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伤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伤

  东林沧都快气疯了,把自己的手脚打断,再占了自己的庄子,这还是看在东林华的面子上。

  这两人分明就是东林华派来的,估计给自己难堪的。

  想及此处,东林沧的脸色便如凶兽一般,双目凶光毕露。

  你东林华找这两人来羞辱我,那我便将这两人打断手脚,送到你面前去。

  东林沧想到这里,心头犯狠,一条黑气蹿出去,直扑白晨而去。

  白晨伸手一抓,那黑气立刻溃散,紧接着在白晨的背后聚集成型,朝着白晨的脖子便咬去。

  “主人……是黑巴蛇!小心……”

  白晨眉头微微挑起,这黑巴蛇居然一触就散,非常古怪。

  不过白晨倒也不在乎,脖子一歪,黑巴蛇便扑咬落空。

  白晨双指暗运真气,对准黑巴蛇的脖子一夹,黑巴蛇便被定住,蛇身盘绕在白晨的手臂上,不断的挣扎着。

  姬凤眼中异彩连连,这黑巴蛇是非常难对付的,本身又具备了非常高的成长性,在幻兽中,体形偏小,可是速度太快,又含有剧毒,普通的刀剑攻击还没有效果,在诸多幻兽之中,属于非常歹毒的类型。

  却不曾想白晨居然随手便将之控制住,不知道的姬凤惊讶白晨的手段,东林沧同样满脸的惊愕。

  “主人,将这黑巴蛇杀了,比打断他的手脚更狠。”姬凤低声说道。

  “这黑巴蛇有趣,杀了可惜,不过倒是可以斩断他们的契约。”

  突然,空气中像是有什么绷断了一般,东林沧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摇摇欲坠站立不稳,扑通一声,一头扎在地上。

  黑巴蛇也跟着发出一丝嘶鸣,昏死在白晨的手臂上。

  姬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却隐隐感觉到真相。心头对白晨越发的恐惧。

  解除主人与幻兽的契约?

  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情,他居然能够办到这种事情。

  “主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找到他与幻兽之间的精神联系。这种精神维系太脆弱了,只要稍微用力一下,就能绷断。”

  “这精神力虚无缥缈,如何找的到?”

  “并非虚无缥缈,当你的精神力达到一定级别的时候。就可以感知到其他人的精神力。”白晨收起黑巴蛇:“去,把这家伙丢出庄子外面。”

  姬凤也不客气,一声令下,金银蛇卷起已经被废掉的东林沧,就出了外面。

  “主人……老奴办事不力,请主人责罚。”祸无庸低着头,浑身血淋淋的,看来这几日没少吃苦头。

  姬凤在一旁看的不爽,这老头也就吃了几天的鞭刑,怎么可能这么憔悴衰弱。分明就是做给白晨看的。

  本以为这老头是夹带私逃或者办事不力躲起来,没想到居然是被人惦记上了,现在再在白晨的面前一番做作,多半在白晨的心目中,又能晚会一点信任。

  白晨放下祸无庸,丢给他一枚丹药:“吃下去。”

  祸无庸拿着丹药,看着黑乎乎的东西,不明白是什么东西。

  不过他还是没有多问,直接将丹药吞下去,却感觉皮肤骚痒。却不觉得非常难受,伸手想要去挠。

  白晨突然说道:“忍着,别动手。”

  祸无庸连忙停下动作,却见身上、脸上的伤口。居然在以极快的速度愈合着。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姬凤和祸无庸全都看在眼里,满脸的震惊。

  就连气色都好了许多,两人早就已经习惯了白晨种种匪夷所思的手段,可是此刻还是被白晨的这个手段吓了一跳。

  “出去,把庄子里的人全部赶走。从此以后,这里就归我所有了。”

  “是,主人。”

  两人大步的迈出,白晨则是改造起地牢,打算将地牢改造成自己的实验室。

  这个庄子的位置不错,距离南临城不远,同时周围的环境也相当不错,处于一座小山的半山腰,庄子的面积也不小。

  改造完毕地牢后,白晨走出地牢,开始对其他地方进行改造。

  就在这时候,姬凤和祸无庸过来了。

  “主人,人都赶出去了,不过那个东林华来了,现在就在大门口。”姬凤说道。

  “嗯,我过去与他见一面。”

  白晨走在前头,来到大门外,东林华脸色有些疑惑,他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不过当他看到被驱赶出庄子的下人,以及躺地上的东林沧的时候,还是露出奇怪之色。

  东林沧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幻兽被杀死后的契约反噬,这倒是让东林华非常的高兴。

  这对东林沧来说,损失不可谓不大,首先是那条黑巴蛇,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上等幻兽,最高能够成长到地品的高级幻兽。

  其次就是因为契约反噬受到的伤害,这种伤害是非常大的,而且极难治愈。

  东林华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他也曾经受到过这种伤,并且到现在都没有治愈。

  而这个秘密他一直藏在心中,没有任何人知道,如果这个秘密被外人知道,特别是东林沧知道了这个秘密,那么自己就完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东林华现在一直没有幻兽,外人都以为东林华是低调行事,却不知道东林华其实是有苦难言。

  白晨看着东林华道:“东林华,你是来给你家里人报仇的吗?”

