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二十四章 胡思乱想

第两千一百二十四章 胡思乱想

  最终众人还是绕过了坤城,姝女也没什么兴趣去自己家门口转悠,皌女则是听姐姐的安排。

  其实姬凤和祸无庸还是很想让白晨去转转的,最好是能遇到一点事情。

  毕竟现在大兮氏族和坤氏族在大战,上十万兵力的战场。

  而且两族之间还出现了不少强者也加入了战场,如果让白晨卷入战场之中,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上十万兵力的战场,一般只有神品幻兽的高手才能左右战局,所以他们很想知道,白晨是否具备了这个能力。

  可惜,白晨没打算入局,只是说了一句,怕杀人停不下手。

  当然了,在绕过坤城的时候,他们还是遇到了一小股的流兵,然后在白晨的要求下,皌女开了杀戒。

  皌女的年纪太小,几乎没有什么善恶观念,反而是姝女觉得不该让皌女动手。

  白晨倒是不以为然,身在这个世上,皌女又拥有这种级别的幻兽,想要不参与一些争斗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她还小,等将来必然要经历这些事情。

  “主人,现在距离南临城已经不算远了,您到了南临城后有什么打算吗?”

  “我需要一个庄子,要面积足够大的,不过又不想要太吵闹的,最好的在南临城的附近,距离都城不远,环境则是最重要的。”

  “主人,小人可以先去帮您物色一下。”祸无庸主动说道。

  “这样一个庄子要多少钱?”白晨问道。

  “主人您能大概说一下,庄子多大吗?”祸无庸问道。

  “越大越好,当然了,我说过环境一定要好,环境不好,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起。”

  “小人明白了。”祸无庸向白晨行了个礼:“到了下个镇子,小人先去找一匹兽马赶去南临城。”

  白晨拿出当初在黑风谷抢来的马匪财宝,丢在祸无庸的面前:“你把这些拿去。”

  白晨就这么凭空的把足够装下十几辆大车的财宝,而且还是直接的丢在地上,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祸无庸不禁苦笑起来:“主人。钱就不用带了,小人先去物色,找到了商量还了,您也差不多到南临城了。这么多钱小人也不方便携带。”

  白晨丢给祸无庸一个戒指:“戴上这个戒指,用你的精神力送入戒指,目光看着地上的这些钱财。”

  祸无庸疑惑的看了眼白晨,不过还是老实的按照白晨的命令。

  唰——

  地上的财宝不见了,祸无庸整个人一个哆嗦。他看到了财宝在哪里,在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戒指里!

  祸无庸整个人都傻了,姬凤和姝女也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祸无庸。

  “主人……这……这戒指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为何能装的下这么多东西?”

  “这是空间戒指。”白晨挥了挥手:“快点去给我办好事情。”

  祸无庸心头又惊又喜,这种东西听都没听说过,可是却是如此的神奇无比。

  姬凤此刻又是惊奇又是后悔,早知道自己应该先一步应承下来。

  太可惜了,居然让祸无庸抢先了一步,而且还得到了这种神奇的东西。

  看着祸无庸手指上的戒指,心头是各种的嫉妒。甚至是怨恨。

  “主人,这个空间戒指能装的下多少东西?”

  “也就几个平民房子的空间。”白晨淡然说道。

  祸无庸喜上眉梢,丢了一条手臂,却换来这近乎于神器一般的东西,倒也不亏。

  这戒指恐怕比这诸多财宝要宝贵的多,甚至可以说价值连城。

  “主人,小人就先走一步,先赶到前面的镇子上去了。”祸无庸询问白晨的意见。

  现在天色已经快黑了,以他们的正常速度,是不可能在天黑前赶到下一个镇子的。要想赶过去,只能是趁夜摸黑。

  祸无庸的意思就是,他们先在这里休息,他自己一个人先赶路。

  “去吧。”白晨点点头。如果自己到达南临城的时候,就可以有自己的家,倒是不错的事情。

  看着祸无庸那欢快的脚步,姬凤又在这时候凑到白晨的身边。

  “主人,您不怕那个老鬼夹带私逃吗?您与他可没有契约的约束。”姬凤这摆明了是在贬低祸无庸,如果能够因为自己的这番话。让白晨改变主意,把戒指要回来让她来办事,那就赚大发了。

  “你觉得我要约束一个人,需要一个契约烙印吗?”白晨冷笑一声。

  “说的也对,那个老鬼已经被主人吓破胆了,肯定是不敢在这件事上耍花样。”

  “我从来不相信一个坏人的信用,我只相信自己的能力,那枚戒指是我制造的,不管它在哪里,我但你能知道的清清楚楚,所以他永远逃不走。”

  姬凤低下头,没有在说话,不过她又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那个戒指是白晨制造的,那个戒指上有某种秘法,能够被追踪到。

  这时候姬凤不再担心祸无庸夹带私逃,反而有点期待祸无庸,最好他能夹带私逃,这样一来,反而能够激怒白晨。

  到时候白晨绝对不会放过他,毕竟这算是第三次了吧。

  不过事情反而与姬凤所期望的那样背道而驰,这次的祸无庸真的是夹着尾巴做人。

  他这一路上,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白晨为什么会放他离开,而且还给他这枚戒指。

  要知道他对自己根本没有约束,如果自己带着戒指躲起来呢?

