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 阴险

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 阴险

  祸无庸此刻正快马加鞭的赶去南临城的路上,虽然夜色迷茫,却挡不住祸无庸焦急的步伐。

  祸无庸当然不是什么忠义之人,只是因为那个孩童的诡异,再加上自己的胡思乱想。

  祸无庸担心这是孩童杀自己的借口,所以他只能拼命的去办这件事。

  夜漫漫长,马蹄飞驰,不过人毕竟有疲倦之时,祸无庸也不是什么通天强者,所以该休息还是要休息。

  只是坐骑不能长途奔波,这两天就换了三匹兽马。

  祸无庸是大城不入,小城稍歇,三天的时间,已经赶了一半的路程。

  不过这日头实在是太毒辣,坐骑又一次垮掉,祸无庸弃马离去,正好前面有个小镇,去到小镇再换一匹兽马。

  反正白晨给他的钱,少说也有百万金沧币,这点挥霍倒是不惜。

  祸无庸进了小镇便先找到一个酒家,进门便将几枚金沧币拍在桌子上:“小二,来点酒菜,快点,再去买一匹上好的兽马。”

  刚一坐下,祸无庸便感觉到几道目光射来,祸无庸放眼望去,却见另一张桌子上围坐着几个人。

  其中几个也是满脸匪气,不过居中坐着的一人却是一个俊朗的公子哥。

  那几个人在看了几眼祸无庸后,便收回了目光。

  不过祸无庸却是提起警惕心,这几个满脸匪气之人,多半是半路转行,成了那个公子哥的家奴或者门客。

  这些绿林中人旁人认不出来,可是彼此之间却有点臭味相投的意思,只要一个眼神,便能认出彼此。

  祸无庸没有选择留在店里,拿了酒菜后便带着新买来的马匆匆上路。

  而另外一桌,几个大汉围着他们的主子,其中一人道:“少主,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独臂老头是往日的大奥国绿林巨孽,匪王祸无庸。”

  “你确定没有认错?”东林沧眉头一挑,略微惊疑的问道。

  “没错,数年前小人还未得少主招募之时。曾经与祸无庸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当时小人只是一个小头目,入不了祸无庸的法眼。”

  “听闻祸无庸在数年前被自己的亲信背叛,而后失踪,道上传闻祸无庸已经身死。如今看来却是有误,那条手臂怕是就是在那场变乱中丢掉的。”

  东林沧疑惑的说道:“怪了,我听说祸无庸虽然为祸甚广,可是却相当豪气,怎会被手下背叛?”

  “这就不是我等所能知晓的,不过近年来匪兵一伙一直在寻找祸无庸,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却是相当的古怪。”

  “不过如果与那个秘闻相结合的话,那就不足为奇了。”

  几个门口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的相当热烈。

  “什么秘闻?”

  “这是绿林的秘闻,少主不知道倒也正常,据闻当年祸无庸率众洗劫岚山氏族,岚山世家上下无一人生还,可是祸无庸在洗劫了岚山家之后,众部属却没得到应有的钱财报仇,所以也让祸无庸与手下产生隔阂,而后的叛变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又算的了什么秘闻?”东林沧颇为失望的说道,这顶多就算是绿林的风闻。

  “少主,您不知道岚山世家吧?”

  “没听说过。”东林沧不以为然的说道。大奥国几个知名世家他是知道,而他不知道的世家,多半就没什么值得探究的了。

  “岚山世家是经商闻名于世,据传岚山世家的财富可以买下十个大奥国。而最为奇怪的就是,当时洗劫岚山世家,祸无庸是单枪匹马先闯入的,等他的部众赶来的时候,岚山世家已经尸横遍野,可是他们却连一个钱币都没找到。所以所有人都怀疑,祸无庸已经独吞了岚山家的宝藏,只是当时他到底是如何把岚山家的财富藏起来的,却是无人知晓。”

  东林沧抹了抹嘴唇:“那岚山世家当真如此富有?”

  “当真如此!岚山世家算不上顶级世家,可是他们的财富却是毋庸置疑的。”

  “这些财富,真的是在祸无庸的手中?”

  “这都是秘闻,我们也不知道,不过祸无庸往日的部众这些年一直都在找祸无庸,这是千真万确的,如果不是祸无庸身怀宝藏,那些早已夺权的部众用得着一直寻觅祸无庸么。”

  东林沧的眼中显露出一丝贪婪:“那就找祸无庸问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么。”

  “少主,那祸无庸可不好对付。”其他几个门客都有些犹豫起来,毕竟祸无庸为祸大奥国多年,凶名赫赫。

  他们这些人在绿林虽说小有名气,可是与祸无庸相比,却是云泥之别。

  “一个残废的老东西,有什么好怕的,而且我们这么多人。”东林沧冷冷说道:“若是我能得了这笔财富,将来继承东林家的家业也就更有把握,你们更是居功至伟,我当不会亏待了你们。”

  几个门客个个眼露豪光,他们本就贪慕富贵荣华,先不说东林沧许诺的这些好处,当是那笔宝藏,就让他们垂涎不止。

  “祸无庸那老头虽说缺了一臂,却也不可小觑,少主,我们还需谨慎一些。”