  “石头,你为什么这么做?”东林华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可是东林沧毕竟是他的弟弟,所以他还是要做一下样子,然后找一个恰当的立场。

  “他抓了我的人,这是对他的惩罚,同时这个庄子也是作为赔偿,以后这里属于我,这些下人把他们带走。”

  “石头,你可知道,这个庄子本来是属于我的。”

  “哦,那又怎么样?”白晨微笑的看着东林华。

  “东林沧是我弟弟。”

  “哦你弟弟,那你就更该好好的教教他。”白晨淡然说道。

  东林华将目光落到祸无庸的身上,祸无庸身上居然毫发无伤,心中不免有些奇怪。

  “这位就是匪王祸无庸先生?”

  “匪王只是过去的事情,现在的我只是主人的奴仆。”祸无庸低下头。

  东林华更加疑惑,这个孩童既然说自己没有家族也没背景,那他为什么能收服祸无庸和姬凤?

  这两个人都不是寻常人,这孩子何德何能,能够压制的了两个人杰。

  “东林华,如果你是来给你弟弟报仇雪恨的,那就快点动手,如果不想动手,那就滚开,以后这个庄园,以及整个山都属于主人。”姬凤盛气凌人的说道。

  东林华当然不会动手,他可没有动手的能力,而且身边带的人也不足以对付白晨三人。

  更何况,白晨把东林沧弄到这幅境地,说起来自己还要感谢白晨。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虽然表面上不能说出口,可是东林华却一点都没有与白晨为敌的意思。

  “姬姑娘说笑了,我并非来给东林沧出头的,东林沧行事乖戾,我这个做哥哥的也是有责任的,此事是东林沧的错,我这做哥哥的也该自我反省,这是庄子的地契,请收下。”东林华很大方的拿出地契,递给白晨。

  祸无庸主动的收下地契,看了眼东林华:“我家主人要休息了,你们退下吧,如果你们东林家要寻仇,最好动作快一点,不要拖拖拉拉的,如果你们没这个想法,我家主人也不拒绝你们的友谊。”

  “我们东林家虽然在南临城还算小有名气,可是也从不仗势欺人,敌我还是分的清楚,而我也绝对不会纵容东林家的人肆意胡来。”

  东林华的话里意思明白,就是说愿意与白晨结盟,如果东林沧再来找麻烦,他可以借故来打击东林沧。

  “姬凤,把皌女和姝女接过来。”白晨说道:“东林华,进来坐坐。”

  “方便吗?”

  “没什么不方便的。”白晨转身进入门内。

  东林华对身边的随从道:“把这些人送到我的府上,还有五少爷,将他送回家里。”

  东林华跟上白晨的脚步,白晨看了眼东林华:“你与这个东林沧是死对头吧?”

  “石头,你说笑了,我与东林沧是兄弟,不是敌人。”

  东林华不会承认自己与东林沧的关系,毕竟这种家族内权位内斗,不可能拿到明面上来说。

  “你们东林家是怎么什么生意的?”

  “什么生意都做,怎么,石头你有什么好生意要与我合作吗?”

  “你们做幻兽的买卖吗?”

  “城里的确有几家幻兽铺子,不过所卖的都是普通的幻兽,我想你不会有什么兴趣。”

  “种类很多吗?”

  “幻兽的种类当然多,就那几家幻兽铺子所卖的幻兽,就多达一万种以上。”

  “种类倒是不少,我需要的不少,就先与你们家做一笔买卖吧。”

  东林华意外的看着白晨:“石头,你是想要大量进购普通的幻兽,还是要高级的幻兽?”

  “每一种都给我来十对,当然了,我说的是普通的,如果是稀有或者高级的,你可以把价格报给我。”

  东林华眉头一挑,这倒是一笔不小的交易,能给他带来丰厚的收入。

  “老鬼,你负责与东林大少爷商议价格以及数量,我还有事。”(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