  只是,这个念头只是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心头便不由得一寒,将这个念头抛得九霄云外去了。

  那个小子是在等自己犯错!

  他就是要自己带戒指逃走,然后他好有借口杀了自己!

  想到这里,祸无庸便不寒而栗,只觉得那个小子比想象中的更加阴险。

  如果非要说那个小子的优点,那就是守信。

  说给自己三次机会,就给自己三次机会,连续两次的背叛。他居然都容忍下来了。

  可是自己那两次的背叛,显然也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所以他现在主动的给了自己第三次背叛的机会,如果自己带着戒指逃走,那么他绝对会在一瞬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杀了自己。

  虽然不知道那个小子会怎么做。可是追踪这种事情,并不困难,就算是祸无庸自己都会一些追踪手段。

  更何况那个神秘的小子,以那小子的能耐,绝对能找的到自己。

  甚至有可能自己的身上已经被做了什么手脚。只是自己不知道。

  想到这里,祸无庸越发的坚定自己的决定。

  这件事绝对不能出错,哪怕是以后再难找到机会,这次的任务也不能出错,绝对不能掉入那小子的陷阱,只要自己不主动犯错,那么他就没借口杀自己。

  祸无庸越是这么想,就越是加快脚步,就算是天色黑下来,也没有停下脚步。

  白晨显然是没打算算计祸无庸。他的想法很单纯,就是买庄子,就这么简单。

  姝女和皌女的想法最单纯,不止是因为白晨有实力,有能力,更主要的一点是白晨肯给她们吃的。

  这几日跟随白晨的日子里,可以说是她们吃的最好的一段时间。

  当然了,白晨也就给她们野味,可是野味这种东西,对于这对姐妹来说。已经是无比难得的美味了。

  姬凤做事最勤快,不过她的殷勤是带着很强的目的性的。

  当然了,白晨不在乎她带着什么目的性。

  当初把她留下来,纯粹就是报复她。羞辱她。

  “姬凤,你听说过白光族吗?”

  “白光族?”姬凤显然是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是氏族还是北方异族?”

  白晨知道姬凤口中的北方异族,那是一个据说蛮荒的世界,各种奇奇怪怪、形形色色的种族盘踞在那里,相互的厮杀与战争。

  当然了,具体是什么样。白晨也不知道,只是从书上看来的。

  大奥国也有几个附庸的异族,其他国家也有,都是一些蛮横粗壮的种族,就属于那种平日花钱养着,等到打仗的时候拉出来和人家拼命的,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打手。

  “应该是异族吧。”白晨不是很肯定的回答道。

  “奴婢没听说过这个白光族,北方异族的种类太多了,而且很少与十方列国接触,不过如果去找一些游历北方的流浪者,也许能够打听到一些消息,主人需要奴婢去办这件事吗?”姬凤无比渴望的看着白晨。

  十方列国就是人类阵营的所有国家统称,有几个顶级国家,大奥国则是属于第二流国家,当然了,还有几个不入流的国家。

  “不急。”白晨是不急,可是姬凤急啊。

  她现在满脑子就是如何讨好白晨,白晨看了眼坐在火堆前的姝女。

  “你在我身上打算盘,不如去打她们姐妹的算盘,她们的价值你也看到了,不用我多言了。”

  “您是我的主人,她们可不是。”姬凤这话相当的讨媚,在姝女和皌女的面前当然不会这么说:“主人,想必您是看出她们姐妹的潜力,所以才把她们留在身边的吧。”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我留下她们,原本只是打算当作侍女使唤的,不过皌女的血蔓兽让我产生了兴趣,至于姝女,我对她的天赋也挺感兴趣的,至于说潜力,呵呵……”

  “主人,侍女能做的事情,我都能做。”姬凤现在也没什么骄傲了,被白晨当奴隶使唤了这么久,她早就把自己的骄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在白晨的身上看到了利益。

  “你吗?我当初留下你,只是为了羞辱你,而你终归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等我什么时候气消了,你也就自由了,你也别与我说,你愿意一辈子当我的奴隶,我可不相信这句话。”(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