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二十七章 推导

第两千一百二十七章 推导

  东林华从东林沧的庄子里出来,脸色已经阴翳下来。

  庄子外等候的手下立刻上前行礼:“少主,三少爷怎么说?”

  “他能如何,当然是退让,不出所料。”东林华淡然说道。

  东林华当然没有穷极无聊,跑到东林沧的庄子里,要抢东林沧的私人庄园。

  在不久之前,他得到了一个消息,东林沧提着一个断臂的老人回到庄子里,然后将这个断臂老人关在地牢之中,几日来一直在折磨那个断臂老人。

  东林华在这个庄子里,也有他自己的人,通过这些隐蔽的线人提供的情报,东林华做出一些猜测。

  首先就是东林沧这次出门回来,原本随行的手下失踪了,这其中有两个是东林华的人,而他们到现在都没有与自己联络,那就说明在东林沧的这次行程中发生了意外。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他们的身份被发现了,然后被东林沧灭口。

  其次就是东林沧对这个断臂老人非常的重视,而且不允许其他人进入地牢之中,他这么做的目的显然是为了防备自己。

  这个断臂老人又是谁?

  东林沧要防备自己什么?

  这个老人有某种东西是东林沧需要的,而这个东西对自己也有用,所以东林沧才会防着自己。

  有什么东西是自己和他都需要的?

  钱!很多的钱!这是他们共同需要的东西,不管是收买家族内的族老,还是在外面发展自己的亲信党羽,都需要用到钱。

  东林沧带着断臂老人回到庄子里的时候,被自己人看到了,不过那个人并不知道这个老人的身份。唯一能肯定的是,那个老人不像是富足之人。

  而东林沧又要防备其他人看到,也就是说这个断臂老人的身份比较特殊。应该有不少人认识他,又有可能是少部分人会认识他。

  不像是富足之人。却能够给东林沧带来金钱上的弥补,那就是绿林中人,这也符合东林沧的一贯作风,近来东林沧一直在拉拢绿林中人,甚至是暗中培植绿林中人,暗中劫掠生财。

  绿林中很少有年岁上去的老人,一般五六十岁的老人都很少见,并且这些老人都是绿林巨孽。就算是东林沧也未必招惹的起。

  而在数年之前,绿林巨孽匪王祸无庸遭蒙部众背叛,生死不明。

  绿林中有传言祸无庸是因为独吞岚山家财宝而遭致部众背叛!

  东林华的脚步轻缓,虽然他几乎没什么线索与证据,不过通过自己的推导,有三成的把握那个独臂老人是匪王祸无庸。

  东林华不像是东林沧那样的锋芒毕露,他行事更为低调,东林家内的人知道东林华很出色,可是具体却不知道东林华如何出色,却能够知道东林华这些年。压着东林家的同辈抬不起头,就算是东林沧也总是差他一筹。

  东林华最擅长的就是推导,更准确的说是心术。

  他擅于抓住一切的细节。然后将这些细节利用起来。

  别看他只有三成的把握确定那个独臂老人是匪王祸无庸,实际上这三成的把握,却是通过几乎模糊的线索推导出来的。

  东林华回头看了眼东林沧的庄子,摸了摸下巴:“倒是个好地方。”

  东林华与亲信出了庄子的范围,正要回南临城,远远的却看到几个人特别的扎眼。

  当然了,最扎眼的还是那头块头巨大的野猪,而真正引起东林华注意的还是那个野猪旁边的女人,冰冷的目光让东林华不禁想起了东林沧。可是又不同于东林沧。

  在东林华的眼里,自己的那位弟弟只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而已。太过锋芒毕露并非好事,如果不能静下心来。他永远都成不了自己的对手。

  可是这个与自己的弟弟目光相似的女人,却又给东林华完全不同的感觉,她在观察,用那双冰冷的目光观察。

  东林华相信,那个女人看到了他,而她在瞬间,已经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这个女人不简单!东林华立刻在心中产生这样的念头。

  这个女人有着东林沧的冷酷,又有着自己的敏锐直觉。

  东林华又开始观察这个队伍的结构,那个坐在野猪背上的男孩应该是最尊贵的,那个被自己视为威胁的女人应该属于这个男孩的护卫或者保镖。

  另外两个人是姐妹,她们虽然穿着不错,可是从她们的行动来看,应该只是平民。

  她们应该是中途加入队伍的,队伍来的方向是坤城,坤城最近在打仗,这对姐妹的手脚有些伤口,她们是逃难的流民。

  而后被吸收入队伍,为的是照顾这个男孩。

  那么最该注意的就是那个男孩了,不过那个男孩一直都在看书。

  东林华微笑的走上前去:“小兄弟,你这是去南临城吗?”

