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二十二章 背叛

第两千一百二十二章 背叛

  姬凤出手的,靠着金银蛇先把那个魔尸打的失去行动力,这才靠着金银蛇卷起来,拖到白晨的面前。

  那女将军看到魔尸,抬起佩刀就要朝着魔尸的脑袋砍下去。

  在她的眼里,对付魔尸绝对不能有一分一毫的闪失,更不能有丝毫大意。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魔尸的凶名,人人都知道,如果魔尸出现,第一时间就要斩除,绝对不能留有丝毫的隐患。

  一旦魔尸失控伤人,那么伤亡将会以几何倍数的增加。

  可是,姬凤显然不会如女将军所愿,金银蛇尾巴一扫而过,劈开女将军的佩刀。

  “你干什么!?”女将军大怒叫喝道。

  “你又干什么?我的主人没开口,谁容许你乱来了?”姬凤颇有一点狐假虎威的味道。

  以前都是别人借着她的名头狐假虎威,却不曾想今日自己居然借着别人的名头狐假虎威起来。

  其实她也知道女将军的意图与想法,不过这与她有什么关系。

  女将军手中的佩刀突然变化成一头银色的猎豹,虎视眈眈的看着姬凤。

  姬凤一点都不怕这个女将军,开口道:“先前你们攻击我们,这笔帐我们还没跟你算。”

  “赶走他们。”白晨淡然说道。

  “小子,你知不知道留着魔尸,后患无穷?”女将军叫道。

  在女将军的思维里,当然是********。

  不过白晨不在乎,白晨瞥了眼女将军:“如果你们再不走,我就让你们变成魔尸。”

  果然,这些常年与魔尸作战的人,反而是最怕被转化为魔尸的。

  因为他们了解魔尸,知道魔尸的可怕,比其他人都要清楚,所以他们也比其他人都要害怕魔尸。

  “小子,我记住你了!我的军队距离这里不过一城的距离。你等着!”女将军撂下狠话,转身就走。

  只是,她似乎是搞错了对象,她似乎觉得这个小孩可能更容易唬住。

  可是白晨显然不是她认为的那样。姬凤和祸无庸都是带着看好戏的眼神。

  “那就是说,不能放你离开咯?”白晨眯起眼睛看向女将军。

  “什么?我们可是军部的人,我们是斩魔军团的人,你还敢拿我们怎么样?”

  白晨突然出手了,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女将军的面前。伸手一抓,便将女将军的脖子掐住了。

  女将军身边的银豹立刻就扑向白晨,白晨同样是伸手一掐,连着银豹一直掐住脖子。

  女将军手下的士兵看到自己的老大被抓,立刻就抽出武器或者放出幻兽。

  姝女低声对身边的皌女道:“把你的血蔓兽放出来,整个身体都放出地面来。”

  皌女最听自己姐姐的话,立刻听从她的安排,血蔓兽钻出地面,那如同小山一样的蔓藤,挥舞着藤鞭。那些魔花更像是血盆大口一样,冲着那些士兵。

  “走……你们走!去找救兵!”女将军惊呼叫道。

  姬凤和祸无庸没有动手,而是等着白晨的命令,可是那些士兵惊慌逃走,白晨也没有下令让他们追杀。

  “主人,这些兵毕竟是个麻烦,是不是处理掉?”祸无庸凑近白晨问道。

  “不用,麻烦不麻烦的无所谓,我抓她也不是因为怕麻烦,而是找个借口把她留下来而已。毕竟我还想拿她做实验研究。”

  女将军不是没反抗过,可是她失望的发现,自己的力气居然还不如这个小孩子。

  甚至连银豹都无法反抗,白晨抓着女将军的脖子。

  “老鬼。把魔尸提过来。”

  “主人……您是要……”祸无庸心头一颤,这个小鬼好歹毒,只是只言片语的冲突,他居然真的要把这个女将军转化为魔尸。

  看到魔尸接近,女将军的挣扎更加激烈,可是面对白晨。女将军根本就无力法抗。

  祸无庸提着魔尸的脖子,凑到近处。

  突然,谁也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祸无庸突然将魔尸的脑袋凑到白晨的手掌上。

  魔尸当然是直接就咬下去,在魔尸咬下去的瞬间,祸无庸就逃开了。

  白晨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祸无庸:“你为什么这么做?”

