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三十二章 诊金

第两千一百三十二章 诊金

  大兆虎听从白晨的安排,留在庄子里做一个饲养员。

  当然了,他还是先带着陈家兄弟回了城里。

  陈家兄弟中毒蝗的毒可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时候,如今看到他平安归来,寸头山庄子有神医的消息也随之不胫而走。

  当然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大兆虎的那条金属手臂,不过他的这条手臂现在有了正式的名字混元铁臂。

  虽然就连大兆虎都不知道什么是混元铁臂,可是感觉很厉害。

  不少与大兆虎相熟的人开始询问情况,大兆虎则是如实相告。

  他们在听说给大兆虎换臂以及治好陈家兄弟的人,居然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全都是又惊又疑,可是等到陈家妇人也是这般说的时候,他们不得不相信了。

  大兆虎第二天就去了寸头山上,大兆虎是个独身,无儿无女,老婆死的早,所以直接搬到庄子里入住。

  大兆虎是个猎户,虽然本身没什么能耐,可是对幻兽的习性却是了解颇深。

  白晨索性把饲养的工作完全交给大兆虎负责,按照大兆虎的说明,白晨还将一些不适合圈养的幻兽放养。

  因为有些幻兽性子野,圈在那种小房间里,三两日就变得精神萎靡,不吃不喝,可是只要出了笼子,便是撒丫子的跑起来。

  白晨给了大兆虎一枚玉佩,戴身上就不会被幻兽攻击。

  几日下来,大兆虎越来越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与工作。

  “祸先生好,姬姑娘好。”

  大兆虎的性子平和憨厚,庄子里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是恭恭敬敬,对白晨就更不用说了。他完全是带着报恩的心态来完成自己的工作的。

  “大兆,城里东林家又有一批货要送过来,你去看看。”祸无庸每次看到大兆虎的那条金属手臂。都嫉妒的发狂。

  不过面上却是一点心意都没表露,波澜不惊的样子。

  这些日子来。他越发的发现,大兆虎的手臂不凡之处,那条手臂不但坚不可摧,而且连带着让大兆虎自己都强壮了不少。

  居然能和多奇兽比拼力气,多奇兽可是大型的幻兽,而且凶性难驯,六七个人也不见得能和它比力气,可是大兆虎就一条手臂。给多奇兽套上铁锁,多奇兽愣是拖不动。

  “好嘞,我这就去。”大兆虎应声,便出了门。

  “进货的事情好像是你的事情吧?”姬凤看了眼祸无庸。

  “大兆比我更懂幻兽,交给他更适合,就算主人知道,也不会责怪我。”

  祸无庸颇为得意的说道,自从那件事后,祸无庸感觉自己又得到白晨的信任了,信心也就回来了。

  就在这时候。敞开的大门外有一人探头进来。

  姬凤立刻就上前去,冲着那探头探脑的家伙喝斥道:“干什么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这里是小神医的住处吧?”

  “来看病的?”姬凤皱起眉头问道,同时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人。

  此人看起来就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起来挺健康的,没看出有什么毛病,看他的穿着,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

  “是,小神医在么?”

  “什么病?”姬凤问道。

  那人的脸一红,吞吞吐吐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说话,看什么病。”姬凤不耐烦的问道。

  白晨说过,每天下午到傍晚的这段时间,如果有病人就先问病情。如果是姬凤知道的绝症就放进来,如果不是绝症就让他们滚蛋。该去哪里治病就去哪里治病,除了一种人例外。那就是有钱人。

  如果是有钱人来看病,不管是什么病,只要他们愿意支付十分之一的身家,那就包治百病。

  当然了,如果是穷人,只要踏入这个门,一样要付十分之一的身家。

  这个规矩已经通过大兆虎的嘴巴传播出去了。

  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想要治好自己的病,那就必须必须支付十分之一的身家。

  不过穷人则是只接受绝症患者,有钱人则是什么病都治疗。

  大兆虎曾经问过白晨,为什么当日他不但没收钱,反而给他钱。

  白晨的回答是,因为多奇兽是他的幻兽,所以那钱是赔偿他的。

  “男人才会得的病。”那人低着头说道。

  姬凤眉头一拧:“姓名。”

  “大周岭。”

  “奥城大周家的人?”姬凤眉头一挑,颇为意外的看着大周岭,大周家可是与姬家分毫不差,同为大奥国的顶级氏族。

  “嗯。”

  “我的主人定下的规矩懂吧?接受的话,就进来,不接受就滚蛋。”

  “是我的产业还是我大周家的产业?”大周岭看着姬凤问道。

  “你私人的产业,不过你最好不要耍花样,如果在治病之前,把自己的家产转移给别人,我家主人一样有办法把钱追回来。”

  “不会不会,这是我的诊金。”大周岭连忙拿出几张产业的契约:“这些店铺契约大概价值一万金沧币,我私人产业的十分之一比起来,只多不少。”

  “行,跟我来吧。”姬凤点点头。

  大周岭跟在姬凤的背后,心头忐忑不安,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的,并不确定这个在南临城里传的神乎其神的小神医,是不是真能治好他的隐疾。

  姬凤把大周岭带到了诊室,这个诊室是白晨专门修建改造的,毕竟原本的实验室圈养了太多幻兽,不适合做诊室。

  “你在这等着,我去叫主人。”

  不多时,白晨就进入诊室之中,看到坐立不安的大周岭。

  “不..举?”

