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二十三章 资质

第两千一百二十三章 资质

  白晨后面的话虽然薄情,不过女将军不在乎,因为她在听到白晨前面的话之时,心情已经沉入谷底了。

  闪烁的目光看着白晨,这个男孩就如迷一般。

  这场纷争就这么烟消云散,只是祸无庸却是落的里外不是人。

  本以为两次的机会,结果都是可笑的闹剧,最后还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

  这多少让祸无庸有些无法接受,可是不接受又能怎么样?

  和白晨讲道理吗?

  姬凤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显然是看到祸无庸吃亏受创,让她产生了一种胜利的快感。

  不过这也让姬凤变得更加谨慎,祸无庸就是小瞧了白晨,这才落的这幅境地,她可不想重蹈覆辙。

  当然了,最初的念头虽然有所念头,却未曾改变,前提是能够找到更好的机会,而不是如祸无庸这样的仓促动手,惨淡收场。

  众人再次上路,看起来没任何的变化,让祸无庸稍稍放心下来的是,白晨并未借故惩罚他,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只是祸无庸知道,自己刚刚建立起来的信任,已经因为自己的莽撞而荡然无存。

  其实祸无庸不过是庸人自扰,要说信任,白晨对他从未有过信任。

  白晨把祸无庸放在身边,只是需要他办事而已,从未产生过什么让他当自己的心腹的想法。

  几天的路途下来,祸无庸变得更加的殷勤,不止是对白晨,对姬凤、姝女和皌女,也都一样的殷勤,就好像要跟所有人搞好关系一样。

  不过姝女却是拉住皌女避着祸无庸,就像是害怕被祸无庸连累到一样。

  姝女不懂得什么道理,她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可是她知道趋吉避凶。

  祸无庸背叛过自己的主人,而且还是连续两次的背叛。

  并且很有可能会有第三次。姝女不愿意自己和皌女与他搅合在一起。

  甚至姝女觉得白晨应该处理掉祸无庸,而不是让这个祸害继续的留在队伍里。

  而对姬凤的刻意亲近,姝女就没多大的抵触了,姬凤是什么手段。稍稍的放点心思在姝女的身上,姝女就跟她亲如姐妹一样。

  祸无庸看到这个结果,心中大为窝火,却也无可奈何。

  在走到第十日的时候,坐在胖子上的白晨终于开口了:“附近有城镇吗?我的书看完了。”

  “主人。前方就是坤城了,不过坤城现在乱的很,我们要进城吗?”姝女说道。

  “算了,太麻烦了,要是杀起人来,我就停不下来。”白晨摇了摇头:“对了姝女,你的幻兽是什么?这几****一直都没见到你召唤出幻兽。”

  “主人,我没有幻兽。”姝女低下头,满脸的羞愧。

  “没有幻兽?”白晨不解的看着姝女:“为什么没有幻兽?我听人说过,普通的幻兽很便宜的。”

  姝女低下头。没有说话,这时候姬凤开口替姝女回答道:“主人,姝女是个天才,她不愿将就普通的幻兽,可是她并没有能力得到高级的幻兽,所以就一直的没有幻兽,宁可不要幻兽也不愿意选择那些平庸的幻兽。”

  “天才?什么样的天才?”白晨好奇的问道。

  “不是不是……在主人的面前,我这么敢称为天才。”姝女连忙摆手说道,满脸的惶恐。

  “主人,姝女拥有三个幻兽的契约资格。而且她的精神力很高,只要稍加修炼,就能够控制高级的幻兽,至少也是玄品的幻兽。”

  “这三个幻兽资格是如何确定下来的?”

  “其实很简单。没有幻兽的人与幻兽卵接近的时候,幻兽卵就会产生反应,随便什么幻兽卵都可以,一般孩子出生,家里就会去弄几个普通的幻兽卵来界定孩子的资质。”

  “幻兽的来源怎么来?”

  “普通的幻兽当然是靠买卖,一般的都城都会有几家幻兽商店。低级的幻兽几枚铜沧币就够了,当然了最好的也有银沧币或者金沧币的,价格浮动还是比较高的,比如说普通人家没什么追求的,就买石田龟,多少能增加几年的寿命,如果是富贵人家,当然不会选择石田龟,而是选择黄金龟,至少能增加二十年的寿命,石田龟和黄金龟的价格就差了不少,石田龟十几枚铜沧币就够了,黄金龟却至少要一百枚金沧币。”

  白晨在最近几日,已经知道大奥国的钱币价值,以大奥国的物价水准,一枚铜沧币大概相当于几块RMB的水准,而十枚铜沧币等于一枚银沧币,十枚银沧币又等于一枚金沧币,一百枚金沧币大概就等于几万块RMB的水准。

  “如果是有品级的幻兽,在普通的幻兽商店就相当于真品了,最普通的黄品都要几百枚金沧币,再往上的基本上就无法靠买卖来获取了,只能靠自己的家族背景。”姬凤说道:“就比如说我的金银蛇和青面獠兽都是黄品里最高等级的,特别是青面獠兽几乎已经相当于玄品,就算外面再有钱也买不到,家族内会特意去捕捉野生的幻兽或者是幻兽卵。”

  “已经孵化的幻兽和幻兽卵又有什么区别?”

