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一十九章 难民

第两千一百一十九章 难民

  “老鬼,你想怎么着?”姬凤凝视着祸无庸。

  这个老东西不容小觑,他能够在大奥国地界上横行几十年,可不是靠着个人的武勇或者他的匪兵。

  要论个人战斗力,祸无庸的个人实力在大奥国连一百名都排不进。

  论他的匪兵,虽然听着号称十万匪兵,实际上就两万出头,其他的都是匪兵的家眷。

  而大奥国每个大氏族都不少于五万族兵,如姬家这样的大氏族更是超过二十万的族兵。

  如果祸无庸没一点能耐,早就被各大氏族一口唾沫淹死了。

  “现在动手为时太早了,你我还不知道那小子有多少手段,先老实的跟他身边几日,摸清楚他的能耐再说。”

  姬凤目光闪烁,她是一刻都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她可是姬家的人,姬家的人额头被人烙印下了奴隶烙印,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她也不用做人了。

  可是,让她一个人动手,她的确没这个能力。

  因为作为白晨的奴隶,她根本就无法直接对白晨动手,就连下毒都做不到。

  “这小子就像是一个怪物一样,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那小子不是说了吗,挖掘本身的潜力。”

  “他的话你也信?你觉得他会和你说实话吗?”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可是如果是真的,难保就不能从他的身上获得这个秘密。”祸无庸目光闪烁的说道,不得不说,他的确是心动了。

  那种可以不依靠幻兽,可以让自身强大的秘密,如果被自己掌握的话,那将会是一个无法想象的财富。

  不敢说自立为王,辟土开国,至少也能如姬家那般,开立一个大氏族。

  姬凤不由得静下心来。先前因为奴隶烙印的原因,让她的思绪一直都处于如何摆脱与报复,可是被祸无庸这么一提,似乎的确是这个道理。

  相比起自己现在的处境。这个秘密的确更为重要。

  如果姬家能够掌握这个秘密,那么……

  姬凤的目光变得越发的炽热,下意识的瞥了眼祸无庸,祸无庸也在这时候看向姬凤。

  很显然,他们此刻都把彼此视作敌人。这个利益实在是太诱人了,任何人都不愿意错过的利益,而且是任何人都不愿意分享的秘密。

  当然了,这时候他们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更大的敌人,所以暂时来说,他们还不会内斗,目标一致,利益一致,齐心协力才是他们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

  不过在白晨的面前。他们还是要表现出相互的敌视,他们都曾经是上位者,所以他们知道权术御下的手段,上位者不会希望自己的手下齐心协力,而是希望他们内斗,这样才能保证上位者自己的权位利益不被动摇。

  如果他们越是互勉互助,反而会让白晨提防。

  当然了,这是他们所判断的结论。

  夜色下,三人聚在火堆前取暖。

  “真是稀奇,你们居然没在食物里下毒。”白晨一边吃着姬凤准备的食物。一边品论道。

  姬凤脸色冷清,她把刘海的头发放下来,用来这株额头的奴隶烙印,闷声吃着烤肉。

  “主人。我对您绝无二心,请您务必相信我。”祸无庸腆着脸说道。

  “老不要脸。”姬凤冷哼道:“也不知道刚才是谁与我讨论,要用什么毒药。”

  “放屁!”祸无庸愤怒的咆哮道。

  这女人是要害死他不成?

  该死,自己早该想到,这女人想要独吞那个秘密。

  白晨不理会两人如何相互攻击,吃饱喝足后。便握在胖子的身下。

  就在这时候,隐隐约约传来嘈杂的声音。

  只见十几个身着破烂的人接近了他们,那些人在看到白晨三人的时候,都有些犹豫,可是当他们看到了胖子那孔武有力的体态后,还是避开了。

  这些流民随时都能转变成匪徒,当然了,前提是他们遇到啃得动的猎物。

  “这些是哪里来的流民?”白晨问道。

  “最近坤城大兮氏族与坤氏族斗的厉害,两族为了坤城的归属,已经打了好几场了,两族的族兵更是对坤城周边的百姓造成了影响,这些人应该就是坤城逃出来的。”

  “同一个国家的两个氏族争斗,而且还造成这么恶劣的影响,难道皇帝允许吗?”白晨皱着眉头问道。

  “有什么不允许的,皇帝巴不得各氏族打的你死我活,互耗兵力,听说这次坤氏族与大兮氏族的争斗,就有皇族的影子。”

  突然,一个身影突然冲了过来,趁着三个人都不在火堆上,那个身影伸手就去抓火堆上的烤肉。

  祸无庸立刻就暴起,一头两米多长的焱狐扑杀上去,将那身影压在地上,那个夺食的只是一个与白晨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

  “不要……不要伤她……”一个少女急忙上前,跪在地上就开始磕头。

  “老头,算了。”白晨淡然说道。

  “主人,不能这么算了,这些贱民如果对他们太仁慈,他们就会索取无度,必须给他们一点教训。”祸无庸可是曾经穷凶极恶,为祸数十年的匪王,心狠手辣到了极点,便是这小女孩也是毫无顾及。