  跟在白晨身后的姬凤扑哧一声,原本姬凤还以为大周岭得的是脏病,结果他得的居然是这病。

  大周岭被当众揭露自己的毛病。脸上又怒又羞,憋红着脸,可是转念一想。白晨居然一眼看出他的毛病,那不就是说。自己的隐疾有的治了?

  “你就是小神医?”

  “这个拿回家服下,立竿见影,不过半年内不允许碰女人。”白晨随手就丢给大周岭一枚龙虎丹。

  “半年不许碰女人?”大周岭愕然的看着白晨。

  “没错,这丹霸道异常,能立刻冲开你堵塞的脉络,可是脉络刚刚开拓,非常的脆弱,需要长时间的修养。如果你太着急房事,那么你就是过把瘾就死,从此以后,与女人无缘。”

  “有没有快速有效,还有安全的治疗方法?”大周岭看着白晨,满脸的祈求。

  “有,不过你需要再支付同样一笔诊金。”

  “你这的规矩不是说,包治百病吗?我这病没治好,你凭什么再多要一笔诊金?”大周岭恼怒的看着白晨。

  “我已经给你治疗的方法和药,是你自己要换一个方法。这就相当于新的病人。”

  “好好!”大周岭气呼呼的连说了两句好,又在身上掏了掏:“我没带其他的财物在身上,这是我的信物。只要你拿着信物,即可去南临城的水乡楼,就能拿到诊金。”

  白晨侧头看了眼姬凤,姬凤点点头。

  “行,转过身来,姬凤,你出去。”

  姬凤出房间后,白晨一掌拍在大周岭的后背上。

  大周岭只感到一股巨力冲撞过来,口中一口鲜血喷出。

  “你……你要杀了我吗?”大周岭愤怒的转过头。

  白晨已经收回手掌。淡然看了眼大周岭:“既然收了你第二份诊金,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有人要害你,你的病是被人算计的。”

  “什么!?”大周岭脸色惊变。

  “我不想说第二遍。你可以走了。”

  “小神医,麻烦您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做有人要害我?我的病是被人下毒的?”

  “有人给你下毒,让你不能生育,而且这种毒还会让你在短短几年之内毙命,至于谁干的,你比我清楚,好了,我说的已经足够多了,请吧。”

  大周岭此刻对白晨的怒气已经全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愕与不敢置信,同时还有一丝迷茫。

  “小神医,我中的毒叫什么?”

  “不知道,我知道你的病因和病理,不过不知道这个毒叫什么,这种毒是长时间服用的,前期的症状就是不..举,然后就是身体越来越虚弱,从你的身体来看,你服药已经三年多了,并且今天还有服药的迹象,这就说明给你下毒的人,是你非常亲近的人,好自为之。”

  大周岭的脑袋乱哄哄的,魂不守舍的走出庄子。

  白晨看着大周岭离去,姬凤又带进来一老者,头发斑白,身躯蒌萎,枯皱的皮肤显得有些黝黑,身上的衣服也很破旧。

  “小神医,您好……”老人很有礼貌的说道。

  “他支付了多少钱?”白晨问道。

  “主人,他看起来只是个穷人,给了一枚铜沧币。”姬凤说道。

  “装的,把他赶出去。”白晨看了眼这老人,脸上露出厌恶之色。

  “等等……小神医,老朽是真的没钱……您大发慈悲,救救我吧。”

  “哼!少在我的面前装可怜,你里面的内衫就要一枚金沧币,会是没钱的人?还有你的头发是刚刚用兽油腊梳理过,穷人能用的起兽油腊吗?你皮肤看起来黝黑,并不代表你就真的穷,而是因为你长期在外买卖,风吹日晒所致。”

  “我……”老人脸色有些难看。

  “你的右手有三个手指有指环的印记,是你刚刚脱下来的,现在那三枚戒指还藏在你的内衫里。”

  “好好好……小神医果然名不虚传,老朽只是和小神医开个玩笑,区区一点诊金,老朽还不放在眼里,只要小神医能治好老朽的病,一切都是小问题。”老头突然坦率的承认道。

  “不是一点点的诊金,是你全部的家产。”(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