虽然不是狩猎者,可是他还是知道狩猎队的品级判定。

  狩猎队队伍全员拥有黄品幻兽,人数超过十个人,则队伍获得黄品等级。

  如果队伍超过十五人,同时队伍里有三个玄品幻兽,则队伍获得玄品等级。

  也就是说,消失在寸头山上的五支玄品队伍,至少有十五个玄品等级的高手,总共人数超过七十五个人。

  这样强的实力,就算一个两个地品幻兽,都未必吃的下去。

  这就让人不禁怀疑,寸头山上到底藏有什么样的力量。

  东林家倒是有这个实力吃下这批狩猎队,可是如果东林家参合进来,绝对要损失惨重。

  一时间,关于寸头山的传闻,以及小神医的传闻,传遍了整个南临城,成为热门话题。

  人人都在猜测,寸头山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东林家。

  而东林华也陷入了这个沉思中,毕竟白晨的出现实在是太突兀了,而且小神医的横空出世,必然会有好事之徒将之与东林家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真正应该着急的不是东林家,而是大溪家和狩猎会。

  泷山疾步的冲回大溪家府邸,可是迎面便扑来一阵腥风。

  泷山的脚步一顿,眼见大堂之中,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几十个人头。

  泷山的心头瞬间跌入谷底,泷山放慢着脚步,手心开始冒汗,一步步的走向大厅中。

  只见在大厅的中间,大溪御坐在首座上。

  泷山不明白,这种环境下,大溪御怎么坐的住。

  还有,府里的下人跑哪里去了?

  “老爷……”

  “老爷……”泷山轻声呼唤着。

  大溪御木讷的转过头,脸色苍白无比。

  “老爷,这是……”

  “完了……大溪家……完了……”大溪御的脑袋一歪,眼中失去了最后一丝光彩,脸色惊恐未褪,手中还抓着一张张的房契、地契,铺契。

  泷山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快的令人应接不暇。

  对方根本就没给大溪御任何反击的机会,只要招惹到他,必定是雷霆万钧。

  大溪御拿着那些家产求饶,可是对方却无动于衷。

  “罢了罢了……老爷,小人该报的恩也报了,不欠你什么了。”泷山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帮大溪御报仇?开玩笑,自己可没那义务。

  说到底也是大溪御自己找死,偏偏要去招惹人家。

  莫说自己没那个能力为他报仇,便是有,自己也不愿意。

  泷山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所以他很果断的选择离去。

  寸头山的人没有拿走大溪御的那些家产,那就是有意给人明白他们的作风,他们不是强盗,可是绝对不要去招惹他们,不然的话,就是这个下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