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一十八章 强迫

第两千一百一十八章 强迫

  “你……你都干了什么?你都干了什么?”姬凤感受到了那种制约的力量,灵魂之中像是有一个声音,告诉她怎么做,告诉她要向眼前这个孩子低头。

  姬凤当然知道这是奴隶烙印所带来的影响,她本身就有不少的奴隶。

  可是,这让姬凤如何容忍,她是姬家最优秀的天才,即便是那个妹妹,在某些方面也不如她。

  所以她有着自己的骄傲,因为她从未失败过,从以前到现在,也从未低头过。

  她对自己身为姬家的血脉而骄傲,为自己的天才而骄傲。

  可是今天,她却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施加了无法容忍的羞辱。

  这是亵渎,这是对她的亵渎!

  姬凤愤怒的扑向白晨,不管奴隶烙印给她带来的痛苦,她要杀了这个小子。

  可是,白晨毫不留情的赏了她一巴掌,将姬凤重重的扇倒在地上。

  “怎么了?姬家的天才,你现在更像是一个疯狗,而不是一个天才。”白晨的脚踩在姬凤的脸上:“这就是你的惩罚,也是我最喜欢的惩罚,我喜欢把我讨厌的人所珍惜的,所骄傲的东西摧毁。”

  “你……你这个混蛋……”姬凤的脸都要被白晨踩变形,可是她还是发出愤怒的嘶吼。

  “跪下。”白晨一声令下,姬凤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她在反抗,可是白晨所施加的奴隶烙印却给她带来更大的痛苦。

  姬凤心神一荡,终于臣服于奴隶烙印带来的屈辱。

  无法反抗,因为这是白晨所施加的烙印,根本就不是姬凤所能违抗的。

  只是,她看向白晨的目光里,依然充满了怨恨。

  奴隶烙印可以命令姬凤,却不能影响她的心智。

  不过白晨无所谓,他所做的这些事,又不是为了真的奴役姬凤,只是为了羞辱她。仅此而已,至于她心里想什么,白晨不在乎。

  “跟上。”

  白晨朝着老人走去,姬凤咬着牙。又案子尝试着对抗白晨的命令,可惜很快又不得不放弃这个愚蠢的尝试。

  看着白晨的背影,姬凤偷偷的拿出匕首。

  奴隶是无法伤害主人的,可是奴隶可以自杀。

  姬凤正要自杀,白晨却开口道:“不许自杀。”

  这同样是强制命令。姬凤没有的选择,只能放下匕首。

  心中对白晨更恨,这小子的背后长眼睛了吗?为什么没有转头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老头,我救了你,你是不是要有所表示一下?”白晨看着老人。

  “这是当然,他日老夫回山之后,定会奉上报酬。”

  “我要的不是金钱,我缺个使唤的人,我觉得你很合适。”

  “那位姬家的姑娘比我更适合。”老头显然是不打算为白晨效力,只是忌惮白晨的那种古怪的能力。可以比风更快的移动,这种能力太危险了。

  老头不想激怒白晨,毕竟姬凤的下场就在眼前,他不想步姬凤的后尘。

  “我要的是能听我使唤的人,不是狗。”

  “小兄弟这么做与那些奴隶贩子有什么区别?”

  “我不是好人,你也不是,她也不是,或者我也将你变成一条狗,你愿意吗?”

  老人的脸色一阵红白,同样恼怒的看着白晨:“我可以给钱。就当做酬谢,多少钱你开个价。”

  “不,我对钱没什么兴趣。”

  “小兄弟这是强人所难。”老人还在坚守着底线。

  “显然,在你们的面前。我的拳头最大,所以我可以强人所难,如果你们的拳头有够大,你们同样可以这么做。”

  “小兄弟,我所支付的酬劳,足够买一百个。甚至一千个奴隶,而且是绝对忠诚的奴隶,远比我更好使。”

  “我不喜欢买奴隶,我喜欢用你这种人,没有畏惧心,更没有道德底线,如果让我不满意,我可以毫不可惜的杀掉。”

  老人心头一寒,听着白晨的意思,很显然是没给自己留余地。

  因为白晨说的太直接,太坦白了。

  老人目光一闪:“好吧,我接受,不过既然我不是作为奴隶,那么我可以要求自己的薪水吗?”