  白晨轻描淡写的看了眼祸无庸,隔空一抓,祸无庸突然被一直看不见的手扯过来,然后将他摁在火堆上烤。

  祸无庸立刻就惨叫起来,慌乱中连忙让焱狐与他合体,这才避免了被烤熟的危险,白晨随手一放,这才放过祸无庸。

  祸无庸不敢喘息,直接跪在地上,给白晨磕头:“主人,老奴不敢了,老奴再也不敢了。”

  相比起先前反驳白晨的话所受到的惩罚,最让祸无庸心惊胆战的是,白晨根本就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居然隔空将他拖到火堆上烤。

  这种能力可是任何幻兽都没有的,而且这小子手段极其残忍,更不允许别人对他有丝毫忤逆。心中对白晨越发的恐惧。

  白晨起身,做样子在胖子背着的包裹里翻了翻,翻出一个袋子,丢在祸无庸的面前。

  “把这些吃的分给那些流民。”

  姬凤立刻从祸无庸的面前抢过包裹:“主人。奴婢这就去办。”

  祸无庸连忙跟上去,对姬凤这种讨媚与落井下石的做法非常的不爽。

  那个小女孩此刻还惊魂未定,不过那个少女见机的早,拉着小女孩就上前给白晨磕头。

  “这位少爷,求您行行好。买了我们姐妹吧,我们不要钱,什么都能做,只求您赏口饭吃,我们吃的很少,很少的。”

  白晨看着眼前的这对姐妹,妹妹看起来就五六岁的样子,姐姐也就十三四岁,长的眉清目秀,却都很瘦弱。

  相比起姐姐的诚惶诚恐。那个妹妹就要无谓的多,当然了,更多的也许是无知,根本就不知道害怕,那双大眼睛一直都在凝视着白晨。

  “什么都会做?”白晨看着少女问道。

  “是是,奴婢什么都会做,求主人成全。”少女又开始拼命的磕头。

  “杀人敢吗?”白晨微笑的看着少女。

  这时候姬凤和祸无庸已经分完食物回来了,他们把其他的流民全都赶走,免得又出什么幺蛾子。

  听到白晨的话,心中冷笑不已。这个小丫头心机倒是不小,可是遇到了这小子,怕是有的苦头吃。

  少女的目光闪烁不定,没有回答白晨的问题。

  “拿这把刀过去。杀了他!”白晨将军刀丢在少女的面前,又指向祸无庸。

  祸无庸心头大骇,脸上苦涩无比,怎么又是自己。

  少女的呼吸变得粗重,可是迟迟没有去捡军刀。

  白晨看了眼少女,又对祸无庸道:“看来她是不敢。那就不要了,杀了她们。”

  这时候祸无庸哪里还敢有半点迟疑,立刻就驱使焱狐扑上去。

  就在焱狐冲上去的瞬间,少女惊恐的抓起军刀,手臂不由自主的刺出去,焱狐呜咽一声,已经被刺伤了,立刻就逃开。

  少女双手一软,军刀丢在地上,那一刺已经用掉了她所有的力气,还有所有的勇气。

  “够了。”白晨一声令下,祸无庸郁闷的唤回焱狐。

  那一下摆明了就是白晨搞鬼的,这个小女孩哪里有力气刺伤焱狐,焱狐那么大的身体,就算被刺到也不可能退开,这点伤对焱狐根本就没什么影响。

  “好了,已经足够了。”白晨笑了笑。

  少女却是浑身发抖,此刻她已经后悔自己先前的冲动了,原本她是看白晨一个小孩子,比较容易骗,却发现这个小孩比恶魔更加恐怖。

  “坏蛋。”突然,那个小女孩抬起手,只见她的手上伸出一条蔓藤,蔓藤上开出一朵小红花,那朵小红花对准白晨,然后一个绿色的液体喷在白晨的脸上。

  少女一个激灵,惊恐的拉着小女孩转身就要逃走,可是她们的去路已经被姬凤和祸无庸挡住了。

  白晨摸了摸脸上的液体,这个绿色液体居然还有不小的毒性。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以后听我的命令,或者是现在把你们两个都烤了。”

  “主人,他们冒犯了您,不用惩罚他们吗?”祸无庸有些郁闷的看着白晨,凭什么自己说错一句话,白晨就把他放火上烤,这个小女孩明显的恶意攻击,居然什么惩罚都没有。

  白晨的目光只是随意的扫了眼祸无庸,祸无庸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白晨怎么做决定是白晨的事情,用不着他多嘴。

  “我……我听您的……主人。”少女跪在地上,脑袋伏在地上。

  “好了,我不喜欢别人对我下跪。”

  白晨看了眼少女,不过她对那个小女孩更感兴趣,不,应该说是对那个缠绕在小女孩手臂上的蔓藤感兴趣。(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