  “魔毒会让人手脚发软!几个时辰之内,就会转化为魔尸。”祸无庸双眼放着精光。

  姬凤目光闪烁,似是在做着艰难的抉择。

  白晨松开了女将军和银豹,转身看向祸无庸:“原来如此。”

  女将军有些纳闷,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皌女、姝女,你们也知道,这小子生性凶残暴虐,你们姐妹在他的手上绝对没有生路的,只要我们能够控制住他,你们就不用担心他再操控你们。”

  祸无庸挑唆姝女和皌女,当然了,他更看重的还是皌女,只是皌女性子纯真,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只听她姐姐的话,所以祸无庸一起拉拢姝女。

  如果能够让皌女为他所用,那么他的胜算将会大上许多。

  白晨推开了咬在自己手掌上的魔尸,手上却没有任何的伤口。

  “老鬼,是不是很失望?”

  祸无庸脸色剧变,立刻就跪在地上:“主人,老奴该死,老奴该死……老奴鬼迷心窍,请主人恕罪。”

  “起来吧,我说过给你三次算计我的机会,这算是第一次。”白晨笑了笑。

  祸无庸毫不吝啬自己的额头,拼命的磕头着:“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如果魔尸的毒作用在我的身上,的确能让我更加方便的记录下变化。”

  白晨抓起魔尸,又把自己的手臂放在魔尸的嘴里。

  魔尸又一次咬下去,这次真的是咬出了一个印记。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想的到,白晨居然这么疯狂。

  他居然主动的让魔尸啃咬!

  女将军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眼前这个疯子一样的小孩,比起魔尸更加的可怕……甚至是邪恶。

  而祸无庸却毫不犹豫的放出了焱狐:“主人,这是第二次!”

  “你怎么就这么心急呢?你看看这个小贱人多冷静,她至少还懂得谋而后动。”白晨看了眼姬凤。

  姬凤目光闪烁不定,她现在已经不会再因为白晨的三言两语而动怒。

  她是在考虑应该怎么行动,因为她是白晨的奴隶,所以她并不能主动攻击白晨。

  不过,如果白晨转化为魔尸,那么她就彻底的自由了。

  这是她乐于见到的事情,可是他身上的秘密呢?

  “主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祸无庸拿出一个小袋子,在白晨的面前摆了摆。

  “什么?”

  “这是血蔓兽的种子,您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如果您能把你身上所有的秘密告诉我,那么我就将血蔓兽的种子给您。”

  白晨冷冷笑了笑,祸无庸惨叫一声,他的手臂毫无征兆的扭曲了,然后便直接被扯了下来,飞到了白晨的面前,这条扭曲的手臂还提着那个小袋子。

  “你看,你太早的把底牌拿出来,这会让自己又一次陷入绝望的。”白晨失望的摇了摇头。

  祸无庸已经痛苦的倒在地上,断臂的痛苦,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

  “如果你再躺在地上乱吼乱叫,你的手脚全都会被我扯下来你信不信?”

  祸无庸不吼了,艰难的站起来,额头全都是冷汗,肩膀已经一片血肉模糊,身体一直在颤抖,可是他死死的咬着下唇,一个声音也不敢吭。

  “下一次你再想算计我的时候,记得谋划清楚一些,而不是这样鲁莽,因为下一次就是第三次了,我说过,第三次就是你的死期。”

  “主……主人,我不敢了……”

  “这句话不用对我说。”白晨摇了摇头,看着自己已经发炎的伤口,伤口附近呈现出绿色。

  不过他已经弄清楚了魔尸传染的方式,还有这个魔毒的原理。

  这种毒素与尸毒相似,不过其中又有特殊的能量作怪,这应该就是诅咒的力量。

  不过这个诅咒力量会不断的缩减,在传染了几个人之后,应该就不会再起作用,而后就只会剩下毒素,也就是魔毒。

  在众人的注视下,白晨手上的伤口在逐渐的愈合。

  众人看向白晨的目光变得越发的敬畏,这个小子的身上,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而且每一件秘密都那么的惊人。

  女将军则是满脸的困惑:“你为什么没有魔尸发作的症状?也没有中魔毒?”

  “这世上应该不存在能够伤害我的毒。”白晨放下手臂:“你可以走了。”

  “你是不是有解除魔尸症状的办法?”女将军追问道。

  “与你无关,走吧。”

  “不,与我有关,你真的有办法解除魔尸症状对不对?”

  “与你有什么关系?”白晨瞥了眼女将军。

  “我的家人,父母都成了魔尸,你帮我解救他们。”女将军渴求的看着白晨:“只要你帮我救他们,我便愿意做你的奴隶。”

  白晨摇了摇头:“不行,如果只是中毒初期的确有的救,可是转化为魔尸之后,脑部已经被彻底的破坏,已经相当于死人,只不过是会行动的尸体而已,没的救,就算是我也无法救,根据我的计算,成年人在感染到魔尸症后,三到四个时辰就会完成转化,如果你的家人是在这个时间段感染的,我还能做的到,还有一点……我为什么要帮你,在我看来,你一无是处,先前还想要杀我,我没有任何帮你的理由。”(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