  “这里面的学问就更大了,首先就是幻兽卵是最容易签订契约的,不管多高级的幻兽卵,都非常容易签订契约,而幻兽卵的孵化时长、成长周期,都影响到其价值所在,有些幻兽的成长周期特别长,这种幻兽卵的价值就不大,毕竟等到幻兽成年,主人都已经快老死了,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姬凤顿了顿,又补充道:“成年的幻兽就需要更多的精神力,如果资质、水准不够的人就无法签订契约,而且驱使起来也不如一起成长的幻兽方便,毕竟幻兽也是有自己的思维的。”

  “如果是皌女和血蔓兽那样的情况呢?如果主人的精神力赶不上幻兽成长所需要的精神力,是不是血蔓兽就一定会抽干皌女的精神力?不是说幻兽不能够伤害主人的吗?”

  “不能伤害所指的是主动伤害,而这种抽取精神力是被动的吸收,就像是买卖的契约一样,精神力就是薪水,不管任何情况,主人都需要支付薪水。”

  白晨点了点头,大致上是明白了这两者的关系。

  “当然了,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幻兽与主人一起成长,产生了身后的情谊,为了避免主人受到伤害,幻兽就会自我的封闭,断绝成长或者进化的可能,这属于一种浪费,在大氏族里是不允许发生的,什么样的资质就匹配什么样的幻兽。”

  白晨对此倒是颇为认同,资源最大化利用,没什么不对的。

  “姝女,你对自己的幻兽有什么要求吗?”

  “奴婢不敢有要求。”姝女低下头,不敢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毕竟她现在是寄人篱下,难道还求白晨给她弄幻兽吗?

  虽然自己名义是他的奴仆,可是却不是奴隶,除非自己愿意与他签订奴隶契约。

  “是吗?那就算了,原本我还想如果遇到适合的,给你弄一两只幻兽。”

  姝女猛然抬起头,满脸希望的看向白晨,正好看到白晨那笑盈盈的目光,顿时满脸羞红的低下头,原来他是在耍自己。

  “我是说真的,如果有适合的,我会帮你留意的。”

  “谢谢主人。”

  “不过我一直都没见识强大的幻兽,倒是有点可惜了,最强的也就只是皌女的血蔓兽,可惜血蔓兽是我创造出来的。”白晨看向姬凤:“姬凤,血蔓兽在天品里算是高级货还是低级货?”

  “主人,奴婢的见识有限,无法分辨出来。”姬凤也很无奈,毕竟她也不知道天品幻兽的强弱到底有多大的差异。

  “这一路上,有没有什么地方有高级幻兽存在?”

  “主人,越是高级的幻兽,就越是远离人烟的地方,大奥国境内的确是有那么几处,可是全都不在我们的行进路线上,同时也都是深山老林,即便是找到那地方,想要真的遇到高级幻兽,也很困难。”

  “这样啊……那算了。”白晨看了眼姝女:“如果你的表现能让我满意,以后我会亲自去帮你弄一只让你满意的幻兽,至少也不会比皌女的血蔓兽差的,当然了,如果我能找的到的话。”

  姬凤对这对姐妹说不嫉妒,那是骗人的,可是那也没办法。

  谁让她最初给白晨的印象那么差,而且自己的契约名额已经满了,哪怕是神品幻兽摆自己面前,自己也无法缔结契约。

  可是这对姐妹,一个是直接被白晨把最为垃圾的血蔓兽变成了天品幻兽,还有一个虽然还没获得幻兽,却已经得到了白晨的一个承诺。

  想到这里,姬凤就为自己当初的决定感到后悔,不过现在再后悔也没用,首先是要和这对姐妹搞好关系,皌女已经是一个半成型的高手了,只是年纪太小,心智上有所欠缺,对于血蔓兽的战斗还没完全开发出来。

  姝女则是潜力股,资质相当不错,又有白晨的那个承诺摆在面前,不怕将来不成高手。

  就算不能从白晨这里得到好处,与她们姐妹搞好关系,对自己对姬家都有好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