  “谨慎是没错,不过如今他也不过是孤家寡人,别把他太当回事。”

  “这是自然,祸无庸名气的确是大,却也不全然都是他自己的名声。”几人连忙附和道。

  ……

  祸无庸已经感觉到,背后有人在追逐自己。

  虽然那些人的行踪很隐蔽,可是还是让祸无庸发现了端疑。

  祸无庸想了想,自己这次时间不多,并不想节外生枝。

  而且他现在也只有一个人,能不与人发生冲突,最好就不要与人发生冲突。

  祸无庸又催促兽马,快马加鞭的继续赶路。

  可是背后的尾巴却穷追不止,似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祸无庸心中暗骂,再这么下去不行,得解决掉那些人才行。

  如果一直被人追赶,把自己追到筋疲力尽的话。那时候再打起来自己就会很吃亏。

  祸无庸是个老江湖,深知这个道理。

  所以他当机立断,立刻决定反击那几个追赶自己的人。

  祸无庸对这种埋伏反击可是得心应手,虽然如今只是他一个人。可是对方也不见得真比他强的了多少。

  祸无庸先是下马,让马继续的前进,然后在路上布下藤条。

  那些人追踪他是靠马的脚印,所以只要马继续前进,那么对方就踩不到他会在什么地方下手。

  祸无庸躲在路边草丛里。手中拉着藤锁的一端,路上的藤条已经埋在土里。

  远远的就看到几匹快马疾驰而来,祸无庸看清那几个人的面目,心中暗道:“果然是这几个人。”

  就在那几匹马到达藤条的路径之时,祸无庸立刻拉起了藤条。

  那几个立刻连人带马被绊倒,毕竟这个突袭来的实在太突然了,根本就让人措手不及。

  祸无庸也在瞬间跳了出来,身上火云缠绕,焱狐与祸无庸合体在一起,焱狐是一种特别的幻兽。焱狐的实力越强,那么它与主人合体后,覆盖到的部位就越大,并且它所覆盖到的部位,就能免受刀剑攻击,并且伴随着对敌的高温。

  那几个人被摔的人仰马翻的瞬间,祸无庸已经杀了上来,毫不犹豫的举刀劈死一个。

  然后就向着第二个人过去,可是第二个人已经反应过来,一个翻滚躲开了祸无庸的攻击。可是还是被劈成重伤。

  祸无庸大步上前,又是一刀绝命的落刀,将那人劈死。

  祸无庸看向其他几个人,打算来个快刀斩乱麻。

  他对这种形势把握的非常到位。以前没少经历这种状况。

  祸无庸一眼就瞅到了东林沧,这个衣着华贵的公子哥明显是他们的头目。

  先干掉这家伙再说,祸无庸举刀就冲向东林沧。

  此刻东林沧还趴在地上,不知道伤的多重,祸无庸没想太多,举刀就劈落下去。

  可是正在这时候。东林沧的腹下突然钻出一条黑蛇,张口就冲着祸无庸喷出一口黑色毒气。

  祸无庸立刻闻到了那种恶臭,脑袋开始有些昏沉。

  东林沧也在这时候睁开眼睛,脸上流露出狞笑之色。

  祸无庸是个老江湖,他则是个小狐狸,未必就比祸无庸差的了多少。

  祸无庸强忍着头痛欲裂的脑袋,想要解决掉东林沧,可是身子却开始摇摆起来。

  “老东西!”祸无庸背后突然被踹了一脚,整个人就扑在地上,紧接着脖子又是一痛,那条黑蛇已经咬在他的脖子上。

  “匪王,不过如此。”东林沧冷笑的看着昏迷在面前的祸无庸。

  祸无庸心中却是暗叫大意,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

  “少主,别把他弄死了。”剩下的那三个门客围上来说道。

  “知道,不过他中了黑巴蛇的毒,也没几日好活了。”

  “容易,几日的时间,足够我们撬开他的嘴巴。”

  这几个往日的绿林大盗从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铁嘴铜牙,哪怕是真的铁嘴铜牙,他们也有办法将之融了。

  东林沧眼中冷光一闪,毫无征兆的一刀刺入眼前一人的胸口,紧接着黑巴蛇咬在另外一人的大腿上。

  剩下的那人脸色一变,立刻就退后两步:“少主,你……你干什么?”

  “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个风险,也要多分一份宝藏,如今只有我们两个,你觉得不好吗?”

  多分一份宝藏当然好,可是问题是要有命享受才行。

  那人没有半点喜色,连连退后:“少主,我不要了……这宝藏是少主您的。”

  东林沧的脸上笑容越发的灿烂,也越发的冷酷。

  “真是难得你有这份忠心。”

  那人脸色一惊,掉头就走,可是黑巴蛇已经钻入他的裤管之中。

  一声惨叫之后,那人倒在地上,东林沧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了眼地上的祸无庸:“岚山宝藏是我的。”

  祸无庸虽然中了黑巴蛇的毒,可是却还有意识,看着东林沧把自己的手下全部干掉,嘴皮子蠕了蠕,却发不出声音。

  “你想说什么?”

  “岚山宝藏……不……不是你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