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三十三章 买凶

第两千一百三十三章 买凶

  “你疯了,你以为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老头冲着白晨怒吼道。

  “我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的病,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救的了你,要么你就带着你的钱陪葬,要么就拿你的家产换你一条命。”白晨淡然说道。

  一旁的姬凤冷笑不一,这种吝啬的老鬼,活该如此下场。

  居然装穷跑到这里来,而且还把自己蒙骗过去了,却是在白晨的火眼金睛下现形。

  白晨可不管他是什么牛鬼蛇神,要么老老实实的交出十分之一的财产当作诊金,要么就是被扫地出门。

  当然了,也有如这老头这般,白晨索取所有的财产。

  “你!小子,不要以为会一点医术,就把自己当作一个人物,在这南临城中,只要我大溪家想要的东西,就没有要不到的。”老头自持身份,他觉得只要自己摆出自己大溪家的身份,那么这个小子必定服软。

  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也是他惯用的手段,一向是无往不利。

  大溪家可不比东林家差,同样是南临城的巨头之一。

  家财何止百万之巨,这老头则是大溪家的家主,大溪御。

  当然了,他也是南临城出了名的吝啬鬼,即便是被白晨戳穿身份,即便是知道白晨的收费规矩,大溪御也不打算老实的交付诊金。

  一个医生,看一次病居然敢收他十分之一的家产。

  可惜,他的希望落空了,白晨冷笑的看着老头:“把他赶出去。”

  “小子,你敢!”大溪御大喝一声,怒目直视白晨。

  “丢出去!”

  “你给我等着,敢在我大溪御的面前放肆!”大溪御被姬凤推搡着赶出去,一边还不忘回头恐吓一番。

  “愚不可及。”白晨冷笑。

  白晨可不会同情这种人,他既然要找死,那便由着他。

  大溪御不是一般的富户商贾,他能够在南临城与东林家争利。多年以来不落下风,当然有他的行事手段,非一般人能够比拟。

  当然了,归结为一个词。那就是不择手段。

  大溪御被这么驱逐出庄子,恼羞成怒也是可想而知的。

  一回到家中,便招来大溪家的门客:“泷先生,去给我找一批人,把寸头山的那个小神医给我请到我的府上来。”

  泷山的年纪看起来不大。早年的大溪御对泷山有一饭之恩,所以泷山一直留在大溪家,为大溪御出谋划策。

  可以说大溪家能有今日的局面,一半的原因都是泷山的能力。

  大溪御对泷山也是非常的信任,泷山也从未辜负过大溪御的期望。

  “老爷,我不得不告诉您,那位寸头山的小神医并不如您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您要对付他的话,请您慎重。”

  “什么简单不简单,我不管那么多。你知道我今日去到他的庄子上求医,他是如何羞辱我的吗?”大溪御愤怒的吼道。

  泷山虽然不知道经过,可是自己的老爷出门的时候什么打扮,他还是知道的,他大概也能猜得到结果。

  多半是那个小神医当面揭穿了他的伪装,然后提出了更加难以接受的条件。

  而以大溪御的秉性,多半又说了什么不上台面的话,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他居然要我大溪家的所有家产!你听到没有,他要大溪家的所有家产才肯给我治病,我看他是失心疯了。这种要求都敢提出来,我不管,我要你给我把他给我带到我的面前,今天本老爷受到的羞辱。我要加倍的奉还给他。”

  “老爷,前天卓家的老爷也和他有过冲突,然后找了两个狩猎队去了寸头山山庄,结果一点消息都没有,那两个狩猎队就跟丢进湖里的石子一样,一点浪都没激起。”泷山平静的说道。

  “卓家的卓航?他能与本老爷相提并论吗?”大溪御冷笑道。在他的眼里,南临城也就东林家能拿出来与自己说道说道,其他人根本就不值得在自己面前提起。

  “老爷,卓老爷第二天暴毙在家里。”

  “我说过,我要那个小子!你听的明白吗?”大溪御重复道。

  “好吧,在下这就去办事。”

  泷山没有再进劝,大溪御的秉性如此,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容更改。

  自己哪怕说断舌头,也无法改变他的主意。

  不过,那个寸头山的小神医,胃口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居然敢当着大溪御的面,说出要大溪家的家产,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有同样的能耐吞的下来。