  “没有薪水,因为我救了你一命,这就是你全部的薪水。”

  老人的脸色更是怒红,只是面对白晨的咄咄逼人,他却只能暂时的低头。

  心中盘算着退路,当初自己的幻兽被封印,委身于奴隶贩子的手中,靠的也是自己的心气与忍耐力,如今出了狼窝又进虎穴。

  虽然这个小孩异常的恐怖,可是说到底也只是个小孩子,喜怒形于色,未必就不能被自己好好的利用一番。

  白晨跳上胖子的背:“走吧。”姬凤和老人跟在胖子的旁边,两人虽然没有对话,可是眼神却在刹那间有过交流,很显然,他们达成了某种共识。

  白晨拿出书,继续的看书,看了眼姬凤和老人:“这样吧,我给你们三次算计我的机会,不管是明枪还是暗箭,三次之后,我就杀了你们。”

  “呵呵……老夫服输了,不敢对主子有二心,只是此女留着可是大患,主子还是小心为上。”

  老人这摆明了祸水东引,姬凤的脸色愤怒无比:“老东西,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不成?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来历。”

  白晨看着两人狗咬狗,不由得乐了:“你给我说说,这老头是什么来历?”

  “他是狼盘山的匪王祸无庸,带着他的匪兵在大奥国内盘亘数十年,无人能将他擒拿。”

  “那他是如何变成被人售卖的奴隶的?”

  “不知道,这应该让他亲自回答。”

  祸无庸一脸苦涩,长叹一声道:“唉,都是老奴识人不明,被那狼心狗肺的白眼狼算计了,封印了我的幻兽,还好我躲得快,可是也只能隐姓埋名藏身起来,却不曾想遇到这些奴隶贩子。”

  祸无庸看起来就像是个年岁已大的慈祥老者,可是白晨却不会对他抱有丝毫同情心,能够当几十年的匪王,手上没少沾无辜者的鲜血。

  他被人出卖,倒也算是他罪有应得。

  “你的封印被解开了吗?”白晨问道。

  “只是解开了一层,老奴毕竟是匪王,主子觉得我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能让我屹立在绿林数十年不倒吗?”

  祸无庸目光闪烁的看向白晨:“主子似乎会一些常人所不知道的秘术,不知道能否解开老奴身上的这个封印?”

  白晨看了眼祸无庸,又将目光回到手上的书籍中。

  “主子若是能够解开封印,老奴必定为主子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不用了,我觉得你现在这样挺好,祸害了别人几十年,如今被别害,这不是因果循环吗。”

  姬凤冷笑道:“我看你是不敢吧,不过也是,匪王的确不是普通人可以抗衡的。”

  姬凤当然希望自己的激将法能让白晨能如自己预想的那样,解开祸无庸的封印,祸无庸如果解开了封印,应该能与这小子分出个生死。

  如果祸无庸获胜,那么自己的奴隶印记也能解决。

  至于祸无庸敢动自己吗?

  答案当然是不敢的,如果祸无庸有这个勇气的话,早几十年他就已经死了。

  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是白晨解开祸无庸的封印。

  “下次记得尊称我为主人。”白晨看了眼姬凤说道:“我暂时还没打算让他死,所以我不会解开他的封印。”

  姬凤心中暗骂,狡猾的小子!

  “大奥国哪个都城比较繁华?”

  “主人,最繁华的莫过于国都大奥城,不过还有几个都城也不差,比如说南临城、白苏城。”姬凤说道。

  “哪个都城最近?”

  “南临城距离此地最近,不过也要一个月多的时间。”

  “也好,那就去南临城。”白晨合上书:“对了,你留下暗号的时候,最好让你们姬家多派一些高手出来,最好能一次性把姬家所有人都派出来,方便我一次性的把你们姬家赶尽杀绝。”

  姬凤脸色一沉,眼中看向白晨的目光恨意更浓。

  “主人,老奴有些问题想问,主人能否给老奴一个答案。”

  “你想问什么?”白晨看向祸无庸。

  “主人的能力,这似乎不应该是人应该有的能力吧。”

  白晨笑了笑:“这的确是人的能力,只不过你们不懂得使用而已,太过依赖幻兽的能力,所以让你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去研究自己的身体隐藏的力量。”

  其实在这之前,姬凤和祸无庸都在怀疑,白晨是不是隐藏了某种强大的幻兽,这并非不可能,因为有些幻兽的个头不大,可是却异常强大。

  只是,白晨现在的回答,让他们不免起疑,难道人真的可以挖掘出这样的潜能吗?

  “人力毕竟有限,再强大难道还能比神级幻兽更强大吗?主人!”

  “夏虫不可以语冰。”白晨笑着摇了摇头:“今天就在这里休息,老头生火,女人打猎,如果你们要在食物里下毒,最好是放一些不影响口感的毒,如果影响到我的胃口,我就让你们在火上跳一段滚身舞。”

  祸无庸和姬凤都没有违抗白晨的命令,老老实实的去准备。

  不过看他们两个,有意无意的凑到一起,先前还在互相攻击,显然是故意做给白晨看的。

  白晨懒得理会他们,靠在胖子柔软的腹下,继续看书。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