  白晨看了眼东林华:“嗯。”

  收回目光,白晨又继续看书。

  东林华有些诧异,这个孩子没有同龄孩子的天真,对于自己这个陌生人没有警惕,不过看起来是没将自己放在眼里,可是也没有大氏族子嗣的傲慢无礼。

  “你是东林家的人?”姬凤眯起眼睛看着东林华。

  “在下东林华,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与你何干。”姬凤冷冷哼道,她最不愿意的就是别人提起她的身份,毕竟作为姬家的子嗣,被人当作奴隶,这可是奇耻大辱,如非必要,她是绝对不会自报家门。

  东林华微微笑起:“在下失礼了。”

  东林华就是这样,在外人的眼里,他就是一个谦谦君子。

  他不会无缘无故的与人为敌结仇,哪怕对方对他出言不逊,特别是在他没有弄清楚对方的身份与实力之前,他是不会贸然的表现出敌意的。

  “这里距离南临城还有多远?”白晨问道。

  “这位小兄弟,这里距离南临城已经不足半日的路程了,小兄弟是来游玩还是寻亲?”

  白晨看向东林华:“你喜欢探究人的底细吗?”

  “额……小兄弟误会了,在下是觉得诸位一行人略微异于其他人,所以升起几分好奇心,若是小兄弟觉得在下冒犯,在下只能说一声抱歉。”

  “真会做人,这么看来我们结仇的可能性不大。”白晨收回目光:“姬无,东林家是大氏族吗?”

  姬凤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妹妹当初作为奴隶的时候用的假名,所以她委求白晨,在外人面前也用这个名字,避免被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不是,东林家在南临城算是大家族,不过还算不上氏族,介于二三流之间吧。”姬凤说道。

  “哦,地头蛇。”

  东林华始终笑而不语,对于姬凤和白晨略微失礼的对话,就像是与他无关一样。

  “姬无,看来这人比你的心性强上不少。”

  “主人,我想您搞错了,像他这种家族的子嗣其实是很尴尬的,别看他们在南临城顺风顺水,可是一旦出了南临城,却未必人人买他们的账,即便是在南临城也不敢说只手遮天,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老实做人,本分行事,他们的家族是不会允许一个行事张扬,到处招惹是非的人作为继承人的,如果等他搞清楚了我们的身份,觉得我们好欺负了,我想他会毫不犹豫的让我们消失。”

  姬凤这句话其实就是对东林华说的,东林华微笑着说道:“姑娘说的有理。”

  就凭姬凤这句话,东林华就不会对付他们。

  “诸位远道而来,是否有落脚的地方,如若诸位不嫌弃,在下倒是可以帮上些许小忙。”

  “正好,上次让老鬼把钱全带走了,现在是什么钱都没有,难得有个冤大头。”白晨说的倒是很坦然,也不拒绝东林华的邀请。

  既然打算在南临城待上一段时间,那么与东林家势必会有接触,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初步的接触,也能增加一下彼此的认识。

  当然了,最好就是大家相安无事,你做你的土皇帝,我过我的小日子。

  “那老鬼也不知道把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姬凤不屑的说道:“主人,要是这点小事都没办好,您该好好的惩罚一下他。”

  “老鬼虽然心术不正,不过能力还是有的,不然我也不会留他在身边。”

  “希望如此吧。”

  “主人,南临城有好吃的吗?我这几日天天吃烤肉,吃的腻了。”皌女双眼水汪汪的看着白晨。

  “问这个大哥哥,他做主。”白晨笑着说道。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东林华满脸和蔼可亲的笑容,没有因为这个小女孩的身份就对她有什么态度上的变化。

  “我叫皌女,这是我姐姐,姝女。”

  “皌女吗,你喜欢吃什么?”

  “我也不知道,姐姐,什么好吃?”

  “闭嘴,你还想回到以前那种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吗?主人没说话,你在这胡说什么。”姝女看白晨似乎有意与东林华保持距离,她做奴仆的,自然不敢过分亲近,不过对她来说,东林家还是不得了的大家族,所以她也不敢得罪:“这位公子,不好意思,舍妹年少无知,多有得罪。”

  “姝女姑娘严重了,皌女小妹妹天真浪漫,不可能会有人与她置气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