  泷山对寸头山小神医已经闻名许久,对那个小神医也是非常的好奇。

  这个小神医半个月前,就那么横空出世,医术是异常高明。

  这世上就似乎没他治不好的病,而他也只治疗普通医生无法治愈的病,而收费也是非常的奇怪,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他都收十分之一的家产。

  穷人还好说,几枚铜沧币,多的也就几十枚铜沧币,可是到了富人这里,那就不得了了,动辄几百金沧币,多的甚至是几千金沧币的都有。

  当然了,并不是每个病人都会老实的把钱交出来,使用的手段的也是千奇百怪,就如大溪御这样,先是装穷,然后被识破后以势压人的更不在少数。

  可是就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能够以其他手段,达到他们的目的。

  要么在被拆穿后,老老实实的交更多钱,要么就是在背地里耍阴招,就如大溪御一样。

  可是耍阴招的没有一个收到成效的,就拿近期的那个卓航卓老爷,往日他在南临城是何等的威风八面,却一夕之间暴毙家中。

  这多少让南临城的那些大老爷们都收敛了不少,一些起了歪心思的人都开始掂量自己的能力,是不是有与那个小神医掰手腕的能力。

  当然了,就如大溪御这种级别的人物,依然还是我行我素。

  而且大溪御的吃相的确是不敢恭维,小便宜也占,大便宜也占。

  乃至与他自己性命相关的事情,他都不忘占便宜。

  对于大溪御的身体,泷山当然知道的很清楚,数年之前,大溪御因为嫌弃自己的幻兽,所以他想要换一只幻兽。

  当初大溪御还未发迹之前,他也和大部分人一样,与一只石田龟签订契约。

  只是发迹之后,就越看自己的那只幻兽越不顺眼,他当时觉得,幻兽只要不是他自己杀死的,那么就不会受到契约诅咒。

  可惜他还是太天真了,他委托的人当着他的面,一刀砍在他的石田龟。

  石田龟与他心意相通,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主人的想法。

  强烈的危机感让大溪御阻止了手下,可是石田龟还是因此重伤。

  虽然这些年一直靠着各种办法,维持着石田龟的性命,可是石田龟却一直无法痊愈,特别是在近期石田龟明显有断绝生机的迹象。

  大溪御终于慌了,如果石田龟死掉的话,那么契约诅咒将会让他变成魔尸。

  当初大溪御就是想要更长的寿命,想要换一只高价购来的黄金龟,这才有了这么一个计划,如何愿意就此死掉。

  不得不说,大溪御自作孽的水平,正在不断的提高。

  泷山收回杂念,走出大溪家的府邸。

  向着狩猎会走去,大溪家还是不如东林家啊。

  虽然在产业上感觉两家相差不多,可是东林家屹立南临城多少代了。

  可是大溪家也就是大溪御这一代发迹的,不看两家的产业,单是内部的构成成员,就有着不小的差距。

  大溪家的下一代,没几个上的了台面的,几乎每一个都是酒囊饭袋。

  反观东林家的子嗣,却是不少杰出人物。

  就连这打手,自己都要去外面找。

  泷山不是没给大溪御提过意见,要想大溪家长久的发展下去,护卫门客是必不可少的。

  可惜大溪御一直都舍不得花这个钱,在他看来,护卫门客能做的事情,花点小钱去外面请来,一样也能做到。

  只要有钱就可以了,何必再浪费那花销,长年累月的养着护卫门客,又不能天天用。

  泷山在狩猎会内雇佣了五支狩猎队,可是所花费的钱,居然比想象中的高出不少,狩猎会居然收了泷山一千金沧币,比预想的价格贵了一倍有余。

  狩猎会给出的答案是,已经有两支狩猎队在寸头山不明不白的失踪了,这说明寸头山庄子里的人,并没有那么好对付,提高价格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狩猎会是一个特殊的组织,每个都城基本上都有一个狩猎会存在,类似于佣兵公会,可是又与佣兵公会不同,因为狩猎会是什么脏活累活都接,只要价码适合。

  狩猎会的总会非常的神秘,以金字塔结构分部在各个城市,同时也是最强大的组织。

  而狩猎会下属的狩猎队,则是一个个私人组建的队伍,他们也是有分级的,同样是以幻兽的神、天、地、玄、黄五个等级来分狩猎队。

  泷山的一千金沧币雇佣五个玄品狩猎队,已经是南临城狩猎会的最强战力了。

  就连泷山都觉得,这个任务不可能完成不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